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外星人!打它,快打它們呀!」神域中,卡蜜拉指著投影幕布,大聲叫道。

「這和咱們碰到的不一樣!還會變形。」赫爾插口道。

「應該是高級貨吧,圍攻咱們的應該是制式產品。」西撒猜測道。投影中的外星人機甲等級,明顯比圍攻自己的雜魚們要高出不止一籌,不過這些東西再如何強力,也不可能是歌絲納的對手。畢竟自己的小田螺,已經是初步入禍,肉身拆坦克的鎮宅小怪獸啊!

「老哥,要怎麼做?」第一次看到這種如玩遊戲的場景,雖然對手弱的掉渣,但桃樂絲還是興奮無比。

「自然是車翻他們,然後去銀行看看,有沒有現成的金條可以撿回家。」西撒將小田螺投放進黑毯的最主要目的,就是看看能不能撿漏?畢竟外星人都殺進來了,趁機搶個銀行完成夙願什麼的,也就不那麼引人矚目。

聽到西撒的吩咐,麗塔立刻按了手柄端部的一個按鈕。直接連通了小田螺尾巴上的『神脈電線』。西撒編織的這根細線,不僅能夠當做電線遠程傳輸指令控制小田螺,更可以當做世界之脈的延伸,為哥絲納源源不斷的輸送神力。

神力入體,行動遲鈍的小田螺眼睛突然一亮,接著僵硬的扭動腦袋,對準快步走來,已經全副武裝的格鬥型外星機甲戰士。

「隊長,那個小女孩看向我們了!」一個長相類似人類的外星人,有些猶豫的開口。在他的思維中,歌絲納不過是一個長相可愛的舊神界土著小女孩,一身連體童裝沒有半點威脅,首領為何要如此殘忍的對待她呢?

「少廢話,執行任務,活捉她!」長相酷似章魚哥的外星人訓斥一聲,開啟奪命大鑽頭,繼續前進。它對人形生物從來沒有好感,越是萌的東西,它越想毀滅,粘液與觸手才是真善美!愚蠢的靈長類啊。

「隊長,那個小姑娘張開嘴了!好像在呼叫?」駕駛一台弓兵機甲的輻**靈,有些不忍的說道。

「神力充沛,快使用『小口炮』,哼哼哈兮!」神域中的歌絲納,扯著西撒的衣服嗷嗷亂叫。身為『小田螺號』御用駕駛員的她,對哥絲納的一切功能了如指掌。如今的歌絲納接通次神脈,獲得無窮盡的神力,就相當於一個禍級的次神。或許次神脈很小,是個弱神,但身體之強大,不比那些頂級次神差。

在大量神力的支持下,歌絲納長大了嘴巴,一枚充滿壓縮神力的黑色能量炮,在嘴中慢慢凝聚著。

「高能反應!高能反應!前方出現高能反應!」章魚隊長的機甲系統發出來緊急警報。

「什麼鬼?!究竟發生了什麼?」

不等章魚隊長反應過來,歌絲納便使出來看家本領,口吐空氣炮。不過這次是是空氣炮的升華版,死亡系神力口炮。原本能夠擊穿鋼板的天賦攻擊,此刻瞬間洞穿了章魚哥的機甲,接著拖出一道尾光,連續穿透無數建築,消失在地平線的遠方。

「我擦嘞?!尾獸玉啊!」看到小恐龍口噴魔炮,歌絲納興奮的尖叫道。

現實世界,歌絲納一口噴爆了章魚哥的機甲,同時將它身後的機甲,也氣化了一小半。章魚哥身後的六眼外星人雖然沒死,但大量空氣泄露進機甲內部,只見這傢伙突然掐住自己的脖子,露出痛苦窒息的表情,接著劇烈抽搐掙扎,不一會的功夫就死掉了。

歌絲納一炮雙殺並不停歇,而是繼續醞釀『死亡口炮』,吐口水一樣不停的呸呸呸。霎時間,之間黑色的神力口炮四處亂飛,將她周圍的建築轟成一片廢墟。轉眼的功夫,就解決了八台機甲。還有一台見勢不妙,啟動彈射裝置成功逃離現場。

麗塔的操作還不熟練,所以小田螺並沒有追上去,而是繼續掉頭,向著新區的銀行走去。

「看到了嗎?你門看到了嗎?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蘊含了如此高的能量,無法解析,而且非常穩定!快調出資料庫進行對比,……這,這,與神界力量的相似度竟然有86%?!天哪,這就是我們夢寐以求的東西啊!它的品質,比超級英雄聯盟的英雄們掌握的力量還要強大。抓住她!無論花費多大代價,都要抓住她!有了它,總部一定會接我們進入天界山的!」高空全方位觀察霸娘龍的外星人,激動的叫道。(未完待續。。)

ps:今天加了個班,回來有些晚,不過終於趕在十二點前寫完了。大家以後晚上就別等了,第二天清早看昨天的吧,我最近有些忙啊。

… 黑毯城新區,一條荒涼的主幹道上,正有一個幼小的身軀,在努力的向前挪動著。

遠處看,這是一個大概小學一年級模樣的小女孩,長相粉雕玉琢分外可愛,一對大眼睛十分討喜,再加上一件連體的棕色卡通霸王龍皮質外套,就更加萌絕人寰了。

此刻,這個年級幼小的女孩,正吃力的邁著小步子,『呵嗤呵嗤』的向前移動著。她身後的小尾巴,正勾著一台被拆了大門,橫放在地上的立式冰箱。在這台倒地冰箱的後面,還連著第二台同樣被拆了上下門的冰箱。

如果放眼望去,這個身高一米三左右的小妹妹,竟憑藉自身力量,拖動了將近三十台冰箱!遠遠望去,簡直是一輛三十節車廂的小型火車。更可怕的是,這三十台冰箱的內部,還塞滿了金燦燦的金磚!

「呼!呼!」此時的歌絲納,似乎已經適應了西撒的遠程控制,不再像傀儡一般不能言不能動。雖然身體動作還是被神域那邊操控著,但多少可以說話表達自己的意見,而且行為動作也柔和許多。比如麗塔控制她前進,而她在看到台階、坑洞后,會自主做出應對,而不是眼睜睜看著自己來一個平地摔。

「西撒,我知錯了,我不要搬磚,我要吃好吃的!」歌絲納看著空蕩蕩的街道,低聲道。而她的聲音很快就傳到了神域。

「傻妞,那不是普通磚,是金磚啊!」西撒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二十分鐘前,麗塔控制控制歌絲納又吐翻了一隊外星人,接著成功闖入新區的銀行,裡面果然早已人去樓空。其中的鈔票和寶石也被取走。最後,麗塔控制歌絲納撕開了厚重的金屬大門,成功進入金庫,發現了大量金磚。

可惜黃金數目太大,無法帶走。之後麗塔又控制小田螺殺出重圍,在商場七進七出。弄到了三十台冰箱,並將其改造連接,最後搬空了金庫。

現在,志得意滿的西撒正控制著小田螺回歸別墅,只要找到世界之脈的入口,他就能霸佔這一批黃金,為自己打造一個黃金浴池,再加一個金馬桶,甚至一張黃金床!但在此之前。小田螺還要面對外星人的包圍,並殺出一條血路。

「西撒,我不要搬這些垃圾,快帶我去超市,洗劫食品區才是王道啊!」歌絲納無法控制身體,卻可以大喊大叫發泄心中的不滿。

「笨蛋,走穩點!你知道嗎,你身後隨便一塊磚。就能讓你吃飽一個月!」看到哥絲納自作主張跳過一個石台,導致身後的冰箱車廂發生連續碰撞。灑落出數塊金裝,西撒心痛的翻著白眼罵道。

「我讀書少,你又騙我!我剛才搬磚的時候,明明吃了一塊,超難吃!好硬,好澀。而且一點也不頂飽!」歌絲納反駁道。

「什麼?!你這個笨蛋竟然敢偷吃我的金磚?!」遠在神域的西撒驚叫道。

喜盈門 「你這個大騙……」歌絲納話才說了一半,就立閉嘴,同時刻長大嘴巴,眼中露出不爽和氣憤。緊接著,麗塔飛速轉動手柄。釋放了口炮衝擊波。而新區街道上的歌絲納,也扭頭鎖定了空中一架俯衝而來的外星飛行器,同時一炮轟出,將其擊落。

「加速!加速!那些外星人又殺過來了!快點沖回家,我已經迫不及待要接收這批黃金了!」西撒喊道。

「黃金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卡蜜拉大聲強調道。她比西撒更熱愛黃金,上一紀元之所以會因貪污而被做成貓棒子,就是因為她想給自己打造一座黃金宮殿。現在見到如此多的黃金,如何不瘋狂?

新區的街道上,歌絲納突然加速,笨拙的奔跑起來。小小的尾巴拖著三十台裝滿黃金的冰箱,如同一條長龍,揚起漫天煙塵,發出刺耳的摩擦,與顛簸的噪音。

緊接著,昏暗的空中投射下一道道強光,又一批外星飛行器飛了過來,似乎要將歌絲納包圍。

「快使用超必殺,歌絲納連射!」卡蜜拉衝到幕布旁,對著麗塔指手畫腳。

女僕在打遊戲這方面並沒天賦,知道卡蜜拉是手操達人,便虛心採納了貓棒子的意見,按照出招表搓了一個大招。

新區的歌絲納尾巴突然抖動一下,開始急速抽取『電線』中的神力。無窮盡的神力流入體內,歌絲納全身散發出黃金版的光芒,一片片彷彿龍鱗的能量鎧甲相互交疊,在她體表浮現,將她牢牢護在其中。

同時,歌絲納也長大了嘴巴,神力匯聚而成的魔炮在口中亮起,然後連續發射,噴射出一道道黑色的光柱,向著天空無規則的散射,連續洞穿了一架又一架飛行器。

「不要戀戰,保護黃金!快點返回!」看眼一架墜毀的飛行器砸翻了四個冰箱,讓散落的金磚鋪滿馬路,西撒的內心就一陣陣抽痛。

「可惡,給我釋放歌絲納究極大炮!」卡蜜拉同樣憤怒無比,指揮道。

新區,歌絲納突然停止不動,嘴巴緩緩張開,一道彷彿永遠不會停止的口炮突然噴出,激光一般在天空中來回掃射,彷彿一柄利劍,將那些飛行器紛紛斬落。

「老哥,這些外星飛行器很弱啊!它們明知道不是小田螺的對手,為什麼還奮不顧身的送死呢?」桃樂絲突然問道。

「似乎在拖延時間?」伊蚊若一邊喝著酸奶,一邊回答。

「不好!讓小田螺快點轉移,這是一個陰謀!」西撒猛然醒悟,對麗塔催促道。

「晚了,有東西攔住去路了!」赫爾指著幕布說道。

新區,用口炮殺光漫天飛行器的小田螺,再度扭頭前進。這一次,擋在她前方路口處的,是四架高達十米的鋼鐵巨人。這不再是先前的外星機甲,而是更加高級的外星高達!

「我知道類似的兵器。四大機甲軍團都研究過超過七米的巨大構裝。凡是超過七米級的裝甲,都有一個統一的名字,叫『巨神裝』!」麗塔突然開口解釋道。

「這東西很厲害?」西撒有些納悶,沒想到還真有高達這種玩意。

「巨神裝不是給人用的,而是給機甲用的!」麗塔解釋道,「一個普通人穿上機甲。可以威脅患級。而一台機甲穿上巨神裝,通常可以威脅害級。」

「埃姆好像就是這個級別的戰士?」聽到麗塔的解釋,西撒隱約記起似乎這有這麼回事?「那有沒有威脅道到禍級的裝甲?」

「聽說有,但數目很少,每一具都極為特殊,無法複製。」這個級別的辛秘,也是麗塔生前在原罪騎士團當團長時聽說的。

「要交戰了!」幾人說話的同時,那四台鐵巨人也向歌絲納發動了進攻。

小田螺在麗塔的控制下,連連口吐神力口炮。不過外星人鐵巨人早有準備。每一台都從後背抽出一面巨大到足有十二米高的紫水晶盾牌。這東西材質奇特,竟然可以反射神力口炮。

小田螺的看家本領失效,麗塔也是一臉的詫異,不知該怎麼辦。畢竟小田螺不是她,沒有力場領域,不會震動秘技,不懂格鬥武技,更沒有六元素魔炮。以及其他種種手段。

「揍它!上去揍它們啊!」卡蜜拉捉急道。可惜歌絲納只是一個一米二的小蘿莉,身後還拖著二十多台冰箱。移動遲緩,哪裡是十米高的鐵巨人的對手?兩者完全不在一個級量上。

「等等,小田螺不是可以變大嗎?」西撒提醒道。

也就在這時,那四台巨人突然動了,加速向歌絲納衝來。為首那個一腳抽射,將一台汽車踢向小田螺。汽車高速飛行。正中獃滯的歌絲納身上,將小田螺砸飛。緊接著,另外兩台巨人搶身而上,向小田螺追去。其中一個一踏腳踩翻了冰箱,另一個將黃金踢翻一地。

空中飛轉的小田螺被一個巨人半空抓住。接著它雙手合攏,用力一拍!打蚊子一般,將小田螺拍扁,接著全力灌向地面。另一個緊隨其後,高抬左腳,用力踏下,重重踩住歌絲納的落點,將路面踩塌了數米深,揚起滿天煙塵,這才停止。

「不!」西撒開口慘叫。

「不!」卡蜜拉緊跟著開口。

最後,兩人同時悲鳴道:「我的黃金……!」

煙霧消散,遍地金磚的馬路中央,出現了一個深陷的大坑。大坑中,一個隱約不清是身影,搖搖晃晃的爬了出來,試圖站直身子。

這時,一台鐵巨人突然彎腰,撿起一台變形的冰箱,重重砸翻了黑影,將其鎮壓在冰箱下面。

「報告總部,成功捕獲目標!」鐵巨人駕駛員對太空戰艦彙報道。

「帶回來!把她給我帶回來!」

「是!」鐵巨人再次移動,向著歌絲納的位置走去,準備彎腰撿起已經重傷的小田螺。

突然,駕駛室內傳來了外界的聲音。原本一片寂靜的街道,竟然想起了『咔嚓咔嚓』的金屬變形、斷裂聲。

「????」外星駕駛員不解的向下看去,發現那台嵌在地面中的冰箱,正小幅度晃動著。駕駛員操控鐵巨人拔出冰箱,卻發現那個小女孩並沒有受傷,反而雙手死死抓住冰箱的底盤,正大口大口啃著冰箱,嘴裡還嘟囔著「真難吃!真難吃!」

「哥,她這是怎麼了?」桃樂絲疑惑的看向西撒。

「小田螺怒了,這是在化悲憤為食量。不過食物越難吃,小田螺就會越怒。如此反覆,小田螺的怒氣會攀升到頂點。然後……她就要暴走了!」西撒解釋道,心中卻閃過一些可怕的回憶。(未完待續。。)

… 「怒氣值要滿了!小田螺要狂暴了!」眼睛通紅的卡蜜拉嘀咕了一聲,突然撲上前去,搶走了麗塔手中的手柄,接著道:「小田螺要暴走了,你們這些渣操作都一邊去,我要報奪金磚之仇!」

麗塔原本要搶回手柄,卻被西撒攔住了。「算了,交給她吧。這方面卡蜜拉才是專家。」

「西撒,神力全開,我要廢了它們!」卡蜜拉扭頭看向西撒,央求道。

「好吧,我也想看看歌絲納的極限。」西撒想了想,點頭同意,接著示意魔蠅娘放開許可權,將神域的神力全部輸入世界之脈通道,供歌絲納使用,同時默默祈禱,『千萬別被撐爆了啊!』

「很好,巨化吧,歌絲納!」卡蜜拉冷笑一聲,飛速搓動手柄。

新區中,已經吃掉半台冰箱的歌絲納終於怒不可遏,跌落在地上,一邊哭一邊怒吼:「好難吃!好難吃!好難吃!我要殺光你們啊!」

幾台鐵巨人相互看了看,目標難道被打傻了?

就在這時,地面的歌絲納突然嚎叫一聲,身體蜷縮,如野獸般趴在地上。緊接著,她尾巴尖端的『電線』,開始瘋狂輸送神力,身體緊跟著急速膨脹,彷彿吹氣球一般,越來越大。

「不對,不對勁!怎麼還是蘿莉!」切換了魔蠅視角的西撒,突然叫了起來。

他當年在藍莓島,見過歌絲納巨化暴走,那時的小田螺,變成了一個和霸王龍等體積的d罩杯巨型美女龍,單挑黑霸王場面相當暴力兇惡,充滿了野性的魅力。但現在的歌絲納。怎麼還是個蘿莉?簡直就是剛才幼年霸娘龍放大了二十多倍,變成了一隻搖頭擺尾賣萌不要錢的巨型幼女。

「吼!我是歌絲納!」巨人蘿莉仰天咆哮一聲,眼中血紅一片。接著,她彎腰一頭撞翻一台鐵巨人,張口就是一道水桶粗細的口炮,瞬間將駕駛室洞穿。充滿意外的秒殺了一台鐵巨人。

「危險。一起上!」另外三台鐵巨人合圍而上。

「豈能讓你們得逞?」卡蜜拉低語一聲,雙手化為幻影。

新區的歌絲納一記神龍擺尾,掃翻了一台鐵巨人。接著突然下蹲,起跳,高高躍去,凌空一口咬住另一台的腦袋,藉助巨大的自重將其撲倒,然後全身扭動,順利撕扯下頭顱。緊接著。巨娘龍再次蹬腿,一記鐵山靠撞翻第三台鐵巨人。

只見巨娘龍雙手彈出近米長的利爪,雙手如飛般在鐵巨人的身體上快速刨動,施展出禁千二百十一式八稚女。霎時間,之間金屬零件滿天飛落,分分鐘就撕了一台鐵巨人。接著,歌絲納扭身再撲,按倒了被龍尾掃翻的那台。接著嘴巴大張,一連噴出四十多道神力口炮。將其轟成馬蜂窩。

最後,一臉憤怒的歌絲納扭動尾巴,將那台無頭的雙腿纏住,然後不斷甩動尾巴,將其在地上翻來覆去的砸,片刻功夫又報廢了一台。

「看吧!這才是神操作!」神域中的卡蜜拉嘚瑟道。

「小心天上!」西撒出聲提醒。

在巨娘龍單挑四台鐵巨人的同時。大量外星飛船放棄進攻舊區,掉頭向新區飛來。或許霸娘龍很威武,但面對漫天外星飛行器,卻未必穩勝。

「好漢不吃眼前虧,回神域!」西撒叮囑道。

「好!」卡蜜拉也不想把自己的歌絲納玩壞了。同樣選擇保存實力。

可就在這時候,與手柄相連的歌絲納卻突然失控了.

「不好,小田螺脫離控制了!」卡蜜拉怪叫一聲,發狂般的按動手柄,無論她怎樣努力,投影中的歌絲納卻半點不動,靜靜的站在原地。

「報告!報告!神域儲備的神力正急速流逝,根本停不下來啊!」同一時刻,幾隻蠅妖精也飛了過來,手舞足蹈的比劃著。

西撒聞言,立刻將感知轉移到神域內部。果然!如果將蠅妖精的神域比作一個巨大的神力蓄水池,世界之脈的源頭,就是一個永不幹涸但出水量卻很小的水龍頭。神域的穩固以及日常維護,需要一定量的神力,此外蠅妖精在次神脈籠罩範圍內施展『大|法顯聖』,也需要消耗神力。而剩下的,就儲存在神域中,這是一個神靈強大與否的本錢,和鈔票類似。

神域的大小與次神脈對應,除了作為神靈居住的領地,絕對掌控的空間外,也有小金庫的作用。至於西撒別墅下面埋藏的一級次神脈,就是一根滲水的破水管,來年最初級的神域都無法形成,更別提儲存神力。

此刻的小田螺,突然失去控制,更是藉助西撒搭建的簡易神脈網路,瘋狂抽取蠅妖精儲存的神力。在他的感知中,蠅妖精的神域就像一個裝滿水的泳池,裡面裝滿了十七年蟬千百年來攢積的財富。換做一般的二級次神脈,也就是破木盆到破水缸的程度。此時,泳池中的神力,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

正常情況而言,區區一隻剛入禍的歌絲納,根本無法承受這個級別的神力灌溉,西撒也不行,因為這樣會爆體的。

在歌絲納失控,瘋狂抽取蠅妖精神域神力的同時,新區街道上,被大量外形飛行器包圍的歌絲納的腳下,不知何時爬滿了蛛網一般的紅色紋路,看上去又有些像植物的蜿蜒的根莖。

在源源不斷的神力滋潤下,這些根莖一般的東西,開始瘋狂生長,在土地內飛速增殖,向著舊區的方向蔓延過去。

很快,這不知名的紅色物體,就接觸到了黑騎軍掌控的世界之脈,同樣的事情再次上演,黑騎軍世界之脈內的神力,也跟著不受控制的流逝掉,向著歌絲納的方向匯聚。那些紅色物體依舊不滿足,很快穿過了黑騎軍的次神脈網路,又連接到了郊區另一隻次神的神域。

前後不過短短四分鐘的時間。從小田螺腳底生長的紅色脈絡,就連接了黑毯城附近四條次神脈,並毫無節制的掠奪式抽取神力。而街道中央靜止不動的歌絲納,也有了新的變化。

蠅妖精神域此刻一片混亂,由於神力極速流逝,被十七年蟬精心構造的神域。開始一點點坍塌,但無論魔蠅娘還是西撒,都無法切斷制止歌絲納掠奪神力,只能任其發展,希望小田螺不要太過分,別將這處神域玩壞。

「看!快看!歌絲納又變大了!」卡蜜拉突然指著幕布叫道。

西撒一直在關注歌絲納的情況,無需喵星人提醒,自然第一時間看的清楚。已經長大到十米的小田螺,痛苦的仰天-怒吼。身體再一次不受控制的膨脹變大。這一次,還是幼童的歌絲納,依舊沒有向野性御姐的方向發展,還是造型不變的成倍增長。彷彿她掠奪來到神力,都用來吹氣球了。

「她在幹什麼?」見場面徹底失控,別說遠程控制小田螺,就連神域的神力,都不受控制的被那頭抽乾淨。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微笑,然後欣賞霸娘龍的崛起。或者自我毀滅。

十倍、二十倍,三十倍……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此時此刻,無論躲在新區還是舊區的市民們,只要有人探出頭向窗外望去,就能看到一隻不斷長大,彷彿巨靈神一般的巨靈蘿莉。

這隻進擊的蘿莉體型巨大如山嶽。頭戴卡通霸王龍兜帽,相貌可愛,身高數百米,頭可接天,雙目血紅一片。此時正呲著小虎牙茫然四顧,矗立在數座摩天大廈之間,而那最高的一棟大樓,也不過勉強達到她的腰部。所謂摘星拿月,搬山卸嶺,吐氣成風,也不過如此了。

「我我我……」看到小田螺的神奇變化,西撒徹底獃滯了,這一切完全不在預料中啊!小田螺啥時候有著兇殘能力了?

不僅西撒,郊區那個冬眠的次神,舊區四大勢力的頭目,全都不可思議的望著遠方,看著比傳說中泰坦還要壯觀的未成年巨神蘿。

「咕咩?」雄偉的霸娘龍恢復了自身掌控,歪頭看了看身前蒼蠅一般的飛行器,不耐煩的揮揮手,瞬間扇爆了上百架,同時也掃塌了四棟大樓,將其攔腰拍斷。

「咕咩?」發現身邊大廈脆弱的不堪一擊,歌絲納腦中出現了巧克力棒之類脆脆酥酥的東西,便伸手掰斷一棟大樓,張嘴便啃了起來。

「咕咩咩咩!呸呸呸!」發現大樓一點也不好吃,泰坦娘龍張口就呸出大片鋼筋混凝土,又打爆了一片飛行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