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沒你們的事,讓仙船再舟等一下,我要與戰無命談些事情,談完便可以回船了!」玄通搖了搖手,對於這些各家族之中的大佬們並沒有特別熱情,只是談談地道。

戰無命只得跟在玄通的身後,這可是帝族之中真正有份量的人,當然,他並不覺得眼前這個玄通大人的力量會比那啟靈塔之中的九先生強,整體的感覺,那位九先生更像是深不可測的大海,但是眼前這位玄通大人,戰無命卻似乎可以感受得到對方的境界大概範圍。

玄通快步而行,瞬間穿過大片院落,戰無命緊跟其後,心中有些疑惑,他不知道這位玄通大人召見他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不由得略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半晌,玄通大人停在一個古樸的鐘樓之前,這座鐘樓並不大,全身有如黃銅所鑄,充滿了金屬的力量感。

「就是這裡,你進去吧!」玄通一指那黃銅鐘樓,淡淡地道。

「大人,這是?」戰無命一怔,他不知道玄通究竟是什麼事情。

「想要見你的人就在這裡面,你進去了便知道了!」玄通依然十分平靜地道。

戰無命心頭一動,這能夠勞動玄通大人親自來傳喚他,那麼,這個對玄通下命令的人又會是什麼樣的身份?想到這裡,戰無命不由得心頭微熱。

「咿呀……」那巨大的銅門驟然之間滑動開來,那黃銅鐘樓的大門有如一個巨大的黑窟窿,又像是一張張開的巨大獸嘴,光線無比幽默暗似乎將所有的光線都隔絕在這鐘樓之外,唯有這洞開的大門之前有一縷透入的陽光,與裡面的黑暗形成一種鮮明的對比,更覺得十分壓抑。

戰無命想了想,舉步便行入其中,當身後的陽光再也無法照射到自己陰影之時,那銅門又咦吖地自動合了起來,戰無命的眼睛一陣不適,由光明變成黑暗的感覺像是經歷一個輪迴。半晌才適應了這鐘樓之中的環境,讓他有些錯愕的卻是,這巨大的鐘樓更像是一個長筒燈罩,只是這個燈罩的頂部被封住了。整個空間上下直通十分空闊,而在這個鐘樓的中心卻豎立著一個巨大的爐鼎,古樸無華,但卻有一種滄桑的氣息撲面而來,在這個爐鼎之下似乎直通地底,一股幽暗而熾熱的火焰自地下衝出將整個爐鼎的底部包裹……

戰無命從未見過這種幽暗的火焰,似乎可以將光線吸入其中的黑火,雖然烈焰滾滾,可是這鐘樓之中卻依然顯得十分黑暗,而這個巨大的鐘樓之中放了那一口巨大的爐鼎之外,竟然沒有其他的任何東西,更沒有看到任何人影,戰無命不由得微微錯愕,一時之間不知道玄通大人將他叫入這鐘樓之中究竟所為何事,不會這個巨大的爐鼎之中是在煉丹吧……

「你來了!」正在戰無命猜測著玄通的用意之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卻在這鐘樓之中飄蕩了起來。

戰無命一怔,他發現那聲音竟然是自那巨大的爐鼎之中傳來,聽到那聲音,他不由失聲低呼:「玄姬!」旋又忙改口道:「戰無命參見仙主!」

「不必拘泥,你還是叫我玄姬吧!」那爐鼎之中的聲音十分平靜,讓戰無命的心中略安,之前猜測能夠讓玄通大人親自來傳喚自己的人,只怕也就玄明仙帝大人可以有這個權威了,看來自己的猜測確實是沒有錯。

這段時間,玄姬一直沒有出現,只怕一直便在這與地火相接的爐鼎之中,他不知道玄姬的傷勢有多重,但可以肯定,在那帝劫之中,玄姬絕對受創極重,此刻他還能夠聞到一股淡淡的葯香,雖然十分淡,但卻瞞不過戰無命的鼻子。

「你受傷了!要不要緊!」想到這裡,戰無命略顯得關切地問道。

「還要不了我的命,謝謝你的那塊神木之心!」玄姬的聲音里透出一絲真誠,這讓戰無命心頭微微一熱,想到玄姬那冷艷而高貴的氣質,絕世容顏與那讓人噴血的身材,戰無命禁不住臉上泛起一絲傻笑起來,想想當日自己竟然光著屁股就與其對面而座,甚至股膚相親,這還真是一場奇怪的艷遇啊,只是可惜當日自己光著屁股,玄姬的身上還有一層玄衣,雖然是一層將其身材勾勒得無比火爆的玄衣,但那畢竟不是裸*體……

「你在想什麼……」玄姬的聲音里略有一絲嗔怪的意味,讓戰無命不由得收斂心神,尷尬地一笑,似乎玄姬感覺到了他心中所想,這讓戰無命尷尬異常,立刻正神道:「是仙主救了我才對,若不是你將我送離月孤峰,只怕此刻我也已化成一縷塵埃了!」

「凡有大氣運者,必有大成就,能獲得神木之心這種異寶,也足見你氣運之強,有你在,是我帝族之福。我知你近日便要前去恭華仙府,所以特召你前來要和你叮囑一番,希望你能夠平安返回!」玄姬並沒有再與戰無命糾纏救命之事,語氣一轉道。

「平安返回?恭華仙府那不是天才訓練之地嗎?難道還不平安了?」戰無命微微一怔,有些意外地問道。

「恭華仙府,那確實是天才修鍊之地,但是卻絕對不是一片平安樂土!」玄姬肅然道。

戰無命心中微微一突,看來這恭華仙府也不是什麼善地,否則以玄姬的身份,也沒有必要這般認真。不由得好奇地問道:「那這恭華仙府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相信你也知道,仙界無數年來的征戰從未停止過,但是你所見到的仙界,雖然偶有混亂,卻並未真正發生大的戰亂,那是因為,真正的仙界戰爭根本就不在你所看到的這些仙界大陸之上,而是在另一個空間!而恭華仙府,才是與這戰場相通的空間……」玄姬深吸了口氣道。

「啊!」戰無命不由得一呆,頓時似有所悟,他雖然聽說了仙界的戰爭不斷,可是他經歷了須彌天,太皇天之後又到了恭華天,但實際之上,並未有看到狼煙四起的場景,他甚至懷疑整個仙界的戰場並沒有延伸到地面之上,可能會在某些礦星之上發生,當然偶爾有一些人會偷襲地面之中的一些重要的礦藏,比方說在太皇天的時候便發生過礦脈重鎮被偷襲的情況,但是那畢竟只是個別的,而像元祖城被毀,那完全是一個陰謀,並非真正的仙域之爭的外敵入侵,現在聽到玄明仙帝這麼一說,戰無命頓時有一些理解了。

「既然那裡是戰場,可是為什麼那麼多的家族都想將自己的天才弟子送入其中呢?難道他們不擔心自己宗門的天才弟子會命葬其中嗎?」戰無命頓時又有一些不解了,他看得出來,包括像燕家和其他的一些大型家族對於能夠獲得進入恭華仙府的名額,他們是十分得意的事情,而且對此更是不惜代價想要多獲取一些名額,難道這無數年來他們就不知道那是一個生死戰場嗎?

「他們知道,但是每一個能夠從恭華仙府之中活著回來的人,必然會驚才艷絕之輩,真正的天才不是溫室的嬌花,而是鐵血的磨礪,在這仙界的大陸之上,就算你是一塊美玉,若是沒有經歷血腥的洗禮和打磨,你也永遠不可能綻放出美麗的芳華,而且恭華仙府之中的每一個活著的人,卻也是為自己家族輸送資源的最強大的動能,因為,在那裡面,所能獲得的好處和資源是在這大陸任何地方都難相提並論的!」玄姬淡淡地道。

「恭華仙府之中有這仙界大陸之上沒有的資源?」戰無命心中一動,如果真是如此,那各大家族倒是確實有必要要讓自己的人過去,但是他卻還有一些疑惑,既然如此,那麼為何不幹脆遣出族中的超級強者,比方說什麼仙尊仙皇之類的,卻要讓一些弱小的天才進去,這倒是讓戰無命略有些費解了。

「不過那是一片特殊的空間,也是我們仙界無法掌握的空間,任何強於仙王階以上的人進入其中,都會被那空間之中的魔氣同化,修為越高者,同化的程度將會越高,而且一旦超於仙王階以上的強者進入的數量超過一定的度之後,那麼,便會引來那空間世界的強烈反擊。恭華仙府只是在那片世界之中的一個結界,只有居住在這個結界之中,才會隔斷那個世界的氣息,所以,就算是再強的人進入其中,也只能生活在恭華仙府之內,不敢擅出那片世界,這也是為何各仙界大陸的各大家族並沒有派出自己的頂尖力量進入其中的原因。」玄姬似乎看出了戰無命心中的疑惑,不由得淡淡地解釋道。

「原來如此!」戰無命恍然,看來這個空間與下界之中的一些秘境也差不太多,不過在下界的秘境之中是境界太高的人根本就沒辦法進入其中,而這裡卻是可以在那世界里開僻出一個空間,作為一個中轉的節點,倒也算是有一個安全的後方,給進入其中的天才們多了一份安全感,估計那些老怪物在其中也是為了保全這些天才們的生命。

至於那世界之中究竟是有著一些什麼樣的資源能夠吸引到各大家族將天才送入其中,戰無命就不得而知,但是自己很快便要進入其中了,如果真有一些在這仙界大地之上所沒有的寶貝,那倒確實是一個好去處。

戰無命並不懷疑在仙界有許多異常的空間,因為在下界之中,他很清楚,這下界的宇宙是有兩部分的,一個是新宇宙,存在著諸多的大陸,而原始宇宙之中則是無盡的星空,以及兩塊主大陸,就像是眾生戰場,無盡星海等等,那都是有異於戰無命那玄武大世界和九玄大世界的存在,而更有傳說,仙界事實上也同樣是存在於原始大陸上的一部分,只是在下界之上被人以無上的規則之力給封鎖了,無法與下界互通而已,而現在看來,這個傳說並非無因。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仙界由一百零八塊巨大的大陸拼結而成,正如那件傳說之中的神器仙界諸天圖,在這無盡的星空之中,一百零八塊巨大的大陸便成了仙界的三十六天七十域,若自無盡星空的高處俯視,卻可以看到這一百零八塊巨大的大陸,更像是一塊塊破碎的拼圖,似乎是自一塊更大的拼圖之上敲碎,而後再拼接在一起,於是形成了這無邊的仙界。

沒有人知道仙界的邊界,並不代表沒有人知道仙界大陸的邊界,因為仙界不只是一百零八塊巨大的大陸,更包括了無盡的星空,除了知道在那絕望荒原之外有著一層壁壘,破開這層壁壘便可以進入那無盡的原始星空。當然,這仙界的壁壘卻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破開的……除了仙帝和少數無敵的仙尊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沒辦法破開這堅韌的壁壘。

有人說,仙界就像是無邊的宇宙之中的一個小島,而那無盡的原始星空則是無邊的汪洋,而神界則是這個宇宙之中另一個更大的島嶼,只是沒有人知道這座更大的島嶼究竟在這無邊汪洋的哪一個方向,想要找到神界那座飄浮於無盡宇宙之中的島嶼,那麼就要在這邊無汪洋之中流浪,大多數流浪的強者都泯滅在那無盡的原始星空之中……也許有一些幸運的人能夠找到神界的方位,但是卻沒有人向仙界的生靈證實這一切。

也有傳說,如果能修成神格,那麼,憑藉著神格的特殊規則,便可以在那無盡的原始星空之中感應到神界的方位,只能擁有神格才能夠抵達神界,就算是神界與仙界的通道不能夠打通,也同樣可以通過穿越無盡的原始星空抵達神界,當然,那需要無盡漫長歲月的星空流浪才可以,可是一旦修成神格,壽元無盡,與宇宙同壽,千萬年也不過只是一歲月長河之中的一部分而已。只可惜,太古神魔之戰後,神界與仙界的通道關閉,於是在這仙界之中就算修到了仙帝的巔峰,也同樣難以讓魂核轉化為神格,可以說,這是整個仙界的悲哀。也使得仙界之中的仙帝漸多,資源反更是稀缺。人們不得不去尋找能夠產出更多資源的地方,於是仙界諸天聯合打開了太古之時遺留下來的神魔戰場。

神魔戰場事實上在太古之時與仙界屬於同一片大陸,但是太古神魔大戰,不只是仙界無數仙人死亡,更將整個大陸打得四分五裂,後有神界大能聚一百零八塊巨大的碎片煉成了仙界。但是卻有一方大陸被封印在無盡的原始星空之中,並不能與仙界相通,那就是太古之時,屬於仙界大地的神魔戰場。

無數的仙人,無數的神靈和無數的魔神曾在這片大地之上交戰,無數強大的存在隕落在那片大地之上,神魔之血染黑了那片大地,因此,那可以說是一片詛咒之地,但卻又是一片充滿了無盡機緣的寶地。

太古之時,有太多的神魔寶物也隨著這些神魔的隕落而埋葬於這片土地之上,只是這裡卻是眾仙的禁地,一旦修為超過仙王者進入其中,必然會驚動那無數年積累下來的神魔怨念,從而會形成相應的魔物,而且這些魔物成群的生成。

因此,這片神魔戰場雖然被仙界諸天聯手打開了通道,但是卻沒有超越仙王階以上的強者敢進入其中,即使是進入神魔戰場的,也只能呆在諸天各自建立的封印結界之中,不敢走出結界半步。當然,這個結界的維持所需要的能量也十分龐大,每個仙域也僅能開僻出這麼一個結界空間,因此,進入這結界空間的人員必定不可能無限量的進入,只能是一些真正的天才精英才有資格進入其中,這也是減少結界能量的消耗。

玄姬對戰無命講述的相對來說還算詳細,每一個在神魔戰場之中的結界都是一方仙域的核心之秘,當然,在神魔戰場之中的爭鬥各大仙域從沒有間斷過,每年都要向那神魔結界之中輸送大量的天才弟子,無數年來,在那片空間之中也積累下來了不少的天才。

有一些人將境界強行壓制在仙王階,不敢突破,也有些人已經突破,而後返回各大家族,成為各大家族真正的核心人物。但各大仙域之中還是有大量的人員生活在那結界之中。

玄姬的話讓戰無命的心思活絡了起來,去光明天盜取那帶有光明神性力量的寶貝給天堂吞噬,那得冒多大的險啊,尤其是那些重寶必然是掌握在強者的手中,想從那些仙皇仙尊甚至是仙帝的手中盜取那些神性的寶貝,總有點找死的感覺。

有這麼一個魔神戰場,那可就如同是始原之中的神葬之地了,雖然神葬之地中大多是眾神之葬,但是在太古神魔戰場之中同樣可以找到無數太古之時隕落的神魔遺物,那些破碎的神器魔寶,同樣是修復天堂神器的材料。當然,其中兇險自然也有,可以如果真只是仙王階的對手,戰無命還真不是很擔心。

戰無命覺得現在的自己,即使是面對全盛之時的吞天,也有逃脫的機會,雖然打不過,但逃跑的話,戰無命還是十分自信的。

「現在的你,才大仙階的修為,雖然你的天份極好,但是能夠在那神魔戰場之中活下來的人都是仙界的妖孽一般的存在,而在其中最多的便是仙王階,每一位仙王幾乎都可以超階挑戰,所以,我不太放心你以現在的境界進入那片空間。所以,我希望能夠讓你短時間裡突破到金仙的層次……」玄姬語氣一變,十分嚴肅地道。

「啊!」戰無命一怔,他現在已經是大仙中階巔峰,只要他願意,可以輕鬆地突破到大仙後期,可是想要突破金仙的層次,依然力有不逮。

他不知道玄姬此話是什麼意思,當然,玄姬應該不會害他,畢竟對於玄姬來說,戰無命不過只是一個小小的螻蟻,她根本就不需要親自動手,直接讓玄通或者是任意一位帝族的長老便可以輕鬆將自己抹殺,完全沒有必要與自己語重心長地講起仙界之中的這些辛秘之事,玄姬和自己講這些事情,唯一可以確定的,那便是對方重視自己,至少,是為了自己好。

「回仙主,無命現在要突破大仙後期那倒不難,可是想要短時間突破金仙的層次,只怕積累還不夠。」戰無命有些無奈地道。

玄姬如此說,必然有她的道理,想來,也不會無的放矢,他倒是想看看玄姬是不是有什麼其他的手段,如果能夠直接晉陞為金仙,那自然是最好,自己來這仙界也不過月余的時間,這修為提升也太快了一些。如果玄姬不這麼說,他還真想讓自己的境界和法則再鞏固一下,再考慮提升的事情,這也是為何戰無命壓著自己大仙中階的修為,並沒有直接晉陞到大仙後期的原因之一。

「我這裡有一顆脫胎換骨丹,在仙王之下服用擁有奇效,更有可以讓仙王以下的修行者直接提升一小階的功效。如果你能晉階大仙後期,那麼,這以這顆丹藥自然可以讓你晉陞為金仙。」

「脫胎換骨丹?」戰無命一怔,居然還有這種丹藥,雖然他自己煉過不少丹,但是這種丹藥的名字他還是第一次聽說,至於可以讓仙王之下的修為者晉階一小階,這也算是一種神丹了。不由得立刻大聲謝道:「無命謝過仙主!」

「無外人在時,可以叫我玄姬。」玄姬淡淡地再次糾正戰無命叫法。

「是,玄姬。」戰無命心頭一動,並沒有違逆玄姬的意思,一個仙帝卻沒有架子,這讓戰無命心中多了無限的遐想,當然,就算他是這般猜測,也不敢真的說出來,對方可是仙帝,誰知道這位仙帝大人會不會喜怒無常,萬一因為一點小事情就給滅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這顆丹藥拿好,此丹十分難得,我也是偶然之間得到一顆,傳說在上古之時便已失去了丹方,如今早已無人能夠煉得這種可以直接提升境界的丹藥了。真是可惜!」

玄姬的話音一落,一道金光自那爐鼎之中射了出來,如同一隻靈鼠,一閃之際,竟然想向鐘樓之外逃去。

戰無命一怔,不由得駭然,這顆丹藥竟然生出了自己的靈智,居然想要逃跑,戰無命又豈能讓其得逞,雙手一合,一道無形的氣波如一堵牆一般封住了那顆靈丹的去路,金光在那無形的氣浪之上又反彈而回。其實就算戰無命不加以阻擋,這顆丹藥也不可能破得開這鐘樓的封鎖,幾乎沒有一點空隙可以讓這丹藥逃生。

「好丹!」戰無命雙手合攏,將那顆金丹捧在手心,一股逼人的仙靈之氣透體而入,磅礴無比的生機,讓這顆丹藥如同一個初生的嬰兒一般朝氣蓬勃。這是一顆五階的丹藥,或者說這顆丹藥在煉製出來的時候或許只有四階,但是卻不知道在那裡沉睡了多少的歲月,而這無盡的歲月之中並沒有因為時間流失而使丹藥之中的靈性消失,反而似乎是吸收了無數載的天地靈氣,居然自我進化成了五階的丹藥,甚至產生了丹靈,可謂奇迹。

戰無命自然知道,五階以下的丹藥如果太長時間未用,極有可能藥性流失,最後經為灰燼,除非是放在一些極為特殊的環境之中才有效,看來,這顆丹藥還真是玄姬在某個秘境之中得到的東西,這東西對於仙帝來說是雞肋,但是對於仙王之下的人來說卻是重寶。

「你拿去,在仙船之上突破就行了。記住,恭華仙府之外,才是真正天才們的天空,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玄姬深沉地道。

「謝謝玄姬,無命必不負所望,也希望你能夠早日康復,那我們恭華天便可保無憂了。不過還要請玄姬注意一下在近期可能會有雲家的仙船抵達我們恭華天,那裡有一隻已經無法控制的黑暗魔佗,我怕那東西會對我們恭華天造成巨大的破壞,而且若讓其無休止地吞噬生靈,到最後,只怕後患無窮!」戰無命立刻向玄姬行了一禮,語氣之中略帶幾分關切。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戰無命自那鐘樓之中行出,玄姬並沒有再多給戰無命一些什麼寶貝之類的東西,除了和戰無命講述了一些關於那空間之中的禁忌和該注意的事情之外,就只那顆脫胎換骨丹。

當然,擁有那顆脫胎換骨丹,對於戰無命來說,卻是一個巨大的幫助,只要他願意,那麼他可以隨時進入金仙階,一旦他的境界達到了金仙階,那麼他的肉身便可以再度擁有突破的機會。如果肉身再度突破,戰無命相信即使是在那神魔戰場之中,他也有一席之地。

事實上,玄姬召見他,這在帝族之中也是一種姿態,那些原本還想收戰無命為徒的老怪物們一個個全都偃旗息鼓,打消了收徒的念頭,這事兒讓戰無命也有點鬱悶,這要是萬一有個老怪物想收自己為徒的話,那麼,自己還可以敲詐點寶貝不是,可是被玄姬這麼一搞,那些老頭子對戰無命是更加重視了,但是卻讓戰無命也沒有機會去弄寶貝,不過想到那神魔戰場之中有無盡的寶貝還在等著自己拿呢,心情又爽快了許多。

仙船並沒有等太久,戰無命與玄姬之間的對話也就片刻時間,而且玄通元老親自傳喚,讓所有人對戰無命的份量不由得又重新評估了一下。

戰無命對於其他人的態度並不在意,這裡的人沒幾個是他認識的,他的心思卻還在想著為何玄姬會居於那巨大的爐鼎之中,只怕這一次玄姬的傷勢真的不輕,在這種情況之下,玄姬還來與自己見上一面,這倒是讓戰無命心中多了許多感動。

人家可是仙帝大人,自己在對方的眼裡不過只是一隻小小的螻蟻,這讓戰無命感覺至少對方是位重情重義之輩,倒非薄情寡性之人。當然,戰無命可沒想過將成輪仙帝的那團魂核給玄姬服用,畢竟這魂核是讓天堂開啟的營養,而且成輪仙帝的死亡消息,戰無命暫時不想公布,還是給自己留一手的比較好,而且自己如何解釋拿到這半顆魂核的呢?

越解釋越麻煩,畢竟成輪仙帝何清泉的神魂之中殘留著自己前世的一些氣息,正因為這種氣息,戰無命才能悄然將那半顆魂核搶到手,否則即使是殘破的仙帝魂核,其殘留的仙帝意志又豈是那麼容易接近的,而且還要在噬魂仙尊毫無所覺的情況之下得手。

在幫助天堂神器煉化那半顆魂核的時候,戰無命觸動了一些過往的記憶,那一世,何家的算計沒有半點遺漏,與無數個前世一般,總在最重要的時候,成為了別人的嫁衣,戰無命討厭那種感覺,甚至在自己神魂意識之中刻意地有些迴避那種感覺,但他卻知道這些是真實存在的,那是屬於他神魂的一部分,因此,他每融合一縷神魂,便感覺自己的神魂更加圓滿了一些,這是屬於他的秘密,不希望因為成輪仙帝的半顆魂核而引起玄明仙帝的猜測。

……

恭華仙府的入口並不在帝城,而是在帝族的祖地,距離帝城並不是太遠,但是卻並未直接開通傳送通道。

帝族的祖地在玄祖山。玄祖山是一條巨大的山脈的主峰,延綿十萬里,婉如一條巨龍,而玄祖山便在這龍頭之上。

玄祖山中居住著帝族的一些長者,恭華天的元老會通常會在玄祖山之中召開,而不是在帝城之中,可以說,玄祖山之中的高手比帝城的都要多,因為在這裡的老怪物,幾乎都差不多是仙尊階的強者。

這裡是帝族養老之地,一些老怪物並不喜歡人多口雜的帝城,反而更喜歡靈氣充沛,清凈自然的玄祖山,於是他們隱居於這裡,過著恬靜而悠閑的生活,當然,對於那些修鍊狂人來說,也沒什麼悠閑的生活,除了修行還是修行。當然,玄祖山中的老怪物還有一個職責,那便是守護恭華天的恭華仙府,守護仙府的入口,同樣也負責維持整個仙府的穩定。

仙船飛行了一日,便已經進入了玄祖山脈,感受著大山之中一道道狂暴的氣息,這讓戰無命想到曾經在下界之中的魔獸森林,這玄祖山脈便像是一個加強版的魔獸山脈,當然,玄祖山脈十餘萬里只是山脈的長度,而延著玄祖山脈延伸出去的森林卻更加廣闊。玄祖山脈便在帝城的背後不遠之處,但是從帝城抵達玄祖山卻需要縱穿玄祖山脈,這才讓仙船不得不飛行一日的時間。

戰無命感覺便是,這玄祖山脈不是一處普通之所,山脈之中許多強大的氣息已顯示在這裡生存著不少的仙獸,要知道,最低階的仙獸都是由狂獸進化而來,最弱也能夠抵得上仙皇階的強者,因此,可以說這玄祖山脈是一片險地。

若不是自森林的上空飛渡,想要直接穿越森林,只怕他們還沒有抵達玄祖山,便已死傷慘重了,當然,這玄祖山之中並非沒有強大的飛行仙獸,但是帝族的仙船似乎有著特殊的裝備,散發出某種特殊的氣息,讓飛行仙獸不太願意靠近招惹這艘仙船。因此,一路之上,倒也飛得十分平安。

不過,在仙船之上,戰無命倒也聽說過一些傳聞,說曾經有些大世家想自行駕馭仙船進入玄祖山脈深處,尋找玄祖山,但無一生還,全部隕落在玄祖山脈之中,被強大的飛行仙獸撕成碎片,據傳那仙船之上還有仙尊階的恐怖大能,但也未能走出這玄祖山脈。

因此,對於帝族來說,這玄祖山脈實際上是一片天險,保護玄祖山的天險,同時也是帝族天才們試練的地方,玄祖山那恭華仙府之中的弟子並非只在那神魔戰場之中歷練,同樣也會進入這玄祖山脈的狂獸森林試練。因此,這玄祖山脈只屬於帝族所有,抑或者可以說就是帝族的後花園。

對於這片帝族的後花園,戰無命同樣充滿了期待,這樣一片荒古的森林之中,必然存在著許多靈藥,許多太古丹方,或許就有用武之地了,當然,在仙界之中現在能夠真正找得到珍品仙草藥已經越來越少,這仙界的一百零八域,雖然是一百零八塊巨大的大陸,但是經歷了無數年來,仙界的人口已經成得膨脹太多,在仙界的大陸之中除了像暗黑之森這樣的險地之外,其他的地方几乎都被人們探索過,即使是這玄祖山的帝族後花園,只怕也被帝族的強者們犁了一遍,真正能夠剩下的仙藥估計也年份不足。

戰無命對這仙界也有些鬱悶了,原本以為這仙界必然是物產豐盛,仙草遍地。這裡倒是仙草遍地,可惜都是沾了仙靈氣卻沒啥用處的仙草,對於下界來說,倒是不錯的東西,畢竟裡面可以提取仙靈氣,但是在這仙靈氣無處不在的仙界,那種草只怕野獸都懶得吃了。

傳說在太古的時候,仙界也同樣是無窮大,沒有邊際,無盡的混沌氣流也會時常波及到仙界,混沌之氣吹過的地方,萬物生長,奇珍異寶層出不窮,那時候的仙界,是真正的洞天福地,擁有取之不盡的資源。

而現在,仙界各域卻只能將自己的觸手伸向其他的界域,甚至包括太古的神魔戰場,當然,也有些仙域甚至自冥界、血界等等其他的一些低等世界之中尋找物資,當然,穿過這些界面也不容易。

正因為這些原因,整個仙界諸天的掌權者,最渴望的事情就是能夠打通與仙界與神界的通道,一旦可以將仙界與神界的通道打通,那麼仙界便會再度煥發出生機,將會有一片片全新的仙界大陸自通道之中衍生。

「前面便是玄祖山!」有人指了指前方那直插去宵的巨大山峰,仙船雖然在高空之中飛行,但是卻似乎只是在雲層的中間,高度也不過只是玄祖山的山腰之處。在雲層之上,那玄祖山穿透雲端的那一截巨大的山體,彷彿是無盡雲海之中的一座巨島,而仙船正是游弋在這雲端的漁船,戰無命都不得不驚嘆那玄祖山的雄偉壯闊。

戰無命很快就意識到那玄祖山似乎並非肉眼所見的那樣,十萬里的大山,戰無命在下界之中所見眾多,在那無盡星空之中,蘇神星域的那具古神之屍便有百萬里之巨,他也沒有眼前這玄祖峰的這般感覺,隱約之中,他發現這玄祖山雖然與整個玄祖山脈相連,但是實際之上這座山峰卻似乎是穿透了另一個世界,彷彿可以看到整個玄祖山重重疊疊的山巒被空間摺疊出無盡的影像,於是,原本只不過是一座平凡的山峰,或許只有萬丈之高,但是被這空間摺疊的影像映射之下,居然比百萬里的古神之軀更加雄偉詭異。

這一刻,戰無命似乎明白,那所謂的恭華仙府只怕就是以這座玄祖山為藍本而開闢出來的,這十萬里玄祖山脈只是那恭華仙府在這恭華天大陸之上的延伸,是那神魔戰場與仙界大陸的一個緩衝地帶,而這玄祖山一半在仙界,一半在那神魔戰場的空間之中,形成陰陽兩半。

一座山峰,卻處在兩個不同的空間,還達到了完美的平衡,這讓戰無命不由得感嘆當年布下這恭華仙府的大能是何等強大。

這種以山峰貫通兩界的手段,不只是開僻出了恭華仙府,更借這座山脈將異度空間的天地靈力引入仙界大陸,這或許就是為何這玄祖山脈靈氣如此充沛,其中的生靈遠比外界強大的原因,那是因為在潛移默化之中,神魔戰場之中的魔氣和靈氣已經悄然滲入了仙界。

仙界那龐大的凈化能力使得這些魔氣轉化為仙靈之氣,但是在這玄祖山脈之中的生靈或多或少地吸收了一些償未被轉化的神魔之氣,那是一種高於仙靈氣的存在,所以,在這片山脈之中的生靈會十分強大,這片森林也仍在緩慢擴張。

本書源自看書蛧 仙船停靠在一座巨大的山崖之上,突出的山崖如同一隻巨手自山腰之上伸了出來,平托著停靠在上面的仙船,而在這山崖之下,則是無底的深淵。

玄祖山上許多宮殿依山而建,金壁輝煌,溢彩流光,瑞獸穿梭其間,仙禽啼鳴,其情其景,讓戰無命真正的感受到了仙界與凡塵的不同之處。

整座玄祖山仙氣如霧,在山風之中像輕紗一般讓許多的宮殿若隱若現,一下得仙船,眾人不由得驚嘆,如飲甘泉,自有一種沁人心脾的舒爽。戰無命不由得心中暗贊,此處真是修行的洞天福地,難怪那麼多家族想將自己家族之中的天才弟子送到這恭華仙府之中來,即使是知道面對危險,也不惜冒險送來。

「弟子玄奇見過五長老!」戰無命等人剛下仙船,便有幾道身影飄然而至,衣襟隨風舞動,有種飄然出塵的感覺,這幾人全都是仙王階的修為,不過,卻有一種讓戰無命心悸的壓力,彷彿在這幾具軀體之中蟄伏著一頭太古凶獸。

戰無命不由得心中暗暗警惕,這恭華仙府呆著的人果然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比起帝城之中那些同階仙王,只怕可以輕易將其滅殺。正如玄姬所說,這裡的每一位都擁有超級挑戰的能力,這裡才是天才匯聚之所,每一個回到各自的家族之中,都必然被重點培養,因為他們潛力無限。

「嗯,玄奇小子,幾月不見,氣息又渾厚了一些,看來你小子野心不小!」帝族五長老玄成子是這次來恭華仙府的帶隊長老,玄成子為人倒是十分隨和,玄奇更是帝族的直系後人,因此,玄成子倒沒有什麼架子。

「長老一直教導我們,要厚積薄發,能夠壓抑多久便儘可能壓抑多久,玄奇可捨不得離開這玄祖山!」玄奇不由得乾笑了一聲。

此時的他已是仙王巔峰,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突破到仙皇。但是一旦晉階仙皇,那麼,他就必須離開恭華仙府返回帝族,這顯然並不是玄奇想要的。當然,仙王成就仙皇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也並非積累得越深厚便越有可能晉階,只不過積累得越深厚,在晉階之時,得到的好處也就越多而已。

仙王晉階仙皇對於恭華仙府的這些天才們才來說,也並不是太難,因為他們擁有最好的資源支持,只要不出意外,大多都能晉陞為仙皇。

「嗯,有這決心就好,仙王晉階並非易事,積累很重要,但是機緣也很重要,這恭華仙府之中便擁有仙界大陸之中所沒有的巨大機緣,如果機緣來了,就不要猶豫,晉陞仙皇,並不是時刻都有機會等著你們!」玄成子語重心長地道。

「五長老教訓的是,弟子奉命前來迎接五長老和各位師弟,還請隨我一起去玄祖殿。」玄奇虛心地道。

「嗯!」玄成子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於是帶著戰無命等人跟在玄奇身後向那雲霧之中的宮殿行去。

各大家族的天才們盡皆好奇地打量著這玄祖山之上的一切,眼神儘是驚嘆,而且當他們的目光落在玄奇以及其身邊的那些人的身上的時候,全都禁不住心頭略顯得沉重起來,他們無一不是各大家族之中的天之驕子,在家族之中,他們擁有無比的優越感,可是當他們來到這玄祖山,看到玄奇與其身邊的那幾名帝族的弟子之時,他們才感覺到真正的壓力。能夠被家族送入此地的人沒有一個眼力差的,他們很清楚自己與玄奇這些人的差距,同時,也讓他們對進入恭華仙府多了幾分迫切。

一道石階盤山而上,如一條怪莽穿越林間,眾人一行自宮殿的旁邊穿過,而後穿林而過,拾階而上近千丈。一路之上偶有幾道身形飛躍林間,如同精靈一般,不過倒沒有人馭劍飛行,只是憑空縱躍而已。

戰無命感覺到奇怪的時候,玄奇與他們講到這玄祖山的規矩,因為這裡是帝族的祖地,在這山中葬有帝族前輩大能,因此,在這座山上是禁止馭劍飛行,尤其是不允許馭劍自祖輩陵墓之上飛行。

因此,雖然這玄祖山中的天才們個個驚才艷絕,擁有通天徹地之能,但是卻沒有人敢馭劍飛行,只能憑肉身之力在山林之間憑空縱躍。

行不多久,眾人再度抵達一個巨大的平台,而這座平台似乎是被人生生斧劈而出的,一座巨大的宮殿依山而起,氣象萬千,瑞氣環繞,而在這宮殿之前卻有一尊巨大的雕像聳立而起,人面蛇身,舉頭向天,有一種俯視蒼生的氣勢,戰無命不由得微微錯愕,這尊雕像竟然是神獸白矖,他不知道這尊雕像會不會是帝族的始祖或者是與帝族的始祖有關,他在這白矖神獸的雕像上感受到了一絲信仰的力量。

(註:古華夏傳說中白矖,傳說盤古開天闢地之後,女媧非常孤獨,於是用泥造人,同時也造了和自己同為蛇神的龐物,一為白矖為雌;一為騰蛇,為雄。相傳女媧補天因五彩石不夠,於是以身補天,白矖與騰蛇亦追隨其後以身補天。與本書無關)

戰無命對於白矖略有了解,傳說這是神界某位神主創造出來的侍女,雖然只是神主的侍女,但其在神獸之中的地位卻不低,在神界的地位與蒼宇相當。當然,其地位有多少是因為自身的實力,又有多少是因為它的主人而得來的,就沒有人能說得清楚,至少蒼宇是不敢與白矖交手,欲話說,打狗得看主人,要是打了白矖,那就是在挑釁神主的威儀,這事兒誰也不敢做。

「這是我們帝族始祖白矖的雕像,帝族的血統是高貴的神之血,你們每一位帝族的子孫,都要牢記,你高貴的血脈之源!」在那巨大的雕像之前,玄成子停住腳步,對著雕像虔誠地拜了一下,而後轉身對著身後的戰無命等人道。

戰無命掃了一下帝族的幾位天才,看其臉上也是一臉的虔誠,頓時想到在那啟靈池底下的那一團巨大的神血,不由得對玄成子的話相信了幾分,或許帝族真的就是祖矖的後代,因此,那神血才會如此巨大一團,那是因為帝族的始祖矖的神體無比巨大,其神血自然是巨大。看到帝族的那些天才在行禮,他也只好跟在眾人身後對著雕像施禮了。

玄祖殿十分巨大,在殿外還盤著各種神獸的雕像,不過這些雕像要小很多,分佈在神獸白矖雕像的周圍,倒像是神獸白矖的兵馬一般,看來傳說也許並不假,這位神獸白矖跟著自己的主人也擁有極高的地位,所以在其身後擁有一群神兵,而這群神兵同樣是由各種神獸所組成的。

玄祖殿之中似乎並沒有多少弟子,倒是只有戰無命這批新人才來到此處,進入大殿之後,戰無命才知道為何這裡並沒有其他的弟子,因為這裡完全就是一個祭禮的大殿,只是祭祀帝族的先祖和一些英烈,每一個新入門的弟子,都必須將自己的鮮血滴入祭壇之中的一個血池之內,寓意將自己的靈魂投入祖先的懷抱,然後在帝族的長老主持之下,完成一個簡單的儀式,才表示正式成為恭華仙府的弟子。

而這個儀式最主要的作用就是,讓每個人都在這玄祖殿之中留下一盞魂燈,魂燈未滅則表示主人未死,一旦魂燈破滅,則表示神魂俱滅,已經身死。畢竟在那神魔戰場之中,誰也不知道會遇上什麼樣的危險,而超越仙王階的高手基本上是不敢輕易進入神魔空間,於是試煉者如果長時間沒有返回的話,只能通過魂燈來看是否還活著。

這種在下界之中就經常被使用得到,戰無命沒想到,到了仙界還是用這魂燈的方式,他倒是不反對將自己的魂燈留下,如果有一縷神魂留下,也算是多一絲生機,何樂而不為呢。

祭祀完帝族的先祖,又舉行完儀式,留下魂燈之後,戰無命被分到住處。在這玄祖山之上,卻是沒有在帝城那麼舒服,在帝城之的沁春園,每個人都可以用擁有一座山峰,還專門配備僕人,但是在這玄祖山之上,一切都需要自己動手。而且住處只不過是一簡陋的洞府,裡面的空間倒也開闊,靈氣充沛,每個人一個洞府,以陣法隔開,相互之間並不會受到打擾,倒也清凈自在,戰無命覺得還算是滿意。

至於何時可以進入神魔戰場,戰無命反倒不是很急,玄姬給了他脫胎換骨丹,他總得好好利用起來。至少在進入神魔戰場之前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金仙階比較好,在沒有進入這玄祖山之前,他並不在意自己是大仙還是金仙,因為他覺得就算是面對這裡的天才仙王,也不會弱,可是當他看到玄奇等人之後,他的思想改觀了。他還是小看天下英雄了,他需要讓自己的修為儘快提升。所以,一抵達洞府便立刻選擇閉關提升修為。

戰無命選擇閉關修行,這並不讓人意外,因為那些新來的弟子們也同樣被打擊了,他們發現他所謂的天才,在那些真正的天才眼裡似乎只是一個玩物,許多人立刻閉關,畢竟這玄祖山之上的靈氣無比充沛,在這種環境之中修鍊,那絕對是事半功倍。所以,戰無命的閉關,並不讓人覺得有什麼突兀。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轉眼,戰無命便已在玄祖山月余的時間,不過這段時間之中,戰無命並沒有獲得進入神魔戰場的機會。所有新入玄祖山修為在仙王之下的弟子都是如此,只有少數已是仙王階的天才,才可以提前與玄祖山上的師兄弟組隊進入神魔戰場。

戰無命的修為在這一次所有前來玄祖山的弟子之中至少看上去是最弱的,才大仙高階的修為,不過這一個月的時間,戰無命藉助這玄祖山那無比精純的仙靈之力將突破到了大仙後期巔峰,並將修為鞏固在圓滿境界,不過,他還是沒想這麼快便突破到金仙,雖然在下界之中,他的積累無比深厚,而進入仙界之後又屢獲機緣,但是他也感覺自己的修為提升確實是太快了,需要將仙道法則理順,而且他發現一個問題,此時他的仙道法則雖然提升到了大仙巔峰級,可是基礎卻十分浮燥,他以前的修為過於依賴肉身的力量,而仙道法則往往並未起到多大的作用,讓他對自身的仙道法則的錘鍊有些忽視,以至於現在他的法則之力,境界雖高卻根基浮動不定,若是與對手在肉身力量相當的情況之下,他的仙道法則運用之力,只怕比起同階的大仙後期都要弱上許多,更不要說與這玄祖山之中的那些天才相比了。

因此,戰無命在突破到大仙圓滿之境后,不僅沒有急著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金仙的層次,反而將自己身體之中的法則之力反覆錘鍊疏理,鞏固基礎運用之法,反將本處於巔峰的境界居然壓制到後期,又緩緩壓回了剛突破大仙中階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