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你的祖國舉行。我沒有活著的親人了,但是你的父母至少要出現在婚禮上吧!」

於正心其實也希望在自己祖國舉行這件對於自己和諾拉都至關重要的事情。

但是他知道,回祖國不是那麼容易的。 水教授聽到關先生的如意算盤,他不屑的說道:「我不相信唐浩那麼笨。」

關先生看著水教授,冷冷的說道:「我告訴你,他就是個笨蛋。他以為我在那個莊園里殺了他一個手下,就認為我定準了莊園里的那些速成戰士。我告訴你,他錯了。我已經知道了農莊的所在,我的目標是農莊,是你的女兒水靈兒。」

水教授聞言,冷笑道:「也許我女兒現在已經不在農莊了。」

關先生聞言,不屑的看著水教授說道:「水教授,你不覺得你在這忽悠我很弱智嗎?你越是這樣,越是證明你害怕我去抓你的女兒。我還告訴你了,就在今夜,我就把你的女兒帶到你面前。你如果還死抱著那個秘密不說出來,我就在你前面殺了她,讓你痛不欲生。」

水教授的心猛的一抖,他發現這個關先生比當初聰明了許多。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說到他心裡去了,可是為了他的女兒,他依然不能說出那個秘密。

關先生見水教授目光凝滯,他獰笑道:「水教授,你現在明白了,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只會打打殺殺的藍兵了。」

「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是我製造出來的速成戰士。」水教授一臉驕傲的說道。

「水教授,我記著你現在的樣子,我會讓你後悔跟我說這些。」關先生說著突然起身,閃電般的一拳擊中了水教授的額頭。

「砰。」

水教授整個人向後倒去,椅子也被他靠著向後倒去。不過關先生並未讓他倒下去,飛快的就拉住了椅子。把椅子扶正,把已經把打暈過去的水教授扶正坐好。

看著眼前這個柔弱的老人,關先生的目光中全都是不屑和厭惡。他隨手拿起封口膠,把水教授的嘴封上,然後走出了房間。

他要休息一下,完全去農莊抓水靈兒。

深夜十二點,關先生收拾妥當了,又來到了關押水教授的房間。

水教授的嘴上貼著封口膠,手背拷在椅子上。他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在加上身心受到的折磨,整個人就好像一個病秧子一樣,十分的憔悴。

關先生就是來折磨水教授的,他把水教授嘴上的封口膠撕掉,笑道:「最多一個小時,我就把你的女兒帶來。」

「無論你帶誰來,結果都是一樣。我也不怕告訴你,水靈兒根本不是我的女兒,他是那個女人跟別的男人生的。」水教授冷冷的說道。

關先生聞言,不屑的笑道:「水老頭子,你真當我是機器嗎?你以為這樣的鬼話能片得了我嗎?」

「如果水靈兒是我的女兒,我難道會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女人死在我面前嗎?」水教授故作嘲笑的看著關先生。

「水老頭子,你說的是真的?」

水教授嘲笑道:「我說的是假的,你去抓水靈兒吧。看看最後的結果是什麼,不過你幫我殺了那個孽種也好,免得我心裡總有個心結打不開。」

關先生此刻竟然有點相信了,因為在他看來,水教授是個非常有家庭責任感的人,不然他也不會在十年前跟組織徹底斷絕關係,專心做他的家庭好男人了。

水教授見關先生面帶疑惑,他又繼續說道:「你想想,作為一個父親和丈夫,難道我會為了一個秘密就讓老婆和女兒死在我面前嗎?」

「老頭子,你……在耍我,你怕我抓了水靈兒,所以你才這麼說的。」關先生目光冰寒的看著水教授那張蒼白憔悴的臉。

「你去吧,讓我看著孽種死在我面前,也不錯。說實話,跟這個孩子相處了十多年,感情還是有一些的。」水教授笑道。

關先生徹底的疑惑了,水教授說的話合情合理。如果他真的愛他的老婆,他不會看著他老婆死在他面前。如果女兒真是他的女兒,他也不會讓女兒失去母親。

怎麼辦?

關先生的心亂了,除了水靈兒這張牌,他還有別的籌碼來讓水教授說出那個秘密嗎?

如果不能敲開水教授的嘴,他這次藍海之行就徹底的失敗了。他回去如何跟田先生交代,如果對抗藍火的攻勢呢?

水教授見關先生的心亂了,他繼續說道:「你快去吧,等那丫頭死了,我就跟你回去見老田。」

「老頭子,你在玩我。」關先生冷冷的看著水教授的眼睛,他想從水教授的目光里查看他內心的真是想法。

可是,水教授那雙蒼老的眼睛里沒有任何複雜的東西,有的只是嘲弄。

「啪。」關先生使勁的抽了水教授一個耳光,把水教授連同椅子都打得飛了出去。

不過他並未讓椅子摔在地上,那樣會弄出大的聲音,他把水教授扶正,讓水教授坐好。看著水教授紅腫的臉頰和嘴角的鮮血,他笑道:「老頭子,我早晚殺了你。」

「你殺了我,你就永遠也得不到那個人的消息了。」水教授冷笑道。

「哼!你玩我,我就跟你玩。」關先生說著把書教書的嘴封住,隨即又拿來繩子,把水教授捆在了椅子上,讓后把水教授連同椅子放倒,讓水教授無法動。

都弄好了之後,關先生居高臨下的看著水教授,冷冷的說道:「不管水靈兒是不是你的女兒,我都要把她抓來。」

水教授竟然挑了挑眉毛,那意思很明顯,你隨便吧。

關先生不想繼續跟水教授繼續玩,他走出了房間。

半小時后,關先生出現在了農莊外圍的果園裡,他一襲黑衣,本就身材有些削瘦的他,就彷彿是黑夜中一道窄而黑的影子。他靜靜的隱在果樹中間,別說是人,就算是鳥雀也會忽視他的存在。

此刻,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周圍就像這黑夜一樣,寂靜無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關先生靜靜聽著、看著周圍的一切。

轉眼二十分鐘過去了,他身形一晃,出現在了果園裡位置最高的地方。從這裡看下去,幾乎能夠看見大半個農莊。最主要的是能夠看見那座木質小樓的的全貌,小樓里還亮著燈。不過那應該是大廳的燈光,二樓的卧室的燈都已經關了。

他知道,水靈兒就在二樓靠左邊的那間卧室里,他現在距離那間卧室最多不過三百五十米。

距離對他不是問題,他最擔心的是那兩個青字頭。他已經查清楚了,青冥和青岩就在這裡。這些個叛徒,等水教授的事情結束了,一定要給他們一點眼色看看。

背叛組織是死路一條,難道他們就不怕死嗎?

雖然唐浩的名頭很響,可是他只不過是個二十歲的大男孩。他不相信一個二十歲的大男孩在那些青字頭的心中比組織更恐怖。

唐浩逼這些青字頭歸順,無非就是為了對付殺手組織。可是他不明白,為什麼殺手組織能夠容忍唐浩這麼做。前兩天,田先生和殺手組織聯繫,想讓殺手組織聯手對付唐浩。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殺手組織竟然拒絕了。

對於這件事,關先生一直都想不通。

只要關先生能夠說出那個人是誰,對付唐浩,甚至是對付落月和船長都是能夠做到。

想到這個問題,關先生的眉頭又皺了起來。如果水教授說的是真的,那麼水靈兒顯然無法逼他就範。

他深吸口氣,努力的冷靜下來。現在不是想那些的事情,現在要做的是把水靈兒從這裡帶走。

他抬頭看看天空,發現天空的烏雲多了起來,看樣子要陰天了。

再等等,等烏雲把星光都遮擋住了,再動手。

關先生是個能夠撐得住氣的人,他靜靜的立在樹林中,望著那座木質小樓。他自信,即使是面對兩個青字頭,他依然能夠殺了他們,更別說他只是想把水靈兒帶走,他根本用不著去驚動青字頭。

時間靜靜的流淌著,天空中的烏雲越來越多,天空中的星光消失了。

他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午夜兩點了,可以動手。想到這裡,他身形一晃,就向農莊奔去。

三百多米的距離,對於他來說,眨眼就到了。他躍過農莊的外牆,進入了農莊之內,鬼魂一般的竄上了木質小樓的二樓,到了水靈兒所在的那間客房窗外。

就在他想動手開窗,進入房間內的時候,左下方的那棟小樓里突然亮起了燈光。這燈光不是有人去廁所的感覺,而好像是大批人要起床的感覺。

不對!

關先生不在猶豫,果斷的放棄了抓水靈兒,身形一晃,竄出了農莊。

進入果樹林之後,他腳步不停,繼續向前飛馳。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果樹林里,他就好像一道黑煙一般,好像有型,又好像無形,速度快的讓人咋舌。

突然,他感覺前方好像有人,他身形猛的收住,就想要向斜刺里逃走。

「刷。」

就在斜刺里,突然發出有人在樹林中飛馳的聲音,他忙又改變了方向,剛跑了沒幾步,前面又傳來了有人飛馳的聲音。他再次改變方向,可是依然如此。

轉眼間,他下山逃離的方向都被封堵住了,雖然沒有看見人,可是可以感覺到人很多,至少有十幾個。 關先生已經感覺到了,這些人都是速成戰士。他雖然不怕這些低級的速成戰士,但是他不想和唐浩碰頭,更不想陷入苦戰。

所以,他乾脆往回走,向農莊的方向衝去。

可是剛走了幾步,他感覺到了濃濃的殺氣。這可不是普通的速成戰士能有的殺氣,難道是唐浩嗎?

雖然他認為唐浩的戰鬥力不可能比他更強,但是他依然不想和唐浩碰面。

但是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因為他感覺到人都已經圍了上來,他被包圍了。

即使到了此刻,他依然沒有慌亂,他認為他衝出這個包圍圈很輕鬆。就算是唐浩來了,他想走,唐浩也攔不住。

想到這裡,他也就不急著走了,那就殺幾個低級速成戰士,讓他們也知道什麼是恐懼,讓他們後悔背叛組織,背叛他。

四周的人已經圍了上來,腳步聲雖然很輕,但是因為人多,也顯得有些亂。

關先生目光冷漠的站在果樹中間,他雙拳緊握,準備大開殺戒,讓這些速成戰士鮮血洗掉他這些天的不快。

終於,人到了,果然都是速成戰士,有赤子頭、橙字頭、黃字頭,一共有二十多個人。

這些人,有兩個藍字頭見過關先生。

黑暗的星空下,茂密的果樹林中,二十多個人把關先生圍住了。不過他們並未上前,二十和關先生保持著二三十米的距離。

其實他們也知道,這二三十米的距離根本就是無效距離,因為關先生太強大了,他是藍字頭。

關先生的目光掃過這些速成戰士,不屑的說道:「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關先生,也是一個藍字頭。」人群中的黃虎突然說道。

「既然知道是我,你們還等什麼,都跟我回去。」關先生的語氣透著霸氣、也帶著殺氣。

「你作為藍字頭,被我們包圍,你好像也不過如此。」黃彪突然喝道。

關先生聞言,心頭倒是一震。這話並不是沒有道理,他山上的時候可是看了又看的,沒想到剛到農莊,就被人發現了,現在還被人家包圍了。

這確實有點讓他感到臉紅。

「哈哈,大名鼎鼎關先生也不過如此。」赤龍突然哈哈哈大笑起來。

旁邊的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面對這些低級速成戰士的嘲笑,關先生的目光瞬間結冰:「好,我就讓你們知道知道嘲笑我的下場。」

「嗖。」

關先生話一出口,人已經沖了出去,他的速度就好像子彈一樣。他的目標就是身材極其高大的赤龍,他想以雷霆之勢殺幾個人,讓這些人知道知道他的厲害。

赤龍的實力確實無法跟關先生比,他雖然意識到了危險,但是他想逃都已經逃不掉了。

就在關先生要從天而降落砸中赤龍的時候,從赤龍的身後,突然衝出來兩個人。這兩人的速度同樣快的驚人,戀人同時出手,打向了關先生。

對於突然出現的人,關先生早有準備,因為他剛剛感覺到的那個擁有濃重殺氣的人還沒出現。他果斷的出拳,兩隻手,兩個拳頭,打向了撲過來的兩個人。

「砰砰。」

這是拳頭和拳頭相碰的聲音,這聲音雖然不是太大,但是卻讓人感到心顫。

拳頭一碰,三人隨即分開。關先生打得再次退回到了包圍圈裡,那兩人也被震得向後退開,落在人群之外。

「唐浩!兵神!果然名不虛傳。」關先生認為,能夠擋住他拳頭,還把他震得倒退這麼遠的人,肯定是唐浩。

但是他話一出口,就覺得不對,因為剛才明明是兩個人。難道還有一個和唐浩一樣厲害的人?

「關先生,你認錯人了。」

「我們不是老大,我們是你的老朋友。」

隨著聲音,兩個人從赤龍的身後走進了包圍圈。

聲音有點耳熟!

雖然天很黑,可是這並不妨礙關先生看清楚兩個人的樣子。

「青冥、青岩!」

看見是兩個青字頭,關先生徹底的愣住了。剛才他跟兩人動手,雖然這兩人似乎並不比他強大,可是似乎也不比他弱。

「關先生,這麼幾天不見,這樣的小事,你都要親自出馬了。」青岩的語氣中透著調侃之意,他的心裡無比的興奮,能夠和藍字頭一戰,他跟本壓抑不住心中的興奮。

「是啊,關先生,我記得關先生向來都是穩坐釣魚台的。」青冥同樣的興奮,他覺得他現在無論是戰鬥力,還是身份,都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關先生的臉冷若冰霜,這兩個低級的速成戰士竟然能夠跟他一戰,這讓他的心上也蒙上了一層寒霜。

青冥向前一步,很隨意的看著關先生:「關先生,怎麼了?你的戰鬥力好像下降了,好像連我都殺不了了。」

「你們……?」關先生看著青冥,冷冷的說道:「你真以為我殺不了你嗎?」

「不是我以為,這本來就是事實,你能殺得了我嗎?」青冥大氣的把手臂一展,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關先生,他在向你挑釁。」青岩也上前一步。

關先生看著兩人,他的手緊緊的握著,隨時都準備出手。

這時,其他人也開始起鬨。

「關先生,他們兩個明顯不尊重你,殺了他們。」

「關先生,你貴為藍字頭,可不能任由他們這麼侮辱你。」

「動手啊!關先生,讓我們看看你的實力。」

「關先生,你平時都當我們是機器,你可不能在兩個機器面前認慫啊。」

聽到這些聲音,關先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曾經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都是他隨時使喚的機器。那曾想過,他們也敢在他面前如此猖狂。

「關先生,你不動手,我們可動手了。」

青冥看了青岩一眼,兩人會意,身形一晃,向關先生沖了過去。

「嗖嗖。」

眼看兩人到了,關先生沒有後退,而是迎著兩人打了過去。

「呼呼呼……。」

「砰砰砰……。」

頓時,關先生和兩個青字頭戰到了一處,三個人的動作都非常快。快得讓人感到眩暈,旁邊的赤子頭、橙字頭、黃字頭都不約而同的向後退了幾步,把這個包圍圈放大了一些。

「咔嚓。」

一棵果樹被青冥一腳掃斷了,茂密的樹冠飛出很遠,才落在了地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