「哈哈哈哈哈哈。」妖族王子大笑一聲。育著一種洒脫。此時此刻。紫『色』長弓上。擺了九支黑暗箭矢。

「吾之生命。與妖族同在。」妖族王子大笑。無比恐怖的力量這個時候爆發。九大黑暗箭矢。九星連珠。『射』出。

「轟。。。。。。」帶著無比恐怖的力量。妖族王子的絕命一擊來了。如此恐怖。葉天感覺得到有一些悚然。這一個妖族王子已經完全燃燒自身。這一擊的力量。甚至是可以做到威脅葉天真正的神魂本源。

而此時此刻。妖族王子的本體。這一座刀刃一般的山嶽。也就在這個時候。猛然炸裂。

「轟。。。。。。」不僅僅本體。還包括妖魂。消耗了自身真正的本源力量。太岳妖王第八子。隕落。

而恐怖的黑暗箭矢。則在這個時候朝著葉天襲來。無比恐怖。

「九萬億星辰寂滅。」葉天眼中無限寒冷。九萬億星辰寂滅。爆發。

最強的寂滅之力這個時候爆發。席捲無數的妖族。直接就是超過了三十個一流天妖隕落。那無比恐怖的黑暗箭矢。這個時候也已經粉碎。

「我神聖宇宙。勝了。」葉天揮動戰刀。瘋狂的廝殺。儘管已經破碎了許多次的神體。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得到。此時此刻葉天如此恐怖的氣勢。

瘋狂的廝殺。三百六十九名妖族。全滅。

「此戰。神聖宇宙與洪荒宇宙一方勝利。退出異度戰場。」宇宙戰場意志的聲音也已經響起。

血戰。大破妖陣。書.哈.哈.小.說.網 ?第八百九十六章:不醉不休

「好啊。星炎神。你這可是大破妖族軍勢。給我神聖宇宙漲了許多風頭啊。」葉天與一批神界的強者從異度戰場傳送出來的時候。一大群鐵血天地塔之中的強者已經出來迎接了。其中一個頗為『肥』胖都是眼中『精』神奕奕的蒼神對著葉天如此說道。洋溢著讚美神『色』。

「都是大伙兒的功勞。若是僅有我一己之力。做不了什麼。」葉天謙遜道。

「星炎神太客氣了。沒有星炎神統率。我們如何能夠大敗那群妖族。甚至是殺了一個妖族王子。」那之前駕馭狂風的天神開口笑道。其他諸位天神都是一齊開口。表明對於葉天戰力的欽佩。

「星炎神閣下。將軍已經召開宴席。為星炎神接風洗塵。慶賀星炎神得勝歸來。」與此同時。一名蒼神也是洋溢笑容走了出來。開口道:「所有參加此戰的天神們。皆可參加。」

這一下子。諸多強者們也興奮起來了。能夠得到企普將軍的宴請。那可不容易啊。

與頗為熱情好客的域矛將軍不一樣。這企普將軍是極為冷僻的。自認為自身已經衰老。不願意做什麼積極的事情。召開宴席的次數更是少得可憐。想不到這個時候由於葉天的大勝。居然是召開宴席了。

「想不到之前見不到將軍什麼樣。現在就可以看看了。」修羅彤古不由得笑道。

一個個強者。也都有著期待。

「諸位。請吧。」那蒼神很明顯是屬於企普將軍的一個重要親信。這個時候就直接率領這一批強者。踏足了一個鐵血天地塔之中猛然出現的陣紋之中。頓時。一股時空之力傳播開來。諸多強者一齊被傳送。感覺得到已經來到了新的天地。

「想不到企普將軍的府邸是一片雪原。」一名強者開口。看著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儘是白雪皚皚。這個時候一股奇異的感覺湧上了所有人的心頭。不是雪的寒冷。而是一種悲涼。

「這雪原乃是企普將軍的領域。有著法則層次的力量。」葉天吃了一驚。開口道。他感覺得到雪原之中洶湧澎湃的力量。

「星炎神果然是見多識廣。老夫都是來遲了。」一道宏亮的聲音響起。令人心頭一震。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接著已經換下了甲胄。變成了一身火紅『色』大衣的企普將軍就這麼出現在了葉天的面前。乃是無數的雪『花』凝聚而成。彷彿是虛身投影。但是並非是如此。

「雪之法則。果然。傳說之中企普將軍的雪之法則厲害。想不到已經可以隨意將法則神體打『亂』在這一片領域之中了。」一名強者驚呼。正是那一位灰衣天神。所有人都是一驚。這企普將軍作為這裡的將軍。事迹都被許多人知道。這企普將軍最厲害的法則乃是衰老法則與雪之法則。這府邸是一片雪原也不足為奇了。並且更加令人吃驚的是。這企普將軍在雪之法則上的造詣達到的境界。

彷彿。這雪原之中的任何一處雪都是他本身一樣。在這雪原之中的企普將軍可怎麼對付。

「世間法則無窮無盡。我這隻不過是雕蟲小技。許多強者都可以直接將我打得灰飛煙滅。」而企普將軍卻是感慨道。聲音卻並沒有什麼唏噓。也沒什麼多少情感『波』動。

「這一次星炎神大破妖族軍勢。老夫作為鐵血天地塔的將軍。自然是要召開這宴席。好好慶祝一番。這果實。乃是唯有我可以栽種的雪『玉』宙果。諸位嘗嘗。」此時此刻企普將軍說的固然是喜事。但是臉上卻並沒有絲毫的表情。語氣也依舊平靜。他一揮手。所有人的手中直接多出來了一枚果實。看上去相當的樸實。還有一些粗糙。就好像是一塊還沒有被磨得光滑的白『色』鵝卵石一樣。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得到其中蘊含的驚人的一股寒意。是法則級別的力量。這每一枚果實。價值相當於法則幣。

「雪『玉』宙果。一宙一生。企普將軍太過於客氣了。」葉天連道。這雪『玉』宙果極為珍貴。一顆長成。需要足足一宙時間才可以達成。雖然企普將軍不至於僅僅是栽培了一顆果實。但是一宙時間想來最多只能夠培養幾百顆。想不到這個時候直接人手一個。葉天感覺有一些過意不去。讓企普將軍太破費了。

「無妨。此次大勝。我也是心頭舒暢。可以給那莎古將軍顏『色』看看。也是我心中夙願。」這個時候。企普將軍終於是『露』出來了一絲的喜『色』。都是一閃即逝:「那莎古將軍兵法過人。在我之上。與我鬥了也是許久。當初我還不是將軍。正因為想要與其一分高下。來到這裡坐鎮鐵血天地塔。那莎古將軍與太岳妖王次子關係極好。這一次莎古將軍卻是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至『交』之弟隕落。想來這個時候不知道該怎麼『交』代。哈哈。雖然妖族團結不至於因此內訌。但是想想看那莎古吃癟的樣子我就高興。」企普將軍開口道。顯然頗為暢快。

葉天等人這才恍然大悟。想不到這企普將軍居然和莎古將軍是一對老對手了。怪不得企普將軍這一次如此慷慨大方。

「那麼。將軍。在下就不客氣了。」一名渾身長著黑『色』『毛』發的強者對著企普將軍開口道。

「那自然。」企普將軍揮了揮手。又是有著無數的美酒佳肴出現。書.哈.哈.小.說.網第一時間更新有著一種凍魚。極為珍貴。是能夠忍受法則神水低溫的一種兇手魚類。生活在了這宇宙戰場的「姜章冰海」的海底深淵之中。極為稀少。每一隻的價值都接近天神器。這個時候被製作成為了魚絲來作為佳肴。味道的確是驚人。葉天吃了一口。也感覺很不錯。

而那雪『玉』宙果更加是寶貴了。葉天僅僅是嘗了一口。就感覺得到全身的『毛』孔都是一顫慄。緊接著生出來了對於這雪『玉』宙果的寶貴。這雪『玉』宙果上。也有著奇異的歷史厚重感。畢竟這可是一宙時間成長出來的果實。蘊含著長時間的積澱。無數的寒冰進入了葉天的體內。卻自身溶解。成為了葉天神血的一部分。滋養葉天的神體。這一種雪『玉』宙果。給一般的下位神吃都沒問題。是一種溫和的大補之物。

葉天僅僅是吃了一小口。事實上也有著接近一神的重量了。吃下去的養分自然極多。葉天也感覺相當快活。飲下一口不斷燃燒的鮮紅『色』烈酒。無比舒暢。

「真是好東西了。快。快。給我一口。」暗金龍炎這個時候有一些要流口水了。連忙催促葉天。

「真不知道你這一個法則神火為什麼要如此饞嘴。或許炎隼前輩賜你吞噬之力是時候。用的是饕餮或者曜魚的特『性』吧。」葉天啞然失笑。這暗金龍炎的確是有趣。如此嘴饞美味佳肴。在生命之中都是罕見的。而且這暗金龍炎各種口味的東西都會品嘗。似乎已經是一個極為厲害的美食家了。它吃的可都是神級以上的珍貴食物。對於其自身也有著淬鍊效果。想當初暗金龍炎吞噬的『混』沌空水。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個時候也已經煉化了差不多一半了。使得暗金龍炎有著長足長進。看樣子炎隼雖然沒有創造出來聖火。卻給了暗金龍炎極大的潛力。

「廢話少說。到底給不給。」暗金龍炎也有一些惱了。葉天總是拿這個說事。

「都給你吧。好好煉化。可不要『浪』費了。」葉天直接虛空一擲。就將這珍貴的雪『玉』宙果的剩餘部分丟給了暗金龍炎。這雪『玉』宙果雖然的確珍貴。也相當的美味讓葉天神體本能都是想要多吃一些。但是葉天也並非是太過於在意。暗金龍炎喜歡。讓給他好了。葉天也沒什麼別的東西可以好好犒勞這陪著自己這麼多年的火焰了。

「嘿。你就這點好。」暗金龍炎直接吞下了雪『玉』宙果。讚不絕口:「好傢夥。這玩意在我這一輩子嘗到的美味之中。絕對排進前五行列了。葉天。你以後乾脆去巴結巴結那些領悟食之法則的玄神強者。討點美食過來怎麼樣。」暗金龍炎對於美味佳肴。愈發的渴望了。

「滾。」葉天直接回應。緊接著就捧著烈酒的酒罈。與之前駕馭狂風的強者拼酒。

神的拼酒。一方面考驗自身的酒量。也考驗自身的神體抗『性』。也考驗自己的意志力。葉天已經放翻第七個來勸酒的了。不由得哈哈大笑:「還有誰要來。」

「我來看看葉天兄弟酒量到底有多大。」修羅彤古也捧著一個酒罈過來了。裡面的烈酒彷彿是血液一般粘稠。大約是血族喜愛的東西。想不到修羅彤古這一個修羅族也是喜歡的。修羅彤古直接一口。拿起了這直徑八百里的酒罈。將其中時空之中的酒液完完全全灌了個乾乾淨淨。這酒並非是企普將軍提供的。是修羅彤古帶出來的修羅族烈酒。極為珍貴。一般情況下修羅彤古還捨不得喝。這個時候慶祝勝利。就開封出來解解饞了。

葉天聞著這酒味有一些肅殺之氣。還有一些磅礴殺氣。就知道這酒相當厲害。相當於毒酒。一般人喝不得。也就修羅族。血族乃至於魔族。或者是神族。至尊獸族這樣子極為強大的種族才會愛喝。但是葉天卻也覺得不錯。於是開口道:「彤古兄。這酒不錯。來點兒。」

「給。」修羅彤古哈哈大笑。一個酒鼎之中裝著大量的這樣子的烈酒。直接沖向了葉天。葉天直接抓著。一飲而盡。其中的能量都足夠一般的天神爆體了。葉天不由得咋舌。點了點頭開口道:「好酒。痛快。」

緊接著葉天又一揮手。一壇塵封的黝黑酒罈就被拿了出來:「我這也有好酒。諸位嘗嘗。」

這酒罈一被打開。就是酒香四溢。一股股強烈的氣勢釋放出來。連企普將軍都是大吃一驚:「這居然是酒神制酒。」

酒神的酒啊。那可真正的是極品。哪怕是聖者也會拿來作為珍藏的。想不到葉天身上有這麼一壇。

葉天一笑。開口道:「幸運所得。諸位。今日我們不醉不休。」

「哈哈。好。不醉不休。」那灰衣天神走了過來。接過一口海碗將這不凡的美酒一飲而盡。緊接著眼中有著奇異神光出現。居然直接醉了。

「想不到酒神制酒這麼厲害。看樣子今日還真得不醉不休了。」諸多天神強者都是哈哈大笑。也不客氣。過來接過海碗。一飲而盡。

「將軍。邀請獸族的朋友過來一敘。如何。」葉天這個時候看向了企普將軍。開口道。

企普將軍點了點頭。此時此刻也已經拿著一個酒碗小心品味了。他開口道:「這一次獸族朋友幫忙的確頗多。也犧牲頗大。應當邀請。」

葉天一笑。消息就已經傳了出去。不一會兒。鵬詩帶著一批獸族天獸強者降臨。

「今日。我等不醉不休。」葉天舉起了酒杯。沖著鵬詩等獸族笑道。獸族的豪爽天獸們也都被感染。加入宴席之中。

這一日。當真不醉不休。書.哈.哈.小.說.網 ?第八百九十七章:進入遺迹

一場大勝。使得葉天。企普將軍乃至於諸多天神天獸們不醉不休。成為好友。一場宴席。由於葉天拿出來的酒神之酒而不醉不休。

這是歡慶之時。但終將結束。

「也終於到這個時候了。」身披黑『色』的戰衣。葉天看著遙遠的隆疊山。不由得『露』出來了一縷微笑。

從皖年圇殿出發。途經白金大沙漠。荒山古戰場。又在這裡與諸多妖族天妖強者大戰。時至今日。終於來到了這大山面前。

隆疊山。這一個有著特殊『色』彩的山嶽。終於已經要等著葉天去攀登了。

「我等同行。」修羅彤古在葉天的身邊。開口笑道。他已經穩固了天神巔峰的境界。這是託了那珍貴的雪『玉』宙果乃至於葉天的酒神之酒的福。現在已經是貨真價實的超級天神戰力。只是想要突破成為蒼神那還需要一些時日。蒼神雖然沒有天神這樣子的飄渺難以達到。但是也需要很多積澱才可以突破的。

葉天一笑。毫不介意。就這麼朝著隆疊山走了過去。

此時此刻葉天的心情極為平靜。想要看看這隆疊山之中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片天地。這裡的傀儡據說與神聖宇宙。妖之宇宙這些傀儡都有著不同之處。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光景。

……

「將軍。若是想要殺那小子。隆疊山之中。絕對是至好的機會。」妖族軍陣之中。一名背負青天的妖族對著莎古將軍鄭重開口道:「若是將軍斬殺星炎神。想來二王子殿下也不會那般怪罪。」

「沒什麼希望。他畢竟是世界級天才。還有著護身符。殺不了。而且肯定會招來神聖宇宙的強者報復。此時此刻軍中動『盪』。一位王子死了。大伙兒都是有一些沉悶。雖說妖族軍勢不是這麼容易打倒的。但是一旦神界強者占著理來攻擊。我方必然處於不利之地。」莎古將軍此時此刻站立於妖族陣地的邊緣。完全可以看得見葉天。此時此刻他眼中殺機閃爍。卻是開口道。

「就這麼讓他隨意離開。進入隆疊山之中探險。」那背負青天的妖族眼中充滿了凶戾。想來極為憤怒。

「我們想要出氣。書.哈.哈.小.說.網第一時間更新只不過正中下懷而已。不過。魔族肯定會出手的。」莎古將軍淡淡道:「那一群魔族。天天想著的就是殺戮了。掠奪世界級天才的氣運。這是對於他們的無上『誘』『惑』。說不定玄魔的老傢伙都會出手。只不過他們也活不了多久了。」

「那……」凶戾的妖族感覺不解。

「讓神界強者與魔族一戰吧。我們暫時穩定軍心。必要時候可以得漁翁之利。有機會暫時橫掃這隆疊山。至於鬼族。獸族。哼。皆是不足為懼。」莎古將軍眼中寒芒涌動。開口道。

「是。」那凶戾妖族也感覺得到有一些興奮了。

當然。這是需要安排很長時間的事情。恐怕葉天就沒辦法『插』手了。

……

「嘎嘎。人族。」隆疊山之上。一處峭壁巔峰。一尊披著血紅『色』長袍的骨魔遙遙看見了走了過來的葉天與修羅彤古。雖然隱隱約約感覺得到雙方的厲害之處。但是眼中還是不可抑止的殺戮『欲』望。

「桀桀。到了這地方。規矩可管不了。」骨魔眼中充滿了兇殘:「讓我瞧瞧。兩個小傢伙有什麼本事。」

這骨魔的實力。也已經達到了蒼魔境界。是剛剛成就蒼魔不久。雖然只有九流蒼魔的實力。但是他認為對付兩個天神完全足夠了。

在這個地方。算得上是極少數不被列為領地的。可以出手的地方。因此這骨魔經常埋伏在了這裡。想要發動襲擊。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個時候。終於等到了。

「死吧。」骨魔猛然出擊。彷彿是離弦之箭的爆掠而出。一對可怖的漆黑鐮刀被它抓在了雙手上。猛然一劈就是兩排空間裂縫被輕而易舉的撕裂出來。這一個骨魔眼中都是黃金『色』的光芒閃耀。猶如兩顆大日。極為可怕。

「哪來的魔障。」葉天感覺得到殺機襲來。眼中也是寒芒涌動。直接招出了炎戰刀。悍然衝出。

「星空爆炸斬。」葉天一揮刀。就是強力一擊。帶著一股耀眼的星光威勢。一道暗金『色』的刀芒橫掃而出。

「膽敢欺負到咱們頭上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修羅彤古也是大笑一聲。血紅『色』的戰戟舞出了血『色』長龍。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咆哮著朝著這骨魔襲去。修羅一族的強大殺意完全顯現。

「落日鐮刀。殺。」骨魔也感覺得到有一些震驚。他發覺這兩個天神的實力都是頗為強大。但是他並沒有發現最深層次的強大力量。因此還是覺得。自己足夠將葉天與修羅彤古斬殺。

「殺你自己好了。還可以自我了結。」葉天冷然一笑。之前在宴會上對於同伴戰友極為友好。但是這個時候對戰這一個骨魔。星炎神的凶煞與戰意完全顯示出來了。

「轟。」星空爆炸斬爆發。這個時候骨魔終於出現了驚駭的神『色』。星空爆炸斬最恐怖的就是爆炸的時候。之前將星辰之力藏在刀芒之中。還沒有那樣子的可怕。但是這個時候星辰之力一個大爆炸。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就使得骨魔感覺得到了威脅。他全身上下的魔骨都出現了一絲絲的裂紋。

「這傢伙。是誰。」骨魔駭然。他分明感覺得到葉天只不過是天神後期啊。天神後期居然可以如此強大。

「殺。」這個時候。修羅彤古也已經襲來。血紅『色』的戰戟狠狠與一對黑暗鐮刀碰撞。強大的力量『交』鋒使得更多的空間裂縫出現。修羅彤古感覺得到手臂發麻。無數的神血這個時候直接燃滅。骨魔也感覺不好受。自己的手骨都出現了許多裂縫。

「居然又是一個超級天神。」骨魔更為吃驚。想不到一個偷襲。偷襲到了兩個超級天神。兩大超級天神聯手。戰鬥力可比起它這一個剛剛成就蒼魔的傢伙猶有過之啊。

尤其是。這兩個超級天神居然都是如此的兇殘。並不畏懼他這一個骨魔的凶芒。

畢竟。葉天乃是最好戰的世界級天才。想要與那恐怖無比的瘋魔一戰的。而修羅彤古的修羅族乃是效仿修羅魔族被創造出來的。都是極為恐怖的天神。並非是一般的天神強者可以比的。一般的超級天神。殺力也沒有如此濃厚。

「這麼厲害。這一個天神後期的天神。想來是傳說之中的世界級天才。」骨魔猛然想到這件事情。眼中的驚懼消失不見。緊接著是森然殺機。

妖族想要殺葉天。是因為葉天的巨大潛力會威脅妖族。這魔族也想要殺葉天。理由是想要取而代之。書.哈.哈.小.說.網第一時間更新

「哈哈哈。想不到我也有機會殺世界級天才。死吧。」骨魔身上血焱翻滾。無比恐怖。這個時候他眼中的一對大日也已經化作了一對銀白『色』的殘月。這很明顯是一種可怕的禁術。最大限度的『激』發這一個骨魔洶湧澎湃的魔力。

一股強悍的力量爆發。這一個骨魔此時此刻的戰力飆升到了八流蒼神的層次。

「一隻魔障罷了。以為使用禁術就厲害。」葉天冷笑一聲。經歷之前的一戰。葉天的戰鬥意識又有一些進步了。軍團協作的戰場比起這單打獨鬥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尤其是無數強者聯手的大規模戰鬥。葉天還沒有在這裡經歷。但是想想就知道何等兇險。葉天都有一些熱血沸騰了。這一次的大戰之中葉天最在意的乃是那妖族王子。最後那一次攻擊的威能太可怕了。堪稱是逆天戰技層次的攻擊。只不過這是以那妖族王子是生命實現的。

現在這骨魔僅僅是一些魔體與魔魂的小規模燃燒。還真不被葉天放在眼裡。

「魔煉劈天。」骨魔怒吼一聲。恐怖的一對鐮刀就這麼從天而降。不攻擊修羅彤古。全都朝著葉天劈去。

「暗金龍炎。」葉天怒喝一聲。暗金龍炎就在葉天的體表燃燒起來。法則神火的力量這個時候釋放出來。硬生生的給葉天增加了無數的溫度。葉天揮動炎戰刀。憑藉一刀擋住了骨魔的一對黑暗鐮刀。而骨魔則感覺得到。無比的熾熱從黑暗鐮刀上席捲而來。黑暗鐮刀的黑暗也抵擋不住。

「法則神火。」骨魔眼中充滿了殺意:「這也是我的。」

「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還是下地獄去吧。」修羅彤古冷冽一笑。揮動那血紅『色』的長戟硬生生穿透了這骨魔的肋骨。無比恐怖的血光就這麼爆炸開來。將骨魔的兩塊大骨炸得粉碎。修羅族的戰力。如此強大。

「該死的小子。」骨魔咆哮。化作殘月的眼中爆掠而出一道寒芒。就這麼朝著修羅彤古轟去。

「修羅殺天紋。」修羅彤古眼中也寒芒涌動。眉心的印記出現了『波』動。一個恐怖的大字就這麼在修羅彤古的面前出現。化作了一道紋路。一道極為恐怖釋放著可怕氣息的紋路。帶著無比可怕的殺意阻擋了這一道寒芒。引發碰撞。

這是修羅殺天紋。修羅一族修鍊到了天神級才可以領悟出來的強大戰技。相當於葉天的『混』沌火紋。有著極為強悍的威能。這個時候直接阻擋了這骨魔的又一次攻擊。而現在。葉天也應該發威了。

「轟。」又是一擊爆發。又一次是星空爆炸斬的力量。黑暗鐮刀之中的一把被硬生生的震飛。

「什麼。。」骨魔吃驚。而這個時候。葉天的眼中也是寒芒涌動。

「斗逆聖眼。」葉天怒吼一聲。氣勢達到了極限。暗金『色』的神光直接貫穿骨魔魔體。

「轟。」骨魔的魔體來了一次大爆炸。葉天這個時候猛然殺出。速度達到了極致。

「萬千極影殺。」葉天冷然的聲音響起。無比恐怖的力量爆發。無數的殘影此時此刻瘋狂的切割。骨魔在猝不及防之下。魔魂爆裂。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還以為你能夠支撐多久呢。」葉天冷冽一笑。看著這骨魔的屍骨充滿了不屑。

「只不過跳樑小丑而已。葉天兄弟無需多想。這隆疊山之中的遺迹入口。也已經到了。」修羅彤古開口道。

葉天不由得朝著下方看去。

那裡濃霧密布。那就是。真正的隆疊山。書.哈.哈.小.說.網 ?第八百九十八章:骸骨煙霧

「這就是。真正的隆疊山。」踏立於虛空之中。葉天看著下方。無比恐怖的氣息傳播出來。恐怖的惡獸在這裡咆哮。給人『毛』骨悚然的感覺。但是這僅僅是幻象。

「這就是真正的隆疊山。」修羅彤古重複了一次。開口道:「在下面。就是無數的危險傀儡了。」

「真不知道這隆疊山的遺迹是宇宙戰場之主的布置。還是哪一位古代聖者的布置。何必將這麼多的煙霧。布置成為惡獸骸骨。」葉天看了看下方。不由得開口道。

「誰知道呢。或許僅僅是興趣吧。」修羅彤古聳了聳肩。書.哈.哈.小.說.網第一時間更新開口道。

葉天這個時候『花』費了許多神力。看上去葉天沒什麼消耗。但是那隻不過是外在看來。想要殺死那一個骨魔。葉天『花』費了巨大力量。還趁著對方沒有反應過來才可以做到。要不然恐怕得使用九萬億星辰寂滅將這一個骨魔留下了。

因此現在葉天神力有一些虛弱。葉天就直接服用了一枚看上去就好像是四葉草的丹『葯』。一股生命力自然而然的開始滋潤葉天的神體。提供給葉天全新的神力。進入遺迹之中。就是惡鬥。這樣子的狀態可不行。

「下面就要對戰傀儡了。要不要我等你一等。」修羅彤古問道。到了下面的對戰。是自己進行的。但是修羅彤古怕葉天自己一個人在這裡有一些不妥。因此願意留下來等等葉天。

「不必了。彤古兄先行吧。」葉天笑道。身上的生命力迸發出來。僅僅是虛脫的傷勢。很容易就可以修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