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還有些聰明,不會被騙。」容衍哼笑了一聲,「他比武輸給了我。」

慕雲傾:……

容迦這個小兔崽子,拿她當賭注了?他到底知不知道容衍是什麼人啊,竟然放心把自己交到容衍手中!

難道就不能爭氣點,贏了容衍嗎?

慕雲傾此時胸口窒悶的厲害,全身氣血上涌,「我找的容迦教我,又沒有找你,就算你贏了他,但憑什麼拿我做賭注,我不跟你學!」

說完,慕雲傾就要走。

簡直要氣炸了。

一大早的好心情這會兒全都煙消雲散,連個沫沫都見不到。

「要不然你跟我學,要不然你就如此繼續下去,容迦那裡,你是不用想了。」容衍不急不緩的說著。

慕雲傾駐足,「容衍,你仗勢欺人!」

「怎麼欺你了?這樣?」話音剛落,人就已經到了慕雲傾面前,一把將她攬入懷中,酷冷俊毅的面容逼近,慕雲傾原本掙扎著想要脫離容衍,卻不想猛地一抬頭,恰好跟近距離對視。

慕雲傾呼吸都要停滯了。

瞧著慕雲傾有些愣神的樣子,容衍勾勒唇角,邪魅一笑,「誰讓容迦輸給了我?更何況,找個最厲害的之後才能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有機會打敗我,如果找了容迦,你就算再怎麼青出於藍,也還是我的手下敗將。」

「你……」慕雲傾想用話反駁,卻發現自己找!不!到!

「怎麼樣?給你三個數考慮一下。」

「一」

「二」

「行了,行了,你教就你教。」慕雲傾不等容衍說完便嚷了幾句。

容衍就是自己命中的煞星,躲是躲不掉了,更何況好漢不吃眼前虧,她好女也不吃!而且再細想一下,容衍說的蠻有道理,容衍如此厲害,她跟著學應該不會很差。

「這就對了。」容衍滿意的點頭。

對你個大頭鬼,慕雲傾心想。

人間如獄 「那就從今天開始吧。」容衍繼續道。

「你先放開我,男女授受不親在你這裡怎麼好像不存在。」慕雲傾再次試圖掙脫,她剛動就覺得腰上一松,身子因為慣性朝後踉蹌了好幾步才站穩。

接著,傳來容衍的聲音,慕雲傾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頓。

「你哪裡像女人了?所以我也沒把你當女人看。」容衍背過身去往前走,開始找適合練武的地方。

慕雲傾站在原地,憤然的瞪了一眼容衍,然後瞅瞅自己,她哪裡不像女人了?有胸有屁股,還有一張如花似玉的臉蛋兒。

容衍怎麼就這麼不會說話呢?還是容迦可愛。

想到容迦,慕雲傾也是氣得牙痒痒,這小子輕易就把她賣了,太不仁義,太不靠譜!

這時容衍已經走遠,雖然步子輕緩但速度很快,慕雲傾小跑著追上去。

翠郁山雖名為山,但其實並不高,只是春夏的時候滿山翠綠,生機盎然,一片鬱鬱蔥蔥。現在整片小山上倒是沒有什麼綠葉子了,全是枯椏的樹枝。

兩人走在其中,最後在一片空地上停下來。

「翠郁山冬天的時候很少有人來,在這裡練武就可以,說著,容衍抓起慕雲染的手腕,還未等慕雲傾抽出來就鬆開了,「身上一點內力都沒有,那就先從修習內力開始,這是個費時間的過程,你要做好準備,著急不得,我先渡一些內力給你,這樣你也能快些。」

「嗯。」慕雲傾點點頭,雖然她很不情願容衍教自己,但現在是練功的時候,也就不去計較那些,態度變得認真起來。

接著,慕雲傾聽容衍的,找了空地盤膝而坐,由容衍傳授修習內力的口訣,並指導著。

不得不承認,容衍很厲害,慕雲傾在他的指導下能感覺到身體有一絲絲的異樣。

就在這時,容衍在她身後也盤膝而坐,開始給她渡內力。

整個過程時間並不長,也就幾分鐘,可慕雲傾卻覺得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她的丹田處一股熱流緩緩迸發出來,蔓延到四肢百骸,從身體里到皮膚都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這種感覺很舒暢。

「繼續按照我之前教給你的做,切記集中精神。」容衍起身,叮囑著。

慕雲傾沒有回應,她全神貫注的修習容衍所授,同時也體會著身體上不斷的變化,實在是神奇。

「習武不似修仙,武者之間只有厲害與不厲害,你打得過對方便是贏了,修仙不僅要會武,還有仙術,更有高低之分,所以你先只管修得內力。」容衍小聲說著。 第二天,巳時。

慕雲傾一大早就收拾好了,說實話她有點興奮,所以比著約定的時間早到,但她沒想到的是,容迦竟然比她還要提前,挺難得啊。

慕雲傾背著手往前走了幾步,離「容迦」近了一些,「容迦」今天穿了一身玄色的貼身衣服,將身材的輪廓顯現出來,顯得幹練十足。

慕雲傾笑眯眯的喊了一聲,「小迦迦你還真早啊,比我還勤快。」

小迦迦?

容衍眉梢挑動。

慕雲傾見前面的人沒有反應,就蹦蹦跳跳往前又挪動了幾下,「你怎麼不說話?」

說完這句,慕雲傾臉上的表情就一點點的僵硬起來,一雙美目瞪大,只覺得自己像被雷擊了一下,腦袋裡轟的一聲,呆的跟個木樁子似得。

怎麼,怎麼是……容衍?

慕雲傾嘴角抽了抽,抽了抽,又抽了抽。

「怎麼?看到我你很失望?」容衍看著慕雲傾目瞪口呆的表情,慢悠悠的說著。

到底怎麼回事?明明應該是容迦,出現的卻是容衍。

慕雲傾使勁眨了眨眼睛,沒錯啊,真的是容衍!

「怎麼會是你?」慕雲傾的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

「容迦將你這個麻煩推給了我。」容衍往前邁了一步,拉近跟慕雲傾的距離,「所以,從今天開始由我來教你武功。」

「什麼?」慕雲傾一愣,心裡恨恨道,容迦這個小叛徒。

但轉念她又覺得不對,容衍這人的話怎麼能說信就信?她抬頭看著容衍,「你少胡說,容迦才不會把我推給你。」

「哼,還有些聰明,不會被騙。」容衍哼笑了一聲,「他比武輸給了我。」

慕雲傾:……

容迦這個小兔崽子,拿她當賭注了?他到底知不知道容衍是什麼人啊,竟然放心把自己交到容衍手中!

難道就不能爭氣點,贏了容衍嗎?

慕雲傾此時胸口窒悶的厲害,全身氣血上涌,「我找的容迦教我,又沒有找你,就算你贏了他,但憑什麼拿我做賭注,我不跟你學!」

說完,慕雲傾就要走。

簡直要氣炸了。

一大早的好心情這會兒全都煙消雲散,連個沫沫都見不到。

「要不然你跟我學,要不然你就如此繼續下去,容迦那裡,你是不用想了。」容衍不急不緩的說著。

慕雲傾駐足,「容衍,你仗勢欺人!」

「怎麼欺你了?這樣?」話音剛落,人就已經到了慕雲傾面前,一把將她攬入懷中,酷冷俊毅的面容逼近,慕雲傾原本掙扎著想要脫離容衍,卻不想猛地一抬頭,恰好跟近距離對視。

慕雲傾呼吸都要停滯了。

瞧著慕雲傾有些愣神的樣子,容衍勾勒唇角,邪魅一笑,「誰讓容迦輸給了我?更何況,找個最厲害的之後才能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有機會打敗我,如果找了容迦,你就算再怎麼青出於藍,也還是我的手下敗將。」

「你……」慕雲傾想用話反駁,卻發現自己找!不!到!

「怎麼樣?給你三個數考慮一下。」

「一」

「二」

「行了,行了,你教就你教。」慕雲傾不等容衍說完便嚷了幾句。

容衍就是自己命中的煞星,躲是躲不掉了,更何況好漢不吃眼前虧,她好女也不吃!而且再細想一下,容衍說的蠻有道理,容衍如此厲害,她跟著學應該不會很差。

「這就對了。」容衍滿意的點頭。

對你個大頭鬼,慕雲傾心想。

「那就從今天開始吧。」容衍繼續道。

「你先放開我,男女授受不親在你這裡怎麼好像不存在。」慕雲傾再次試圖掙脫,她剛動就覺得腰上一松,身子因為慣性朝後踉蹌了好幾步才站穩。

接著,傳來容衍的聲音,慕雲傾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頓。

「你哪裡像女人了?所以我也沒把你當女人看。」容衍背過身去往前走,開始找適合練武的地方。

慕雲傾站在原地,憤然的瞪了一眼容衍,然後瞅瞅自己,她哪裡不像女人了?有胸有屁股,還有一張如花似玉的臉蛋兒。

容衍怎麼就這麼不會說話呢?還是容迦可愛。

想到容迦,慕雲傾也是氣得牙痒痒,這小子輕易就把她賣了,太不仁義,太不靠譜!

這時容衍已經走遠,雖然步子輕緩但速度很快,慕雲傾小跑著追上去。

翠郁山雖名為山,但其實並不高,只是春夏的時候滿山翠綠,生機盎然,一片鬱鬱蔥蔥。現在整片小山上倒是沒有什麼綠葉子了,全是枯椏的樹枝。

兩人走在其中,最後在一片空地上停下來。

「翠郁山冬天的時候很少有人來,在這裡練武就可以,說著,容衍抓起慕雲染的手腕,還未等慕雲傾抽出來就鬆開了,「身上一點內力都沒有,那就先從修習內力開始,這是個費時間的過程,你要做好準備,著急不得,我先渡一些內力給你,這樣你也能快些。」

「嗯。」慕雲傾點點頭,雖然她很不情願容衍教自己,但現在是練功的時候,也就不去計較那些,態度變得認真起來。

接著,慕雲傾聽容衍的,找了空地盤膝而坐,由容衍傳授修習內力的口訣,並指導著。

不得不承認,容衍很厲害,慕雲傾在他的指導下能感覺到身體有一絲絲的異樣。

就在這時,容衍在她身後也盤膝而坐,開始給她渡內力。

整個過程時間並不長,也就幾分鐘,可慕雲傾卻覺得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她的丹田處一股熱流緩緩迸發出來,蔓延到四肢百骸,從身體里到皮膚都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這種感覺很舒暢。

「繼續按照我之前教給你的做,切記集中精神。」容衍起身,叮囑著。

慕雲傾沒有回應,她全神貫注的修習容衍所授,同時也體會著身體上不斷的變化,實在是神奇。

葉飄零 「習武不似修仙,武者之間只有厲害與不厲害,你打得過對方便是贏了,修仙不僅要會武,還有仙術,更有高低之分,所以你先只管修得內力。」容衍小聲說著。 慕雲傾聽著容衍的話,心裡微微吃驚,容衍還了解修仙的事情?

不是說修仙一般都在伽羅大陸之外嗎?就算伽羅大陸上有修仙者,也不過是伶仃的幾個運氣好的。

孫嫦君家族裡不就有一個?

慕雲傾心裡有些痒痒,什麼時候能輪到她修仙呢?

她還想跟容衍詢問的更加仔細一點,不過現在不是時候,她需要繼續專心修鍊。

重生空間:撿個傻夫養包子 容衍說完之後便找了一顆大樹,輕躍而上,倚靠在樹榦跟樹枝之間閉目休息,雖然有冷風吹過,但是陽光揮灑下來也讓人暖洋洋的。

慕雲傾過了很久才睜開眼睛,她輕輕呼了一口氣,然後站起來。這時樹上的容衍也睜開了眼睛,身形輕飄飄的就落在了慕雲傾的面前,接著再次拿起慕雲傾的手。

只見容衍原本平和酷冷的面容焉得變得驚然起來,他似是不敢想的一般,再次握緊慕雲傾的手腕!

怎麼可能!

不過短短的半日時間,慕雲傾竟然突飛猛進,內力變得渾厚起來,這是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也不會發生的事情。

容衍抬眸,細細打量慕雲傾,漆黑的眸底映著女子的嬌俏面容,小臉被凍的有些發紅。

「你做了什麼?」容衍問道。

慕雲傾一頭霧水?她做了什麼?現在分明是容衍抓著她的手腕吧?就算是做什麼也應該是容衍。

「你問我做了什麼?」慕雲傾抬起自己的胳膊,示意容衍看她的手腕處。

容衍立刻收回了手,目光炯炯,「我是說,你的內力為什麼會……這麼快就凝聚了如此多,常人是做不到的,就算是資質好的也做不到。」

「啊?」慕雲傾也愣了一下,隨後問了一句不著邊的話,「那你當時呢?」

「我?不如你此時內力渾厚。」容衍如實作答。

「哈哈,那我豈不是真的能夠青出於藍?」慕雲傾笑道,顯然十分高興,等她武功高過容衍,一定要使勁虐這廝。

容衍聽此,突然抬手摸了摸慕雲傾的頭頂,雖然束著發,但髮絲柔軟,嗯,手感不錯。

慕雲傾全身僵了一下。

「估計你這個想法想要實現……很難,不過……也不是沒有可能。」

容衍這是擺明了打一巴掌再給個棗。

是怕她覺得沒有希望就不讓他教了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