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不過是一些學園都市的看門狗罷了,居然擺出一副主人的架子,會被主人罵的哦!」

「看門狗……你說的沒錯,我們就是學園都市那將罪惡啃食殆盡的獵犬,一切的惡行都會被DA的獠牙撕碎!」

這樣的一副發言,一方通行和路燈上的那個傢伙發出了同樣的一聲感嘆……

「哈?」

一方通行看著那個「警備員」他似乎不是在開玩笑,似乎是很認真的在說這些話呢,這樣的話……

「哈哈哈哈!真是一群白痴啊!那麼好啊!既然你們這麼喜歡啃食惡的話那麼就來啃食我啊,啃食那以我為名的惡行啊!如果做不到就去啃自己的手吧,反正味道差不多!」

一方通行毫不留情的嘲諷讓那名「警備員」怒火中燒……

「少說大話了,就算你依然擁有『反射』能力,但剛剛經歷完受傷和手術的你又能堅持多久?一個小時還是兩個小時?在你體力耗盡的時候,我就會撕碎你!」

「你說的不錯……所以說啊……一擊秒殺你好了!」

一方通行並沒有做出大多的動作,只不過是跺了一下腳,突然一道極為可怕的衝擊波撕碎了地面,一道數米寬的溝壑一路逼近那台機械,在那台機械做出躲避動作之前就被擊中,整台機械都被壓在岩石下面,而那個「警備員」重重的摔到在地上……

雖然被岩石壓住,但那台機器人似乎有「優先保護指揮者」的設定,機械臂將那個「警備員」保護在下面,以防他被落下的巨石砸到……

「在大腦受損后還能發揮出這麼強大的力量……去拖住他,為我爭取逃跑的時間……」

而看著警備員逃離的時候,站在路燈上的人影按下了手裡的秒錶……

「七秒鐘……挺耐打的……」

那個「警備員」已經放棄了那台機械了,這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戰鬥力啊,一方通行馬上就會解決掉機器人,然後他也在劫難逃,那麼還不如乾脆一些自己先溜不就好了?

在一方通行拆「玩具」的時候,那個「警備員」混在煙霧中逃離了醫院的停車場,在他躲到一座已經廢棄的大樓后才停下來鬆了口氣,在放鬆下來后被一方通行傷到的傷口開始疼痛起來,尤其是眼睛受傷刺激著他的神經,加上剛剛一方通行的嘲諷,他怒火依然沒有消去……

「可惡,可惡,可惡!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原本以為被『魔劍製造』擊敗的第一位也不過如此,但這樣的力量真的是一個人類可以擁有的嗎?怪物……明明『魔劍製造』不過是一個垃圾,可惡……」

「這話我可不能當做沒有聽到……」

「什麼人……這是……」 第一百一十六章:DA的「正義」!(三)

「警備員」聽到有人說話,馬上站起身準備迎擊,但當他站起來后發現全身多個地方都涼涼的,一低頭,發現自己的各個要害已經被一把把鋒利的劍刃被抵住了,只要有任何動作就會被捅成塞子,而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聲音從黑暗中走了出來,金色的頭髮和這些劍刃,他的身份不言而喻……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看著羽染操嗣冷笑的表情,那人開始計劃要怎麼逃走,但下一秒,你眼前已經是一片漆黑,最後的視野中看到的是那兩朵薔薇相互環繞的徽章……

在黃泉川愛穗帶人前來收拾爛攤子的時候,但他們並沒有發現一方通行口中的那個機械,不過考慮到現場的戰況和留在現場的屍體,黃泉川愛穗知道這又是學園都市搞得鬼,羽染操嗣已經回到了「薔薇」的據點,他將背後扛著的大袋子隨意的丟在地面上,這時戶影豪正帶著幾個人將袋子抬進了實驗室後面的密室,一同前往的還有一個女研究員……

「多久可以完成?」

「得看『素材』的情況,最晚的話大概明天下午。」

「恩……最好準備,最遲後天那些傢伙又要整出些幺蛾子了,我可不想耽誤了『廣域社會見學活動』……」

「了解……」

「還有這些廢鐵你們看看能不能搞到些有用的東西吧……」

「知道了……」

一夜無話,雖然一方通行有讓埃斯特·羅森塔爾,也就是那個死靈妹帶他去哪個關押她的廠庫,但由於執行任務的那個傢伙已經被羽染操嗣「解決」了,所以暗部暗部的傢伙也沒有像原著一樣派出「窮奇」來清理「垃圾」……

一方通行嘗試著通過廠庫留下的電腦來反向追蹤對方的情況,但似乎對方早有安排,電腦中的所有數據都被刪除了,簡而言之電腦直接被「一鍵還原」了,不要說有用的情報了,連時間都被歸零了……

因為廠庫和醫院直接隔著好幾個學區,所以一方通行和埃斯特·羅森塔爾一整夜都沒有睡覺,才勉強在中午之前趕回了醫院,不至於被最後之作發現他晚上偷溜出了醫院……

在一方通行和埃斯特·羅森塔爾還有最後之作吃完午飯後,埃斯特·羅森塔爾決定去找屍體,通過屍體殘留的信息來判斷一些東西……

「你這個傢伙來這裡幹什麼?」

羽染操嗣已經在一方通行他們之前來到了停放屍體的地方,他已經和冥土追魂交流過了,而這時一方通行和埃斯特·羅森塔爾正好進來,看到了羽染操嗣……

一方通行的語氣不是很友善,不夠也是啦,誰會在被人揍了以後還有好臉色的?

「先不要急著擺出一副好像我欠了你錢的表情……」

「你這傢伙在這裡做什麼……」

「學園都市有多麻煩你比我更清楚,我只不過是在在這些白痴把注意打到我這邊來之前解決他們……」

一方通行沒有繼續接話,而羽染操嗣也沒多說什麼,跟在埃斯特·羅森塔爾後面,三人一起來到停放人皮挾美的病床邊,不過可能是由於這座醫院有冥土追魂的,停屍房中只有昨晚羽染操嗣留在現場的人皮挾美……

「你覺得這裡面是什麼?」

埃斯特·羅森塔爾看著人皮挾美的屍體說道,語氣說不出的嚴肅……

「屍體……或者人……」

一方通行沒有說話,接話的是羽染操嗣,他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屍體,他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因為他不認識人皮挾美,但學園都市的黑暗還是讓他不爽……

「不錯……就算是被邪惡之人利用了這一點也不會改變……失禮了……」

埃斯特·羅森塔爾推開一步,慎重的開始了術式,隨著魔力的流動,埃斯特·羅森塔爾已經大致上的得知了一些情況……

「果然迴路還是開著的,這樣就能獲取到一些殘餘的情報了……」

埃斯特·羅森塔爾將一張畫著羽染操嗣完全看不懂的魔法陣的卡牌放在人皮挾美的心口,一圈圈的魔法陣出現在人皮挾美下方的地面上,羽染操嗣對此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而一方通行因為並不知道魔術的存在,所以略顯驚訝……

「以歷史或者傳說來強化自己的『絕對真實的自我』的能力嗎……說起來這個傢伙也是相同類型的能力者啊……」

看著這些魔法陣,一方通行本能的想到的是能力,加上羽染操嗣在和他戰鬥的時候也使用過類似的東西,所以一方通行的誤會也不奇怪……不過該說一方就是一方嗎?看問題的精準度還是很高的啊,不像某個白痴用了這久的能力還沒搞懂……

「我將再次啟動人皮挾美,我會在此基礎上將我的『禍斗』重新依附於此來關閉她的靈迴路……」

隨著術式的進行,一顆白色的物質構成的球體出現在人皮挾美的頭部附近,一方通行好奇的觸摸了一下,霎時間大量的信息湧入他的大腦,嚇得他向後退了一步,撞在另一個病床上……

「你還好吧?」

「這時什麼東西……這些是這具屍體生前的記憶啊……這麼大量的情報,是讀心繫的能力者嗎……專門針對屍體的記憶讀取能力者……這也太詭異了吧……」

一方通行看著埃斯特·羅森塔爾這樣想到,完全沒有管埃斯特·羅森塔爾的解說,就在這時兩個穿著警衛衣服的人走了進來,看到一方通行三人似乎很意外,但馬上就冷靜了下來……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出去出去,不然我就要聯繫你們學校了!」

一方通行也察覺到了不對,但他沒有多說什麼,跟著埃斯特·羅森塔爾一起往外走,而羽染操嗣在經過那兩人身邊的時候突然暴起,手中兩把鳴神刺向那兩個「警衛」,在兩人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被強大的電流擊倒在地,身體依然因為殘餘的電流時不時的抽搐一下……

「你……你幹什麼啊!」

「你還不明白嗎?他們都是DA的人,看看這些裝備吧……我建議在『禍斗』啟動之前,你們最好守在這裡,對了……外面負責接應的那幾個我也隨便幹掉了啊……」

羽染操嗣說完將兩個人放上兩個擔架上,雖然便推著他們離開了……

「這個傢伙看來的確知道些什麼……」

一方通行看著看著離開的羽染操嗣想著,又看向盯著人皮挾美屍體的埃斯特·羅森塔爾,完全不知道她為什麼要盯著一具屍體看……

不一會兒,在醫院的樓下便傳來的爆炸聲……

畫面再次來到「薔薇」的據點,這次羽染操嗣直接推著一個大箱子進來了……

「這些也是DA的人員吧?」

「五個……昨晚那個怎麼樣了?」

「已經可以了,要去看看他嘛?他對於自己是間諜這件事現在可是深信不疑啊~」

羽染操嗣將箱子里的人交給了戶影豪正,自己則是到據點後面的密室裡面去了,這裡原本是用來存放驅動鎧的,但現在其中的一間已經被用來當做房間了,而裡面真是昨晚那個被羽染操嗣逮住了傢伙,似乎眼睛受的傷還不輕,現在裹著厚厚的紗布呢……

「太田怎麼樣?」

「首領,十分抱歉,我潛伏的身份暴露了……」

羽染操嗣不自覺的揚起了嘴角,是的,昨晚進行的就是對於這個傢伙的洗腦,不要忘記了,「薔薇」中可是有一個level3的「記憶操作」的能力者,因為只不過是強能力者,所以是無法想食蜂操祈那般隨心所欲的控住人的記憶的,先決條件就是對方失去了反抗能力,是深度睡眠還是深度昏迷就無所謂了……

現在這個叫做太田七海的DA成員已經被洗腦了,其實就是給他加入了一段「我是『薔薇』派入DA公司的間諜,一直沒有套取到有用的情報,昨晚在襲擊一方通行的任務中暴露了身份,被DA追殺重傷,最後是羽染操嗣救了他」的記憶,也就是說現在他已經是「薔薇」的人了……

「沒事,你也儘力了,不過給你休息的時間不多,早的話就是今天,最遲也就是明天上午,DA就要漏出邪惡的獠牙了,這樣非正義的行為我們不能坐視不管,所以太田君你還能戰鬥嗎?」

「是的!為了我們的『正義』!」

極端扭曲的「正義」要是羽染操嗣之前看來簡直就是瘋了,不過在現在看來實在是太完美了,他已經認定了「薔薇」就是學園都市的「正義」了,這也就意味著絕對的忠誠啊!

「之前和你一同派入的間諜也回來了,很不幸,似乎我們的間諜都被DA給清理了,只有五個人逃走了……」

「可惡的DA!」

看著義憤填膺的太田七海,羽染操嗣突然覺得有些過意不起,不過在猶豫了零點零幾秒之後就沒這種感覺了,他拍了拍太田七海的肩膀說道……

「他們在接受治療,你先在這裡修養,行動開始的時候豪正會通知你的……」

「是!」

羽染操嗣離開了太田七海的房間,看到那五個人已經被送入了房間,就在羽染操嗣打算離開據點的時候電梯突然響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DA的「正義」!(四)

而從裡面出來的不是任何一個「薔薇」的成員,而是一個常盤台的女生,蜂蜜色的頭髮,和白色過膝襪,是的……是食蜂操祈……

「這裡就是你的據點啊?挺不錯的嘛~」

「你能來到這裡我居然完全不覺得意外……所以你來幹嘛?」

看到食蜂操祈來了,戶影豪正等人漏出猥瑣的笑容后都退回到實驗室裡面去了,整個大廳就剩下羽染操嗣和食蜂操祈了……

「你不是答應過我如果有新人加入要讓我來檢查的嗎?」

看著稍微有些惱怒的食蜂操祈羽染操嗣這才想起來醫院裡面似乎也有食蜂操祈的眼線,他當然沒有忘記,但他也不想這種事情也要麻煩食蜂操祈啊……

「我……」

「少廢話了,那些人在哪?」

「後面,我帶你去吧……」

羽染操嗣知道不讓食蜂操祈一個個檢查一遍她是不會走了,帶她來到後面的房間,來生愛正在進行記憶的修改,看到羽染操嗣進來了也就停下了手頭的工作,畢竟這種精密的操作需要非常專註的……

「愛,昨晚你也一晚沒睡覺了,你去休息一下吧,這邊我們來解決,你要是累壞了豪正那個傢伙還不撕了我啊?」

叫做來生愛的女生看了看食蜂操祈,然後便離開了,羽染操嗣沖食蜂操祈做了個請的姿勢,隨後便安靜的站在一旁……

看著食蜂操祈只不過是對著幾個昏迷的傢伙按了幾下遙控器,一共就一分鐘出頭的時間,那幾個人就醒來了,看著食蜂操祈向他點了點頭,他不自覺的感嘆道超能力者就是不一樣啊……

「我們這是……」

「頭好疼啊……」

看著陸陸續續站起身的DA成員羽染操嗣還沒來得及開口就有人開始大吼大叫了……

「可惡的DA!」

「混蛋!既然偷襲我們!」

「首領對不起,我沒能救出那個傢伙……」

「豈可修!」

看著一個個義憤填膺的原DA成員羽染操嗣一下都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了,楞了一下,拍了拍其中一個人的肩膀……

「我們會讓DA後悔自己為惡的……先休息一下,行動定在今天,打起精神!」

羽染操嗣和食蜂操祈離開了「薔薇」的據點,羽染操嗣好奇的看向食蜂操祈,他想問問她到底給那些傢伙灌輸了些什麼記憶……

「你是不是想問我都給他們修改了什麼記憶?」

羽染操嗣點了點頭,這些人現在那裡是「間諜」啊,完全就是DA的仇人啊,一個個恨不得撕碎DA的人一樣……

「也沒什麼,也就是加入了DA拷問殺死了他們的『同伴』啊,什麼DA燒殺搶了無惡不作啊,什麼學園都市的高層……故意縱容啊……」

羽染操嗣聳了聳肩,這都無所謂了,只要他們效忠「薔薇」就行了……

「好了,我幫了你這麼大的忙,你表示一下感謝嗎?」

「想讓我幫你拿東西就直說……」

「那就走吧!」

「哎~我就知道……」

而就在羽染操嗣被食蜂操祈抓取逛街的這段時間,「薔薇」據點接到了學園都市方面發來的訊息……

這樣的事情是由戶影豪正全權負責的,所以沒有必要通知羽染操嗣,但同時羽染操嗣這邊也接到了一個電話……

「9982……出什麼事了嗎……什麼!我知道了,恩……可以的話也通知那個傢伙吧……我了解了……」

「怎麼回事?」

「是御坂9982打來的……該死,DA的那些傢伙抓走了御坂10046……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抱歉了,我得去處理一下……」

食蜂操祈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她在DA的內部並沒有內奸,所以這件事情上她能做的也不多……

與此同時的第三倉庫街已經是混戰一團了,正規警備員與DA的成員展開了激烈的交火……

警備員豎起了一排的防爆盾,依託於防爆盾對爛尾樓中的敵人進行射擊,而對方這時依靠著爛尾樓錯綜複雜的結構與警備員周旋,雙方打得難分難解,警備員方面突破不進去,而DA的人員一時半會也很難逃離……但既然現在逃不了,待會兒也就沒得跑了……

「可惡……對方的火力太猛了……怎麼回事?沒子彈了?」

就在警備員的領隊傷腦筋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突破進去的時候他發現對方居然停火了?

「可惡……這樣拖著也不是辦法,必須在戰場延伸到市區之前解決他們!突破!突破!」

隨著指令下達,所有的警備員都以防爆盾作為掩護,沖向爛尾樓,警備員分成了三隊,打算從三個方向包圍爛尾樓,但他們並不知道在爛尾樓中有一台這麼樣的怪物在迎接著他們……

就在警備員已經靠近了爛尾樓的時候,突然他們聽到了機械發動的聲音,下一秒便是密集的子彈射向他們,在大口徑子彈的掃射下沖在最前面的警備員全都被撕碎了,就算是防爆盾也絲毫不能阻止子彈將後面的警備員撕裂……

「怎麼會有這樣的怪物……」

黃泉川愛穗在拉回一個被樓頂敵人偷襲受傷的隊友的時候,看著那台巨大的機械蜘蛛發出了難以置信的感嘆……

看著地上被撕碎的同伴,看著那台槍管依然冒著白煙,體型巨大的機械蜘蛛,警備員們一下子士氣全無,單靠他們這樣的裝備真的可以解決對方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