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謝謝你……」

回過神來,****不禁臉色發紅,喃喃的低語了聲。

「不用,快吃吧!」葉天笑道

點了點頭,****便拿起了筷子,品嘗在葉天買的早餐。

很快,兩人便吃飽了。

就在葉天想要收拾殘餘垃圾時,****卻將他摁在了沙發上,說道:「你坐著就行,你你個大男人哪幹得了這些,這些事情我來。」

當下,****便面帶笑容,哼著小曲快樂的收拾了起來。

看著****收拾東西,葉天說道:「****,其實我這次找你,是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楊楠手下的動作不停,轉頭看著葉天說道:「你說就是了,幹嘛這麼客氣,難道我們就這麼生疏嗎?」

「事情是這樣的……」

當下,葉天便將昨天關於設立退伍兵和烈士家屬救助基金一事,詳細的跟****說了一遍。

聽完葉天的話,****再將手中的垃圾收好放入垃圾桶后,這才高興的說道:「葉天,這是好事啊!

如果這個基金的成立了,那以後像楊東哥這樣的事,就不會再發生了,畢竟國家雖然有相關的規定。

但這些規定在執行的過程中,總會出現各種事情,從而使得規定的執行不到位,如果有這樣的基金設定,那也是對退伍兵和烈士家屬們的幫助。」

葉天笑著說道:「是的,這便是我想要設立這個基金的原因,總不能讓士兵們流血,之後又讓他們流淚吧?」

****問道:「那你想我怎麼幫你?在報紙上盡對基金進行宣傳嗎?好像我能做的也就是這樣,這個倒是沒有問題的!」

「不,不只是這樣!」葉天搖了搖手指,說道,「你也知道,設立基金的目的是為了幫助退伍兵和烈士家屬們。」 葉天停了一下,看****點頭,這才繼續說道:「可在執行的過程中,難免會出現種種的問題,畢竟不管制度制定得如何完美,終究需要人去執行。

一旦在人的環節上出現問題,那再好的制度都無法執行,所以監督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聽明白了,當下問道:「啊!葉天,你是想讓我監督基金的執行嗎?」

葉天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不過不是進入基金當中進行監督,而是作為第三方進行監督。」

「第三方?這該怎麼做?」****不解的問道。

「我會另外拿出一筆資金,設立一個全新的會計公司,用來審查基金的相關執行方向,只對我個人負責!

不過,現在在青州,我缺少一個管理會計公司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葉天笑著說道。

「葉天,你是想讓我加入這家會計公司嗎?」****遲疑的問道,「這個不行的,我大學學習,學的是傳媒專業,根本不懂得什麼會計之類的。」

葉天笑著說道:「放心,術業有專攻,我並不是要你去做會計的活,而是想讓你負責這個公司的管理。

至於相關的會計業務,當然交由專業的人來完成了,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畢竟在青州,我認識的人不多,所以只能麻煩你了。」

「啊!這個不麻煩的,只是我怕我做不好!」****連忙說道。

葉天鼓勵道:「不用擔心,凡事從無到有,都需要一個經歷嘛!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做好的!」

「那好吧!既然你相信我,我也想要為退伍兵和烈士家屬做些事情,那我就加入進來。

不過事先說好,如果我做的不好,你可不能罵我哦?」****說道。

「放心,我怎麼捨得罵你。」

葉天笑著調侃了一句。

只是這話一出,頓時讓****再次紅了臉,不敢和葉天直視。

就在這時,葉天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唐泰山打過來的。

在電話,唐泰山向葉天彙報,他已經帶著相關的人員趕到了青州,正在青州的飛機場,想讓葉天告知他地址好,趕過來找葉天。

當下,葉天直接讓唐泰山他們,直接到青州市的工商管理局去等待。

到時,他也會趕過去,再將事情和他們交代清楚后,直接在那裡進行基金和會計公司方面的相關註冊。

掛掉電話后,葉天對****說道:「走,我叫來的人已經過來了,我們一起過去。」

****點了點頭,跟著葉天一起出了住所。

在小區外,葉天招呼了一輛計程車,告訴司機前往青州市的工商管理局。

兩人坐上計程車,司機便發動了汽車,以道路三霸慣有的姿勢,瘋狂的在道路上行駛了起來。

不過,這樣的瘋狂僅持續半個小時,計程車司機便不得不停止。

要不是計程車司機良心發現,害怕發生交通事故,而是因為前面堵車了。

緩慢的將車停好,司機師傅眉頭一皺,腦袋探出窗外,看著前方長長的車龍,忍不住呢喃道:「吧……前面怎麼堵這麼長,這下不知道堵到什麼時候了!」

聽到這話,葉天不禁問道:「師傅,這條路平時也堵車嗎?」

「平時倒是也堵,可從來沒堵成今天這樣啊!」司機師傅繼續抱怨道:「哎!我們開出租的其他的倒不害怕,最害怕這就是這堵車。

今天堵成這樣,像這麼一堵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通,今天幾乎又要白跑了。」

「看來前面應該是發生什麼事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通!算了,師傅,我們我在這下了,你找個機會調頭吧!」葉天說道。

說著,他便將錢給了司機。

司機一聽葉天的話,心情好了很多,連忙說道:「哎,謝謝兄弟了。」

他說那些話的目的,其實就是想要讓葉天下車,這樣他就不需要陪著他們一起在這裡堵著,可以去拉其他的客人。

葉天其實早看穿了他的心思,但還是交錢下車了,因為他看到了司機師傅在車前的檯子上擺著一張照片,那是他和他兒子的照片。

葉天知道司機的不容易,他小時候他的父親便對他很嚴厲,讓他學習各方面的知識。

直到他長大,才知道父親這樣做都是為了他好,天底下父親都不容易。

所以,葉天才選擇了下車。

正常情況下,如果他不主動下車的話,計程車司機是不可以讓他下車的。

不然只要葉天一個投訴,那計程車公司的懲罰下來,絕對會讓計程車司機明白什麼叫刻骨銘心。

下了車后,****有些不解的問道:「打天,難道你沒看出他是故意這樣說的嗎?為什麼還要下車?

我最看不上的這種耍心眼的人,有話就直接明說,幹嘛要這樣拐彎抹角的!」

剛才,****自然也聽明白司機的話,對此十分不滿。

不過,葉天已經說下車了,所以她只能跟著下車。

葉天微微一笑,心平氣和的說道:「你沒發現在他車前,擺了一張和他兒子的合照嗎?

他這樣做也是為了生活,誰都不容易,能幫就幫一下,反正我們也沒損失,不是?」

「沒看出來,你還很有同情心啊。」****說道。

「我可不是爛好人,我看前面有熱鬧,想要過去看看而已。」葉天笑著說道。

往前方近乎看不到頭的車流看去,****什麼也沒有看到,疑惑的回頭看了葉天一眼,問道:「你是怎麼知道前面有熱鬧的?」

這裡堵車堵得很嚴重,根本就看不到頭,可葉天卻知道前面有熱鬧可看,這令****非常的意外。

看著****這個神情,葉天當然不可能告訴他。自己之所以能夠知道前方有熱鬧可看,是因為自己通過內氣感應得來的。

雖然內氣感應有著距離的限制,但那指的是戰鬥中需要非常仔細的感應,且對方刻意隱蔽的情況。

如果只是平常的生活下,並不需要太過詳細的感應,那就可以像雷達一樣大概的掃描,距離自然就大大的擴大了。

而在葉天的感應中,前方堵車最開頭的地方,便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顯然不是在看熱鬧,又是在看什麼呢?

不過,葉天當然不可能說出其中的原因,只能笑著說道:「****,你怎麼可以這麼笨呢?用個簡單的排除法,就可以知道了啊!

你看,前面堵車堵得這麼嚴重,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是修路之類的,肯定會有路障和通知。

雖然也會有小量的堵車情況,但是絕對不會堵成這樣。那很顯然,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堵車,就只有突發事故了。」

「額!」

被葉天這麼一說,****頓時覺得葉天分析得的確沒錯,自己好像真的有點笨,不然怎麼連這點有沒有想到呢?

看著****一臉呆萌的樣子,葉天不禁感到一陣好笑,當即說道:「好了,別想了,我們上去看看吧!」

「哦!」****獃獃的應了一聲。

當下,兩人便穿過車流,向前面走去。

走了大概半分鐘左右,他們終於看到了前方情況。

果不其然,正如葉天說的那樣,前方正圍了一大幫人議論紛紛著,顯然裡面正發生著什麼。

只是從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到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圍著的人太多,幾乎將道路完全堵死了。

「我們先過去看看,不能光在這裡等著,也沒有用!」

說著,葉天直接拉起****的手,就向人群中走去。

****一愣,還沒等她反應,便發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在葉天帶著她往前走的同時,前方圍得水泄不通的圍觀人群,居然奇怪的向兩邊靠去,就好像是在給葉天讓道一樣,神奇的讓人不得不感嘆。

可從旁邊那些人臉上憤怒難擋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他們絕對不是自願讓開的,而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擠開的。

只是眼看著葉天一臉冷酷,又感受到剛才被擠開的巨大力量,這些人雖然臉上憤怒難擋,但也能就不敢稍有炸刺。

生怕一個不好,被這有著巨力的男子揍上一頓。

也就是這樣,葉天帶著****擠開了圍觀人群,走到了人群的最裡頭,終於可以看到了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咦,居然是她?」

剛剛擠入人群當中,葉天沒等看清發生什麼事,就看到了一個熟人。

不得不感嘆這個世界真小,雖然在飛機上遇見之後,也能在這裡遇見了。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葉天從江陵市到松江府的飛機上,所碰到的那個女明星楊琪。

這個時候,楊琪臉色顯得十分難看,周圍的人也都對著她指指點點,在她前面都有一個大媽似的女人,正凶神惡煞的罵著。

大概都聽了一下眾人說的話,葉天終於明白事情的大概經過了,原來這裡發生了一場交通事故,整條道路也因此癱瘓。

看了看發生事故的兩輛車,從車子的位置上可以看出,顯然前面的車想要併入裡面的道路。 也不知道是前面的車變道太快,還是後面的車子速度太快,從而沒有來不及剎車,所以兩車才撞上的。

可如果只是這樣,那雙方只要協調一下,當交通事故的情況拍下照,就可以將車開到一邊,然後進行相關的認定。

不需要將車停在路中間,兩方人還在進行著爭論。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這次交通事故的情況,其實並不是這麼簡單。

從圍觀眾人的話中可以聽出,好像是因為這場交通事故,出現死人的情況了。

先不說這場交通事故的責任在誰,不過從現場的情況來看,主要責任肯定是在前面那輛車的。

後面那輛車雖然撞上了,但也是因為前面那輛車變道太急,並且沒有注意觀察周圍情況,可以說責任幾乎全是前面那輛車上。

這時候,葉天基本上已經明白整起交通事故的大概經過了。

之前飛機上遇到的那個女明星楊琪,開的就是後面那輛車,而大喊著死人了的則是開前面那輛車的大媽。

也許是因為看到楊琪戴著墨鏡,將臉捂得嚴嚴實實的,對方的態度就更顯得猖狂了,認為楊琪做出這樣打扮,一定是不敢將事情鬧大的,反過來態度顯得越發的囂張。

看著對方一而再再而三的辱罵,楊琪也知道,再這樣下去事情不鬧大也是沒可能的,當下勸道:「不管怎麼說,咱們先將人送到醫院,行嗎?

有什麼責任我來負,需要什麼費用都由我來出,可以嗎?在這裡大喊大叫,爭來吵去的,根本不能用辦法解決事情!」

那個大媽見楊琪這樣說,便越發的囂狂,惡狠狠的說道:「你負責任?你當然得負責任!

要不是因為你車開的太快,撞上我的車,我公公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現在,我公公已經不行了,你這是殺人,我要你償命。」

「你怎麼可以這樣不講道理?明明是你在沒有觀察道路情況,而且沒有開轉向燈的情況下強行並道,我才會反應不及,撞上你的車,怎麼可以說責任在我?

就算是交警過來了,只要提取我的行車記錄儀上的信息,也絕對可以確認責任也都在你!而且,我也不想將這事鬧大,可以說了賠償你修車的錢!

只是要先救人,你為什麼還要咄咄逼人呢?」楊琪頗為無奈的說道。

她已經認栽了,打算掏錢給對方修車,可是對方還不依不饒,想將老人死亡的主因推到她身上。

目的自然不單純,便是想要藉此訛詐楊琪了。

要不然,其實車撞的並不嚴重,就算楊奇把責任都擔下,賠償花不了幾個錢。

這時候,站在大媽身邊的一個中年男子,正著急的喊道:「好了,你還有完沒完了?

我爸都這樣,就先不要講這些了?先將我爸送去醫院吧!不然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這可該怎麼辦?」

「你別多事,你看爸這樣還可能救過來嗎?會發生這樣,肯定是被她剛才那一撞嚇的!這時候咱們可不能走,必須等警察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