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陳墨點點頭。

林星娜沒進去,在外頭陪著陳墨。

看見這廝滿臉緊張,坐立不安的模樣,她有些好笑的道:「至於這麼緊張嗎?不就生個孩子么,對普通人來說或許很辛苦,但對夜娜這樣的化勁武者來說,就比上廁所難一點點罷了。」 陳墨被林星娜的奇妙比喻給逗笑了。

原本緊張的情緒,也稍微放鬆了一些。

有一說一,生孩子對女人來說,絕對是極其辛苦的事情。

但林星娜說的,也有道理。

化勁武者的體質,遠超常人,各方面的承受能力,比一般人要強大的多。

對於普通人來說難以承受的傷痛,亦或者是足夠致命的傷勢,轉到化勁武者身上,或許只是一點小傷。

至於生孩子對於化勁武者來說,是不是只比上廁所困難那麼一點點,陳墨不曉得。

他也沒生過孩子啊!

不過,夜娜的身外化身,十分凝實,守在病房門口,一直殺氣凜冽的看著陳墨,想來夜娜應該扛得住。

要是扛不住,也不可能分心施展身外化身了。

陳墨稍稍鬆了口氣,在病房外焦慮且忐忑的等候著。

沒多久,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在病房內響起。

陳墨眼眸一亮,下意識地想要朝病房走去。

然而,夜娜的身外化身,立即揚起雙手匕首,呼嘯著無邊寒氣,朝陳墨砍去。

唰!唰!

兩道寒芒,一上一下,分別往陳墨的脖頸,以及腰肋斬去,如果中招,陳墨就會被砍成三段。

著實狠辣!

陳墨的身前浮現出一尊漆黑色的金屬巨人。

金屬巨人緊握雙拳,直接以拳頭轟向那兩道寒芒。

砰!砰!

兩聲悶響。

兩道銳利寒芒,被金屬巨人的拳頭給打得湮滅在虛空中。

不過,金屬巨人沒再繼續進攻,而是慢慢消散,而陳墨也連退了幾步。

「抱歉,我有點激動。」

陳墨舉雙手投降,對著夜娜的身外化身道。

他不想和夜娜動手。

只是剛剛有些著急了。

更何況,夜娜本來就有傷在身,又剛剛生產完,正是最虛弱的時候,陳墨可不想讓夜娜消耗太多的真力。

夜娜的身外化身也沒再進攻,靜靜守在病房前。

張凝雪出來了。

臉上帶著喜色。

「生了個女孩,母女平安。」

「好好好。」

陳墨徹底放下了心裡的大石頭,嘴裡說道:「能不能把孩子抱出來我看看?」

張凝雪還沒說話,守在病房門口的身外化身卻是乾淨利落的搖了搖頭。

「我是孩子她爸,見一面也不行嗎?」陳墨忙道。

夜娜的身外化身沒說話,而是直接擺出了戰鬥姿態。

陳墨連連嘆氣,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林星娜見陳墨這樣,心裡也不是滋味,她生氣的對夜娜的身外化身道:「你這是什麼意思?當初想活命的時候,求著他救命。現在性命保住了,在這裡擺譜?他哪一點對不起你了?反倒是你,對救命恩人就這態度?」

夜娜的身外化身雙眸寒芒一閃,手裡的匕首就朝林星娜砍去。

砰!

陳墨的身外化身再次浮現。

這次他沒客氣,漆黑色的金屬巨人,舉拳直接打過去,猛烈的拳勁,打在夜娜身外化身的手腕上。

與此同時,金屬巨人又一拳,打在夜娜身外化身的腹部,把她的身外化身打得後退了好幾步,重重撞在牆上。

這可比剛剛自衛反擊的時候,要重得多。

誰讓夜娜竟然要向林星娜動手。

林星娜只是內勁武者,夜娜這不是要她的命么!

「她說的不對嗎?我哪裡對不起你了?」陳墨說道:「你不讓我見孩子也就算了,說你兩句你還動手?真以為沒人治得了你嗎?」

現在的陳墨,也是化勁武者。

並且,不比夜娜弱。

至少在現在看來,夜娜的身外化身,強度明顯遜色於他。

夜娜的身外化身,身上冒出了陣陣白煙。

這是寒氣。

周遭的溫度,瞬間降了下來,宛若冰庫。

張凝雪和林星娜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這種寒氣,無視了真力的防禦,讓她們也感到寒冷。

化勁武者之威,恐怖如斯。

張凝雪不禁有些期待。

玄陰訣到了化勁,依舊強大。

她都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自己突破了化勁,身外化身會是什麼模樣,擁有什麼能力。

林星娜則是躲到了陳墨身後。

她心裡有點虛。

夜娜可是實打實的化勁武者。她剛剛竟然懟了夜娜一頓。

要不是陳墨出手及時,她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陳墨沒理夜娜的身外化身,直接拉著張凝雪和林星娜離開。

到了外頭,林星娜才道:「你不見自己的孩子嗎?」

陳墨搖了搖頭,「她不讓見,我也沒辦法。」

林星娜咬牙切齒的道:「要換做是我,我才不管她同意不同意,硬闖也要闖進去。我自己的孩子,憑什麼不能看。」

「夜娜的身外化身守在外頭,想要強闖沒那麼容易。」陳墨解釋道:「要是在雙方打鬥過程中,讓夜娜傷了身體,那就不好了。」

「呵呵,真是一個體貼入微的多情種呢!」林星娜皮笑肉不笑的道。

「遲早能見到的,她又不可能在病房裡待著不出來。」陳墨拍了拍林星娜的肩膀,說道:「到時候,我再跟她好好聊聊。」

「誰管你。」林星娜別過頭。

陳墨笑了笑,又對張凝雪道:「夜娜生產完,還得做月子。月子餐由我做,沒問題吧?」

「沒問題,我不跟她說是誰做的就行。」張凝雪道。

「你去看望她的時候,抓機會拍孩子的照片我看看?」陳墨還是有些忍不住,想看看自己的孩子。

「我試過了。」

張凝雪一邊搖頭,一邊拿出自己的手機。

整個手機,彷彿被利器穿透,徹底報廢了。

「怎麼回事?」陳墨問道。

「我剛拿出手機準備拍照,她的身外化身就用匕首,把我的手機給弄壞了。」張凝雪說道:「想再化勁武者眼皮底下搞事情,很容易被抓現行啊!」

陳墨汗了一下。

夜娜的警惕性,也太高了吧。

拍個照也不行?

鐵了心不讓他見孩子。

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陳墨完全搞不懂夜娜的想法。

張凝雪和林星娜去忙工作了。

陳墨則無所事事,兜兜轉轉又回到了病房門前。

夜娜的身外化身沒出現。

但陳墨知道,如果他想進去,夜娜的身外化身肯定會再次阻攔他。

所以,他也沒自討沒趣,而是在外頭坐著。 一直等到天黑,陳墨也沒什麼收穫。

夜娜就待在病房裡頭。

一日三餐由護理送進去。

陳墨站起身,去找林星娜。

沒辦法。

等不到人,他總不能在這裡干坐著吧!

夜娜要鐵了心不想見他,他也沒辦法。

除非強闖。

但是強闖的話,夜娜會跟他拚命。

當然,拚命的話,肯定是陳墨能贏。

因為他現在也是化勁武者。

不過,他能跟夜娜拚命么?

肯定不能啊!

「要我說,就別管她,愛咋地咋地。」林星娜發動車子,嘴裡嘟囔道。

「她給我生了孩子,怎麼能不管。」陳墨搖搖頭。

「她給你生?」

林星娜冷笑著說道:「她要是給你生孩子,怎麼連孩子都不給你看一眼?依我看,要麼是她生下來的孩子不是你的,怕你看到孩子會發現,就想吊著你。要麼,是她自己想生個孩子玩玩。」

「扯什麼呢。」

陳墨汗了一下。首先林星娜的第一個猜測就排除了。

那天夜娜是第一次,後來她就被送到安全部門,一直在接受治療,孩子不是他的,那是誰的?

難不成夜娜趁著重傷療養的這段時間,跟其他男人好了?

她要是有這麼隨便,怎麼還會守身如玉二十多年。

至於林星娜的第二個猜測,陳墨就更無語了。

想生個孩子玩玩?

把孩子當成玩具了?

想撫養孩子長大成人,可沒那麼容易。

「那不然她為什麼不讓你看孩子。」林星娜道。

「這我哪知道。」陳墨也搞不懂。

按理來說,夜娜應該不會怨恨他才對啊!

當初夜娜性命垂危,是求著他救命的。

嚴格說起來,他是夜娜的救命恩人才對。

怎麼可能是仇人呢!

難道就因為他要了夜娜的身子?

怎麼可能!

夜娜求著他要的,這能怪他?

不過,夜娜把孩子生下來,還真的是有些出乎陳墨的預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