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沒什麼,秦人大師的名字我是如雷貫耳,也非常崇拜,沒想到在這裡見到他當年的樣子!」夏宇將異樣心思收起,接著道:「辛苦你了阿火!對了,我應該是加入咱們研究部吧?可聽你說一共有3個實驗室,怎麼選有什麼講究嗎?」

「當然是誰看上你就……哦不對,你是受邀來的,跟我們不一樣!對了,你好像是林師哥發的邀請函,這就不知道會不會有考核了,只能等明天午後再來看了!」

還有考核么……

夏宇倒不擔心這個,不過除了自己這個新源陣,他其實對駕馭飛翼在天空翱翔也蠻感興趣的,加上席小白說參加飛翼比賽各種大獎獎金高得嚇人,忍不住又問了句:「對了阿火,你也是研究部的吧?實戰部的加入標準是什麼啊?」經歷整個周末加班,以及仍然繼續的狀態不想吐槽了,只是感覺對不住一直支持的兄弟。大家票先不要給我投了。

不多說了,後天1號我就是在公司偷時間也恢復更新。

至於欠章,11月穩定再說別的。

——sorry的江山

《機關神座》抱歉,11月1號恢復更新 「實戰部」?阿火聽了倒沒奇怪,只是語氣有點支吾:「那個啊……那可不是一般人玩的,夏宇你機關術天賦那麼好,還是別想了吧?」

「有硬性要求嗎?」夏宇還是想知道。

自己確實沒怎麼接觸過飛翼,手上唯一一個羅天翼至今還在蒙塵,主要也是一直沒騰出時間來練一練。

聽說這個對平衡控制和感知精細操控要求很高,另外就是要有牛掰的飛翼,有機會還是要試一試。

「這個你回頭還是問林霖師哥吧,他是咱們這屆社長,也是上屆聯盟杯的季軍,你適不適合他最有發言權了。」阿火顯然不願意就這個問題多談。

第二天課業結束,夏宇和老花他們打過招呼,再次來到天翔飛翼社的時候,在這裡的人就非常多了。

作為社長和介紹人,林霖帶夏宇認識了不少社團中的中堅力量,最後將他安排在研究部的第三組,指導導師叫姜堰,也是一名4星機關大師。

三組一共有12名機關師和學徒,目前的項目有兩款。

一個是為專業比賽設計的高性能飛翼,造價和要求都非常高,屬於普通人拿去也無法駕馭的類型,目前主要就是供應實戰組;

另一個則是此前一款「流光二型」飛翼的第三次改良款,針對大眾市場中的高端飛翼愛好者推出,目前正處於關鍵的源匣改進研發階段。

「夏宇,這一屆的新人王啊,看來咱們3組新增了一名大將!」在實驗室外休息間,夏宇見到了三組的項目負責人孫濤,一個白白胖胖時刻掛著和藹笑容的3星機關師,也是魯格的三年級學員。

「孫師哥謬讚了,我爭取多跟你們學習!」夏宇笑著道。

他其實是「帶藝上門」的——在光學研究間隙搞出的那個有某種多維空間性質的新源陣,他自己感覺很適合飛翼,加上缺錢,這才打算來接觸一下這個圈子。

旁邊幾人也過來跟夏宇認識了一下,然後很快進入研究狀態。

夏宇是新人,沒人喊他直接參与項目,他也不往上湊,自顧自走到一邊,拿起「流光二型」飛翼的參數和內部資料詳細看起來。

「門道還是挺深的啊!」很快,他就不由感慨了一句。

看得出,作為流行度很廣的一種遊戲和戰鬥方式,飛翼的發展遠超過普通機關,如今已經有了不同分支。

昨晚,他抽空拿羅天翼研究了一番,這款當初從宋子軒那兒迎過來的精品飛翼,材質堅硬、造型精良,機械設置精巧,但源匣屬性則比較均衡。

而這款「流光二型」,直接以犧牲部分穩定性為代價,得到了輸出更強悍但對操控技巧要求又沒那麼高的源匣,可以說非常適合一些水平有限但又追求高水準飛翼體驗的玩家。

這就不用說實驗組在研究的那款專業比賽款了。

買菜車、豪華車、性能車、拉力賽車、F1賽車……

夏宇很快將自己接觸的飛翼按照更熟悉的「標籤」給做了分類,其中「羅天翼」便屬於豪華車、「流光二型」屬於性能車了。

至於自己這個多維源陣……

他有點不好定位。

從「衍空間」的推演結果看,這個被自己命名為「楔形3號」的源陣輸出較為爆裂、柔緩不足,真要操控起來,對感知的要求會比較高,但另一方面如果操控得當,在直線加速和小範圍高速變向上都能可能有出色發揮。

從他有限的了解看,用楔形結構做為飛翼的核心動力源陣,並不算太常見,但也不是沒有,誰讓自己最熟悉這個呢?

只是不知道和「流光二型」以及那款專業比賽款比起來算什麼水平……

另一方面,一款飛翼能成熟推出,源匣部分本身是核心,但機械結構部分也非常重要。

從結構設計到特殊材料的選用,什麼空氣動力學、人體工程學、流體力學等都會涉及到,並不是簡單活。

夏宇現在沒有自己團隊,需要找個機會讓二組這些專家們幫自己試試這款源匣。

或者也用這款源匣參與到「流光二型」的改造中?

這樣才能爭取最大的資源傾斜吧,變現也快。

又過了一陣,等夏宇差不多將「流光二型」的資料消化得差不多的時候,實驗室中終於停了下來。

「孫濤師哥,」趁著這功夫,夏宇主動找上了二組的負責人孫濤,「我看咱們流光二型的改造目前是在源匣,我之前有一款源匣想讓你看一看……」

「哦,夏宇,看來你是帶著寶貝來的啊!」孫濤笑了笑,轉身向身後幾人道:「我們的新人王還真是積極,大家有沒有壓力?」

新人王,這是夏宇獲得的綽號,在席小白他們玩笑叫出來后已經有不少學員跟著叫了。

「哈,拿出來看看!」

「是啊,我也很感興趣!」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這些大部分已經達到3星的天才機關師臉上的表情並不怎麼認真。

夏宇是新人王不假,但也畢竟還是2星,甚至還沒怎麼在學院中經過系統學習,他們更感興趣的還是夏宇那恐怖的感知實力下,能帶來什麼驚人創意。

近年來,機關源陣的研究越來越被認為是一門複雜的系統科學,但同樣依賴天才的創想。

「請各位師哥師姐指點!」夏宇也不廢話,直接掏出了一個巴掌大的源匣,

這是他前幾天根據新想法做出的最成功一款,在能量輸出效率和穩定性等方面都達到很高水平。

孫濤接過源匣,下意識感知覆蓋上去,頓時眼睛瞪大,忍不住脫口道:「輸出功率這麼大?咦,這個線條,難道是多維結構?」

「多維結構嗎?」

另外幾人也圍上來,輪流釋放感知感受起來。

「這個源匣,不一般啊!我居然摸不透那個多維結構的線條……」

「我也是,真是怪事!」

「這個源陣,對感知操控要求有點太高了吧,都比得上專業款了,不適合咱們『流光二型』啊……」一個身材壯碩的黑臉青年瓮聲瓮氣道。

「這倒是,不過源匣都做出來了,乾脆換上飛翼模型試試?」

孫濤笑呵呵地親手將源匣裝入一個素色的基礎模型上,簡單調了調,轉身道:「誰先來?」 雖然在座的都是機關師,但感知水平不弱,操控其飛翼來也都是好手。

孫濤一開口,好幾個人都躍躍欲試。

說到底,還是夏宇最近的名頭太響亮了,大家都想看看他能拿出的源匣有什麼與眾不同。

「我先來吧!」

率先開口的是那個身材壯碩的黑臉青年,叫黃鵬,在二組內屬於僅此與孫濤的第二檔人物。

「呵呵,老黃你上的話,怕是測不出水平啊!」孫濤笑著調侃一句,不過沒阻攔。

和快,大家結伴來到學院中唯一的空中測試場——一個佔地廣闊、室內且帶有各種感應和保護措施的現代化演練中心,價格頗為昂貴,如果用績點一小時就要5個績點。

但天翔這些傢伙一個個都很有錢,很快,黃鵬將一個個卡扣掛在身上,仔細檢查了一遍,接著輕輕運起感知。

嗖!

飛翼啟動。

黃鵬整個人如同噴氣飛機一般直向遠處射出,快到近百米的天花板時才陡然橫移轉折,接著又在空中做了連續幾個高難度變向。

「快看那架飛翼,好快!」

「那波人應該是天翔的吧,這就不奇怪了!」

「是啊,那群變態,今年大賽還指望他們能給魯格捧回冠軍呢!」

作為一種短途飛行甚至戰鬥的機關,一般來講飛翼的發展方向主要是兩個:短距離極限加速,以及小角度持續變向——這兩點是最難,也最考驗飛翼性能、操控人水平的。

黃鵬在3星水準中都算強者,而且本身對各種飛翼太熟悉了。

所以在天翔之外的現場其他人看來,空中那人的表現簡直神乎其神,屬於高中籃球隊員看NBA球星打球的感覺。

夏宇也看得激動。

天空翱翔從來都是人類的夢想,地球時候他們接觸過滑翔翼,主要也是身體條件不允許,來到這裡,自然不能錯過,而且也能為以後戰鬥增加手段。

然而,孫濤和他身邊幾人,臉上的表情卻從開始的驚訝漸漸皺起眉。

空中,黃鵬的動作時而極限加速、忽高忽低,時候在小範圍之內假象空中障礙做著高難度變相,動作依然舒展無比。

唰!

隨著一個高速俯衝后的急停騰挪,黃鵬駕駛的飛翼落地了。

旁邊頓時又響起一陣陣驚呼。

還沒解除掉全部卡扣,他就忍不住喊了起來:「真他娘的爽,夏宇,這個源匣爆炸力真強!我都險些控制不住!」

跟自己想得差不多!

夏宇臉色一喜,剛要說話,孫濤上前搖搖頭:「老黃,你覺得這個源匣適合咱們『流光二型』的改造嗎?」

黃鵬直接撇撇嘴:「當然不行!這麼高難度的飛翼,對感知和身體協調操控力太強了,有多少人能玩得轉?」

「那如果用在專業比賽款上呢?」孫濤又道。

「這個……也有點難啊,」黃鵬撓撓頭:「2級感知的話,就算社裡實戰部那幾個小鬼恐怕都難駕馭,夏宇啊,你還能在調整調整不?現在蠻可惜的……」

夏宇明白孫濤的意思了。

說到底,楔形結構本身就是以難掌控、高輸出著稱,當年的「楔形2號」的操控難度就比較大,這個「楔形3號」更是堪稱恐怖。

再加上駕馭飛翼需要各方面的協調甚至有時還需要空中戰鬥,無形中更增加了難度。

夏宇點點頭:「我試一下吧……」

孫濤拍了拍他的肩膀:「多維結構目前還是小眾,我們都幫不了你,不過當年帶領天翔走向輝煌的的秦人大師也是以這個著稱,希望你能在這個了領域發揚光大。」

…………

看來賺筆塊錢的想法要泡湯了啊!

夏宇有點無奈,雖然嘴上說再試試,可楔形3號中那個「衍空間」推演下效用神奇彷彿更高緯度的能量線條,他至今也談不上掌控,更多是靠靈感乍現,調整也只能從邊邊角角下功夫。

黃鵬把那款飛翼留給了夏宇,還一臉惋惜。

當晚,夏宇將飛翼帶回家,剛好碰見莫羅從外面回來。

「老闆,這是你搞出的新飛翼?」南陀州太陽大,莫羅連續在外面跑了些天整個人都被晒黑了一個色號,但看到飛翼還是兩眼放光:「咱們機關鋪正要開張了,老闆能想著專門製作飛翼來賣,不錯……」

夏宇白了他一眼:「這東西拿出去怕是沒人買,怎麼樣,都搞定了?」

莫羅擺擺手,一臉得意道:「差不多,這個鋪面跟咱們實驗室是聯通的,加起來有兩千多平,租金年付。除了實驗室還需要完善,機關鋪子倒是很快能開張了!地方也不遠,就在你們魯格學院後面兩條街。」

夏宇點著頭,莫羅辦事的效率還是不錯的。

「對了老闆,你有啥特殊要求不?咱們這機關鋪目前可沒什麼主打款的,目前就我一些小玩意兒。」莫羅攤手向夏宇。

「這樣啊,我手上有一款『暴雨梨花針』,屬於不錯的群攻武器,你可以拿來應應急。不過咱們不需要以機關武器為主,就向開始說的,有什麼想法就拿出來試水,不用著急靠他賺錢。」

接下來幾天,夏宇繼續來到天翔俱樂部,開始真正加入二組的研究討論中。

他的想法很簡單,自己對於飛翼的一些關鍵技術和更符合市場的元素實在談不上了解,加上光學研究短時間內進入了停滯狀態,乾脆好好研究一下,最終將「楔形3號」徹底給改出來。

當然,考慮到整個源匣的操控難度,他的目標還是超級性能款——兼顧比賽和實戰,並取代羅天翼,當成未來自己的主力飛翼。

「夏宇,『流光二型』這樣改動的話,你覺得如何?」

「先幫我看看,你感知那麼強,試試這個操控極限能到多少……」

「別啊,我這兒正跟夏宇聊到關鍵時刻呢!這個什麼『流體力學』的提法,簡直太棒了!我感覺我這個結構還能提升15%的支線極限速度!」

他的話不多,不會什麼都插嘴,但憑藉強大的感知、「衍空間」的推演能力和機械學知識,很快贏得了大家的讚賞,不出幾天就成了二組的紅人。 對於這些新朋友的好感,夏宇也很開心。

他發現天翔這些機關師雖然性格各異,但整體上都是心思單純、對機關術和飛翼非常熱愛的一群人。

而這類人,他在前世就是最熟悉的,所以也很快融入其中。

至於那「流體力學」,他也只是在飛翼表面和關鍵結構流型上給出了一些建議,並沒涉及多麼專業的流體力學核心內容,但來自另一個文明的科學體系積累,仍然讓這些機關師們驚為天人,不少人甚至基於這種思路產生了新創意。

當然,他自己的事情也沒停下。

根據自己這幾個月飛速增長的各種知識,他首先將「楔形3號」源匣做了全面優化。

同時,在實驗室中幾個專家級機關師和導師的指導幫助下,組配了一個造型相對簡單、但無論從結構還是材料、功能設計上都達到高端專業水準的飛翼。

就這樣,第一台屬於夏宇自己的飛翼就此誕生。

「夏宇,恭喜你!」孫濤走過來,「這款飛翼有點凶啊,打算取個什麼名字?」

夏宇對這個性格和善實力也相當強悍的師哥很有好感,笑著回道:「多謝師哥,名字我還沒想好,也不知道好不好用呢……」

「哈哈,這傢伙除了操作太難了點,別的都挺好的!」孫濤拍了拍他肩膀,「對了,『流光二型』的改造也接近尾聲了,咱們現在重心都在專業款上,你的靈性很足,也多提提意見。今年咱們天翔是奔著聯盟杯的冠軍去的,尤其是林霖那傢伙,去年拿了季軍就很不爽,他明年又要畢業了,今天是最後的機會,早就憋足勁兒準備拼一把,咱們研究部也要給予最大支持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