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哥你去哪兒?」

皓青在後面跑著跟上疾走的肖瀾,

李亞正在幫忙整理小玫的日常用品,Daniel在疊被子,這時候Daniel的手機鈴聲響起,

Daniel:「喂」

秦齊在電話那頭嘴角含笑:「陸洋醒了,他昨晚就醒過來了,昨天太晚了就沒打電話告訴你了」

Daniel:「真的?!太好了!他現在怎麼樣?」

秦齊:「挺好的,恢復得不錯,醫生說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Daniel:「這麼快?!我馬上過來看他」

掛了電話,Daniel興奮地對李亞說:「李亞,陸洋醒過來了!我們收拾完直接去醫院!」

李亞:「好!哈哈,學弟這一覺睡得可真久!那兩個傢伙現在終於可以安心睡個好覺了」

Daniel:「那是!……收拾好了,走吧,小玫」

小玫:「回家咯!!!嘿嘿嘿!」

Daniel:「咱們回家之前先去探望哥哥的朋友好不好?就上次在醫院裡的那個,小玫還記得嗎?」

小玫乖巧地點頭:「記得」

李亞:「那我們走吧」,他起書包和Daniel牽著小玫的手走出帳篷向去景市的高牆方向走去,

「等一下!」

肖瀾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他從後面看到Daniel、李亞、小玫這宛如一家三口牽手的畫面,心裡非常不是滋味,

Daniel轉過身,看見肖瀾大步流星地走過來,

小玫看見肖瀾甜甜地叫道:「大哥哥,你是來送我們的嗎?」

肖瀾颳了一下小玫的鼻子寵溺地說:「是的,真乖」

肖瀾轉身看著Daniel:「我有話和你說」

Daniel正對著他站定,淡淡地回答:「洗耳恭聽,但是希望能快一點,我們還有事」

肖瀾看著Daniel的雙眸:「可以單獨談談嗎?」

李亞:「那我…迴避一下,你們慢慢聊,Daniel,我們在車上等你」牽著小玫轉身走,

Daniel看著肖瀾對李亞說:「站住!別走,就在這兒等我!肖總,他們不是外人,有什麼話,您就直說吧」

肖瀾:「肖總?我們什麼時候這麼生份了?」

Daniel的眼眶逐漸濕潤:「呵呵……(冷笑)我們什麼時候熟過嗎?奧…可能一直以來是我一廂情願地認為我們很熟。」

肖瀾向前一步:「Daniel,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Daniel:「到現在你還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我和肖總看來也沒有聊下去的必要了」

肖瀾的淚水在眼底打轉:「對不起…Daniel,我錯了,上次在我家的事我向你道歉,你別生氣好嗎?」伸出手去簽Daniel的手,Daniel抗拒地向後退了一步,

肖瀾的心尖彷彿被人插了一刀,受傷地看著他:「Daniel……」

Daniel咬了咬后槽牙努力讓自己露出笑容:「肖總,除了這件事,你難道就沒有其它的事瞞著我嗎?!!!你還想騙我多久?你是不是以為我很蠢?很好騙?!!」

肖瀾:「我沒有.…..」(努力在大腦里搜索,但是什麼都沒想到)

Daniel向前一步逼問肖瀾:「你敢發誓你從來沒有瞞過我任何事情?」

肖瀾:「.……」

Daniel:「還是等您想清楚了再來找我談吧,如果沒有其它話要說,我們就先走了」

轉身的那一刻,肖瀾本能地挽留,拉住Daniel的手腕,

Daniel倔強地沒有回頭,用另一隻手掰開肖瀾的手離開了,

皓青站在後面看著Daniel毅然決然離開的背影走到肖瀾身邊,拍了拍他哥的肩膀安慰道:「哥,別太難過」

小玫回頭看了一眼留在原地神傷的肖瀾,再抬頭看著Daniel微紅的眼眶,她很想動用自己的能力隔空問問大哥哥Daniel哥哥為什麼這麼生氣,但是她和大哥哥之前約定好了,在這裡絕對不能動用自己的任何異能,否則一旦被人發現,小白和它的家人們接受不了治療就都會死了,

「哥哥,你沒事吧?」小玫忍不住問道,

Daniel看見小玫天真的眼神重拾微笑,一把抱起她:「沒事,哥哥一會兒帶你去吃冰激凌好不好?」

「好!耶!」

小玫樂得合不攏嘴,

路上,李亞開車時看到Daniel心事重重的模樣知道他是在強裝自己沒事,見小玫此時正趴在他腿上睡得正香,找準時機就問,

李亞:「你還好吧?」

Daniel:「.……」

李亞:「你們倆到底怎麼了?」

Daniel不想回答,捋了捋小玫額頭上的碎發,

李亞:「之前那麼擔心他,現在他來找你你又不搭理他,你們這麼互相折騰不累嗎?」

Daniel:「前面路口右轉」

李亞見他故意轉移話題不想提這事兒,嘆了一口氣,

景市中心醫院 張宇點點頭,繼續道:「那麼今天我和你的對話,你會不會說給別人?」

「老大,開什麼玩笑啊?咱們現在是患難與共的兄弟,我怎麼可能將咱們兩個人的遭遇告訴給其他人呢?」

王炳山這話剛剛說完,從外面進來的南王等人聽到,直接沒忍住笑出聲來了。

一步步來到這兩人面前後,南王面帶微笑著說:「沒想到你們兩個人年紀不大,這事情還挺多的哈。」

張宇擺出了一副學校老大的姿態,抬起頭,順著南王望了眼,冷冷的問:「說吧,你到底打算怎麼才放了我們?」

南王微微一笑,想了想說:「想要讓我放了你們其實也很簡單,等葉浪死了,你們也就能離開了。」

張宇腦子裡嗡的一聲,看著南王,滿是驚訝的問:「等等,你們難道想對付的人是葉浪葉老師?」

「哈哈,你們兩個小孩子可真有意思啊,我們這都一把年紀了,對付你們你覺得有意思嗎?」南王倒是挺喜歡和這兩個傻小子交談,說這話,便坐在了一把椅子上,點燃香煙深深吸了口。

卻不想,這時候王炳山笑了笑問:「這位大哥,可否給我們一支香煙?」

霸道總裁與秘書的俗套故事 「你們這才是高中生,吸煙有害健康的。」 悍妻來襲 南王看上去還挺照顧這兩人的樣子說。

張宇冷哼一聲,對旁邊王炳山直言道:「我去,你小子不抽煙能死嗎?現在我們都在人家手裡了,難道你就不怕人家給你香煙裡面下毒嗎?」

南王又忍不住噗嗤的笑出聲來,看著眼前張宇好奇問了句:「小夥子,你腦子裡都在想什麼啊?給你們下藥?你覺得有不要浪費藥物嗎?就你們現在這樣,你覺得我想要殺了你們,有多大困難?」

「你殺了我們?我勸你還是最好不要有這樣的心思,我們葉老師的厲害,你只是沒領教過罷了。」

南王想了想,便微笑著問:「這不對啊,葉浪不是個保安嗎?怎麼會是你們的老師呢?」

「我去,就你們這樣還打算弄死我們葉老師啊?連我們葉老師的底細都沒有摸清楚,我勸你們還是早點將我們給放了吧。」

張宇說完,南王拿著自己手裡的香煙走到了王炳山旁邊,對王炳山微微一笑說:「來吧,吸一口,然後你給我說說你們葉老師的情況唄。」

王炳山這次倒是漲了點腦子,看到對方遞到自己嘴邊的香煙,他直接搖頭說:「不行,我不可能告訴你的。」

張宇立即讚揚道:「好,有骨氣,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人!」

隨著張宇說完此話之後,王炳山居然帶著滿臉笑容說:「嘿嘿,謝謝宇哥誇獎。」

只不過這話剛說完,南王居然站起身的同時,狠狠一腳朝著王炳山的腹部踢了過去。

這一腳,其實南王並沒有使出多大的力道。

可儘管如此,還是讓王炳山一口老血從嘴裡吐了出來。

這次,張宇急眼了,看著口吐鮮血的王炳山,他急忙對眼前南王大聲呵斥:「王八蛋,你給老子住手,你要是還敢對我兄弟出手,老子和你拚命!」

這時候,房間中另外一個男子開口,悠悠的笑道:「兄弟情誼深厚,老大,看來我們要是今天殺了他們其中一個人,另外一個人一輩子肯定都會心裡不安的,你說是吧?」

「有道理哈,那我們要不要試試看?」

一聽這話,張宇立即怕了。

要是這幫王八蛋殺死的是他,他倒也沒什麼。

可要是真的將王炳山給打死了,那麼自己二八班這個老大,也就別想當了。

畢竟,有那個沒本事的老大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手下兄弟給人給打死?

帶著這種想法,張宇立即對眼前南王道:「大哥,求你手下留情,你想要知道什麼我給你說還不行嗎?」

「額?你剛才不是還說你兄弟沒骨氣嗎?這會你怎麼也這麼沒骨氣了?」

張宇老臉通紅,惡狠狠盯著眼前南王。

南王倒也不在意,畢竟縱橫江湖好幾十年,他什麼樣的場景沒有經歷過?

就今天這種場面,南王之前早就習以為常了。

「說吧,你們為什麼要叫葉浪這個保安做葉老師?」南王不緊不慢的問。

這次,張宇倒是沒有隱瞞,將葉浪如何從老師被貶成保安的事情,簡單了當的說了出來。

南王與東王三個人開懷大笑起來,很快,旁邊西王便直言道:「沒想到這個葉浪還挺逗的啊?老大,你說說看,這小子既然這麼有實力,為什麼還要在紫禁國際當個小小的保安呢?」

「誰知道呢?估計是有什麼無恥的特殊癖好吧。」南王開懷一笑說。

這話,得虧沒有被葉浪聽見,要是被葉浪知道這三個人還這麼調侃自己,他保管會被氣死。

「對了老大,我們到底什麼時候行動?」三個人笑了會兒,西王便對南王微笑著問了句。

南王沒多想,直言道:「老大在那邊說過了,讓我們在稍微等等的,估計他是打算看看歐陽總的態度,不過話說回來,這次咱們老大真是有點多慮了。」

「好吧,那就在等等吧,反正咱們也沒什麼事情。」

農場,十分鐘很快過去。

歐陽青松目不轉睛的看著時間,只等十分鐘的刻度線被指針劃過,他鋼牙緊咬,摸出手機后直接將電話打給了段大風。

「王八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對吧?難道你真打算讓我發飆嗎?」歐陽青松在段大風剛剛接通電話的時候,便對其大聲呵斥。

緊接著,段大風滿是無奈的說:「老大啊,人我已經給您放了啊?」

「什麼?放了?什麼時候放了?」歐陽青松好奇,急忙問。

「就在一兩分鐘前,我派出去的手下打來電話說,他們已經將這兩個學生給放回去了。就在學校門口位置,不相信的話你可以找人去看看。」

「段大風,你以為老子是傻子嗎?如果人被你放了,他們現在早應該回來了,但是我到現在還沒看到他們的身影。」歐陽青松額頭上青筋暴起,大聲怒斥。 第一百三十五章時間會給予你最好的答案

景市中心醫院

李寧正在幫陸洋收拾東西,摺疊衣物,秦齊趴在床邊上睡得正香,袁彥躺在沙發上和周公周旋,兩個人在陸洋安然無恙地醒來后,長鬆了一口氣,心裡的石頭也終於落地,

這段時間他們實在是太困太累了,困到幾乎站著都能立馬睡著,

陸洋看著秦齊熟睡的模樣嘴角不自覺地上揚,拿了一件衣服披在他身上,時而看看書,時而看看沉睡的秦齊,

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微風拂過,李寧將飄動的碎髮夾到耳朵後面,面帶微笑看著自己的兒子沒有說話,

這時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鈴聲響起,躺在沙發上的袁彥被吵醒,摸摸搜搜地掏出手機,閉著眼接聽電話,

袁彥:「喂」

史蒂芬:「袁大少爺,你今天再不回來,我可不幹了啊,經紀人你愛讓誰當,誰去當!」

袁彥坐起來:「怎麼了哥?」

史蒂芬一聽就急了:「你還知道我是你哥!你這都多少天沒回來訓練了?音樂課程你落下多少了啊?今天你必須要給我回來!!」

袁彥偏頭看向陸洋,揉了揉眼睛:「哥,你能來接我嗎?我好睏,不能開車」

史蒂芬真拿他沒轍:「得得得,我到了給你電話」

陸洋聽到袁彥的聲音輕輕地掀開被子從床上下來,走到袁彥面前,

李寧拿起熱水壺對兒子說:「我去打一壺開水,你們聊」

陸洋:「好」

袁彥抬頭看見陸洋疲倦的臉上露出笑容:「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陸洋遞給袁彥濕毛巾擦臉:「經紀人在催你回去了?」

袁彥接過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臉:「嗯」

陸洋心裡非常感激袁彥這幾天的陪伴,因為自己,現在他還要回公司上班,內心有些愧疚:「.……」

袁彥抬頭看見陸洋看自己的眼神站起來調侃:「怎麼,捨不得我走?」

陸洋見他又抽風了搶過毛巾嘆了一口氣:「你就不能正經一會兒嗎?」越過袁彥去陽台邊的洗手間清洗毛巾,

袁彥見秦齊睡得正香,跟著陸洋來到洗手間,拉了拉陸洋的衣袖角,

陸洋:「你幹嘛?」

「我就要走了,你…沒一點表示嗎?好歹我也盡心儘力守了你幾天幾夜」

袁彥看著鏡子里陸洋的表情,

陸洋:「你想要什麼表示?我下次請你吃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