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您可悠著點兒,這事讓端木家老太爺知道了,小的腦袋可就沒了!」劉公公連忙拉住福德不讓他進去。

可是下一秒,一個讓人魂飛魄散的冷冽聲音便響了起來:「我不要你的腦袋,我只給你一天時間,帶著人立刻把端木家老太太阿姨找回來!通知各院門守衛立刻鎖上院門,不得有人出入!」端木齊站在門口,已經冷冷下著命令。

「是!」劉公公一身冷汗,忙躬身退下去。

「端木家老太爺,端木家老太太阿姨只是貪玩兒,小孩子脾氣,您可別跟她一般見識的!」福德還不忘為藍喬喬說些好話,好挽回她在端木家老太爺心中的地位。

「我沒打算跟她一般見識!」端木齊陰狠地瞪著遠處一盞紅燈籠,他只是討厭背叛逃走的感覺。

一切,就像那個該死的女人一樣!

碧兒,連你也要學著她,跟我不辭而別了嗎?

福德看端木家老太爺的表情,喜怒從不形於色,給人十分沉重的壓迫感,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公司的最高決策人,大抵都有這種感覺。

端木家大少爺帶著人從海港城逃了出去,在奧城迅速和剩餘端木瑾的人匯合,端木瑾的人一向是海港城最勇猛的作戰部隊,就算端木家老太爺手握著三雇傭兵事的權利,也要在端木家大少爺手下吃一個大大的虧!

不知道有多少國家的人見過他的冷酷!

據說端木家大少爺在奧城和天下第一富商安家交好,如果安家肯用財力支持端木家大少爺的話,那端木家大少爺無疑是如虎添翼!

而且聽說,端木家大少爺身邊帶著一個女子,聽探子回來稟報,因為距離相對遠,所以看不大清楚,但是看身量和舉止,倒和肖瑤瑤很是相像。

自從端木家老太爺聽了這個消息以後,就把自己關在公司會議室中,沒日沒夜地批閱奏章,處理朝政,用數不清的工作來麻痹自己,不願意麵對外面的一切!

福德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低著頭站在一邊,神經緊繃,隨時都準備聽候差遣。

端木齊望著遠處一片紛紛揚揚的落葉白喃喃道:「原來你說的累了,是這樣……。」沉重的嘆息在喉嚨臉升起又咽下。

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太自私了,不喜歡碧兒,本應該放她走了的,但是因為肖瑤瑤,他只能依靠碧兒把肖瑤瑤留下,所以他從來不去鳳翔宮,不碰碧兒。

留下一個白璧無瑕的她,讓她找到更好更愛她的人!

做錯了嗎?也許他這樣的做法,傷害了那個從小就驕傲的女孩子……

端木家老宅的大門在身後緩緩地關起來,咯吱——時間久遠的聲音響徹在紛紛揚揚的落葉后的夜空里。迎面吹來冰冷的寒風,帶著某種屬於自由的氣息,叫人沉醉。

輕輕擦了一把臉,藍喬喬望著身後高聳的城門笑了。

再見了,齊……

「哎,走咯!」前面推著老宅里的泔水桶的老頭子一聲吆喝,兩個保鏢立刻跑上去:「師傅,今晚還出城嗎?好像晚了呀!」

藍喬喬也連忙跟上去,大搖大擺裝著男人的樣子,因為戴著灰色的厚實氈帽,裹著大棉襖,又在夜晚,所以一時倒分辨不出是男是女,面容也很難瞧清楚。

「當然出去了!還是走老路,這樣快些兒!」老頭子呵呵一笑,這老宅里出來的東西,即使只是泔水,也有很多人搶著要啊!

好的可以留下來吃吃,不好的餵豬喂狗,都比人吃的強多了!

所以說這世上那有人不羨慕端木家老宅,不想進去的?一進去了可就是進了天堂,吃穿不愁了!

高牆大院,也不知道住在裡面的端木家老太爺,端木家老太太,妃子們每日是怎麼生活的?那肯定是穿金戴銀,吃香喝辣,多幸福的日子啊!

藍喬喬低著頭,跟著一起推車,偷偷苦笑,這個地方,以後再也不會回來了吧?齊,從今往後,我再也不要只為你一個人而活了。

前面的路通往何處?不知。她該去何處?不知。

只知道向前走,走到哪兒算哪兒。

反正她已經下了決定,不再是慕容公司的高小姐,不再是深老宅里的端木家老太太,她只是藍喬喬,只是一個過客……

一大早起來,紛紛揚揚的落葉已經停了,推開窗戶,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真乾淨,像被徹徹底底洗過一番,沒有半點兒瑕疵。

果然,奧城是個很美的地方,春夏秋冬,各有特色。

這樣的天氣,一會兒出去可以堆紛紛揚揚的落葉人了!

肖瑤瑤伸了個懶腰,歡快地叫了一聲。

大門被推開,兩個女孩的笑聲同時響起來:「今日小姐起床可真早!」

肖瑤瑤回過頭去,笑盈盈道:「小娟,思思,你們來真是太好了!」

小娟和思思是昨晚才由沙漠里的眼鏡蛇部隊的人護送著悄悄來到奧城的,端木家大少爺從海港城出來時,因為匆忙,所以只帶了身手不錯的男子,剩下的人只能各自遣散回家。

可小娟和思思兩人因為從小便被賣進端木家大少爺府,一直都幫助著端木家大少爺,哪裡捨得離開,死活不依要跟來,小文只好留下兩個沙漠里的眼鏡蛇部隊高手,在路上保護她們,讓她們也一同出來了。

現在,這兩個人當然是被分派來幫助肖瑤瑤了。

「我和小娟姐有福氣,最好能幫助端木家大少爺一輩子!」思思笑道,放下洗臉水和毛巾,「小姐過來梳洗吧。」

小娟笑道:「我聽秦力大哥說,端木先生已經吩咐下去讓準備婚禮了,哎呀,這次你可跑不了了!」

肖瑤瑤臉上神色一黯,想起上一次的事,又忍不住狠狠揪痛著心。

思思睇了小娟一眼,真是的,怎麼這個時候還亂說話!

上一次的事情是端木家大少爺和肖瑤瑤小姐都不願意回想的事情,她怎麼還放在嘴邊說。

小娟吐吐舌頭低下頭,她只是太高興了,又不是故意這樣說的……

肖瑤瑤看見兩個人同時訕訕的神色,有些不好意思,笑著走過去道:「放心吧,這個端木家少奶奶的位置,我是坐定了!誰也休想跟我搶!」

小娟和思思一愣,隨即都大笑起來。

「小姐好不害臊!」

「有什麼好害臊的?你們難道就不嫁人?」

一別墅說說笑笑,氣氛又暖和起來。

梳洗完畢,簡簡單單穿上棉襖,肖瑤瑤已經迫不及待地跑出去,跳進院子里鋪的厚厚的紛紛揚揚的落葉地上,朝別墅里招手:「小娟,思思!一起堆紛紛揚揚的落葉人吧!」

兩個女孩也正是玩樂的年紀,一聽招呼,就立刻跑出來,在院子里跑來跑去忙開了。

不一會兒,三個女孩子合力,已經堆好一個大大的紛紛揚揚的落葉人,肖瑤瑤從別墅里拿了一盞燈籠出來,插在紛紛揚揚的落葉人肚皮上:「路燈!」

小娟和思思詫異地看著:「路燈?」

肖瑤瑤驕傲地看著自己的『傑作』:「這是新發明,好創意吧。」

說起來,真應該在大街上設置路燈了,每次大半夜出去都被嚇得半死,只有打更經過的人才會提著燈籠,夜深了就一片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多鬱悶。

像現代多好,路上隔幾步就有路燈,都是政府投資,古代賦稅那麼重,就全都去養那些皇親貴族了,老會員交了稅卻什麼都用不到。

一想到這些,就情不自禁地說:「你別看這路燈小小的,作用可就太大了!」

「可是……。」小娟小聲地說,「晚上城裡都禁足的,子時一過就不許人出來了……。」

「那子時之前呢?」肖瑤瑤說,「老會員苛捐雜稅那麼繁重,是應該抽些出來為會員服務,賦稅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不該只是奉養土豪,那對太多人都不公平!」

思思和小娟都睜大了眼睛,顯然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大膽的言論,被驚得說不出話來,可是眼中都有著小小的期待和贊同。

賦稅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這句話,說的多麼好……

苛捐雜稅,沉重的徭役,不知道讓多少老會員壓彎了腰,他們的家裡,都是被這些逼得走投無路,才會把大些的女兒賣了,換一丁點兒錢過日子,日子苦的完全沒法想象。

可那些靠著會員賦稅過日子的人卻個個腦滿腸肥,過的逍遙自在,即使無所事事,都能衣食無憂。

會員吃的住的都是最差最爛的,如果真的能讓賦稅用之於民,那簡直是……天大的好事啊!

肖瑤瑤看見她們不敢太過暴露出來的激動,不禁搖頭嘆息,在封建社會,有誰敢想象這種事情?

望著站立在大地上的紛紛揚揚的落葉人,忍不住說:「每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是平等的,不管是君王,還是會員,都沒有貴賤之分,土豪是人,難道會員就不是人嗎?辛辛苦苦勞動的成果,憑什麼讓人白白拿去?還要忍受他們的種種惡行!?」也許是當了太久的傭人,感情壓抑太厲害,現在一發泄,就一發不可收拾,說的激動不已。

兩個傭人已經被她偉大的言論嚇得相互摟抱在一起,恐懼地望著她。

平等,君王和會員,怎麼可能是平等?

「小姐……。」思思忍不住說,「您,您沒事兒吧?」 只不過在死之前,誰都想看一看,到底誰才是最強大的??

雇傭兵團和端木家的人的前後夾擊,一時間讓奧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端木瑾的人在第二日便整軍,迎戰雇傭兵團,端木家的人與安氏集團在奧城城外展開激烈廝殺。

公司博弈的戰場上流血漂櫓,無數戰士倒下去,無數人死傷,端木家大少爺在公司中指揮若定,而端木家少奶奶卻親自披上戰甲,帶領安氏集團出城。

她不像外表那麼溫柔婉約,親自出馬,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多少男兒也要輸給她!

初戰,雅雅斬下端木家的人將領的腦袋,凱旋迴城!

雇傭兵團則在遇上端木瑾的人便開始瓦解,端木瑾的人多年駐守塞外,作戰能力強悍無比,經驗更是豐富。而雇傭兵團已經在太平盛世下閑散多年,遇上精銳的端木瑾的人,不瓦解才怪!

肖瑤瑤從軍營出來便再也沒有回去,好在端木瑾的人都出去應戰了,想來端木一飛也顧不來她這個火頭軍的去向。

脫下一身軍裝,換上簡便的男裝,現在奧城城裡兵荒馬亂的,會員都慌慌張張躲在家裡不敢出來,害怕被戰火波及了。

在城裡轉了一圈,就被巡邏傭兵警告了無數次,現在非常時刻,不能出來隨意溜達!

肖瑤瑤東躲西藏,路過安家大宅的時候忍不住停下來看一眼,此時的安家大宅已經不復往日的榮耀,大門緊閉,門前的石獅子依然威嚴雄壯,可是可以看出來,安家大宅里已經沒有人了。

只不過短短的三年啊??

她往前走,繞到端木家大少爺府的後門,後門也有傭兵守著,傭兵一看見她,就開始驅趕:「走開走開!這是你來的地方嗎?」

肖瑤瑤瞪他們一眼,退開幾步,想著怎麼才能進去。

這時,門開了,一個傭人模樣的女子走出來。

肖瑤瑤看一眼,忽然叫起來:「小娟!」這走出來的女子長高了一些,可是相貌沒有改變,正是小娟。

小娟一驚,抬起頭看見她,一瞬間,也愣住了。

「小娟!是我啊!」肖瑤瑤跑上去,遇到小娟就好了,她還琢磨該怎麼進去呢,嘿嘿,真是天助我也!

「夫人??啊不!」小娟捂住嘴巴,眼淚開始大顆大顆往下滾。

肖瑤瑤一看就急了:「小娟,你別哭啊!我什麼事都沒有,你快別哭了??。」她最怕看見女人哭了,超級難安慰!

小娟捂著嘴巴,一聲一聲的抽泣從嘴巴里溢出來,哭得兩隻眼睛紅彤彤的,她不說話,只是搖頭。

「哎,你到底是怎麼了?」肖瑤瑤徹底被打敗了,怎麼安慰,小娟都像個淚人兒一樣,眼淚止都止不住。

小娟搖搖頭,用袖口擦著眼淚,眼睛望向別處:「你,你走吧。」

「哎?」肖瑤瑤愣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小娟!你說什麼?」

「你走吧!別再來這裡了!」小娟退上台階,對兩個守衛說:「你們,把她趕走!」

「喂!」肖瑤瑤大怒!就算三年不見,她換了新主子,也不用這麼無情吧!居然把她趕走!「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小娟仰著臉,站在台階上,顯得高不可攀,「這種地方不是你該來的!」

肖瑤瑤氣得不輕,一雙眼睛瞪得比核桃還圓,她算是看清楚了,世態炎涼!沒等到守衛來趕她,她就轉身走了!一邊走一邊唧唧歪歪罵人!

真是氣死人了!氣死人了!

她到底錯過了什麼?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什麼都變了,不是只有三年嗎?怎麼像過了三百年?

端木玉和端木瑾的勢均力敵,端木齊的淡泊世外,這三個人的關係紛紛擾擾,變來變去,可是互相合作,互相依賴,亦可以相互殘殺,趕盡殺絕!

她真的要瘋了!

清冷的大街上一個人都沒有,肖瑤瑤一個人走著,想著許多事情,到傷心處,眼淚悄悄流出來,她連忙伸手去擦。

「真是混——啊——」她罵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身後一隻手抓住她,提著他飛躍到屋頂上,幾個起落,在一個巷子里落下來。

那人鬆開手,肖瑤瑤踉踉蹌蹌跌倒在牆角,嚇得魂飛魄散,她這輩子真沒飛過,想不到輕功這麼爽!

一柄寒光閃爍的槍直直抵在她的喉嚨處,一個冷冷的聲音說:「你來這裡想幹什麼?」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好不好?大哥!肖瑤瑤嚇得頭也不敢抬,只能結結巴巴說:「我,我找人!」

「找誰?」

肖瑤瑤咬著牙,她才不說!告訴別人她是來找端木家大少爺的,小命玩完兒的機會更大!

「哼!你速速離開這裡地方,我便放你一條生路!」

這聲音好熟悉,肖瑤瑤想著,怎麼這麼熟悉?

「我不走!你殺了我!我也不走!」肖瑤瑤強硬地說,槍就架在脖子上,她也顧不得那麼多,要是真走了,以後活著也比死了痛苦,那有什麼好活的?不如現在就讓人一槍砍了一了百了!

「好強硬啊!何苦呢?」那人輕嘆一聲。

肖瑤瑤霍然抬頭,她想起來了!一抬頭,槍鋒就在臉頰上劃了一條口子,還好他收槍迅速,否則,何止一條傷疤!

「小文!」肖瑤瑤喊出來,驚喜交加,突然想想不對,小文為什麼要把她帶到這裡地方,用槍逼著她離開呢?

小文退後一步,槍尖點在地上:「失禮了。」

肖瑤瑤沒有注意到臉上傷口的疼,只是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沙漠里的眼鏡蛇部隊的人無論做什麼都是為了端木家大少爺。」小文給她一個肯定充分的答案。

「為了端木玉?為了端木玉就要殺我逼我走嗎?為什麼?」

「別問為什麼?問了之後對你沒好處。」

肖瑤瑤從地上站起來,把脖子露出來:「那你殺了我吧!」

小文看著她,槍尖劃在地板上,發出磨牙一樣的聲音:「我如果下得了手,你早就死了。」

「那??到底是為什麼?」肖瑤瑤想不明白,想破了腦袋她也想不明白。

「三年前,很感謝你的犧牲,但那也表示,你已經放棄端木先生了。」

「我沒有!」肖瑤瑤大聲說,「我只想救他!」

「端木先生現在很好,所有的一切,和你已經沒有關係了,你從哪裡來,就回到哪裡去吧。」

「你沒有資格對我說這種話!」肖瑤瑤抓住小文的衣袖,「你帶我去見端木玉,只有他能對我說這種話,如果他讓我走,我立刻就走!」

小文怔了一下,拂開她的手:「端木先生不會對你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