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

雙手緊緊握住劈斬下來的劍刃,大光頭油亮的頭皮下,滲出一股黑紅,一根根粗壯的青筋在頭皮下蠕動。

彷彿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涌到了頭部,

那雙眼睛,凸出若銅鈴般,是凶神惡煞,猶如戰神一般的反擊。

但對於趙客來說,也是無力的垂死掙扎。

「為、什、么,我在救你!!」

大光頭低沉的聲音,似是從牙齒的縫隙里擠出來的一樣。

他不敢開口,因為此時能撐著,全靠了一口氣。

面對大光頭的質問,趙客趴在他的背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但聲音卻比他更有力清晰。

皮笑肉不笑道:「隊長大人您不是來救我的么,帶我受過有何不可,只是有一句話,叫做……你不死,我心不安!」

只見趙客話音落下,手中的刀刃,又深了幾分。

刀刃沿著脊梁骨一寸寸的往下刺。

大光頭甚至可以聽到自己脊梁骨和刀刃摩擦發出「吱吱」聲。

那種令人感到絕望的刺痛,不由讓他綳直了身體。

而再圖盧卡等人的眼中,大光頭此時正在拼盡全力的去救趙客。

「隊長!!」

看到這一幕,圖盧卡激動的熱淚滿面,跪倒在地上,大聲呼喊起來。

趙客半眯著眼睛,看到這一幕,差點就笑場了。

低聲在大光頭耳邊笑道:「你看,已經有人開始為你哭喪了,你也該死得瞑目了吧!」

事實上,從一開始,這位隊長,就令趙客感到,這傢伙沒安好心。

這次任務明顯就是一個陷阱,趙客能想到的,就是有人出賣了消息。

而這個大光頭,又反手出賣了自己狙擊的位置,更是令趙客感到惱火。

剛才看似是他在拚命救援自己。

可那個蹩腳的演技,簡直分分鐘鐘的就出賣掉大光頭的動機。

明明是最佳的突圍時機,卻選擇把自己往回帶。

更重要的是,他的手抓在自己的腰上,把自己腦袋對著那些機槍活力最猛的方向。

就這樣,你還好意思說,讓我放心??

好吧,以上只能說,都是趙客個人猜想,大光頭或許可以說,是自己無意,也可以說是他大意了。

但接下來,當大劍劈碎能量盾的時候。

大光頭終於展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想要把自己舉起來。

像是鐵箍一般的大手抓著自己小腿,將自己輪起在半空,準備拿自己擋劍。

只是大光頭怕是做夢都想不到。

趙客看似的虛弱,事實上都是裝出來的。

有霸王虎賁的被動,免除自己80%的五行傷害和60%的近戰傷害。

這種又怎麼可能傷到自己。

而且大光頭也太小瞧了自己,以為一隻手就能佔據碾壓性的力量,牢牢控制自己。

殊不知真正在力量上,趙客的力量絲毫不比大光頭要差,甚至還高上一籌。

在大光頭出手的同時,趙客也動了。

一扭身子,身體爆發出強大的力量,令大光頭猝不及防。

被趙客瞬間掙脫開后,只見趙客身子踩著大光頭的腦袋,一躍跳起,同時抽出雪姬子。

借著下墜的重力,反手一刀刺進他的脊骨,令他身體僵硬在原地。

猝不及防畫面,完全超出了大光頭想象,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他知道這傢伙能力得到了提升,卻從未想到會有這樣驚人的爆發力。

況且他不是已經重傷脫力了么?

來不及多想,大光頭甚至無法去反擊,因為本該劈斬趙客的一劍,此時卻是對著自己的腦袋迎頭劈下。

僵硬的身體,無力躲閃,他只能拼盡全力,去空手接白刃。

好在經過能量盾的消減,令大劍的威力消減了許多,加上絕望下的爆發。

令大光頭的力量瞬間爆發到了極致,勉強接下了劍刃。

可就如趙客所說,這不過是垂死掙扎。

此時隨著趙客手上的刀刃一點點往深處刺下去。

猶如冰霜一般的寒氣,令大光頭全身肌肉忍不住開始打顫起來。

「不……不要……」

顫抖的肌肉,已經不足以支持手上大劍的壓迫,看著大劍越來越近,大光頭不禁生出深深的絕望。

「安息吧,我的好隊長,感謝你救命之恩!」

趙客雙眼微閉,用力一推,將刀刃直刺到最深處,一刀刺穿大光頭的命門。

脊椎的命門被刺穿,你就算是一名巨人,也會瞬間喪失一切力量。

大光頭身軀一震,雙手不由自主的放開手上的劍刃,眼睜睜的看著那柄大劍迎頭劈斬下來。

「噗!」

當劍刃觸碰在大光頭腦袋的一瞬間,大光頭的眼角一滴淚水滾落下來。

腦海中迅速回閃過,那個幸福的家庭。

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妻女。

一切都那麼的幸福,可當暴動軍團爆發了位面戰爭后,一切都化作了焦炭。

那個和自己驚人相似的惡魔,出現在了自己面前,卻在機緣巧合下,被自己一刀反殺。

吸取了這個暴動軍團魔鬼的能量,他穿上了對方的衣服。

從此成為一名惡魔。

但他從未放棄過,毀滅掉暴動軍團的希望。

只是希望,就此破碎了!

「孩子、親愛的、我來了……」 「隊長!」

圖盧卡等人厲聲尖叫。

劍刃刺穿大光頭的頭顱,鮮血彷彿把天空都變成猩紅。

有著鋼鐵一般身軀,像是山一樣的偉岸的戰士,此時卻走向了末路。

「硬氣!」

周圍那些澳洲軍目光無不聚焦在這個男人的身上。

眼神中充滿了複雜。

即便到了此時劍刃已經劈開了他的胸腔,但即便如此慘烈的死法,對方的身體,依舊是站的筆直。

挺起的胸膛,筆直的脊樑,伴隨著熱血揮灑,展現一個戰士最終的驕傲。

雖然立場不同,雖然彼此是血仇。

但以戰士的立場上來說,對方是一名值得尊重的戰士。

直至劍刃劃開了胸膛,筆直的身軀重重倒在地上后,所有人才從殺戮的畫面中,所清醒過來。

「隊長!」

趙客身子還爬在大光頭的屍體上。

手指在眼角一抹,洋蔥辛辣的味道,瞬間就令趙客眼中一行熱淚滾落下來。

另一隻手則不動聲色,迅速把插在大光頭脊梁骨上的短劍,雪姬子收進郵冊。

雙手緊緊抱著大光頭僅剩下的半面腦袋,腦漿和血噴濺得趙客滿身都是。

那種溫熱而殘酷的畫面,配合著趙客低沉的嘶吼聲,不禁令人深受感觸。

因為這樣生死分離的畫面,每天都在上演。

今天是你,明天是他,或許……後天是我!

「報仇!!」

圖盧卡開聲怒吼,矮小的個頭,像是發飆的母雞。

身影從大樓中衝出后,迅速發動異能,傳送!

就見一道虛影閃爍后,圖盧卡下一秒便是出現在亡靈戰士的身後。

「老子拆了你的骨頭燉湯!」

雙槍高舉過頭頂,兩柄大口徑的沙漠之鷹,銀色的槍身,噴發出震耳槍鳴。

連續將子彈擊打在亡靈戰士的膝關節上。

哪怕是不死族,身上又有強大的魔氣護身,可面對沙漠之鷹,這樣大口徑的子彈。

又是這樣近的距離,脆弱的膝關節,頓時被子彈擊穿,小腿都炸飛出去。

失去了一條小腿,亡靈戰士的身體一時無法保持平衡,只能用手上的大劍撐住身體。

可這時,就見圖盧卡像是兔子一樣,爬上亡靈戰士後背,雙槍頂住亡靈戰士的天靈蓋。

「見鬼去吧!!」

伴隨著圖盧卡的咆哮,槍口爆閃出一片強光。

「砰!砰!砰……」

頓時,只見黑洞洞的槍口上瀰漫著刺鼻的硝煙味,「咣鐺!」的一聲,亡靈戰士的手上的重劍無力的摔落在了地上。

那顆腦袋,在沙漠之鷹轟擊下,頓時被轟成了渣渣。

「呸!垃圾!」

一腳踩碎掉亡靈戰士掉落在地上的最後一片完整的臉頰骨。

圖盧卡迅速衝到趙客身旁,道:「走,我們準備突圍!」、

之前的大爆炸,加上此時後面跟來的蠹蟲,導致包圍圈的側面出現很大的窟窿。

此時奧修等人已經開始掩護,他們可以從側面突圍出去。

然而圖盧卡的手卻被趙客給推開。

只見趙客將大光頭的戰術腰帶解開,紅著眼睛盯著不遠的黑袍人。

「你們走,我拖住他!不然大家誰都走不了!」

「你瘋了!!你這是送死!」

圖盧卡頓時就急了,但趙客的手卻像是鐵箍一樣,緊緊捏著他的手腕,眼睛凝重的盯著圖盧卡。

一個字一個字清晰的向圖盧卡喊道:「我說了,走。」

這不是請求,更像是命令,趙客果決的目光,很清晰堅定的語態。

令圖盧卡心焦如焚,卻知道這時候不能再拖延了。

他們必須走,不然就必須死。

一旦留在這裡,就只會成為新的誘餌。

「老子在防區等你一天,你只要到了地方,打信號槍就行。」

圖盧卡將信號槍遞給趙客,轉過身怒吼道:「撤退。」

「誰都別想走!」

不遠黑袍人見狀,臉色驟然難看起來,如果這些傢伙順利突圍,自己的任務就失敗了。

而且這次造成了這麼大的損失,卻連幾個人都沒有留下。

這會讓自己在澳洲軍方的地位大打折扣,影響到自己接下來的後續計劃。

只是還未等黑袍人準備出手。

心神突然生出不好的預兆,究竟生死的經驗,令他在第一時間,激活一面黑色的護盾。

「砰砰砰砰砰……」

在護盾升起的同時,密密麻麻的子彈,像是暴雨一樣掃射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