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也小心!」李漢話音一落,改變氣息,使用空間轉移,朝太玄宗閃動。

「奴役術一共能奴役九個手下,奴役赤峰用了一個名額,還剩下八個,報仇之後,在修真界這邊奴役兩個,魔修奴役兩個,妖修再去奴役一個,剩下三個名額,用於九域之外!」

半途之中,李漢抓了一個正在作惡的分神期修士,將其奴役之後,他拿了三百萬個靈石智能機器人和相應的設備,裝在一個空間戒指里后遞給對方,又送了幾張九級符篆給對方……

「主人,屬下告退!」韓進行了一禮,使用瞬移離開。

「大禹宗內使用能量塊的智能機器人和設備,已被我換成使用靈石的智能機器人和設備,以後不用擔心智能機器人和設備的能量問題了!」 隱身之後,李漢一路疾馳,一會兒的時間,他來到太玄宗外,看著前方煥然一新的太玄宗,他心中感嘆不已,吃一塹長一智,上一次吃了虧,這一次他謹慎了許多。

思前想後的考慮了一番,他在太玄宗外逛了逛,用搜魂術在一個外出的,太玄宗金丹期弟子的記憶中,搜查了一下太玄宗的情況和吳天昊的信息,隨後他用空間轉移,把對方帶到幾千萬公里之外。

拿著對方的身份令牌,他使用變形術變幻成對方的模樣,又把氣息改變成和對方一模一樣,隨後心安理得的從太玄宗大門走了進去。

「王師兄,你這麼快就回來了?」一個十八九歲模樣的少年,恭敬的對他喊道。

「嗯!」李漢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王師弟,江師妹好像正在找你!」一個二十多歲模樣的青年,神情厭惡的看向他道。

「嗯,我知道了,謝謝師兄!」李漢感謝一聲,轉身離開。

「這姓王的師弟,怎麼和平時不一樣了?以前他可是目中無人,從來就沒喊過我一聲師兄,難道他痛改前非,意識到錯誤了么?」青年疑惑的看著李漢漸行漸遠的背影。

一路遊走,不時應付來來往往的太玄宗弟子,李漢默默的使用大道之手,洗劫沿途遇到的人身上的氣運值,一會兒的時間,他走到一個無人的角落,正準備隱身。

一個十七八歲,如花似玉的少女,從轉角處走了出來,看見他之後,雙眼一亮,神色一喜便沖了過來,伸手抱住他的胳膊,語氣嬌柔且親昵的輕聲道:「王師兄,你好久都沒有找過我了!」

「江師妹!」擔心使用搜魂術而受到影響,他沒有把太玄宗那金丹期的弟子的記憶看光,是以,他並不認識身邊的少女,念頭急轉,想到先前那人說什麼江師妹,他靈機一動的喊了一聲。

「王師兄,你在擔心江師妹嗎?不用擔心,江師妹已經被我哄走了!」少女心中醋意大發,一隻潔白如玉的手,伸向他的要害之地。

「別,這裡人多,等太黑之後,我再來找你!」李漢伸手隔開她那作怪的左手,計上心來,出聲哄騙道。

「王師兄,我…我有了!」少女神色有些緊張的望著他。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先這樣吧,我還有事,晚上我們慢慢說!」李漢頭皮發麻,安撫對方一會兒之後,他面色平靜的落荒而逃。

還沒有走出多遠,又一個少女走了過來……

「卧槽,這姓王的也太厲害了吧?還沒算那些我不知道的女人,太玄宗里就有八個師妹,和他有過深層次接觸了,真不知道他怎麼應付得過來!」李漢心中感嘆,眼見周圍無人,他急忙使用隱身異能。

隱身的他鬆了一口大氣,想了想后,他再次在太玄宗內遊逛,不斷的使用大道之手,把一個個太玄宗弟子和長老身上的悟道值洗劫一空。

「太玄宗那個姓吳的長老跑到哪裡去了?不會沒在太玄宗裡面吧?」李漢想起吳天昊,就是那個打壞他天福居的那個太玄宗長老。

……

「差不多了,那些躲在洞府之中的太玄宗弟子,有著陣法阻隔,以我目前的能力,還不足以悄無聲息的潛入洞府,洗劫他們的悟道值,不如退出太玄宗,在外面放凹凸曼,把他們逼出來!」

心中一動,李漢從原路返回,出得太玄宗八百多公里后,他把三十七個凹凸曼一併招了出來。

「給我上……!」一聲令下,二十六個戰鬥凹凸曼和十個運輸凹凸曼,以及天尊號,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太玄宗衝去!

「換個位置,這裡不太安全!」這樣一個念頭在他腦海之中浮現,李漢身形一閃,出現在另一個方向,他此時站的位置,距離太玄宗也有八百多公里的距離!

「轟!」的一聲巨響,太玄宗的護宗陣法轟然破碎。

不待太玄宗之人反應過來,三十七個凹凸曼,已將太玄宗的陣法破壞殆盡,太玄宗內一座座山峰,被強悍無匹的凹凸曼,撞出一個個大洞,幾次之後,山峰倒塌!

洞府之中的太玄宗弟子,要麼被倒塌的山峰掩埋,要麼就被逼出洞府!

一些閃躲不及的太玄宗弟子和長老,被凹凸曼頭頂的尖刺捅穿,數倍光速的移動速度之下,被尖刺捅穿的太玄宗弟子和長老,被高溫燒成了虛無,化作了飛灰!

「王長老,上次那個傢伙又來了!」

「各位長老,快用神識把那個傢伙找出來!」

……

凹凸曼橫衝直撞,肆無忌憚的在太玄宗內飛來飛去,三十七個凹凸曼化作三十七道光芒,一閃而逝,閃爍的光芒,如同閻王的屠刀,遇誰滅誰!

「咦,這些傢伙好像還沒看到我,如果不渾水摸魚一番,就太對不起自己了!」李漢貪婪之心暴漲,他運起玄黃神瞳術,使出大道之手,不斷洗劫太玄宗長老身上的悟道值!

一個個能夠瞬移的太玄宗長老,此時只能狂奔!

一個個正在使用法術的太玄宗長老,即將使出的法術頓時報廢,再也用不出來!

……

「混蛋,有種給我出來!」

「千萬不要讓我知道你是誰,別以為上次僥倖跑了,你就能無視我們太玄宗!」

「宗主,我們拖住那人,你快去通知上仙!」一個太玄宗長老,用神識傳音太玄宗宗主。

「咦,那不是吳天昊么?沒想到他居然在太玄宗里!」李漢雙眼一亮,用神識控制天尊號凹凸曼,朝著吳天昊撞去。

「呼!」的一聲巨響,一道光芒閃現,太玄宗長老吳天昊,被天尊號頭頂的尖刺捅穿,轉瞬之間,他便被十倍光速移動所產生的高溫燒成飛灰。

「姓吳的終於死了,這下我在修真界的仇人只剩下一個了!」小仇得報,他心中一喜,感嘆幾秒后,他默默的繼續掃蕩太玄宗弟子、和長老身上的氣運值。

「上次來太玄宗的時候,我的修為才元嬰前期,此時我修為已至分神前期,隱身效果強了很多,太玄宗的長老,一時片刻,恐怕是發現不了我!」

「但是,這裡隔太玄宗只有八百多公里,並不是十分保險,遲早要被太玄宗的長老找到,不如用三千雷幻身,弄幾個分身迷惑他們!」

心中念頭急轉,李漢用三千雷幻身分出一個分身,讓分身藏在一顆樹上,之後他不時使用空間轉移,放出一個個分身,並讓分身藏在一些隱秘的地方。

太玄宗的長老,用神識把太玄宗內部搜索了一遍,他們沒有找到操控傀儡的人,急忙用神識向太玄宗外探去。

神識探查的範圍越大其效果越差,如果一個人的神識足以覆蓋方圓一千公里,一個刻意隱藏的目標,離他十公里的時候,他用神識能夠發現,但離他一百公里或數百公里的時候,他可能就無法找出! 就在李漢打算離開的時候,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青年,突兀的出現在太玄宗一眾長老旁邊。

「恭迎上仙!」太玄宗一眾長老單膝跪地,神色恭敬的對那青年說道。

青年伸手一揮,太玄宗長老不由自主的站起身來,青年看了看來回穿梭的光芒,一聲大喝:「萬劍訣!」

無數劍影閃現,三十七個凹凸曼,幾乎同時被劍影斬成上百塊,如同下雨一般掉在地上,「鐺、鐺、鐺!」的聲音之後,地上被從天而降的凹凸曼碎塊,砸出一個個深坑。

八百公裡外凹凸曼被分屍的一幕,讓李漢心中既是憤怒又是惶恐不安,好奇之下,他使用玄黃神瞳術看向那個青年。

姓名:周沖

生命等級:21

福運等級:9

悟道值:2593621

法力:178

「我的個乖乖,這傢伙的生命等級是二十一級,生命等級二十一級,對應一階金仙,這傢伙不會是從仙界跑下來的吧?還有,他怎麼有法力?」

周沖的信息讓李漢驚駭無比,心生恐懼的他準備逃離,突然間,他想到還有悟道值沒搶,急忙用大道之手把對方的悟道值搶光,又順勢試了試搶劫對方的法力,沒想到一下就搶了過來!

「誰?」察覺體內法力消失,周衝心悸不已,強悍無匹的神識向四周探去,眨眼之間,他便看到八百公里之外,數百個一模一樣的人,分別藏在石縫、大樹、草叢等隱秘的地方。

「找死!」周沖一聲暴喝,正欲施展瞬移,卻驚駭的發現,瞬移失效,試了試大挪移,大挪移也用不出來,不甘心的他使用仙術,仙術沒有效果……

「哈哈哈哈哈!」李漢看著周沖氣急敗壞的樣子,心裡偷笑,本準備離開的他,想到身上有極品仙甲,身體也達到極品仙器的程度,他停住了腳步!

「呼!」的一聲,周沖快若閃電的出現在李漢的一個分身旁邊。

卻見周沖手中的仙劍快速揮舞,一個分身便被他斬成了能量,轉眼之間,數十個分身化為能量,暴怒的他正準備滅殺李漢剩下的分身。

就在這時候,李漢使出大道之手,一把將周沖手中的仙劍搶了過來,順手丟進紫霄宮之中!

「居然躲在那裡!」周衝心中有些驚駭,神識一掃,發現隱身在遠處的李漢,對方的隔空奪劍的手段讓他疑惑不已,但一想到失去的東西,他快如閃電的沖了過去。

在周沖看來,對方只是一個分神前期的修真者,除了手段詭異了一些,對他的威脅並不是很大,辛辛苦苦數萬年修鍊出來的法力,被對方搶走,好不容易得到的極品仙劍,被對方弄走,他怒火高漲,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冷靜!

「媽的,不就是一個金仙嗎?」看見對方衝過來,李漢一聲大喝,極品仙器級別的唐刀出現在他右手之中,卻見他一個空間轉移,便出現在對方身前,手中的唐刀對著對方劈了下去!

「鐺!」的一聲,火星四散,鋒利無匹的唐刀,將對方身上的衣服砍出一絲痕迹!

「怎麼回事?我這唐刀的威力,明顯比極品仙甲要強出很多,為什麼砍不壞他身上的衣服呢?難道他身上的衣服是神器?」李漢腦中念頭急轉,手中的唐刀不斷的砍在周沖身上。

此時的周沖驚駭無比,察覺身上的極品仙甲受損,他驚恐不已!

仙器之所以被稱為仙器,那是因為仙器只有仙元力驅動之下,才能爆發出最強的威力,在周沖的觀念里,就算是九階散仙也發揮不出仙器最大的威力,何況是一個分神前期的小修士!

「鐺、鐺、鐺!」的聲音不斷響起,火星四濺,勢大力沉、鋒利無匹的唐刀,把周沖一次次的劈飛。

太玄宗長老以及弟子,難以置信的望著視野中的一幕,他們無法相信一個金仙,被一個分神期修真者,欺負得毫無招架之力!

「我就不相信砍不死你!」

李漢手中唐刀如同疾風暴雨一般的砍在周沖身上,心中的疑惑卻越來越多,他不明白玄黃神瞳術,為何能看到對方身上的法力,他無法理解,一向萬無一失的天眼異能,為何對周沖無用!

周沖想跑,但悟道值消失一空,無法瞬移的他,根本逃不掉,周沖想哭,但此時卻不是他哭的時機,速度不如對方,他只得運轉仙元力,注入仙甲之中,苦苦硬抗!

前段時間,他受仙界太玄仙帝的命令,意氣風發的從仙界降臨,信誓旦旦的保證,他一定會讓,摧毀修真界太玄宗總部的那人魂飛魄散,但此時他才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

李漢不斷的用唐刀劈砍周沖,心中卻想道:「玄黃神瞳術能夠看見金仙的法力,多半是玄黃神瞳術變強了的緣故,如果玄黃神瞳術一直變強,遲早有一天,就能看到別人的壽命之類的!」

「天眼異能中的透視異能,無法透視周沖,要麼是他身上有仙甲阻隔,要不就是他體內的能量,無法透視,我的超級無敵抓心手也就無法使用,要怎麼才能弄死他呢?」

「小友,還請助手,我們商量一下可好?」察覺體內的仙元力消耗過半,不斷被劈飛的周衝心中焦急,面色卻十分平靜與和善的說道。

李漢沒有理會對方,繼續揮舞唐刀,在他看來,他讓對方顏面大失,對方又是一個金仙,這個仇可算得上是仇深似海,不將對方弄死,遲早是個麻煩!

一刀刀的斬在周沖頭頂,直至將其斬進土裡,也沒有停下,手中的唐刀,依然一刀又一刀劈在對方頭上。

「法力有什麼作用啊?不如調動一條法力試試?」下丹田中一百七十八條一動不動的法力,讓他心生疑惑,想了想后,他用神識引動一條法力注入唐刀之中,狠狠的朝周沖劈去。

「撕拉!」的一聲,周沖連人帶甲被唐刀斬成兩半。

「好厲害的威力!」一刀把一個金仙砍成兩半,李漢心奮不已,就在他準備補上幾刀的時候,「轟!」的一聲巨響,方圓一百公里範圍,都被周沖的仙嬰自爆的威力夷為平地!

「噗!」情不自禁的噴出一口鮮血,倒飛千餘公里的李漢,只感覺全身疼痛不已!

檢查一番后,他驚恐的發現,身上的極品仙器戰甲,被炸出一絲絲裂縫,好像隨時就要掉落了一般,就連他那極品仙器級別的身體,也出現密密麻麻的小傷口!

「生命之光……!」一道道白色的光芒照在他身上,足足幾個小時之後,他的傷勢才恢復過來。

「對了,不知道周沖的法寶還在不在?」身體恢復原樣,李漢心中立馬想到周沖的收藏,用神識辨別方向後,他朝著爆炸的現場而去。

「金仙自爆也太厲害了,把我炸飛一千多公里不說,還把方圓一百公里炸成廢墟!」望著深三公里、寬八公里的一個巨坑,看到周圍的山峰消失,李漢驚駭金仙自爆的威力。 從仙界下凡而來的一階金仙周沖,無可奈何之下自爆了仙嬰,若是他知道仙嬰自爆,都沒有將對手炸死,不知道他會怎麼想,不知道他還會不會自爆仙嬰?

周沖自爆仙嬰,純熟無奈之下的舉動,身為一階金仙,被一個分神前期的修真者壓著打,體內的仙元力消耗大半,三番五次的使用神識攻擊對方的靈魂,卻沒有絲毫作用!

那一刻的周衝心想:「與其被人遲早砍殺,何不轟轟烈烈的替宗門消滅敵人?」

周沖自爆仙嬰,也意味著他魂飛魄散,修真界太玄宗長老與弟子驚駭莫名,仙界的太玄宗之人,發現他的魂燈熄滅后吵吵嚷嚷不休,他們在研究是否派人下界查看究竟!

仙人下凡的代價不小,耗費許多資源才能打開一條,供天仙下凡的通道!何況是送金仙下凡?至於送玄仙下凡,那就不用想了,就算整個仙界的所有勢力合力,也未必能送玄仙下凡!

周沖是一階金仙境界的強者,照常理來說,他的實力在修真界本應無敵,如今,連他這樣一階金仙境界的強者,都在修真界隕落,誰還願意下凡,送一階金仙境界的仙人下凡,有用么?

修真界與仙界的太玄宗在想些什麼,他們在做些什麼!李漢一點也不在乎,幹掉一個一階金仙,他心情激動無比,有種難言的成就感!

想到周沖有可能留下空間戒指之類的東西,他迫不及待的跑到對方自爆現場,全力御使神識向四周探去,尋找對方留下的東西!

尋尋覓覓許久,他在幾百公裡外找到了周沖的斷臂,並在斷臂附近找出一隻黑色的手鐲,神識向手鐲內部看去,其內是一個方圓一百公里的空間,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鳥有魚有獸……

看見手鐲里的東西,他臉上浮現出笑容,意念一動,手鐲里的一些東西出現在他面前。

「收穫不錯!」清點一番后,他得到下品仙晶三萬六千塊,中品仙晶一萬兩千塊,上品仙晶三千一百二十塊,功法玉簡三個……

「仙人修鍊的功法就這樣被我得到了,可惜要想修鍊,起碼也得一階天仙的境界才行,何況這三塊玉簡裡面的功法,好像並不怎麼適合我修鍊,得之無益,棄之可惜!」

「這個手鐲,居然還是一個極品仙器手鐲,不但能收入體內,而且還能種植藥材,養殖靈獸之類的,明顯比修真界的空間戒指強多了,不愧是金仙的法寶!」

滴血認主之後,手鐲自動戴在他左手上,大小適宜,不松不緊,心中一動,手鐲消失無蹤,意念一動,手鐲在他手臂上顯現而出!

人都是貪婪的,很少有人知足!

收穫不菲的李漢,並沒有滿足,他再次用神識搜索起來,久尋無果之下,他皺著眉頭的望著地上、那些屬於周沖的身體部件……

許久后,他遺憾的道:「誒,仙血都流光了,要是仙血還在,用來餵養殭屍,不知道我的六個殭屍,能夠成長到什麼程度?」

看向已成廢墟的太玄宗,李漢猶豫不決,想到太玄宗及太玄宗之人的收藏,已被他先後兩次洗劫,他本想轉身離去,可一想到凹凸曼的屍體,他變形改換氣息后,直奔太玄宗沖了過去!

幹掉一個金仙,得到一個金仙的收藏,但卻損失了三十七個凹凸曼,他的心情有些複雜,一想到凹凸曼的作用所剩無多,他心中的鬱悶才快速消退。

「這次和周沖戰鬥的時候,有些犯傻了,無法用大道之手抓他心臟,我為什麼不用大道之手抓他雙眼,扯他舌頭,拽他頭髮?攻擊手段越來越多,戰鬥之時卻忘記了能夠使用的絕招!」

「出招就得不拘泥於形,大道之手還有很多能力有待開發,這次若不是陰差陽錯的用一條法力,注入唐刀之中,把周沖一刀砍成兩半,恐怕我和他還要僵持一段時間,才能分出勝負!」

一瞬間,李漢想了很多很多,眨眼間,他便出現在之前凹凸曼碎塊墜落的地方。

「太玄宗的人給本尊滾出來!」凹凸曼碎塊不見,李漢沉聲大喝。

一道道由虛轉實的身影,數千人出現在他面前,領頭之人正是太玄宗的宗主。

「前輩究竟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們太玄宗?」太玄宗宗主納蘭白雲委屈的問道。

看著楚楚可憐的眾人,李漢愣了愣神,說實話,太玄宗如此凄慘,與他有直接的關係,說到底,太玄宗並未得罪於他,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從何道奇仙府開始,由於他暗中出手,太玄宗的長老與弟子傷亡嚴重,之後兩宗大戰,他的一個天福居分部,被太玄宗長老吳天昊無意間摧毀,後來太玄宗又被他洗劫……金仙也死在他手裡!

「我什麼時候這樣霸道了?」李漢心中一驚,陷入沉思之中。

納蘭白雲等人見他沉默不語,只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仙界下來的金仙都死在對方手裡,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引起對方大開殺戒!

太玄宗眾人心中震驚不已,他們原以為對方已經葬身於上仙自爆之下,絲毫沒有想到對方依然活得好好的,模樣和氣息雖說都變了,但對方身上的仙甲和腳上的仙靴卻沒變!

想起小鬼子、洋鬼子直接或間接死在他手裡的足以億計,其他世界的人又有無數人,葬身他手裡,李漢心中大駭,此時才意識到,如今的他早已算得上殺人如麻!

「為了資源,不知不覺我就變得霸道不講道理,雙手沾滿了鮮血,若是繼續這樣下去,我是不是會變成一個、為了修鍊資源而冷血無情的人?這樣做真的對么?這樣下去值么?」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以後,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還是少造殺戮吧!」腦中念頭急轉,李漢暗自決定東西還是要搶,人能不殺就不殺,該殺的人還是繼續殺!

「前輩,你想要什麼?還請直言!」納蘭白雲見他久久不語,忍耐不住出聲詢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