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光幕持續了數個呼吸的時間,忽然爆裂而開。

在這憤怒之下,帶著難以形容的瘋狂,整個人呼嘯而起,直奔外界而去,更是展開了神識去尋找感應周圍可能存在靈力氣息。但卻不知為何,這方圓數里之內,竟是沒有任何強大到足以威脅到他們的存在!!

最後血影一無所獲的回到原地,緩緩彎身,將青衣中年的屍體抱起,然後臉色淡漠地大步行出密林,那怨毒得令人渾身發寒的聲音,卻是逐漸回蕩。

「三弟,不管是誰,只要讓我查出真相,定然要讓其受萬刀剮肉之痛,以祭奠你在天之靈。」 茂密的山林,一道身影快速閃過,似是為了擔心會有人追趕而來。沿途之中,楚澤順手采了一些氣息較重的藥草抹在身體上,用來掩飾自己那濺在衣服上的血腥氣味。

那股充斥著無比陰寒與殺意的氣息,自天空上飛掠而過,楚澤也感受到了,有好幾次那道殺意都從他的身邊掃視過。

只不過,後者僅僅一掃而過,便是沒有再去注意他。

所幸的是,楚澤身上沒有傳出任何靈力修為上的波動,加上每次感覺到對方的臨近時都刻意放慢腳步,假裝成一個在山中尋找草藥的愣小子。

顯然,那血影是將把目標鎖定在靈力修為以上的人了,「弱小」的楚澤沒能入得了他的眼。所以,這一路的驚險逃竄中,沒有被那暴怒中的血影給察覺,實在是萬幸。

不間斷的躲藏加趕路,耗費了平時數倍的時間,楚澤方才見到自己熟悉的修鍊小屋,此刻他深吸了一口那林間略帶著許些薄霧的空氣,心中的緊張和疲憊終是完全消散。

目光望著遙遠處的青嵐山脈,嘴角忍不住地勾起一細微弧度,緊接著,弧度擴大,最後化為一陣痛快大笑,在空曠的院落回蕩。

回到屋內,楚澤將窗戶和門都緊緊的關上,然後深吸一口氣,才小心翼翼的將布袋打開,雙眼再次放光,痴笑道:

「這一次真的是走-狗-屎-運了!」

第一次身作漁翁,收穫遠遠超過了楚澤的預料,原本他只是想借青嵐山脈裡面的一些妖獸做實戰對手,提高自己的實力,但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碰到那兩頭靈丹境妖獸為爭奪這靈晶果而相互爭鬥廝殺的場面,而且最後還兩敗俱傷。

非但如此,那兩個強者原本是打算做漁翁,卻是沒有想到,被妖獸迴光返照的一擊,一個丟了性命,一個重傷撞上自己,只怪對方太自視甚高、居心叵測,不然楚澤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制勝的。

想到眼前的這些東西,隨便一樣放進青嵐城甚至嵐郡都能引起一番不小波動,最後竟然帶著幾分滑稽性質地落到了自己手中。

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讓得楚澤現在都有些恍然夢境般的感覺。

笑聲逐漸落下,楚澤雙手有些哆嗦,片刻后清醒這才控制了一下,將布袋裡面的靈晶果小心的攤開,望著那一顆顆飽滿渾圓的靈果,小心翼翼卻忍不住一絲顫抖的取出了其中一顆靈晶果放在手心上,聞著那充滿著濃郁生機的清香氣息,讓人忍不住的沉醉在其中。

「幸好今天走的深……」對著靈晶果沉醉失神了一會,楚澤再次有些慶幸地喃喃道。

在心中慶幸了半晌后,楚澤尋出一隻玉盒,仔細地將靈晶果一顆顆放入其中,玉盒是盛放丹藥的最佳選擇,不僅能保質保鮮,還能確保靈氣不會散發出來。

將所有的靈晶果收拾好之後,楚澤再次伸向布袋內,手掌一翻,一個小瓶子以及一隻玉盒,出現在了手中。

目光先是落在那玉盒之上,楚澤喉嚨微微滾動了一下,那原本平靜下來的心臟,再度劇烈地跳動了起來,在這等奇寶面前,楚澤的定力也是被削弱了許多。

小心地掀開一絲盒縫,一道靈力波動威壓便是展露出來,見狀,楚澤趕忙將之蓋下。好半響之後,見到周圍沒有絲毫的動靜產生,楚澤舔著嘴唇,深吸口氣,再次打開玉盒,發現這兩枚妖丹沒有那原先的靈力波動散發出來,雙眼光芒頗為的熾烈。

而就在楚澤正打開那玉盒露出兩枚妖丹的時候,還沒等楚澤伸手摸到妖丹的瞬間,原本呆在一旁的黑色小瓶子卻是忽然之間開始震動起來,而且恰在這一瞬,似乎有著一道無形的衝擊,驀然間,從這瓶子內急速的衝出,直奔玉盒上的妖丹而去。

唰!

猛然間產生一股強猛的吸力,驟然自小黑瓶之中暴涌而出,兩枚妖丹在那股奇異的力量的作用下,,在楚澤錯愕的目光中,直接投向了小黑瓶,在接觸的剎那,詭異地消失不見。

兩枚妖丹就這樣被小黑瓶給莫名其妙的吞噬掉了?

那可是兩枚妖丹啊!

這樣的一幕,讓得楚澤愣了好片刻,小黑瓶,竟然將他的兩枚妖丹給吞了?

楚澤一臉的茫然,這妖丹的稀罕程度,他可是極為清楚,這東西即便是整個青嵐城都沒有幾人能拿得出了出來,更何況,即便是有著這般寶物也不會有人輕易拿出來,這東西可不是有靈石就能買的來的。

妖丹,這算是幾乎所有的修鍊者都夢寐以求的寶貝,特別是天靈境這個層次,想要更進一步,凝結靈丹,是不可避免的,而著這個層次之上,妖丹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

眾所周知,靈丹有九品之分,而凝結靈丹有兩種方式,一種便是依靠靈石結成靈丹,與靈石有極大的關係,靈石的品質越高,凝結出的靈丹品級也越高。

而另外的一種就是依靠妖丹,煉化妖丹能從妖獸這裡獲得一些妖獸之力,戰鬥力更是暴漲,而且,靈丹的品質也與所煉化的妖丹強橫有關,妖獸身前的實力越強,那妖丹的品級也自然是越高,自然而然的,想要獲取這樣的妖丹也是更難。

當然,這也並非是沒有壞處,煉化妖丹的後遺症,就是會出現一些妖獸暴怒情緒,心神不穩。

不過,即便都清楚這些後遺症,但在強大實力的誘惑下,這些都是顯得有些微不足道。更何況,達到一定層次的強者,也可藉助於煉丹師煉製靜靈丹之類的丹藥,有效將妖獸的一些後遺症鎮壓甚至是克服。 我對錢真沒興趣 由此也可以看出煉丹師的崇高地位,也往往是修鍊者們爭相追捧的對象。

靈丹境,即便是在這青嵐城中,能夠算做真正的頂尖強者,能進入這個層次的人不過是一手之數。

而就算是整個青嵐宗也只出現過兩個靈丹境的強者,一個是青嵐宗的宗主,而另外的一個就是楚玄,楚澤的老爹,這也是青嵐宗這些年能屹立在青嵐城中最強大的威懾與後援。

就在楚澤剛剛回過神來時,突然發現,在小黑色的瓶子中有著淡淡的聲音傳來,楚澤一駭,急忙後退進入防禦姿勢,不過一個呼吸之間,只見得在小黑瓶的瓶口上有一道光芒緩緩的瀰漫開來。

光芒閃爍間,楚澤發現其中有著一道人影盤坐,那道人影,似是盤坐在一團火焰之上,一身白袍,臉龐有些模糊,不過隨著他的雙眼睜開,那對眼瞳猶如兩團火焰在燃燒,強大的威壓環繞整個房間。瞬息過後,最後停留在了楚澤的身上。

「呵呵,想不到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那道人影,淡淡的笑了笑,溫和的聲音,在這屋內響徹起來。

「你是誰?」

楚澤見到奇異的白袍老者,心頭也是一震,他以前聽說過,這種沒有肉身的魂魄會尋找肉身寄宿,最後更是將本體給抹殺掉。

白袍老者那火焰般的瞳孔盯著楚澤,看到後者一臉戒備以及驚恐的青澀臉龐,他似乎是清楚後者在想什麼,隨意的笑了笑,擺擺手,笑道:「小傢伙,本座現在不過是一道殘餘的靈體,對你不會有什麼企圖。」

楚澤雖然有些懷疑,猶豫了一下,還是出口恭敬回道:「晚輩楚澤,剛才有不敬之處,還望前輩見諒。」

楚澤心裡也清楚,倘若後者真的要動手,根本不會和他有任何的廢話,而且,現在的他也根本沒有任何能力來抵抗,清楚這一點之後,楚澤也是放低姿態,總歸沒有壞處。

「呵呵,小傢伙倒是識大體。」

白袍老者一笑,在楚澤的身體隨意的掃視一番,目光卻是一頓,露出些許驚異之色:

「咦,沒想到竟然遇到這樣的體質?這樣的體質已經有數百年都沒有見過了吧?」

當即他揮了揮手,看向楚澤,緩緩道:「相見便是緣,你既然得到本座當年的黑炎瓶,又將本座喚醒,那麼,本座也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大荒聖體么,那就讓我丹塵子會上一會?」

楚澤站在一旁,對於老者的話一句都聽不懂,也不清楚他到底要做什麼。

還不帶楚澤反應過來,老者話音一落,袖袍一揮……

楚澤只見得眼前模糊起來,那白霧之中,充斥著精純無比的磅礴靈力。

白袍老者微微一笑,手指凌空點出,只見得這世界頓時間掀起滔天駭浪,風捲殘雲間,鋪天蓋地的精純靈力,在此時猶如潮水般對著楚澤全身上下灌注而去。

「本座所留的力量,你能接收幾分,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以及能力了。」 「大荒聖體么,那就讓我丹塵子會上一會?」

話音一落,他袖袍一揮,只見得眼前有著一道極端霸道熾烈的磅礴靈力襲來,隨後手指凌空點出,那雄渾的能量對著楚澤的全身上下暴涌而去。

嗡嗡!

近乎磅礴的玄奇能量,如同潮水一般,瘋狂地對著楚澤體內四竄而去。楚澤可以清晰感覺到體內所發生的變化,那靈氣所過之處,連經脈都是隱隱間有著枯裂的跡象,如此的破壞力,顯然也是相當的可怕。

「生死炎,現。」

白袍老者口中輕喃,指尖上湧現一團極細的火苗,呈現黑白之色,看起來頗為詭異,旋即他手指輕彈,其中的黑色火苗落入楚澤的身體之上,頓時之間,便是化為數百道火焰之苗朝著楚澤身體各處鑽入。

「生死炎,死!」

楚澤此刻身體已不受自己控制,在那狂暴熾烈的靈力湧來時,尚還能抵抗,但一看到那數百道黑色火焰之苗進入他的身體之時,那恐怖的高溫,遠遠的超出了楚澤的想象,頓時之間,皮膚紅得猶如是那被燒紅的烙鐵一般。

咬著牙忍受著這劇烈的灼燒之痛,楚澤的身體在那劇痛下而本能的顫抖抽搐,渾身猶如被雷擊一般,本來尚還有些血色的臉龐,驟然變得慘白了起來。

強忍著體內傳出來的陣陣熾烤之苦,楚澤眼眸緩緩閉上,心神逐漸地沉進體內,頓時,一片霧氣蒙蒙的感官界面,便是出現在了楚澤心中。

在那數百道火焰之苗以一種摧枯拉朽的姿態下,似乎能夠將一切阻攔在面前的東西,在瞬間焚燒成一片虛無。

原本寬敞堵塞的脈絡,已經一點一滴地慢慢通透起來,在熾烈的高溫下,經脈扭曲得猶如那麻花干一般,看上去極為怪異與恐怖。

楚澤死死地緊咬牙關,熾熱的溫度從體內中散發而出,透過經脈、骨骼,讓得楚澤此刻的形象,一眼看去,猶如將要死去一般,皮膚上出現了一條條的血縫,露出下面的殷紅血肉。

最後遍布著楚澤的手臂以及身體,一道道裂縫,就像一個破碎的瓷娃娃一般,體無完膚,滾燙的鮮血湧出,轉瞬間,便是將之沾染成一個血人,看上去很是恐怖。

外表形象駭人,楚澤體內,更是慘不忍睹。經脈像是被火焰烤過的塑料管子一般,乾枯而扭曲,體內的各種器官,也是嚴重變形。

望著楚澤那渾身崩裂的皮膚,一旁的白袍老者卻是沒有絲毫動作,似乎是在等著某種結果。

那所造出來的疼痛,直接讓得楚澤的身體不斷地抽筋著,渾身肌肉緊繃,一條條猶如肉蟲一般的青筋不斷的聳動著,慘白的臉龐,早已布滿冷汗。

意識模糊之中,楚澤能夠感覺到這些黑色火苗正有序在經脈中穿梭,形成一個緊密循環,將楚澤原本堵塞的經脈快速貫通,僅僅是幾分鐘的時間,楚澤的體內,幾乎是被破壞得一塌糊塗。

最糟糕的是,那黑色火焰竟然準備對著他體內尚未凝結出靈力種子的丹田涌去。

見到這一幕的楚澤,心神大駭,若是丹田被毀,那自己在武道一途上,將就徹底的沒戲了!非但如此,丹田一毀,那連接著丹田的其餘一些重要器官也會顯露出來,被這黑色火炎熾烤,一旦失去了這些維持生命的重要器官,楚澤,就得白白的丟了小命了。

那數百道黑色的火焰之苗,最後都是成功的匯聚在丹田的周圍,而詭異的是,在丹田的周圍似乎有一道圍牆般將這些火焰阻擋在外面。

「生死炎,融!」

見到那丹田的景象,白袍老者手指輕輕按下,那數百道黑色火焰之苗匯聚在一起,然後化為一道細小火龍對著那牆壁猛衝而去。

「嗤嗤!」

在那火龍的熾烈的進攻下,片刻之後,方才出現一道豁口。見到這一幕的白袍老者輕輕的吐了一口氣,然後再次低聲道:「生死炎,生!」

轟!

而與此同時,白袍老者的另一隻手指對著那黑炎瓶一指,頓時間,一股磅礴如大海般的靈力,自小黑瓶內湧出來,源源不斷的對著楚澤體內灌注而去。

指尖上遺留的白色火焰之苗,毫不猶豫地射向楚澤的身體上,頓時之間,火焰之苗與那靈力一起順著楚澤的身體鑽進經脈中。

而隨著它們的侵進,那本來已經被熾烤得扭曲的經脈,骨骼,血液,卻是奇異地緩緩泛起了光澤,彷彿是在沙漠中遇到水源的草葉一樣,緩緩地舒展了開來。

體內的無數條經脈,都是在此刻發出了咯吱咯吱興奮的聲音,先前那道黑色火炎一路侵蝕所遺留而下的快要面臨奔潰的經脈,在白色火焰與靈力的修補下,重新煥出了活力,那有些龜裂的骨骼與燒傷的肌肉也都是在以一個可喜的速度,迅速地恢復著……

在這白色火焰的奇異作用之下,快速修補級滋潤著嚴重受損的經脈、骨骼。可以想象修復重生后的堅韌程度定是遠遠的超過了在被火焰錘鍊之前的強度,雖然生死炎給它們造成了巨大的破壞,不過,它所帶來的福利,也是讓得體內這些重要器官,感到物有所值的。

在生死炎修補著楚澤的身體內部之時,他那布滿血痕的身體,血縫也是逐漸的融合。血疤快速浮現,然後掉落,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皮膚表層下的肌肉,也是不斷地被強化著,雖然沒有變得和那些肌肉男那麼誇張的程度,不過手臂彎伸間,一股股爆炸般的力量,隱隱地充斥著全身上下。

楚澤身體上那一層層乾枯的表皮猶如蛇脫皮一般,一片片地掉落著,新生的肌膚,看上去猶如女人般嬌嫩,不過,那所具備的防禦力以及對天地能量的感應力,卻足足比以前強了幾倍不止。

嗡!

伴隨著越來越多的靈氣湧入體內,楚澤隱隱的察覺到,那黑白兩色交雜的火焰緩緩的盤旋在丹田周圍,在略微沉寂了一會之後,一道靈力波動陡然自楚澤的丹田中傳了出來,彷彿也是有著一些奇特的能量誕生了出來。

「這感覺……」

楚澤顯然也是察覺到這種奇特能量,當即眉頭也是微微一皺,然而還不待他多想,那種波動猛然間加劇,一種更為磅礴的兇悍靈氣,泉涌而出,在此刻如同衝破河堤的洪水般,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衝進楚澤身體之中,最後灌入丹田。

嗤!

穿越契約:御獸 在這種近乎瘋狂的靈氣灌注下,丹田之內,黑白交錯的氣團愈發的凝聚,最終猛然一顫,生生凝聚成了一枚約摸拳頭大小的珠體!

「靈力種子?!」

丹田之中,一種奇異的能量,緩緩地流動著,一種無法形容的力量之感,從丹田之中傳出,最後傳入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靈種,終於是在此刻,被楚澤成功的凝聚!

轟!

磅礴的能量波動,在靈種成形的剎那,自楚澤體內席捲而開,那種波動之中,蘊含著極端濃郁的強大靈氣!

「這就是靈力種子么?」

在這一霎,彷彿整個世界,都是變得明亮了起來,甚至,他還能夠感覺到,在身體周圍的空氣中,也流動著一種奇異的東西,那種東西,應該叫做靈力。

「連生死炎的錘鍊之苦都能承受下來……小傢伙,不簡單啊!」白袍老者似是輕笑了一聲,這個叫做楚澤的弟子,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很多弟子,為了達到這一步,至少也是得付出數月的時間,即便是蘇青他們,當初凝聚靈種也是足用了半月許時間,而現在……楚澤卻僅僅用了不到半個小時,便是將靈種凝聚成形。

白袍老者那蒼老的臉龐,也是在此刻掠過一抹驚詫之色,他倒並非是因為楚澤能夠如此迅速地凝聚靈種而感到驚訝,畢竟白袍老者見過數不勝數的天之驕子,更讓他驚訝的是楚澤竟然能夠將生死炎給抵禦下來。

對於生死炎的威力,白袍老者顯然很清楚,雖說先前生死炎僅僅只是本能的在排斥楚澤,但即便如此,它所產生的恐怖力量,也絕對不是楚澤這一層次的實力所能夠抗衡的,可眼下這種情況,楚澤顯然是將生死炎的排斥給抵禦了下來,不然的話,他絕不會吸收到如此大量的靈氣,並且凝出靈種。

在白袍老者決定對楚澤施展生死炎淬體之時,心中也有過疑慮,畢竟這股力量實在是太過強橫。對楚澤來說,順則成功,敗則毀所有。

老者沒有明裡告知楚澤,是因為他對楚澤的體質有一絲信心,見多識廣如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他比誰都看得透徹。

楚澤的表現出乎他的意料!

「這就是靈力嗎……」

源源不斷的靈力湧入丹田,被體內靈種盡數吞納。

而隨著它這般瘋狂的吞納,靈種的體形,也是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在增大。楚澤體內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也是越來越強橫。

小黑瓶散發出來的光芒越來越強,最後幾乎是把楚澤的身體籠罩其中。而在楚澤頭頂上,黑白兩色的火焰也是不斷的蠕動著,將灌注楚澤體內的靈力不斷淬鍊,然後源源不斷的輸入楚澤丹田之內。

小黑瓶緩慢的旋轉著,一波波精純無比的靈力,源源不斷的湧入楚澤的身體,彷彿永無止境。

不過楚澤卻並沒有全盤接收這種彷彿無止境般的灌輸,他的雙目,在此時緩緩的睜開,而隨著其雙目睜開,在其眼中似是有著黑白之芒掠過,看上去略顯得有些詭異。

楚澤的唇角,掀起一抹滿意的笑容,這一次他的實力無疑是有著飛躍般的提升,最重要的是將靈力種子凝結成功。

「玄靈境初期!」

楚澤雙掌緊握,心神一動,只見得那燃燒著黑白兩色的靈力,便是猶如洶湧的波濤一般,陡然席捲而出。

現在的他,比起突破之前,強了太多。 「小傢伙,你很不錯。」

丹塵子見到楚澤,微微一笑,說了一句讓人有些不太明白的話語。

楚澤同樣是一怔,丹塵子所說的不錯,顯然不是指他凝結出靈力種子,按說他這樣的進度,已經算是弱后同齡人一大截了。

「能熬過生死炎的淬鍊之苦,你算是第二人。」丹塵子臉龐上的笑容變得柔和了一些,楚澤的這番遠遠超過普通人的意志,倒的確是讓得他有些驚訝。

楚澤被他這般誇獎,當即感激道:「多謝前輩的再造之恩。」

丹塵子微微點頭,眼中掠過一抹欣賞之色,道:「我這道殘破靈體也存在不了多久了,這黑炎瓶可以留於你以後取用。」

「多謝前輩。」楚澤由衷的感謝道。

丹塵子淡淡一笑,道:「只是見你與尋常人不一般而已,能碰到你,也是你我的緣分,既然如此那就再送你一場機緣,也算是了卻我多年的心愿。」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