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王冰羞愧地笑,「借鑒了一款AR遊戲的源代碼,花了幾個晚上編寫的,總之你看下就知道了。」

車來了,陶月月坐上車,和王冰揮手告別。

她從包里掏出戒指,放在座位上,然後打開APP。

APP自動啟動了取景框,當對準戒指的時候,戒指上出現一個3D小人,應該是王冰照著自己的形象做的,它穿著西裝,捧著一束玫瑰,把玫瑰往天上一撒,變成一片花雨,花雨構成了幾個字——「月月,希望你能夠當我的女朋友!」

陶月月驚訝不已,做這些動畫,編這個程序一定花費了不少時間吧!

更重要的是,王冰居然想到這樣的方式,簡直不要太浪漫,陶月月的少女心被觸動了。

花雨構成的字又發生了變化,「你可能對我無感!」、「但只要你給我一個機會,我會好好證明我自己!」、「我會對你好,關心你,照顧你!」……

這時,APP崩潰了,後面的動畫沒了。

「停車!」陶月月說。

「怎麼了?」

「我忘了一件事情,不好意思,車錢我會照付的。」

陶月月下了車,跑回去,可王冰已經不見了。

她打電話給他,王冰說:「我坐上車了!」

「給我回來,我在商場門口等你。」

一會功夫,王冰跑過來,氣喘吁吁地扶著膝蓋問:「怎麼了,月月!」

「你的程度崩潰了。」

「呃……可能是數據溢出,要是再給我點時間的話……」

「不過我看到了內容。」

「這麼快?戒指你帶在身上啦!」

陶月月掏出戒指,然後戴在食指上,她說:「難為你這麼用心!我挺感動的。」

「嘿嘿,這也算是發揮我的特長嘛!」

「其實……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你,我當然也喜歡你,可不是那種感覺,你也說了,本性未必就靠譜,有時候應該相信理智,我認真考慮過你的意見!」

「然後呢……」王冰忐忑地期待著下文。

「我可以答應你!當你女朋友!」

「真的!?」王冰喜出望外,「我不是在做夢吧!」

陶月月又豎起一根「提醒注意」的手指,「不過你叫我一下子進入角色,我也有點為難,我們就循序漸進地發展吧!總之,雖然名義上是女朋友,不過看上去更像是朋友。」

「沒問題呀!」王冰開心地說,「只要領到這張入場券,我一定會好好證明自己的。」

陶月月也很高興,這算是比較完美的解決方式了吧!

她說:「今晚我請你吃飯吧,我們去吃烤魚,我知道一家店,最近一直想去的。」 陶月月沒有坐車,而是步行去那家烤魚店,二人走在夜幕降臨的街上。

王冰說:「以後每天我發簡訊和你說『早安』、『晚安』吧!」

「可以!」

「每周約會一次。」

「有時間的話,可以!」

「拉手……」

陶月月很好笑地看著他,「解鎖這個還有點早!」

「我今晚回家做了一個攻略流程圖怎麼樣,這樣能夠清晰地知道每一步的進度,也可以知道我哪些事情沒做到!」

陶月月停下,看著他,無可奈何地說:「你不要搞得跟一個剛進公司、急於表現自己的員工一樣,談戀愛又不是打怪升級,哪有什麼流程圖給你遵守,感覺,感覺呀!女孩子很在意感覺的!你這個戒指的驚喜就很討我的歡心!」

陶月月心想,要不是這個戒指,她可能會提出「還是當朋友吧」的建議,儘管她覺得自己很理智,可在這種浪漫的表白面前還是把持不住。

王冰想了想,說:「你喜歡這種的話,我以後再給你弄一些吧!」

「好啊!」

「其實我今天挺高興的,我一直喜歡你,但我覺得你對我大概……其實今天我本來是不抱希望的,結果你答應了,簡直就像是外星人訪問地球一樣大的驚喜。」

「你呀,總是這麼不自信,其實你很優秀的!」

「我優秀嗎?比方哥還優秀?」

「又來了!」

「好好好,我不說這種話了,自信一點!」王冰微笑道,然後挺胸抬頭。

二人終於來到那家烤魚店,因為已經是七點了,客人不多,進了店裡陶月月左顧右盼,王冰和她聊起最近發售的遊戲,問她有沒有興趣去他家玩。

這時,一個大叔服務生把菜單放下,說:「吃點什麼?」

王冰打開看了一眼,準備詢問這個特辣到底有多辣,一抬頭他驚呆了,忙站起來說:「陳……陳隊長!」

「哈哈,是你們啊!」

陶月月說:「陳叔叔,我很照顧你生意吧!」

「你倆怎麼會在一起,約會?」

「他現在是我男朋友。」陶月月從容地介紹道。

陳實倒沒怎麼意外,說:「我早就覺得你和王冰脾氣很合,恭喜呀!」

「陳隊長,你怎麼會在這兒,執行什麼任務嗎?」

陳實說:「我辭職了!」

「辭職?」王冰簡直不敢相信,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讓人震驚的消息一個接一個。

「你們先點上菜吧!」

「就油潑香辣清江魚吧!」陶月月說,「我們可不可以去VIP室吃?」

「走吧!」陳實一揮手。

所謂VIP室原來是陳實在店裡的休息室,很樸素,就一張床一張桌子,床頭柜上放了不少書,都是些推理小說,此外還有一台筆記本電腦。

王冰提議:「陳隊長,咱們一起吃吧!」

「好啊,我也沒吃呢,弄點酒……你別一口一個陳隊長了,我不是隊長了。」

「好的,陳隊長!」

陶月月說:「喝點好的,我要喝泥煤味的威士忌!」

「哪有,喝點啤酒吧!」

「我去買!」說著王冰出門去了。

陳實說:「你男朋友很體貼啊!」

「唉!」陶月月嘆息,「糊裡糊塗答應了,不過現在只算是准男朋友吧!」

「警察找警察,挺好的!」

「你還沒到盼著抱孫子的年齡吧,凈說這種話,快去備菜呀!」

「你看,我現在不是隊長了,你就沒大沒小了是吧!」

「再不去,我到消協投訴你哦!」

「你給我等著,待會把你喝趴下!」

「哈,還不知道誰趴下呢!」

兩人相互威脅著,然後陳實帶上門出去了,稍後王冰把酒買來,陳實推個小車進來,把電磁爐插好,然後把滿滿一大盆烤魚擺上加熱。

這烤魚看得王冰心驚肉跳,上面全是紅通通的油辣子,陶月月卻興奮得不行,先打開酒和陳實各倒了一杯,陳實問王冰:「喝嗎?」

「不會喝酒。」

「那我們父女倆先走一個!」

二人舉杯,碰一下,各自喝了一口,陳實贊道:「好喝,很醇厚啊!」

「不用上班真是太愜意了!」陶月月說。

「陳隊長,你怎麼辭職了?」王冰問。

「上回那件事嘛,我先斬後奏向全城發布通緝令,這是嚴重違反規定,上級要對我進行處分……」

「可是,當時不是迫於形勢才這樣做的嘛,畢竟救了不少人。」

「救人歸救人,違反規定也是事實,『出了事我擔著』這句話可不是白說的!上級覺得我這個隊長當得太隨性,準備把我調到武警部門,等於是先罰我幾年,我說我直接辭了吧!他們還以為我開玩笑,可是我早就打算辭了,去年老局長去世之後,我的使命就已經完成了,其實我早就不想當隊長了。」

「幹了這麼多年警察,說辭就辭,怪可惜的!」王冰感慨。

陶月月說:「我爸爸以前經歷了許多事情,對他來說官位不算什麼,他這個人就是喜歡自由自在。」

「現在很自由呀!」陳實攤開手說,「每天有許多時間可以看看書,想想事情。」

「當服務員不忙嗎?」王冰問。

「我不是服務員!」

「那你怎麼……」

「這家店是我的,以前一個朋友看我愛吃烤魚,送給我的。當隊長的時候我不可能同時兼顧生意,就盤給另一個朋友了,現在要回來了,朋友那邊還是給了他三成股份。」

「您是店長啊!」

「算是吧!」

「我一時還不太適應您這個身份的轉變!」

陳實拍拍王冰的肩膀,「我知道你『陳隊長』叫習慣了,人一輩子會扮演許多角色,你很快會適應的。」

「那我們以後就常來吃吧!」

「歡迎啊!」

「魚好了,開吃吧!」陶月月說。

父女二人開心地吃著烤魚,喝著酒,其樂融融。

王冰看著挺羨慕的,他知道陶月月是被領養的,可是她和陳隊長完全沒有隔閡,與其說是父女,倒更像是一對忘年交。

「岳父,我有件事情想問你……」

「啊?」陳實一愣。

陶月月哈哈大笑,「口誤出賣了你的內心活動!」

王冰一臉羞愧,「我剛剛只是在想,以後是不是要管陳叔叔叫岳父,不小心口了個誤!」

「稱呼而已,你有啥要問的。」陳實問。

「不當警察,會覺得鬆了口氣嗎?」

陳實吃著烤魚,思考了一會,說:「我並不是不喜歡當警察,可我這個人確實太任性了,反正我肯定不是好隊長,暫時松一松也挺好,人生嘛,有張有馳。」

陶月月提議:「如果你還想破案,就來我們小組吧,我們是一個不拘一格的地方,即能當警察,又可以任性!」 聽完陶月月的建議,陳實說:「你們那個小組要解散了。」

陶月月問:「你怎麼知道的?」

「『憑欄客』已經被捕了,公安部還會繼續給你們撥款嗎?龍安沒必要額外設立一個警察機構!」

陶月月一陣失落,「那我們怎麼辦?」

「肯定還是回原單位了。」

一想到要回分局受隊長的氣,陶月月便皺起眉頭,說:「要不我也辭職吧,跟你一起開店!」

陳實輕輕戳了一下陶月月的額頭,「想啥呢你,年輕人不要這麼隨隨便便就放棄理想,你也該學著去培養人際關係了,外圓內方懂嗎?」

「我只是對犯罪本身感興趣,當不當警察我不在乎,當警察總要受這樣那樣的束縛,組織要求你做一個服從命令、遵守規則的人,可破案是一項創造性的工作,這很矛盾啊!一個刑警立了幾次大功就會被提拔,去帶領隊伍,也許他的能力壓根不是領導和指揮,而只是破案,為什麼不能讓他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內當一名專家,陳叔叔,你就是不喜歡當隊長,只想破案吧?」

陳實喝了口酒,「我要是年輕二十歲,可能想法也和你一樣,可你要明白,規則的存在不是為了約束誰,而是為了讓大家都能得到方便!就像在馬路上,走直線直接抵達你想去的地方固然是最優方案,但你要遵守交通規則,每個人都走直線就會亂套、就會出事!遵守規則就是遵守人類共同的社會契約!」

王冰建議道:「我們現在的警銜比原來高了兩級,你的隊長應該管不了你了,或者咱們申請調到總局去!」

陶月月還是提不起精神,雖然追查「憑欄客」的這段時間很辛苦,但也很自由,她感覺能夠發揮出自己的全力。

「或者我辭職,去當私家偵探呢?」她說。

陳實搖頭,「你以為私家偵探能接到像『憑欄客』這樣的工作,不可能的,成為私家偵探,你每天的工作就是追債主、查小三。」

「唉!」陶月月無力地嘆息。

王冰說:「一步步來嘛,理想和現實是一場博弈,我相信你一定能成為優秀的警察的。」

陶月月笑著指指陳實,「這位優秀的警察現在不是在賣烤魚嗎?」

陳實說:「我辭職是因為我累了,休整一段時間,其實自打我辭職以後,好幾個部門的人都來找過我,我對坐辦公室實在不感興趣。」

「沒有菜了!」

「我去拿!」

陳實離開之後,陶月月的注意力落在床頭柜上的那排推理小說上面,她隨手打開一本看看,她記得以前陳實說過,經典的本格推理小說更像一種特殊的藝術表現形式,對現實沒什麼指導意義。

她把書放下,注意到床頭櫃鎖住了,便掏出開鎖工具來,王冰說:「月月,這不好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