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他,他……」

連續說了兩個他字,吳秀娥便說不下去了,捂著嘴巴,一臉的震驚。

要知道,葉宇才多少歲,竟然能夠治好癌症,這很難讓人置信。可她丈夫又沒有拿這件事情來欺騙她的必要,所以她才會如此震撼,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劉嬸,把手伸出來,我給你把把脈吧。」

葉宇笑著說,那一臉陽光以及真誠很難讓人拒絕。

吳秀娥伸出手,葉宇把手搭在她的脈門,臉色越來越凝重了,果真如同他所想,對方也是被抽取了生機。

可究竟是什麼東西,能夠硬生生的把一個人的生機給抽去了呢?

「是不是發現了問題?」

見葉宇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劉克學緊張的問。

「沒有。」

葉宇苦澀的說:「一切還需要到你們家才能知曉。」

劉克學家距離縣城比較近,坐車也就半個小時的路程,不過他們是農村人,下了公交車,又走了二十多分鐘才到家。剛到他們家,葉宇就感覺到有一股子吸力在抽取著他體內的生機。

而且同時葉宇也聞到了一股子奇香的桂花香味。 「這是……百年桂花樹?」

看到種植在劉克學家的一棵桂花樹,葉宇忍不住驚呼道。

真的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他一直想給劉振海治病,但卻偏偏缺少了百年桂花花=蕊,沒想到劉克學家裡竟然種植的有一棵,這樣等九月桂花開的時候,取了花=蕊便能夠讓他徹底康復了。

「我也不知道具體有多少年,不過我聽我爸說,這樹他小時候就有了。」

劉克學解釋說。

「肯定超過百年了,要不然不可能還沒有開花就能夠散發出這種奇異的香味。」葉宇興奮的說,甚至都忘記了自己的生機正在被抽取一般。

「寒舍簡陋,葉神醫裡面請。」

劉克學不想在桂花樹上糾纏,這可是他們家祖傳的東西啊,當著面談論,總有種怪怪的感覺。

果真如同劉克學所說,他們家非常簡陋,只有兩間簡單的泥坯房屋,一間做了廚房,另外一間當做卧室。葉宇是被請到卧室的,裡面更加簡單,除了一張用泥坯支撐起來的破舊木板床,便是一張簡單的方桌,連衣櫃都沒有,只有簡單的幾件破衣服堆疊在床頭,甚至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

「葉神醫,要不坐床-上吧?我去給你沏茶。」

劉克學也感覺到尷尬,紅著臉說。

「不用忙,我先看看這裡的情況。」

走到房間內,那種被抽取生機的感覺更加明顯。

他這麼說,劉克學和吳秀娥自然是沒有意見。

葉宇閉上眼睛,跟隨著抽取生機的方向緩步前行,而且隨著他的移動,那股子奇異的桂花香味更濃。

越過桂花樹,葉宇猛然一愣,這被抽取生機的方向竟然掉了頭。

莫非問題出在桂花樹上?

葉宇這一驚非同小可,要知道,一棵樹能夠抽取生機,那豈不是說那棵樹已經成精了。

再聯想到劉家祖祖輩輩都不能活過五十歲,而且從外表看去明顯比別人老,那這樹恐怕至少也有好幾百年了。

幾百年的樹精,葉宇一時間也沒有辦法去解決這個事情。

先用靈力試試,不行再想其他辦法。

打定主意,葉宇來到桂花樹前,伸手按在了桂花樹上,然後往其中灌輸靈力進行攻擊。

可讓他震撼的是,自己的靈力灌輸出去竟然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甚至有種被吞噬的感覺,而且在他灌輸靈力的時候,桂花樹竟然搖晃著指頭,完全就像是被大風吹的樣子,可此刻根本沒風啊。

這樹精太厲害了,恐怕我沒有辦法對付。

葉宇暗道一聲糟糕,也意識到之前海口誇大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腦袋突然靈光一閃,冒出來一個念頭——用神念。

神念?

這個葉宇並不陌生,在進入到練氣第二層之後,他曾查看過這方面的知識。

所謂神念,也就是精神力。

一個人的泥丸宮越大,精神力就越強悍。

而葉宇的泥丸宮住著《五術醫典》,其強悍程度可想而知。

也正是因為有了強悍的精神力,他看到別人對他的出招才如同放慢的鏡頭一般,清晰可見。

甚至說他閉上眼睛,周圍十米的範圍都能夠清晰的收入腦海,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無敵辣條系統 之前葉宇還覺得這玩意虛無縹緲,如同雞肋。現在看來,是還沒有到用武之地啊。

有了這種想法,葉宇站在桂花樹前,用神念掃視,果真原本粗壯的桂花樹在他眼中竟然猶如透明一般。不過在這透明的樹榦當中藏有一棵桂花樹幼苗,通體晶瑩剔透,非常靈動。

而這周圍的生機正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向著那棵幼小的桂花樹苗靠近,被它吞噬。

原來在這裡,葉宇集中神念向著樹苗施壓。

一瞬間,原本安詳貪婪的樹苗性情大變,枝葉左右搖擺。

與此同時,外面那棵粗壯的桂花樹也跟著左右搖晃,像是正在經歷颱風的摧殘一般。

「還敢反抗,給我收!」

看到顫抖的小樹苗,葉宇暴喝一聲道,加大了自己的神念攻擊。

身前的桂花樹顫抖的更加厲害,而且葉宇分明能夠感覺到,對方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靡,縮小,最後變成了一棵只有手指頭般大小的樹苗,最後竟然化成一道白光,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葉宇的泥丸宮當中也多出來一棵幼小的桂花樹苗,跟桂花樹枝幹當中的那棵幼苗相差無幾,只不過顯得更小一些。

搞定!葉宇會心一笑,跟著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粗著氣。

「我現在精神力還太弱,像這種調動神念進行攻擊,最多也就能夠維持幾秒的時間,好在這樹精不是太強大,而且被我突如其來的神念攻擊給震懾住,嚇破了心神,否則今天鹿死誰手還真的不好說呢。」

收服了樹精,葉宇內心也顫動不已。

以後千萬不能這麼託大了,自己死了不要緊,可自己還有爸媽,還有璐璐,他們怎麼辦?難道讓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嗎?

在葉宇感嘆的時候,腦海猛然一疼,如同針刺般讓他忍不住皺眉。

同一時間,從那棵幼小的樹苗上傳出來非常龐大的信息,一股腦的湧入到他的腦海。

原來這個樹靈已經修鍊六百多年了,不過它是靠著桂花樹吸收周圍的生機來修鍊,所以速度上比較慢,到現在還沒有化身人形。而且收服了這個樹苗,葉宇自身也具備了吸收生機的能力。

不過暫時葉宇也不知道這能力有什麼用處,總不能讓他到處吸收生機來提升自己的修為吧?

那是樹精的修鍊方式,他還是需要靈氣的。

「葉神醫,吃飯了,先別急著……咦,你怎麼全身濕透了?天氣有這麼熱嗎?趕快到屋裡涼快一會。」

劉克學出來喊葉宇吃飯,猛然發現他坐在地上,全身濕透,忙改口關切的說。

「這就來。」

葉宇應了一聲,跟著到了劉克學的卧室。

雖然劉克學家已經家徒四壁,但為了感謝葉宇,他們還是準備了四個菜,相對於劉克學家的現狀已經足夠封盛了。

葉宇也沒有客氣,分賓主落座之後,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不過蔬菜入口之後,葉宇就皺起了眉頭。

這蔬菜看似新鮮,可其內竟然缺少了生機,雖然配有炒菜的作料,可吃起來仍舊味同嚼蠟。

「葉神醫,我們家窮,沒有什麼好招待你的,難為你了。」

看到葉宇不自然的表情,吳秀娥苦澀的說。

「沒有,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種可以殺死腫瘤細胞的方法。」

葉宇笑著說,就在剛剛,他嘗到了那些沒有生機的蔬菜腦海中猛然蹦出來一個點子。

樹靈既然可以吸收蔬菜和人的生機,那能不能吸收腫瘤細胞的生機呢?

現在他具備了這種能力,當然要試一試了。

「什麼?你能夠殺死那些癌細胞?」

劉克學震驚的問道。

「應該可以,等會吃過飯咱們試試。」

「還等什麼啊,現在就試啊。」

被腫瘤細胞折磨那麼長時間,劉克學已經怕了,聞聽此言,立刻站起來驚呼道。

「老頭子,瞎嚷嚷什麼呢,沒看到葉神醫已經累的滿頭大汗了嗎?讓他吃頓飯,休息一下再試也不遲啊?你都忍了那麼長時間,就再多忍耐一會。」

被吳秀娥一責怪,劉克學尷尬的撓撓頭,一臉歉意的看向葉宇,臉說對不起。

「沒事,反正我也想試試這種方法行不行,而且我也不餓。」

葉宇站起來,讓劉克學躺在床-上,掀開他的衣服,開始吸收他體內癌細胞的生機。

隨著吸收,葉宇明顯能夠感覺到自己丹田內多出來一道道若有若無的氣息,而且他腦海中那個幼小的樹苗卻在感受到這股子生機之後漸漸的變大。

甚至是葉宇自己,也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他的身體器-官也都變得強悍了很多,好似更加年輕了。

莫非癌細胞是大補的東西,不但能夠讓樹苗生長,還能夠讓我變得年輕?這話要是說出去,指不定就被抓到瘋人院去了。

「怎麼樣?」

見葉宇只是把手放在劉克學的肺部,好一會都沒有動彈,吳秀娥緊張的問。

「放心吧,應該沒事了。」

葉宇笑著說。

「謝謝你,葉神醫,你對我們劉家簡直猶如再造之恩,我們實在是無以為報啊。」

劉克學也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知道即便是沒有徹底康復,也好的七七八八了,這才從床-上爬起來,沖著葉宇就要磕頭道謝,被葉宇給阻止道:「劉叔叔,如果你真要感謝我的話,就把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樹賣給我。

「這……」

劉克學一下子為難起來,「葉神醫,並不是我不想把桂花樹賣給你,實在是那桂花樹是我們家祖傳的寶貝,真要賣掉的話,有點對不起祖宗啊。」

「可你知道你的家人為什麼比同齡人老化的更快嗎?」

葉宇反問道,劉克學一愣,驚呼道:「難道是因為這棵桂花樹?」

「正是。」

葉宇嚴肅的說:「桂花樹如果沒有天地靈氣滋養的話,很難活到超過一百年,這棵桂花樹不但活了幾百年,而且還生機旺盛,根本不像一棵老樹。而你們這裡又沒有什麼天地靈氣,它所吸收的便是你們的生機。不但是你們,連這周邊所有蘊含生命的生機它都吸收。你可以看看,你們家院子里基本沒有其他的花草,尤其是桂花樹下面,更是寸草不生,還有你們家的蔬菜,明顯比別人家的萎靡很多,甚至連味道也差了許多,這一切都是這棵成精的桂花樹在作祟。」 「啊!」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 葉宇一番話徹底把劉克學和吳秀娥聽傻了,「原來我們家族並不是被人施了詛咒啊!那個,葉神醫,你有什麼辦法能夠幫我們解除詛咒嗎?不對,應該是幫我們治治這棵桂花樹嗎?」

葉宇搖搖頭,苦笑著說:「我現在能力尚淺,根本阻擋不了桂花樹吸食生機。不過我可以把桂花樹買下來,然後把它移植在大山深處,這樣你們就不會再受到它的危害了。」

「怎麼能夠讓你掏錢呢,再說,這是我們家祖傳的……」

哪怕是知道桂花樹的秘密,劉克學有些躊躇。

倒是吳秀娥,比較看的開,反駁道:「克學,別忘了,你的命還是葉神醫救治的呢,找你要棵樹怎麼了?而且你難道不想解除你們家的詛咒嗎?不想讓自己活過五十歲嗎?你現在才四十三歲啊,而我也才三十多歲,如果我們擺脫桂花樹的折磨,說不定還能夠要個孩子呢,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應該想想我們以後的孩子啊。」

「額!」

聽到吳秀娥這話,葉宇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吳秀娥看起來最起碼也六十歲了啊,已經算是一個老奶奶了,而她的嘴裡竟然蹦出來要孩子,震撼程度可想而知。

不過當他往吳秀娥的子女宮看去,發現她的子女宮豐-滿,再看劉克學,子女宮同樣表示著他還有可能要到孩子。

既然先後從他這裡得到兩種好處,自然是要幫他一把了。

而且那個小樹精給他的記憶當中也有傳承生機之說,不過暫時桂花樹還沒有移走,所以葉宇打算等等再幫他們。

便又沖著劉克學說:「劉叔,劉嬸,我也不著急把樹移走,你們可以先考慮一下,等這幾天周圍的情況變化了,你們再決定,這是我的手機號,到時候決定好了給我打電話。而且我也不白要你們的樹,這樹看起來也有幾百年的樹齡,我出六萬塊錢吧,到時候你們確定了,我再過來把錢轉給你們。」

葉宇覺得,對方之所以沒有立刻答應把桂花樹賣給他,還是有些不太相信他的醫術,別萬一病沒有治好,還把祖傳的桂花樹給弄丟了,那他們就虧大了。

他們有這個顧慮,葉宇自然也不好逼的太過,給他們留有查證的空間,同時也也開出了價格。然後才坐車趕回了縣城,又從縣城坐車回到了劉家村。

這再一次讓葉宇覺得有輛車真方便,可惜他太窮,賺的錢也基本都又投資進去了,手中根本沒有什麼結餘。而且他還沒有駕照,所有沒事的時候,他都在看教考寶典上的科目一試題,希望能夠一次性通過,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到駕照。

即便是他現在買不起車,不是還有關悅茹的車子可以借用嘛。

葉宇剛回家,就碰到等在門外的劉卻。

他一看到葉宇立刻就沖了上去,著急的問道:「師父,考的怎麼樣?有沒有拿到從醫資格證啊?」

「劉卻,以後你不用在村裡診所從醫了。」

「啊?這麼說師父沒有考過嗎?」

劉卻聞言大吃一驚,臉上希翼的神色瞬間就變得暗淡下來,「這可怎麼是好啊?我們家祖祖輩輩都是行醫的,總不能到我這裡就斷了吧?哎!」

看到劉卻唉聲嘆氣的模樣,葉宇真恨不得抽他一巴掌,師父是那麼差勁的人嗎?連個從醫資格證都考不下來的話還怎麼當你師父啊。

「我只是說不讓你在這裡行醫了,又沒有說不讓你行醫。」

葉宇無語的說。

「不在這裡行醫那我去哪裡行醫?」

劉卻的眼睛一亮,可緊跟著就再次暗淡下來,「不管去哪裡行醫,沒有從醫資格證始終不是個長久法子。不過挪挪地方也好,可以見識很多新面孔,碰到更多的疾病,積攢更多的經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