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林靜愣住,「去機場做什麼?」

顧南靈在姜旭對面坐下來,定神看着姜旭,故意提高了語氣,「已經聯繫上國外的醫生,說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能夠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聞言,那沒有表情的某人,終於轉過頭來,震驚的看着顧南靈。

見他如此反應,顧南靈滿意的笑笑,「看來你還是沒有放棄希望的。」

「哎呦我的天啊!那我還洗什麼澡,現在就走吧!」林靜急忙過來拿東西。

「不着急。」顧南靈攔住他,「機票是晚上9點的,現在過去還早,我有些事情要給姜旭交代。」

林靜瞭然的點頭,「行,那我去洗澡,你們慢慢說。」

林靜進了浴室,流水聲傳來。

顧南靈看着眼裏閃著光的姜旭,笑道:「這位醫生是江遠彥幫我聯繫的,本該是退休養老的,因為我們的拜託,所以出山了,但是他有要求,只能你一個人去,最多再帶一個翻譯。」

姜旭愣了下很快反應過來,指著顧南靈。

顧南靈苦笑,「我本來是想陪你去的,但是這次不行,我不懂翻譯,公司這邊也走不開,所以我幫你找了個人。」

姜旭疑惑的歪頭。

「小雅,你見過這個女孩子,她很聰明,但就是有些聰明過頭了。」顧南靈想起小雅,笑容再次變得無奈起來,「她在國外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有經驗,所以生活上有什麼困難,一定要聽她的,明白嗎?」

姜旭慎重的點頭,眼中是顧南靈從未見過的堅定。

算算年紀,其實姜旭和小雅也差不多大。

不過姜旭現在的學業處於休學的狀態,並沒有小雅那麼順利。

若是演藝圈這條路發展不順利,姜旭就得回去,繼續他的學業。

雖然在原著中,姜旭應該是上天眷戀的孩子,一路順風順手,但是經過這麼多事,顧南靈不知道自己的出現帶來了這麼多改變,會導致這些人的結局是怎麼走向。

她只能盡自己所能的,幫助姜旭。

顧南靈站起來,走到姜旭身邊,右手輕輕放在姜旭肩上,柔聲道:「姜旭,姐姐相信你,一定要好好的回來,我還等着你叫我顧總。」

姜旭身體微微發抖,在顧南靈看不見的地方,姜旭的手慢慢收緊。

他重重的點頭,抬起頭來看向顧南靈,眼裏閃爍著別樣的光芒。

見狀,顧南靈放下心來,彎腰輕輕抱了抱姜旭,「一定要治好回來。」

姜旭說不出話,但是顧南靈明顯感覺到,這孩子身上傳來的堅韌力量。

林靜洗完澡出來,顧南靈就招呼著兩人下樓。

在聽說只有一個人能陪着姜旭去,還不是她們認識的人時,林靜的是激動的。

「顧總,這兩個都還是小孩,就這麼放出去,你真的放心?」林靜皺着眉頭問道。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張凡對於臘月的這個說法絕對不能接受,因為當時張凡現場已經明明確確地看見了姚蘇打開咖啡機。

她不是為了搞掉張凡是為了什麼?

「臘月你還小,你還不知道一個女人如果狠毒起來,比狼還狠。」

「小凡哥哥,不管你怎麼說,姚蘇有三個男人,一個是由鵬舉,一個是董江北,一個就是你張凡。如果姚蘇真想給其中一個男子生孩子的話,那麼這個男子毫無疑問就是你。」

「你拉倒吧,」張凡笑了起來,「你又不是姚蘇肚子里的蛔蟲,怎麼能這麼肯定?」

「信不信由你!我誠心誠意的提醒你一句,姚蘇肚子里的孩子,很大的可能性,可以說是99%的可能性是你的孩子!你不要把事情搞錯了。」

張凡也不想跟她繼續爭辯,無奈的笑了一笑。

姚蘇和董江北的地下戀情,絕對是不可否認的。

只不過,姚蘇發現自己懷孕了之後,想藉機利用張凡而已。

「算了算了,我們不提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樣,我們當然也不會對姚蘇肚子里的孩子下手,無論如何要保證他的安全,畢竟孩子即使是由鵬舉的,孩子本身並沒有原罪,斬草除根是一種古老落後甚至愚昧的復仇意識,在我的觀念里不適用。」

臘月點了點頭:「你這樣說,我其實就放心了。」

也不知道王局長他們是怎麼做的工作,反正應該是非常巧妙,不露聲色,三天之後,臘月就以一個農村進城打工妹的身份,進入了姚蘇家裡,作住家保姆。

好在姚蘇家裡也沒有什麼太多的家務活,臘月大多數的時間就是在後花園整理整理花草,給水族箱換水。至於一日三餐,姚蘇吃飯的事,都是從大餐廳里定做的孕婦營養配餐,家裡基本不做飯菜,所以臘月也落得個清閑。

張凡耐心的等待那裡發生事情。

過了幾天,沒有什麼動靜。

想起自己有一段時間沒有去銅礦了,便打電話給江晚夏。

兩人在電話里聊了半天,張凡聽見汪晚夏的聲音有點不對頭,好像有什麼心事,便問她有什麼困難?

汪晚夏沒有說什麼,只是說銅礦這邊現在安保工作好像是有點不大對頭。

張凡急忙問:「發生了什麼?」

汪晚夏是欲言又止。

張凡越發的感覺到奇怪:莫非汪晚夏有什麼難言之隱?

她一個女子,又沒關係,要搞定那麼大一個銅礦,跟上邊方方面面各個部門周旋,已經是精疲力盡的,礦里的安保問題又讓她操心……

想到這裡,張凡說:「我也很長時間沒過去了,正好這幾天有空,我過去看一看情況,你們省里市裡一些關係戶,順便過去打打招呼,這樣你工作起來能方便一些。」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你要來就來吧。」汪晚夏有點勉強的說道。

張凡準備了一下,開車便去了銅礦。

剛剛進入礦區,就聽見一陣鞭炮響。

震耳欲聾。

接著,便是鑼鼓喧天,大喇叭嗚哇嗚哇的叫了起來。

張凡有點不習慣這個陣勢,聽到這喇叭就好像農村辦喪事似的,令人渾身不舒服,不過對於咱們國人農村紅白不分的樂曲,張凡也沒什麼話好說,只是心裡反感而已。

張凡不得不停下車來,從車裡走出來。

迎面便看見一個高大的彩虹門,就像婚禮現場一樣,上面巨大的標語寫著:

「熱烈歡迎張董事長蒞臨銅礦檢查指導工作!」

彩虹門下,兩隻舞隊,跳著廣場舞,揮舞著彩散,弄的跟花海一樣。

一群小孩站在路兩邊,整齊劃一,用童聲齊聲喊道:「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整個現場氣氛熱熱鬧鬧。

張凡第1次經歷這場面,如果不能把握住的話,早已經飄飄然,以為自己是什麼大領導。

只見彩虹門下,秦小偉帶著一伙人,快步向前走來。

隔著老遠就高聲喊道:「張董事長好,張董事長辛苦了!」

張凡差一點被秦小偉給搞笑了:

聽他這口氣,好像他是領導,張凡反而是一個群眾。

秦小偉一臉紅光,顯然是非常得意,精神頭比上次不只有足了十幾倍,緊緊的握著張凡的手:

「張董事長,一聽說你要來,可把我們這伙兄弟給樂壞了,想念您哪,是真的想念您。」

張凡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握著秦小偉的手,四處看了一看,然後點了點頭。

秦小偉陪著張凡,檢閱了舞隊和樂隊。

在這一個過程當中,鞭炮始終不停的響著,鞭炮散出來的硝煙,瀰漫在空氣當中,給人感覺一種節日的氣氛。

張凡看了一眼秦小偉身後,跟著二十幾個制服保安,一個個長的都是低三下四,歪瓜裂棗,沒有幾個臉上有正氣的……也不知道秦小偉從哪裡搜羅來這麼一伙人,銅礦的保安隊伍,如果用這夥人,看起來就肯定不怎麼地道。

張凡仍然什麼話也沒有說,一邊微笑著,向歡迎的群眾致意,一邊走進了銅礦辦公室大樓。

根據張凡和周韻竹的意思,銅礦現在已經蓋了辦公樓。

二樓是汪晚夏的辦公室。

汪晚夏正在市裡開一個主管部門召開的會議,說是等要晚上才能回來。

秦小偉請張凡到保衛部去休息。

張凡想了想,便隨著他過去了。

秦小偉的部長辦公室,在一樓最裡間。

張凡一進去,便被眼前的氣派給鎮住了:

一個小小的保安部部長,頂多就算一個保安隊小頭頭,辦公室竟然有好幾十平方米,裡面裝修豪華,

特別扎眼的事,辦公室里擺著一台撞球桌。

張凡來到沙發上坐下。

秦小偉一揮手,兩個女保安一下子跑了過來,給張凡沏茶。

秦小偉雙手捧著茶杯,放到張凡的面前:

「張董事長,您辛苦了,喝一杯寒茶,去去火!」

張凡捧起茶杯,感到一股淡香飄進肺腑里。

寒茶,張凡在網上看見過,是一款炒的很火的山頂名茶,據說十幾萬一斤。

。 這件事情給蔣家帶來了巨大的打擊,很長的一段時間內,蔣裁縫都抬不起頭來,甚至還想接着要第三個孩子,可是卻讓眾人給攔下了。

這一日,蔣裁縫一個人垂頭喪氣的往家裏走着,突然見到路邊睡着一個乞丐。

不知怎麼,蔣裁縫動了惻隱之心,可能也是為了自己積累陰德。

因為村裏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說過,要是沒有子嗣,八成是祖輩或者這人造了孽,損去陰德,孩子自然就不會活得安穩。

「大爺,你怎麼在這裏睡呢?」

蔣裁縫問出了一句廢話。

見那個乞丐沒有絲毫反應,蔣裁縫換了一種說法:「不如你先到我們家去吧?」

蔣裁縫的話音剛落,只見那乞丐呼地從地上一躍而起,一把攬住了他的胳膊,急切的開口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千萬不能反悔啊!」

「這是自然,這是自然。」

蔣裁縫看着那突然清醒過來的乞丐,一時之間還有些反應不過來,隨即像明白了什麼似的,苦笑着說道。

早知道他剛才就不說那番話了,現在倒好,被這乞丐賴上了,可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既然這話是從蔣裁縫的嘴裏說出來的,那他就得信守承諾。

這乞丐不是別人,正是廖老瘋子。

只見搭著蔣裁縫手臂的廖老瘋子的眼中精光閃爍了幾下,然後又很快恢復了之前那幅混沌的模樣。

等回到家之後,蔣裁縫才知道,剛才自己說出的那番話是犯了個多大的錯誤。

這乞丐吃不慣,他們家的粗茶淡飯,倒是一直嚷嚷着燒雞和酒。

妻子用三分問詢,七分埋怨的眼神看着蔣裁縫,似乎在責怪他為什麼要將這個乞丐帶回來。

看見自家妻子眼中掩飾不住的埋怨之色,蔣裁縫只得苦笑着,他也是一時頭腦發熱,尋思著做一些善事,哪知道會給自己惹來這麼大的一個麻煩。

夫妻倆被廖老瘋子吵的實在是有些不耐煩,便咬了咬牙,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了。

看着在一旁大快朵頤,吃的正香的廖老瘋子,夫妻二人齊齊吞咽了一口口水。

天可憐見,他們平時都沒有吃上過這麼好的。

酒足飯飽之後,廖老瘋子便隨手扯了個東西用來擦嘴。

當看清楚掉老瘋子用來擦嘴的是什麼東西之後,蔣裁縫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內心的怒火,站起來怒氣沖沖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