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疼愛的長孫平白無故被殺,自己還要若無其事的算了:「不可能!老夫定要他陪葬!」

黑衣男子頓時感覺事情難辦起來,本以為會很輕鬆的任務,沒想到…!?

「魏峰老頭!我實在不想驚動總堂主,你…可要想清楚!」魏峰聞言一驚!血煞總堂主?君級強者!完全可以碾殺自己的存在!退縮嗎?不…絕不!

這時下方傳來騷亂聲,引起半空兩人注意。

看到下邊已經開打起來,黑衣男子毫不在意的冷笑道:「看來…有人生氣了!既然這樣,我可不能讓你下去,魏峰老頭!」

這下輪到半空強橫的兩道氣勢,引起下方眾人的注意。

滴…時間回溯。

重回地面的影魂,體內丹藥帶來的那股暖流,正在不斷的滋潤自身,氣力因此恢復些,神色也是略微緩和!

猛然間,發覺身後有道毫無遮掩的氣息正快速接近?立即轉身望去,一道極其普通、略顯稚嫩的青年身影進入視線,影魂內心當即詫異湧現:怎麼…會是他!他怎麼…會來!?

處決的消息被大肆宣傳,藍星明知地點是在東木城外,可是他們有著王級強者,根本不敢靠太近,只能遠遠的潛伏。

開闊的平地,良好的視力,讓藍星在很遠的地方,也能依稀看到情況。

當看到有什麼東西飛向影魂時,知道情況已經太晚!很想衝過去,但理智告訴不能!

下一刻,突現出十幾道黑影,直覺告訴是機會,藍星想也沒想的,就以最快速度衝過去:「完全形態!啟!」

……

看到藍星被黑衣成員攔下,影魂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掙脫攙扶后虛弱的吼道:「讓他…過來!」

黑衣成員聞言,沒有遲疑甚至疑惑,立即就是讓開道路。

看到影魂身形晃動,藍星立即上前攙扶,然後下意識的就說道:「對不起!我…我來晚了!」

那雙透露出擔憂的雙眼,影魂發現根本無法對視,下意識的移開自己視線,感覺心中有什麼東西被觸動!

再次擺脫掉攙扶,影魂對著黑衣成員,冷聲說道:「給我劍!」

藍星這時也注意到那行黑衣人,他們的服飾與影魂的相同,都是通體黑色,但很快就發現不同,黑衣人左胸前都有個血色的『煞』字形狀!

「堂主,副堂主讓我們先行離開!」

黑衣成員的話語,影魂像是沒有聽到般,再次冷聲說道:「我說…給我劍!」

這般命令意味十足的話語,黑衣成員卻是沒有任何反感,而是直接就將自己的長劍交出,看的藍星直感疑惑。

隨著長劍入手,影魂好似力量歸來,冷眼看向對立的雲海宗門人,率先向那衝去!

望著那道滿是傷痕,還想著戰鬥的身影,藍星已經忘記阻止,腦海中回想著黑衣成員對他的稱呼:堂…堂主?!

很多事情,在這瞬間好似都能連串起來,然而卻又說不清是什麼!

黑衣成員很快全部加入戰鬥,這片空地上瞬間發生騷亂;不出幾息時間,半空的戰鬥也拉開。

看到情況愈發緊張,藍星立即甩掉某些想法,拿出匕首向著影魂那趕去。

來到身影附近后,藍星立即小聲說出自己的看法:「影魂!我們現在…應該馬上離開才對!」

影魂聽后像是不為所動,直到擺脫糾纏的門人後,才閃回來小聲說道:「你說的沒錯!可是…我不想跟血煞堂離開!如果…你能帶我離開!」

「那麼…我就告訴你一切!」 聽到影魂的話語,藍星充滿著疑惑,壓下的思緒,再次浮現!

數個念頭出現在腦海,回想起與影魂有關的事,只知道他性格冷漠,不在意與自身無關的事,其他的幾乎一無所知。

自從相遇,彼此都沒有詢問各自情況,就好似很自然的避而不談。

最初,在天獸森林撞見時,影魂在殺人,而且那時還想殺自己;接著,提出獵殺比試,想以此來代替,不料最後還是開打;然後,沐宇帶著五階天獸逃竄而來,戰鬥因此中斷!

再接著,在搜集養元丹材料時,竟有突現五階天獸!影魂出現把它引開;再然後,因為實力不夠,決定拉上影魂,目標五階晶核,結果卻是森林失火!

接下來,三人成隊,搜集煉丹的材料,等等…關係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綠蟒事件、沐宇中毒、東海醫治……

影魂拿到恢復性藥材歸來時,帶來消息說魏濤死了!那段外出的時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趁著沐宇煉丹期間,說是三天後回來,卻被雲海宗抓住,這段外出時間…又發生了什麼!?

現今,神秘的黑衣成員前來營救,他們與影魂到底有何關係,為什麼叫他堂主?而他…為何又不想跟著離開?

……

藍星真的有太多太多的疑惑!

「如果…你能帶我離開!那麼…就告訴你一切!」

這樣的虛弱話語,卻讓藍星心思涌動,他真的很想解開那些疑惑。

本以為影魂是心裡不服或是心存怨恨,才想繼續戰鬥的;現在看來,他是不想跟那群黑衣人離開!

想讓我帶他走?這…可能嗎!

一方是十幾道的黑衣身影,另一方是幾十位雲海宗門人,上方更是有兩位能夠御空的王級強者!

自己和虛弱的影魂,此刻身在其中;眾目睽睽之下,帶走他,可能嗎!?

藍星再次自問,還是沒有想到任何辦法,無論從哪個方向離開,都會第一時間被雙方人員發現!

不過幾息的時間,影魂的速度就遲緩起來,變得搖搖欲墜。

看到黑衣上重新變得濕潤的鮮紅,藍星感覺影魂這樣下去,絕對撐不了多久:到底該怎麼辦?來這裡…本就是想救他的!可是……

身處混亂中心,藍星發現雲海宗那邊人數較多,已漸漸呈現合圍之勢;這邊的黑衣成員,全都訓練有素,陣型不亂的迎擊。

繼續下去,要想離開,就只能靠眾人的突圍!可是影魂他不想…!等下…要是能……或許可以!只是…會成功嗎?

「不管了!嘗試下吧!」

突現想法后,藍星再次來到影魂身旁,以極低的聲音說道:「影魂,我也不知道…給我…十息的時間!屆時來到我身後,如你所願…我帶你…離開!」

影魂眼中湧現驚異,疑惑的看向藍星,那雙充滿拼勁、正在燃燒的眼神,像是在傳遞著某種決心!

下意識的點頭回應,隨即再次持劍而出。半開的渙散眼神中,浮現出一絲怪異:剛才內心的感覺是什麼?相信嗎?

「聚靈…第二狀態!給我開!」

隨著意念微動,藍星立即將手中散發奇異白光的丹藥塞進嘴裡,緊接著更是大把的元氣丹同樣塞進!

有過上次的經歷,這次可是格外小心:當初若是沒有沐宇拿水元丹煉製的特殊丹藥來服用,想要恢復…可沒那麼簡單!

右手置於胸前,有股無形的氣勢,像是從藍星體內爆發而出,周身服飾、漆黑毛髮瞬間飛舞起來。

這股氣勢出現的快,消失的也快……

「完全形態…啟!」

隨著意念再動,置於胸前的右手開始晃動起來,掌心好似有股微弱的白光浮現。

傳來的劇痛讓藍星緊咬牙關,手臂從內部被撕裂的感覺,再次清晰的感受到!

「還不行!再給我…聚!」穩住手臂的晃動,再次加大武氣的輸出。

那股微弱的白光,逐漸成型顆白色小球;小球壯大的同時,可以看到盤繞的無形旋風,也在不斷的增強!

不過才幾息的時間,滿臉已經布滿冷汗,手臂也控制不住的顫動起來,掌心的白色小球越來越難控制!

上次被打斷失控的畫面,驀然的在眼前浮現!藍星不想這次還是這樣,嘴角的兩顆獠牙,猛的咬在嘴唇上,提醒著集中注意力,沒理會淌出的鮮紅!

「這…這是!?」

關注著情況的影魂,看到那樣的畫面,猛的回憶起森林那時的經歷,隱約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雖然沒有靜心來感應,但那不斷壯大的氣勢,已經可以感受到!

『既然這樣,那就不能讓他受到干擾!』影魂打定注意后,立即閃到藍星的正前方,手中長劍不斷的揮舞,數股劍氣朝向前方飛去。

滴…十息時間,轉瞬即逝!

緊盯著手中掌心,不敢有絲毫的分神。

影魂沒有按照所說來到自己身後,藍星還是能夠知道這點的;想要出聲提醒,卻發現做不到,這樣極有可能導致瞬間失控!

「可惡!管不了那麼多!」

感覺即將要到極限,立即將右手向後甩去,同時猛的向前躍去;半空中極力搜尋著,終於看到仍在揮舞長劍的黑影,立即糾正方向衝去!

脫離控制的白色小球,立即顏色變淡的膨脹起來,接著猛的顫動,劇烈爆裂開來!

放大無數倍的無形旋風,當即席捲而來。而在這瞬間,藍星猛的撲倒影魂,以求將影響減到最小!

煙塵…瀰漫開來!

距離較近的黑衣成員,被無形的衝擊力擊倒;較遠的雲海宗門人,也是受到煙塵影響。

一時之間,騷亂異常!擔心誤傷偷襲,雙方都沒有太大動靜。

藍星背起影魂,趁著煙塵遮掩,立即朝著後方逃離而去:「聚…咳咳!聚靈,開!」

氣血翻騰感很強烈,卻不敢有絲毫的停留,全然不管咳出的鮮血,再次加快腳步!

下方突現的巨大動靜,也是引起半空兩道身影的注意。

感到疑惑的魏峰,突然看到有人掠出煙塵,朝遠方逃離而去,看清后讓他心中大急:不能…絕不能讓他離開,還要為濤兒報仇!

剛想追擊而去,又被黑衣男子攔下,只見他臉上充滿著和善笑意說道:「魏峰老頭,可不能…讓你過去!看來…我的任務快要完成了!」

「讓開!」魏峰怒喝道,再次交擊起來。

滴…時間推進!

從昏迷中蘇醒過來,首先感受到的是雨水帶來的冰冷感。身形的輕微晃動顛簸,很快讓影魂意識到,自己被背著趕路!

四顧左右,道路泥濘,天下小雨……

「咳…!放…放我下來!」聽到身後傳來的輕微聲音,藍星也是立即停下,驚喜的說道:「你醒啦!?」

聽到無意間傳來的疲累感,讓影魂感到內心一驚:昏迷前,他就開始背上自己離開;而今,他還在背著自己趕路?

「我…昏迷了多久?」

聽到詢問,藍星望向天空,任由雨水打在臉上,享受帶來的清涼感,這樣反而可以提神:「大概一天吧!」

「一天!?」

得到答案后,影魂看向地面沒再說話;那雙充滿血絲的雙眼,很難對視!

見到影魂像是在思考,藍星想起現今的情況,立即就說道:「這裡…可能還不太安全!我們…繼續趕路吧!」

說完正想重新背起影魂,沒想到他竟自己站起來,而且還率先開始趕路;藍星看他這樣,也沒多說什麼,立即跟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