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吧,反正挺像崔薦秋的手筆。」余緣珏生怕奚珞沒聽說過這人,又補充道,「他是現任地盟首長,我和他一共兩次競爭這個職務,第一回我票數遠超他,第二回他遠超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恨我恨得要死,不僅多次出言嘲諷,還讓人在外面發布抹黑我形象的各種言論。」

崔薦秋?

這個名字,奚珞也不陌生了。

「你現在住哪?」奚珞想著能不能把他送回家,畢竟常人在家裡出事的概率會小點。

「我沒什麼牽挂的人,您直接把我帶走吧。」余緣珏眸光複雜慢慢回憶起自己碌碌無為的一輩子,不願再提。

「帶走?你想去哪?」

奚珞聽出了余緣珏語氣里的感傷,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荒誕的念頭,這傻子不會覺得自己已經死了吧?

「您決定就好,我哪裡都行。」余小輩繼續憂傷。

「麻煩你打開腕錶,做完生命體征測定,再回答我這個問題。」奚珞很是苦惱該怎麼和余小輩溝通,隔了這麼多年,代溝都得變成代海了。



余緣珏呆住了,手顫抖著打開了腕錶的個人體征,用力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看錯,面前的人又確是和奚珞長得一模一樣。

「你究竟是誰……」

「我是奚珞。」奚珞銀灰色的瞳孔直視余緣珏,「我不打算證明,信不信隨你。」

余小輩陷入了深思,許久后抬頭鄭重道:「能幫我簽個名嗎?」

「可以。」

一分鐘后,余緣珏小心翼翼地將奚珞簽上名字的紙張摺疊收好,才繼續問道:「您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沒什麼打算。等把你們這邊的事情處理完,我就回去。」奚珞隨口一說。

「是回奚元帥身邊嗎!」余緣珏眸光大亮。

「大概見不到了,祖父在我十二歲那年,就去世了。」

奚珞明白了,估計在余小輩眼裡自己還是個『死』人……

氣氛也變得有點尷尬,余緣珏不自在地訕笑,試圖彌補道:「您忙碌了這麼久,也餓了吧,我帶您去吃飯?」

「可以。」奚珞剛向前走了兩步就停下了,和余小輩對視,鄭重道,「提前先說好,我不吃香火!」

「不會不會不會。」余小輩拚命搖頭,「肯定要請您吃頓好的。」

「你信用點夠嗎?」

倒不是奚珞想得太多,而是余小輩的模樣實在太過落魄,怎麼看都不像有錢人。

「一頓飯而已。」余小輩說得很大方。

然而,儘管『這頓飯』只是簡單的水煮麵外加一個蛋,余小輩還是花光了他僅剩的信用點……

看著余緣珏慘兮兮的模樣,奚珞都開始懷疑這孩子最後是不是餓死街頭收尾的了:「你當時為什麼不繼承元帥府?」 兩人吃完飯,余緣珏才帶著奚珞往自家的方向過去。

「地盟選定繼承人的那段時間,我的母親去世了,實在沒心思和別人競爭。」余緣珏重新提起那段過往,心情難免沉重,「還是年少輕狂,覺得即便不繼承元帥府,也照樣能出人頭地。」

奚珞偏頭看向余緣珏,這才注意到他的眼睛是極其低調的淺褐色,既內斂又溫柔,而且是和祖父…相似的色彩:「你覺得一個人要達到什麼樣的程度才算出人頭地?」

「像祖訓里說得那樣嗎?達則兼濟天下,並不負此生。」余緣珏不明白奚珞想和他討論這個的目地,思索了會,還是選擇了這個最像標準答案的說法。

「你太緊張了,只是隨便聊聊罷了。」奚珞無奈笑了笑,年長的人就是比年幼的人要想得要多,「你要是有困擾的問題,或許我可以解答呢。」

「窮,算問題嗎。」余緣珏擺出傷腦筋的模樣,大概是打算活躍下氣氛。

「你可以問,但我大概沒法給你建議。我也很想知道,貧窮是種什麼樣的體驗。」奚珞深深嘆氣,繼續補刀,「畢竟我星卡上的數字,你恐怕幾輩子都見不到。」

「……」

余緣珏好心累。

還好他的住處並不遠,走到家門口,也總算有理由結束這個扎心的話題了。

奚珞走進余緣珏的住所,這裡的擺設無疑是溫馨的,所有的家務被打理的井井有條,笑得甜蜜的一家三口的照片被掛在客廳最顯眼的地方,家中唯一有些亂的就是他書房的桌子。

「你在學律法?」奚珞翻了翻厚厚一大疊的地盟律法,從婚姻法、生育法,到刑法戰爭法應有盡有,「現在當法官的恐怕都沒你學的這麼雜吧。」

余緣珏有些不太好意思:「我一直想編寫套屬於機器人的律法,可之前沒接觸過這方面內容,只能暫時擱置。以前總沒時間做想做的事情,現在倒好,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我開始能理解你的貧窮了。」奚珞挑眉,問道,「這些東西,我能看看嗎?」

「您儘管看吧,不是什麼重要的。」

余緣珏猶豫了好一會,還是忍不住開口補充:「其實,我所有的信用點都捐給近年受到『開智機器人』迫害的家庭了。」

「這幾年來,一直有陌生賬號定時給我星卡打錢。那人留言說,這筆錢是用來無償資助我編寫『七代機器人』法律的。」

胖球跟在奚珞身後順勢湊過腦袋,整本本子都是余緣珏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

「高等智能人和平公約?」胖球小聲讀出了這幾個字,目光迅速掃向後面幾頁紙,念念有詞,「擦,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奚珞好奇地望過去,只見胖球正慌張地翻著本子,最後一爪子用力拍在桌上,看上去有點兇巴巴道:「還真是同一個人!我就說余緣珏這名字怎麼熟悉!」

「怎麼了?」

胖球唉聲嘆氣:「宿主,被你說准了,余小輩還真不是普通人。他是星元紀以來的第一部機器人法律的撰寫者,我們未來所有的機器人法都是從它完成的法典里衍生出來的。」

「這不挺好的嗎。」奚珞挺喜歡余小輩的,或許是血緣帶來的親近感,也可能是他和祖父相似的眼睛。

胖球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就連看余小輩的眼神都多了幾分複雜:「我本來只翻了星元紀傑出首長名錄,裡面沒他的名字。我都以為他只是個普通人了,沒想到他的名字竟然登上了星元紀偉人榜。後代給他的評價也非常高,說是如果沒有他的出現,機器人就不會有未來史。」

「也沒錯。只有機器人法律的出台,才代表人類從社會規則層面上認可了它們。」奚珞簡單解釋了幾句,接著問,「對了,胖球,你幫我查下那位匿名資助余小輩的是什麼人吧。」

「噢。」胖球乖乖地入侵星網,調出匿名賬號進行解鎖,忙碌了半天,突然『咦』了聲,「宿主,這人用的假賬號,我查不到他的真實身份。但是轉賬地點的定位能查到,在童話星。」

奚珞沉默了會,若有所思道:「童話星的人們對待機器人比外面寬容很多。」

直到天黑,余緣珏這邊還是沒表現出關任何危險的跡象,奚珞靠在客房的沙發上,反覆翻看胖球查到的崔薦秋資料。

可惜收穫不大,趁著沒事,奚珞拿起余緣珏借給自己的備用腕錶登陸了星網,結果這隨便一搜,還真找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事。

「余緣珏,你的上一任首長是在任職四十六年時被強制退位的?」

「對。」余緣珏扶了扶輔助寫作的眼鏡,順勢放下了紙筆,「那事現在很少有人提起了,即便知道詳細經過的人,也最多隱晦地說成183事件。」

「方便講嗎?」奚珞也沒想到這居然能牽扯出一件舊事。

「嗯,可以,說起來其實挺複雜的。」余緣珏整理了下語言,「那位首長利用死囚犯試驗成立了『生物基因技術』研究所,結果實驗出了意外,牢房爆炸,囚犯全跑了。他為了推卸責任,將輿論引向了負責這次研究的老教授。後來老教授逃到了183星球,製作出了第一批同真人完全一樣的『生物機器人』,這也是七代機器人的最早狀態。」

「實際上,上面這些事他最初都瞞過去了。真正使他暴露是183事件,當時他派遣了三十萬士兵,打著剿滅星盜的名義到183星球捕殺那位教授;最終三十萬士兵無一生還,才讓事情鬧大。議事會為了維護地盟的公信力,連夜召開緊急星球會議投票將那位首長拉下馬,並送進了監獄。」

奚珞微皺眉,這個事件的走向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她在哪裡聽說過一般?

余緣珏繼續補充道:「那位老教授是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多次獲得過地盟最高科研獎,要不是走錯了一步,他肯定是一位為世代傳頌讚揚的科學家,哪像現在,連他的名字都成了禁忌。」

「那,他叫什麼名字?」

「好像是……艾德里安。」 這名字一出,奚珞頓時恍然。

余小輩說起的那段歷史,漸漸同奚珞記憶里的畫面一一對上了。

艾德里安;G183星球;爆炸、死囚人體實驗……

這段過去竟然和奚珞繼承元帥府前,進入的星盤模擬世界,所遇到的事情幾乎完全一樣。如果她不知道那個的世界是管家設計出來的,或許還能安慰自己幾句——不過是個巧合。

奚珞越是想下去,以前覺得以前不值得一提的細節,現在全都化作疑惑浮上心頭。

管家……究竟是什麼來歷?

余緣珏簡單收拾了桌子,才從書房裡出來:「已經很晚了,我帶您到客房休息吧。」

奚珞張了張嘴,本來想提醒他注意安全,可這麼說了之後,又沒法解釋這麼做的原因,最後只是輕輕地『嗯』了聲。

「胖球。」奚珞利用精神力叫道。

「啊?」胖球迷茫地抬起頭。

「你換到余小輩房間里看電視劇吧。」

「為什麼要去他那看……」話才出口,胖球趕緊捂住嘴,弱弱道,「我,我沒……看。」

奚珞冷笑:「你看我傻嗎?」

見到胖球竟然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奚珞真不知道該哭該笑:「你到余緣珏房間去順便看著他,萬一有危險,你隨時叫我。」

「好噠,保證完成任務!」胖球飛快地從沙發上跳起來。

奚珞回到客房后,還是覺得不怎麼踏實,打開星網查了這個時代槍支彈藥的相關數據。對了下自己腕錶里的槍支屬性后,奚珞還是決定要進商城買些殺傷力更高些槍支彈藥。

把一切都做完,奚珞才漸漸睡了過去。

不過余緣珏那邊就沒這麼安穩了,他本來是挺困的,但也承受不住被一個雙眼時不時閃爍著紅光的智能機器人盯著看啊。

「請問怎麼稱呼您啊?」

胖球依舊認真注視著電視劇,很是敷衍:「叫我一號就行。」

「一號前輩,您也累了吧,要不要去沙發上休息會?」余緣珏很委婉地表示,您該離開了。

「噢,機器人不會累。」胖球有問必答。

「要不,您在這裡休息,我去客廳將就一晚?」余緣珏說著就打算收拾被褥。

「不行!你不能走。」

「您也不用這樣盯著我吧,這裡怎麼說都是我家,我就算想跑也跑不掉啊。」余小輩簡直欲哭無淚。

「噢。你趕緊睡覺,大男人就別唧唧歪歪的,什麼臭毛病。」胖球不滿地瞪了眼余小輩,不知道打擾別人看電視劇是很不禮貌的嗎!

胖球最早知道余小輩是制定機器人律法者的時候,還是對他產生過不輕的敬畏感。不過現在,敬畏感早就消失的一乾二淨。

他有什麼好怕的,反正宿主會罩著自己。這麼算起來,它也是有後台的了。

胖球美滋滋地想著。

然而莫名其妙被凶了一頓的余緣珏,還分不清情況,默默躺好蓋被子縮腦袋,困意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消失了。

今天發生的一切都超出他的接受範圍了,他竟然活著見到了同樣活著的祖宗。

唯一不適應的地方,就是這位祖宗從外表上看去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讓他根本不知道怎麼稱呼。

對方是自己的長輩,直呼姓名也不合規矩;叫祖奶奶什麼的,他開不了這個口;他只能每句話都想辦法略去稱呼,用『您』這類的敬詞。

唉……

說來也奇怪,他一點都不懷疑這位『奚珞』是假的。

余緣珏曾經見過聞家珍藏多年的『奚珞親筆簽名』,也和功勛牆上的虛擬投影對話過好幾次。一個人的外表也許可以造假,但筆跡和說話口吻卻是他人模仿不了的。

再說了,哪個仇人會腦殘到,將派出去的殺手易容成任務目標的老祖宗來接近對方,就算是騙子都不敢用這招吧。這麼想著,余緣珏竟然沒忍住笑了出來。

正在觀看『愛情恐怖片』的胖球被余緣珏突如其來的笑聲,嚇得冷不丁地打了個寒顫,趕緊往角落縮了縮。

你們人類太可怕了!

#

第二天的白天依舊風平浪靜,同時保護余緣珏的任務已經不足五個小時了,進度條也漲到了50%,奚珞覺得這應該和自己讓他不要出門有關係。

夜幕漸漸降臨。

奚珞和余緣珏一人喝了支營養劑充饑,余小輩沒信用點買不掉飯菜,奚珞則是有錢沒法用,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

「咚咚咚。」門外傳來了非常有節奏感的敲門聲。

「大晚上的還有誰會過來?」余緣珏皺眉,猶豫了會,「算了,隨他敲吧。」

「請問余先生在家嗎?這邊有急事找您!」敲門人的語氣聽上去挺著急的,好像真發生了什麼大事。

余緣珏開始有點動搖了,糾結了下要不要開門看看,只見奚珞默默地給他遞了個耳塞,道:「戴上,你什麼都沒聽見。」

「……好。」

嗯,祖宗說什麼都對!

奚珞慢慢地打開商城,挑選了半天,總算決定買下了一瓶廉價的麻醉劑。隨後,走進廚房找了塊破布,將麻醉劑全都倒在了上面,才過去開門。

余緣珏也想跟過去,但是被奚珞和胖球同時制止了……

三分鐘后,原本躺在沙發上的胖球激動地蹦起來,沖著大門的方向就飛過去。很快,余緣珏就看見,胖球就拖著個翻著白眼不省人事的蒙面大漢進了客廳。

余緣珏趕緊取下耳塞,跑過去想幫忙。

「家裡有牢固點的繩子嗎?」

「有。」余緣珏點頭,找了條遞給奚珞,問道,「這個可以嗎?」

「可以。」奚珞點頭,熟練地將人五花大綁,同時從系統背包里取了顆真話丸給人喂下去。

倒地的蒙面人漸漸轉醒,他似乎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只聽見耳邊傳來一個女聲:「你星卡密碼多少?」

蒙面人打算冷笑不語,可惜他的嘴並不是這麼想的,控制不住地把密碼報了出來。

奚珞坐在椅子上,拿著從對方手腕上摘下的腕錶開始輸入密碼,又對準余緣珏的備用腕錶一掃。

同時,余緣珏的腕錶也響了起來,他趕緊壓下狂跳的心臟,偷偷瞄了眼:「xxx於3秒前向您轉賬6310064信用點,是否立即核查對方信息?」

「見面禮,不用客氣。」奚珞深藏功與名。

余緣珏看著奚珞這種熟練的手段,心頭瞭然,她肯定不是第一次這麼幹了……

擦!

難怪她那麼有錢! 余緣珏看著奚珞和胖球都忙碌了起來,只剩下他獨自傻站原地不知所措,他甚至都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多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