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晚上的.你在這遊盪什麼呢.」突然從樹上跳下來一個身影.

夕月早就發現了落落的存在.許是沙漠里沒見過什麼樹還是怎麼回事.這丫頭每天幾乎有半數時間是在樹上渡過的.

來此幾天了.她不用任何人管.自己會玩的很好.

嗖.

只是可憐的小白就慘了.自從上路.就一直被這丫頭抱在懷裡.簡直當成了她的專屬寵物.

此刻見到夕月.如見了救星般一下子躥了過來.俯在她懷裡不出來.

「落落.你是怎麼虐待小白了.」撇開煩人的事情.夕月關心起了小白.

「沒良心的小傢伙.本小姐對它那麼好.竟然.哼.」落落小姑娘傲嬌的翻白眼給小白.

結果.小白小不點也翻白眼看她.最後扭著小屁股躲到夕月懷裡.開始香甜的休息.

「落落.這麼晚了怎麼不回去休息.」夕月隨意問道.

「不想唄.對了.那個在你屋裡的女人是什麼人.看起來很討厭.」

「她是我師姐.」

「那更討厭.」

夕月無語.這是什麼道理.難道自己長得很討厭嗎.

「你和她做了什麼交易.」落落帶頭走向一座涼亭.稚氣的聲音.帶著絲絲笑意.

夕月起初沒有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麼.滿臉疑問.


落落抱胸倚在柱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裝.」

夕月再次被雷到了.這哪裡是一個小姑娘.簡直就是個老妖怪.「我說.落落.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裝』大人啊.」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肯定和宮主做了交易.不然我們慶懍宮的鎮宮之寶是那麼容易拿到手的嗎.」

夕月心中一動.「你到底是什麼人.」

「想知道嗎.」落落翩然坐了下來.撐著下巴開始裝可愛.「你先告訴本小姐.本小姐再考慮告訴你.」

「……」

當她是傻子嗎.

「你若不說.我就去告訴墨無塵去.不過我要說什麼.可就只能亂編了.比如你出賣了墨家莊.」

夕月微微一笑.「你隨便.看他信我還是信.你.」

其實這件事無關相信.就算她真的拿墨家莊的家產來換.墨無塵眉頭也不會蹙一下的.老夫人在他心裡的位置很重要.

「這樣啊.」落落並沒有感到意外.一根纖細的小指不輕不重的點在朱唇上.看起來很是可愛調皮.她眼珠子轉了兩圈.說道:「不知道他對你的身份背景.會不會感興趣呢.」

一語激起千層浪.夕月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很嚇人.冰冷凌厲.不含一絲感情.

落落縮了縮脖子.大眼睛里終於有了一絲害怕.

這樣沉靜的夕月.她還是第一次看到.

此刻的夕月.心海里不停的翻騰.像有兩個人在她心裡撕扯.

這是她最大的秘密.連流雲都不知道.這世上只有兩個人知曉.然而落落是怎麼知道的.

她是在騙自己還是說真的.

一個聲音告訴她.動手.殺了她.無關對錯.

另一個聲音又著急反駁.她只是一個孩子.也許她只是亂說的.

這樣糾結的內心讓夕月心痛不已.夜風襲來.終於將她心中那根弦綳斷了.

殺、殺、殺.

落落有些嚇壞了.她躲到柱子後面.看著夕月突然彎腰捂著胸口.本想看她怎麼了.可夕月突然抬頭時.眼裡的赤紅讓她心驚.

落落想也沒想.回頭就跑.本是夏日的夜晚.她卻全身冰冷.只記得要逃.


「啊.不要殺我.」落落只顧埋頭拚命跑.根本沒注意跑到了哪裡.

「落落.」

疑惑的聲音響起.落落抬頭.原來她不一小心撞到了墨無塵身上.剛才的害怕和擔憂湧上心頭.

「墨無塵.夕月.夕月……」

她話也說不利索.墨無塵著急.「她在哪裡.」

落落指著身後.還未說完.墨無塵已沒了蹤影.

她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步伐從容的向屋子走去.

有人替她受過了.關她什麼事.夕月真是不好玩.有什麼不能說的.算了.和自己也沒關係.看他們折騰也挺有意思的.

今夜並無狂風.花落了滿地.層層疊疊如同上天鋪上的地毯.踩在上面無盡的柔和.

然而墨無塵卻無心看這樣的美景.小小的亭子里.亂成一團.

石桌石椅碎成一塊塊.散落在邊上.他拾階而上.有花香從風中傳來.微微眯起眼睛.向前望去.

柱子後面.一片白色露出來.「夕月.」墨無塵輕喚.沒有任何回應.

他緩步轉過去.腳步極輕.似怕驚擾到那人.

映入眼帘的情景讓他心中一動.

女子雙手抱臂.全身縮成一團.倚在柱子上.身體輕微的顫抖.

她的手背上有絲絲血跡滲出.頭髮早已散開.柔順的垂在胸前.精緻的小臉上掛著淡淡的淚痕.很讓人心疼.


「夕月……」

墨無塵彎腰抱起她.沒有一絲動靜.

似乎感覺到他的氣息.女子的雙后環過他的腰部.將腦袋深深的埋進他的胸前.

無意識的喚道:「塵哥哥.塵哥哥……」

一聲又一聲.飽含著濃濃的深情.卻字字讓墨無塵心痛.

「你到底是誰.夕月.告訴我.你到底是誰.」

雖然心裡有千萬的借口說服自己.也許她還活著.但理智卻告訴他.這一切都是假象.

她的身份.她來此的目的.在這讓人心動又讓痛的時刻.墨無塵卻無聲的笑了.

一夜無夢.夕月清醒之際便感覺身邊有人.抬眸望去.墨無塵正倚在床頭.眉頭緊緊蹙起.似乎有什麼煩心的事情.

讓他在夢裡也如此糾結.

「你醒了.」

夕月一動.墨無塵便醒了.「昨晚發生什麼事了.」

夕月聞言.搖了搖頭.

「不想說.」

夕月沉默.

「那就算了.」墨無塵摸了摸她亂糟糟的頭髮.語帶寵溺的說道:「再睡一會吧.我去處理點事.」

望著窗處暗淡的天色.天還未亮.正是黎明前夕最黑暗的時刻.想到昨夜發生的事情.夕月心中一動.隨手拿過屏風上的衣衫.從窗戶一閃而出.

「哪裡來的美人.讓我們墨大莊主一看就看了好幾個時辰.」

墨無塵一踏入書房.就迎來一道戲謔的聲音.

「你回來了.」墨無塵抬頭.淡淡的說道.

一身寬大衣衫的綵衣男子側身倚在一旁的柱子上.一手玩著自己的秀髮.大眼睛比女孩子的還水靈.撲閃撲閃.帶著絲絲好奇色彩.薄唇微微上挑.一室笑意盎然.

「無塵.無塵.有沒有想我呀.」本來還是一幅動態畫般的男子突然一撲而上.沖向墨無塵.

那翻飛的衣角舞動著多彩的弧度.墨無塵一個側移.看都沒看他一眼.徑自向首座上走去.步伐穩重.

「沒有.」

硬邦邦的兩個字將一撲未成的某男子.受打擊了.

直挺挺的站在下面.雙臂自然垂下.寬大的衣衫將他整個人襯得柔弱無骨.一頭墨發柔順的披在肩頭.白皙素凈的臉上布滿了委屈. 「白.你不在山上修練.來我這做什麼.」墨無塵隨手拿起桌上的書.一邊翻看一邊問道.

白鈺小屁股一扭.向周圍看了看.徑自向墨無塵旁邊的椅子上坐去.

碰.

「白鈺.你什麼時候來的.」

外面走來一個風騷無比的男子.喜滋滋的問道.

董少華剛說完.看著裡面的場面.愣了一下.

白鈺邊揉自己的小屁股.邊怒指著墨無塵.「少華.無塵欺負我.」

「他不讓我抱就算了.竟然不讓我坐.你看.你看.我好不容易找到一把椅子.他竟然稱我不注意拿走.」

「我的小屁股.我討厭無塵.」

董少華愣過之後.哈哈大笑.「我說小鈺鈺.無塵現在有女人抱了.當然討厭你了.」

「那個椅子是那個女人的.你敢去坐.沒躥你算是輕的了.」

白鈺望著下面的董少華.又望了望被墨無塵移到另一邊的椅子.欲哭無淚.

「我被拋棄了.嗚嗚……」

董少華伸出手臂.迎接這顆受傷的心.

「無聊.」

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接著可憐的小白鈺又一次和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董少華伸長的手臂僵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著不遠處四腳朝天的白鈺.

原來冷翌塵剛進門.便看到一個黑影朝自己撲來.想也沒想一腳踹了出去.

「啊啊啊啊……」悲劇的白鈺終於發飆了.

場面瞬間變得混亂起來.白鈺和冷翌塵打了起來.董少華時而出手幫這個.時而抱臂看熱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