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老,難道你不想去雲中界啊?」小鳳好奇的問道。

「我都這麼大年紀了,沒那個心情折騰,再說去了雲中界說不定什麼都沒有,一切還的從頭開始,那裡有我現在自在啊,歸元宗是上仙界四大宗門第二,在上仙界我可以橫著走,幹嘛給自己找不痛快,前往雲中界啊!」夏老聞言十分不屑雲中界的說道。 第3334章

「也是,您在上仙界是可是大神啊!」小鳳聞言笑著說道。

「是啊,雲中界哪種地方,還是適合你們年輕人的,不過,小徒兒你要是勝出了要前往雲中界的話,可不能把師父我給忘記了啊!」夏老瞪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說話,夏老也對自己太有信心了吧,沒發現自己是個不能修鍊的廢物么!

等到墨九狸等人來到城外不遠處的時候,就看到了前方人滿為患的場面!

不過,有護衛在維持秩序!

夏老和條子東方城,東方馳,還有其餘三位東鳳國的皇族老者,帶著墨九狸等10個參加比試的人,從一邊的通道中,拿出身份令牌,被人帶著入場!

而小鳳和楊老等,和其餘的人則從一邊的觀眾入口進入其中!

東鳳國的人,來的不是最晚的,也不是最早的,算是中等的!

前面引路的人,直接帶著夏老等人,來到了標註著東鳳國的后賽區!

二十個座位只有一排,墨九狸等十個參賽者,加上皇族的五個人和夏老,還空出四個位置!

墨九狸在把頭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夏老則直接坐在墨九狸的身邊,讓太子東方城等人也很無奈,不僅如此,夏老還故意讓芍藥等人離自己遠點,愣是在他身邊空出了四個位置,然後才是芍藥等人和東方城等人!

墨九狸看了眼夏老也很無奈!

這時墨九狸開始打量起這四海國四海盛會的比試的地方,發現對方將比試的地方弄在城外,還真的是費了不少的心思,整個區域是六角形型的,這樣讓空間變得更大了起來!

中間是一個巨大的擂台,上面估計能容納一千多人!

擂台的左側有一個高台,應該是四海盛會的主持和評委所在的主席台!

主席台左右兩側都是候選區,對面的一大片區域則是觀眾席!

墨九狸發現他們所在的是主席台的右側,因為座位都是階梯型的,節省了空間,能容納更多的人!墨九狸等人所在的是偏高一點的區域!

墨九狸的神識掃了下,發現最下面的座位,每個國家的座位只有十一個座位,而往上則慢慢增加到,十三個座位,十五個座位,十八個座位,到他們這裡是二十個座位,再後面最高一排的區域,則是每個國家三十個座位!

主席台左側的候選區,則每個國家最少都是三十個座位,最多的足足有五十個座位,墨九狸不太懂這位置的安排!

夏老看到墨九狸眼中的疑惑,笑著解釋道:「這座位是按照國家等級排列的,國家勢力越弱,座位越少!」

墨九狸聞言,這才明白,為什麼每個國家的位置不同!

看起來像四海國這樣的地方,怕是參加比試的人數,就不是十個的!

事實上,墨九狸猜測的果然是對的!

這次八荒大比,不僅各個王朝內的國家可以參與,上仙界各大勢力也都派人參與了,除了歸元宗這樣的大宗門,像是扶桑宗這樣的宗門也是一樣! 第3335章

因為墨九狸已經在對面看到了其中掛著扶桑宗牌子的地方,也看到了一群跟芍藥穿著打扮差不多的人了!

加上芍藥從剛才開始,就一副囂張挑釁看著墨九狸的模樣,實在是讓墨九狸想忽視都難啊,墨九狸也是看不懂芍藥那裡來的勇氣,覺得一個扶桑宗就能讓她無視一切殺了自己不成么……

陸續不斷的有人被帶進場,觀眾席也不斷的聚滿了人,不過,墨九狸也忍不住讚歎,果然是四海國啊,這麼多人依舊安排的十分有秩序,不管是入場的觀眾,還是參賽的人,都被安排的妥當,一點也不亂,比起東鳳國那時的亂斗,等級上高了好幾個檔次!

「夏老,你們歸元宗也屬於四海王朝嗎?」墨九狸一邊看著場內,一邊隨意的問道。

「四海王朝內有歸元宗的分舵,但是歸元宗總部,並不在四海王朝,歸元宗是上仙界四大宗門第二,和其餘三大宗門一樣,凌駕於上仙界的七大王朝之上……」夏老十分自豪的說道。

希望小徒兒明白自己的身份多高,快點喊自己一聲師父才是!

「我們歸元宗和四海宗其實勢力差不多,只不過我們歸元宗的人都低調,不像四海宗那幫人,沒事就喜歡裝逼,也不怕被雷劈!」夏老故意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挑眉,看起來四海宗和歸元宗之間,並不和諧啊!

終於等到日上三竿后,終於不再有人進場了,所有人也都把視線集中到了中間的高台上面去了!

這時,高台上也陸續有人入座,本來墨九狸會以為,也跟夏老在東鳳國似的,有很多人坐在高台上的,沒想到最後只有六個人做在上面!

「諸位,首先十分歡迎諸位從我們四海王朝各地趕來這裡,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本次四海盛會的主持人煙老!」

「可能諸位都對本次四海盛會的目的,也都了解了一些,在這裡我鄭重的再跟諸位解釋一下,所以耽誤一下諸位的時間了!」

「本次四海盛會的主要目的,主要是為了選出我們四海王朝的傑出天才,最終前往八荒王朝,參加八荒大比!而在八荒大比表現出色的人,將有機會前往修鍊聖地雲中界!」

「今天,我們四海王朝內兩千一百個國家,共選出了兩萬一千人,一起參加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四海盛會,在這裡我希望大家都能取得好成績……」煙老的聲音內關注了靈力,瞬間清晰的傳送到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引起下面眾人一陣不斷的抽氣聲,和一陣的驚呼聲!

煙老停頓了片刻后,繼續說道:「下面我來介紹下本次四海盛會的評委!」

「本次四海王朝各國在四海國舉行首次四海盛會,主要分有實力比拼,煉丹師比拼,和煉器師比拼三場比試!因此我們請來了三位評委,和我們四海國的國君和三王爺!」

「坐在我身後第一位的評委是四海宗的內門四長老熊長老,在他身邊的是來自四海宗煉器堂的大長老許長老!」 新德里大賭場位於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市中心。是座皇宮式的建物,佔地四幹平方米,正門處是個極盡華美的大花園,修剪整齊的植物間,綴以精美的石雕,題材都是印度宗教內的神話人物,風格傳統,古色古香。

一個直徑達六至七米的大噴水池,池中逐漸縮小的圓形臺階,向中心層層升起,嘩啦啦地把子百條大小不一的水柱噴上半天高,水柱隨水壓和燈光的變滅,幻化出不同的花式,在賭場金碧輝煌的燈火襯托下,氣象萬千,有令人望之卻步的懾人氣派。在炎熱的天氣中,清涼的水氣,使人精神一振。

美麗的大花園圍以高牆,把印度貧窮的一面封於牆外,晚上八時二十分。

花園的大鐵閘打了開來,一輛接一輛的名貴房車,川流不息地駛進花園內,駛上通往賭場正門的通路。

一羣身穿紅衣制服、纏白頭巾的彪形印度大漢,忙碌地疏引花園內繁忙的交通。

凌渡宇坐在計程車的後座,隨一輛勞斯萊斯,沿大噴水他的道路,轉到賭場的正門。

車剛停下,車門已給穿紅衣制服的大漢打了開來,恭敬地歡迎貴客的光臨。

凌渡宇筆挺西裝,氣宇軒昂,確教人不敢怠慢。

前面的勞斯萊斯步下了位穿起印度傳統紗裙的印度美女,眉目如畫,儀態萬幹,可惜帶有點豔俗,但那正是她份外引人遐想之處,大概是交際花型的女性。

美女側身回望,對凌渡宇投了輕輕一瞥,低頭淺笑,才步上進入賭場的臺階,似乎頗爲欣賞凌渡宇懾人的風采。

凌渡宇會心一笑。賭場除了是顯示財富的地方外,還是出賣美麗的最佳場所。

他付了車資,打賞了開車門的賭場小二,緊跟印度美女步上臺階。

那印度美女高挑動人的身材,在步上臺階時更形婀娜多姿。

美女確是上帝對男人的恩賜。

她再回眸一笑。施施然走進賭場。

凌渡宇心情大佳,輕鬆地步入賭場大堂內。

和外面漆黑骯髒的街道相比,這是個令人難以相信的世界。

上百盞水晶燈飾,把廣闊的空間照得明如白晝,使人完全聯想不賭場外的黑夜,想不起夜入而歸的生活方式。

大重的深棕色雲石地板,一塵不染,利用不同的石質和紋理,佈列出富麗多姿的紋飾,閃亮的石面,反映照耀其上的光飾,予人一種不真實的奇怪感覺。

凌渡宇暗讚一聲,設計這賭場的人,不愧高手。如幻如真的氣氛,正是方便賭徒們在此顛倒晝夜,醉生夢死。

шшш▲тт kΛn▲C○

他注意到大堂內看不到任何時鐘,皆天昏地的賭徒們,誰有興趣去理會那永不中斷的時間。

賭場內衣香鬢影,成千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士,圍四五十張供應各式各樣賭博的桌子,縱情豪賭。

穿傳統印度服飾的女子,穿花彩蝶般,在人羣中飛舞,奉上飲品和提供各種服務。

那先他一步進來的印度美女早不知蹤影,凌渡宇收起“色”心,暗自盤算,究竟應該怎樣手去找他心目中的人。

“先生!”一個謙卑的聲音在他左側響起。

凌渡宇眼光射向左側。

一個十七八歲的印度青年,恭敬地向他躬身作禮。

這青年面目精乖,手腳靈活,非常機敏。

青年甫接觸凌渡宇銳利的眼神,明顯嚇了一跳,一連退了兩步,怯怯道:“先生!

你有興趣賭些什麼?我是最佳的賭博顧問,深明行情,只要你贏錢時一小點的打賞。”

英語相當流利。

凌渡宇恍然失笑,原來是在賭場內賺生活的小混混,誤以爲他是個大豪客,心想也好,問道:“你有沒有見到一個很高很大的西班牙人。”用手在面上作了個留滿鬍子的姿態,待要補充時……

青年興奮地搶叫道:“那一定是‘船長’……”他壓低聲音,神祕地道:“他眼下是這裏的風頭人物,贏了很多很多錢……”

凌渡宇道:“帶我去見他吧,給你十元美金。”

青年一聽到有賞錢,精神一振,但很快又換過頹喪的表情,搔頭道:“船長在特別貴賓室內,一般人是嚴禁入內的……”

凌渡宇知道賭場都設有特別的賭博房,只招待有身分的大客,一般人是嚴禁入內,而特別貴賓室更被視爲聖地,有別於一般的貴賓室,可是他豈會理會這等賭場規矩,道:

“可不可以入內,你不用理會,只要你把我帶到貴賓室門前,其他的由我想辦法。”

青年瞥了他一眼,一點也不相信他有何進入貴賓室的奇謀妙計,不過既然有十元美金可賺,還管它則個,怕凌渡宇反悔,急忙領路前行。

兩人穿過大堂。

一邊行,青年一邊誇耀自己的賭博必勝技巧,說得活靈活現。

凌渡宇聽到他嘮嘮叨叨,不耐煩打斷他道:“你既然逢賭必勝,自己爲何不賭?”

青年聳聳肩胛,作個無可奈何的姿態,道:“他們會把我所有肋骨打斷。唉!就算我靠自己的本事,賺得賞賜,出門時有九成是要落進守門大爺的口袋裏去。”跟着一挺胸膛,神氣地道:“不過我已經是新德里內,這年紀憑真材實料賺錢的人中最富有的了。”

一副不想讓凌渡宇看小的神情。

凌渡宇倒喜歡他的坦白。其實他不知道,這青年從來沒有對人坦白的習慣,只不過凌渡宇透視人心的雙目、風神氣度,自有一股使人坦白的力量,不知不覺將心裏的話誠實地說了出來。

兩人離開了擁擠的大堂,經過了一固供人休憩的偏廳,步上一道長廊,來到另一道大門前。

門前有兩名紅上衣白褲子的大漢,見到那青年,用印地語喝道:“阿修!這裏是你來的嗎?”

印度人口超過七億,僅次於中國,種族衆多,而最令中央政府頭痛的,是語言的繁多雜亂,有人調存印度內走過幾哩外的另一條村,已說不同的方言,是絕不誇大的一回事。

簡略來說,印度境內的語言基本可劃分於四大語系下:就是印歐、達羅毗荼、漢藏和南亞語系。

闢方語言是印地語和英語。

凌渡宇的少年時代在西藏度過,在藏僧的指導下,精通經文用的印度古焚語,屬印地語的古老泉源,兼之又會隨通曉印地語的藏僧學習,所以毫無困難他聽懂大漢和青年阿修的印地語對答。

阿修向大漢阿諛地道:“爺們!這是難得的大闊客,也是船長的朋友。”

其實他帶凌渡宇來到這裏,已算完成任務,有十元美金落進口袋。但他對凌渡宇很有好感,又知道賭場規矩特別,貴賓室例不接待生客,於是爲凌渡宇盡點綿力,吹噓一番。

大漢眼光轉到凌渡宇身上,本要直言拒絕,可是凌渡宇氣勢迫人,一對虎目正盯他,不由地口氣一軟道:“先生!你兌了籌碼沒有,貴賓廳內的賭注是有最低限額的……”

說得客氣,不啻清楚表示先弄清楚凌渡宇的斤兩。

凌渡宇微微一笑,從袋中抓出花碌碌一大疊一百元面額的美鈔,毫不在意地遞給阿修,道:“給我去換籌碼!”

阿修習慣性地一把接過大鈔,才突然間醒悟那最少是上萬元鈔票,眼睛瞪大起來,平日精靈的他,這刻反而說不出話來,凌渡宇這樣信任他,不是傻子便是真正的大闊客。

凌渡宇洞悉他的想法,喝道:“還不快去!”阿修這纔去了。

大漢們瞪大了眼睛,他們見慣鈔票,還不會爲區區萬元美金而吃驚,令他們驚奇的是凌渡宇那毫不在乎的態度。

這時,一名身分明顯高於兩名大漢的四十餘歲印度人走了出來,很有禮貌地道:

“先生想進貴賓室嗎?但貴賓室給人包起了,真對不起!”

凌渡宇聽他語氣堅決,耐性子道:“請問沈翎博士是否在內,我要和他說上幾句話。”

男子“噢”一聲,道:“那真不巧!沈翎博士曾經指示,在他賭博期間,不會接見任何人。”

凌渡宇爲之氣結,他今晚要乘凌晨二時半的夜機往紐約,再沒有時間磨在這裏,正自盤算應否到此爲止,可是他的組織“抗暴聯盟”最高領袖高山鷹請求他做的事,又不想半途而廢,而且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想見見這久未會面的老朋友,他最尊敬的人中的一位。

猶豫間,香風襲來。

一把低沉富於磁力的女子聲音在他身旁響起道:“商同!這位先生是我的朋友,我可以邀請他陪我進貴賓室嗎?”

凌渡宇側頭一看,入目是典型印度女子那種輪廓分明的美麗側面,眼前一亮。

是剛在門外巧遇的印度美女。

這個角度看去,她更是豔色動人。

女子向他回首一笑,凌渡宇立時想起“回頭一笑百媚生”的形容詩句。

男子神色非常尷尬,怯怯地道:“雲絲蘭小姐的朋友,我們當然樂意招待,不過……

大小姐在裏面……”

雲絲蘭面容一沉道:“海藍娜也在裏面,那就更好了,我們很久沒有碰面,我想她比你更歡迎我。”

凌渡宇心中咋舌,這女子的辭鋒尖銳迫人,倒要看這先前趾高氣揚的男子如何招架。

男子陪上笑臉,躬身作了個歡迎內進的姿勢,通:“雲絲蘭小姐言重了,商同歡迎還來不及,請進請進!”凌渡宇見商同換上笑容前一剎那,閃過一絲驚懼的神情,暗忖這美女雲絲蘭一定大有來頭,否則商同這類吃賭場飯的老江湖,絕不會有此失措舉動。

至於那大小姐,又不知是什麼顯赫人物了。

雲絲蘭向凌渡宇淺笑搖首,像在嘲笑商同的前倨後恭,她額頭正中處點的硃砂紅得閃閃發光,把她雙眸襯得黑加點墨,份外明亮。

凌渡宇有風度地讓她先行。

雲絲蘭整理一下頭紗,優雅地進入貴賓廳。

凌渡宇待要尾隨入內,阿修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道:“先生!籌碼換回來了。”

凌渡宇回頭一看,阿修焦急地舉起抓在手上的籌碼,原來守衛把他攔在門外。

阿修面上充滿期待的神情,凌渡宇知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也想跟進特別貴賓室內一開眼界,衝他沒有挾帶私逃這一點,他便要幫他一次,說來也可笑,現在反而是凌渡宇帶他去見識見識了。

凌渡宇向商同微笑道:“這是我的朋友和夥伴,我可以邀請他入內嗎?”

商同望向雲絲蘭,後者故意爲難他,擡頭望天,不給他任何指示,商同想了想,橫豎也放了人進去,那怕多他一個,即管大小姐怪罪下來,也可以全推在雲絲前的身上,於是道:“當然可以,請進!”

星河 阿修歡呼一聲,踉凌渡宇和雲絲蘭身後,一齊步進通往貴賓廳的長廊去。凌渡宇接過他遞來的籌碼,心想要阿修這樣把錢完璧交他,怕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

商同跟在最後,神色如常,到底是闖江湖的人物。

長廊兩邊掛兩列二十多幅二尺乘二尺的畫作,色彩濃豔繽紛,工巧精緻。

雲絲蘭貝他留心起兩旁的畫作,笑道:“這是我國著名的織畫,面積雖小,卻以內容豐富、畫工精細而馳名國際。”

凌渡宇邊行邊停,欣賞了其中幾幅作品,心中升起一個念頭,就是揀選這批作品的人品味奇高,迥異俗流,想不到賭場之內,亦有此等人物。

商同在後面道:“到了!”

凌渡宇把心神從動人的織畫處收回來,步入貴賓廳。

若說外面大堂是個喧鬧的市集,這處倒像個避靜的禪室。

偌大的空間內,不聞半點嘈吵的聲音。

大廳中圍大賭桌或坐或站的十多男女,似乎都不想打破凝然有致的寧靜,屏息靜氣地盯賭桌上的賭局,沒有人留意到有人進來。

一股無形的壓力,使剛進來的凌渡宇等人,感受到那緊張的氣氛。

凌渡宇衆人迫不及待地走近賭桌。

圍賭桌觀戰的男女掃視他們一眼,目光又轉往賭桌上,彷佛賭桌有專攝取目光的磁力。

只有正在對賭的一對男女,完全沒有理會他們的加入。

他們專注的目光交纏在一起,有若刀劍在虛空中交擊。

他們要看進對方靈魂的深處,以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噢!”阿修忍不住驚歎起來。

凌渡宇很理解阿修的感受,因爲他也爲桌上的牌局感到動魄驚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