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兄弟們沒事,就在這裡搜尋了。」

卡爾頓從地上站起來,身體筆直,用著絕美的眸子看著小牙。

「我爹呢?我要見我爹。」

小牙忐忑的問著卡爾頓,上次為了那個負心漢,和自己爹爹決裂,希望自己這次回來,爹爹不會生氣。

「尊敬的公主殿下,請隨我來,精靈王在谷內修鍊。」

卡爾頓對著小牙擺出一個請的手勢,小牙便是招呼了一下葉飛。

「走啊,跟我去見我爹。」

「公主殿下,他是人類,不能進去!」

卡爾頓單手一揮舞,無數的精靈便是站起來,拿著冰晶長槍對著葉飛,殺機四伏。

「幹什麼?他是我的人類朋友,在人間很照顧我的。」

小牙不滿的說著。

「公主殿下,他始終是人類,我們精靈族的身體對人類有很大的幫助,他萬一是精靈獵手呢?他不可以進去。」

「如果他要進去,那麼就請精靈王來定奪吧。」

「反正我沒有權利讓一個人類進去,不然精靈族會受到威脅,您帶一個人類來,已經是犯下的大錯。」

卡爾頓對著小牙嘩啦啦的說了一大堆,小牙深呼吸了一下,便是搖搖頭。

「那葉飛,你等著吧,我去問問我爹,然後在讓我爹請你進去。」

「好,不為難手下。」

葉飛點點頭,卡爾頓只是一個守界使者,沒有權利放自己進去,畢竟精靈族有精靈族的規矩,葉飛也不會強求。

「好,等著吧。」

小牙蹦蹦跳跳的朝著裡邊走去,腳步在水晶上打滑,一路前進,走路漂移,十分柔滑,卡爾頓也是如此走路,十分優雅。

葉飛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原來精靈族平時走路是一路蹦跳一路向前滑的,怪不得地面那麼滑,這水晶般的地面,也不知道是什麼。

葉飛轉身,欣賞著精靈世界的美景。

卡爾頓轉身,對著那些小弟在喉嚨上比劃了一下,還用口型說著殺!那些小弟會意,便是點點頭,然後不善的看著葉飛。

而葉飛則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作為目標了,他還在觀察著周圍的美景。

葉飛拍了拍其中一棵樹,很是柔滑,然後他又跳起來,摘下了一個葉子,六角形的葉子好像雪花一樣,透明,雪白,好看。

葉飛拿出手機,為葉子拍照了一下,本想發給江月,但是手機沒有信號,葉飛就開始把眼前的美景給拍攝下來,參天樹木,枝幹好看,葉飛觀察到樹木的枝幹上,還有很多空洞,裡邊鋪滿了葉子,應該是精靈休息的地方。

葉飛拍完之後,便是把手機放在兜里。

「世外桃源啊,這裡好好看。」

葉飛感受著這裡的風,這裡的光,一切和地球都不一樣,呼吸的空氣也是純凈的,等小牙把自己接進去,一定好好問問精靈城內的事情,這些樹木是什麼,天空的發光體又是什麼。

「尊敬的客人,請您移步,我們將招待您美酒。」

一個精靈到葉飛的面前,單手放在胸口,對著葉飛彎腰鞠躬,葉飛也連忙學著對方的樣子回禮,這應該是精靈族打招呼的方式吧。

「好,去哪裡?」

葉飛問著他,那個精靈朝著旁邊走了幾步,他單手一揮,一個水晶凳子和水晶茶几就出現在了葉飛的面前,上面還帶著綠色的酒水,還有由冰製作成的杯子,不知道會不會化掉。

茶几上還有幾顆藍色的果實,那果實的樣子有些像橘子,還帶著小小的斑點,上面的脈絡很清晰,結著冰渣子,不知道這是什麼食物。

葉飛來了興趣,直接坐在水晶椅子上,然後端起酒杯聞了一下。

「哇,好香啊,有一種清新的感覺。」

葉飛對著那精靈說著。

「這是我們精靈族的精靈酒,請慢用,待會給您采一些天龍果吃。」

那精靈臉上帶著微笑,對著葉飛說著。

「好,多謝,我還沒吃過精靈族的東西呢。」

葉飛呵呵一笑,便是拿起一個不知名的果實,放在嘴巴之中咬了一口,入口水滑多汁,冰涼徹骨,還帶著點點顆粒,在嘴巴之中攪拌,非酸非甜,葉飛吸溜了一口,說不上來這是什麼味道。

酸甜苦辣都不是,反正很好吃,這是葉飛每吃過的味道。

「哇!人間美味啊,好好吃。」

葉飛誇讚著,入口滿口都是水和果粒,果粒裡邊還是不一樣的味道,涼絲絲的,葉飛保證,這是吃過所有水果里最好吃的。

那精靈看葉飛吃的開心,便是點點頭。

葉飛喝了一口那綠色的酒水,酒水入口純香,滿口皆涼,有些像果酒,但是卻有純香,也有微微辣,入口有些甜,在嘴巴里待了一會,就變成了微微酸,涼絲絲,咽下去還有一種十分柔順純香的感覺,一口酒水三種味道。

「我丟,厲害啊,太好喝了。」

葉飛又喝了一口,便是感覺渾身舒暢,然後一瓶都下肚子了,如此美味,怎可浪費。

「呃……」

葉飛忽然捂著心臟,有種心臟停頓的感覺,瞬間葉飛就明白,這酒水有毒,怎麼回事?難道小牙要殺自己?然後在強行抽出精靈骨?因為自己知道了精靈城的秘密?

不對,不是小牙,黑無涯也知道了,但是小牙卻不殺黑無涯。

「歘!」

那面前的精靈臉色一邊,從懷裡掏出一把冰刀,朝著葉飛的眼睛刺殺而去…… 【叮!】

【阿達州選手扎伊·安拉里,已經被沙漠低溫凍死!】

【叮!阿達州資源正在縮減…….】

【4%…7%…10%】

【縮減成功!】

【叮!阿達州人均壽命,縮減1%】

【縮減成功!】

沒想到的是,阿達州選手熬過了漫長的一夜,卻沒熬過最後黎明時分的一點余寒。

終究還是死在黎明到來之前。

局座:「大家可以看到,禁地求生不過才開啟1天,就有2名選手先後死去,由此可見,咱們的李祿在重重兇險中還能鎮靜面對,實在是難能可貴。」

小團團:「是啊,大家都說風險和收穫並存,可是禁地求生開啟以來,大家都只看到了兇險,沒有看到收穫,不知道匹配這種級別兇險的收穫,又是怎麼樣的呢?」

局座:「相信不久咱們就能看到收穫,也能收穫到資源具現的喜悅了,畢竟李祿所行走的道路上,已經有零零星星的植物出現了,離尋找到綠洲還會遠嘛。」

禁地死亡之海。

太陽再次出現。

新的一天來到。

喝了幾大口蛇血,吞吃了蛇膽飽腹后的李祿,開啟了元氣滿滿新的一天。

李祿雙目經過火眼金睛改造后,顯得更有神采了。

而且扮演度提升,現在他扮演等級已經達到白銀2星,體質又比他剛進入禁地時強大了不少。

本來深一腳淺一腳踩在沙地上,會非常的消耗體力,換做是一個正常人,此時早已氣喘吁吁。

但李祿卻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就好像並沒有消耗太多的體力一樣。

他走的方向也很明確。

行走的速度並不是很快。

但實際上,其實,這不過短短半個小時時間裏……

他已經走出好幾公里了!

「咦?」忽然之間。

他停頓住腳步。

看到了前方零星的幾點綠色。

再走近一看,瞬間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出現在他眼前的,居然是藤蔓相連,三個比成人腦袋瓜還大的大西瓜!

西瓜?!你敢信!

沙漠中的大西瓜!個個起碼4,5斤重,你敢信!

華州的直播間。

更是直接炸裂了!!

「我看錯了嗎,幻覺了嗎,魔怔了嗎,怎麼沙漠中有大西瓜!」

「這是禁地,不能以常規法則去猜測的,我看祿神趁別人沒發現之前,趕緊收割了大西瓜補充水分。」

「我怎麼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啊,這特么超越常識了好嗎,有沒有人才給解釋一下,沙漠中可以有西瓜這個品種的植物存活嗎?」

小團團:「貝爺,荒野求生您是專家,這個沙漠西瓜是什麼品種呢?這在現實中真的存在嗎?」

貝爺:「其實大家大可不必大驚小怪,去過沙漠地區的,很多人都會知道,其實這個品種就叫沙漠西瓜,也叫葯西瓜。」

小團團:「所以其實現實中也有這個品種?」

貝爺:「沒錯,但是我們不要忽略了一點,他雖然名字也叫做西瓜,但是它跟西瓜的甜美,卻是沾不上的任何關係的。

沙漠西瓜裏面有着強烈的毒素,它水分是很多,不過都是不能夠食用的。否則輕則中毒,重則身死當場!」

小團團:「天啦,原來是這樣,大家差點都被沙漠西瓜的假象給騙了,李祿千萬不要貪圖一時解渴,跟我們一樣放鬆了警惕啊!」

聽貝爺給大家這麼一解釋,大家一顆心也是吊了起來。

沙漠中。

三個大西瓜之前。

酷熱的沙漠中,出現西瓜,怎能不讓人嘴饞。

就算是李祿也不能例外。

他也想立即剖開一個,咬上一大口,喝一口清甜的西瓜汁水,那滋味,想起來都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