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乖乖的等我就是了,就算我離開了,你就不能想想,我是不是去給你買早膳了,是不是去給你準備驚喜了,或者是去買小點心了?」

雲煙聽到這裡,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嗯,我知道了。對不起啊,我還以為你走了呢。」

「說什麼對不起,是我該和你說才對。要不是我弄出這麼多事情,你也不會這樣了。」

趙鳴盛嘆了口氣,直接將雲煙抱在了懷裡,輕輕的安撫著,「行了,快起來吧,不要在這裡坐著了。」

兩個人回到了房間里,享用了趙鳴盛在外面買到的早膳。

這大概是雲煙吃到的最好吃的東西了,大概也就比以前和趙鳴盛一起吃的要好吃一些。

大概就是所謂的小別勝新婚了。

趙鳴盛盯著雲煙看了一會兒,忍不住笑著說,「吃完東西之後,我們到鎮上玩一玩吧?之前都是用另一幅模樣和你一起去玩,什麼都做不了,真的是快要悶死我了。」

「你還想做什麼啊。」雲煙無奈的說,「出去玩可以,你要是對我動手動腳的,那我就不去了。」

「得令了。」趙鳴盛無奈的說,「唉,本來我們兩個人的感情多好啊,結果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反而是越來越差勁了。」

「不過,這也是我罪有應得,嗯,就用陪著你來彌補這件事情吧。」

說著,趙鳴盛就這麼拉著雲煙的手,和他兩個人一起來到了鎮子上。畢竟只是要好好的遊玩,兩個人也不著急買東西,就這麼四處看看。

「哦,這個東西挺不錯的。怎麼樣,喜歡嗎?」趙鳴盛比劃了一下那個頭飾,有些好奇的問,「你喜歡什麼樣的,我給你買一個吧。」

雲煙搖了搖頭,不太好意思的說,「我就不要買這種東西了吧,不太需要的。還是不要買了。」

儘管如此,趙鳴盛還是想要給雲煙買,反正這麼就過去了,他都沒來得及給雲煙買東西,現在好不容易恢復了原來的模樣,肯定是要好好的補償的。

這之後,雲煙就見趙鳴盛,一會兒買這個,一會兒買那個,看上去是特別的歡騰,雲煙的手上都要拿不住了。

「算了算了,還是不要再買了。這些就已經夠多的了。」雲煙無奈的說,「你要是再買的話。我可是不要理你了。」

「唉,好吧好吧,我知道了。」趙鳴盛忍不住嘆了口氣,他覺得還有點沒買夠,想要將這些天欠下來的東西都送給雲煙。

大概是太久的求而不得,讓趙鳴盛覺得,只要能夠在雲煙的身邊,讓雲煙開心,這樣的事情就足夠讓他覺得好像是得到了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

「其實,你不需要送我這些東西的。」雲煙輕嘆了口氣,看著趙鳴盛,「我想要的,不是一直都只有一個嗎?」

「只要你陪在我身邊,我就已經知足了,不想要別的了。」說著,雲煙挽住了趙鳴盛的胳膊。

聽到雲煙的話,趙鳴盛愣了一下,總覺得心中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輕輕的碰了一下。不疼,還有點痒痒的。

「你啊,真是個小傻瓜。要是其他人,可能早就把你騙的什麼都沒有了。」趙鳴盛回過神來,忍不住嘆了口氣。

他盯著雲煙,笑了笑,「不過還好,我也是個傻瓜,大傻瓜配個小傻瓜,簡直是絕配了,不是嗎?」

雲煙笑了笑,兩個人沒有再說什麼,就這麼靜靜的走在街上,也讓人覺得非常的安寧,彷彿世界上只會有他們兩個人一樣。

在這個鎮子上待了一陣子之後,雲煙和趙鳴盛才離開,畢竟這是一個讓他們重新相認的地方,意義還是非常的重要的。

他們離開之後,看著周圍的景色,一路上都是歡聲笑語的,比以前還要開心。

「真是太好了,這樣過去了之後,我們就可以繼續好好的遊玩了。這一次我一定會比之前還要開心的。」

雲煙笑著說,「說起來,你那個時候到底是怎麼瞞下來的啊。不會覺得忍不住嗎?」

「那你覺得呢?」趙鳴盛無奈的開口,「我都做了這麼多了,你還不趕緊犒勞我一下,不然我肯定是起不來了。」

說著,趙鳴盛就將身子靠在了雲煙的身上,很是無力的說。

「總是耍貧嘴。」雲煙無奈的說,「算了,也大概能夠想象得到。我們兩個一定是有一樣的心情的,不然不會變成這樣的。」

趙鳴盛點了點頭,「說起來,我的名字的由來,不就是我們兩個人的名字?可能是因為太過於明顯,你們反而都沒有注意到了。」

「啊,這麼說來。」盛雲盛雲,可不就是趙鳴盛和雲煙嗎?將兩個人的名字連接在了一起。

這個以前還真的從來都沒有注意到啊。雲煙不由得有些感動的看著趙鳴盛。

「這就感動了?小傻瓜,感動的太快了,要是之後還有更多的驚喜該怎麼辦啊?」

「咦?真的嗎?還有驚喜?」雲煙驚訝的看著趙鳴盛,真的相信了他的話。

趙鳴盛抿了抿唇,覺得非常的無奈,但最後還是點頭說,「這個就不能告訴你了,畢竟,驚喜要是提前說了,可就不是驚喜了。」

雲煙笑了笑,也就沒有再說什麼話了,兩個人看著窗外的景色,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

而相對於他們的話,林公子這邊過得可就不是那麼的輕鬆自在了。

林公子心裡對雲煙他們還是有怨恨的,而且他現在還沒有放棄對方他們。

只是自從從牢獄中出去之後,林公子就一直東躲西藏的,根本沒有時間對付雲煙他們。

「要不是因為他們,我也不會是這副樣子了。」林公子不止是一次這麼想過,越是這麼想,他對雲煙就越是恨。

而且,以前他的生活特別的瀟洒自在,想要做什麼就能做什麼,現在卻是什麼都不能做了。

他也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差別,本來可以隱姓埋名,繼續接下來的生活。

但是恨意在心中並沒有辦法消失,最後林公子還是決定好好的報復雲煙和盛雲兩個人,一定不能放過他們。

為了這個目的,林公子沒有一刻停止自己的動作,他一直都在暗中打聽著雲煙和盛雲的消息。

在知道雲煙和蕭雲有關係的時候,林公子立刻下了決心。

他派人將蕭雲抓了起來,打算利用蕭雲來吸引雲煙的注意力,將人騙到他的面前,進行報復。

「去,給他們放消息,讓他們趕緊到避暑山莊去。只要去了那裡,才能夠救下蕭雲,不然的話,就等著給人收屍吧。」

林公子冷笑了一聲,將自己手中的東西交了出去,看著他們幾個人的眼神,心裡毫無波動。

「這附近是不是有個很有趣的地方啊,我們一會兒去那裡看看吧。」趙鳴盛看著手中的地圖,想要看看有什麼適合他們兩個人去的地方。

雲煙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這個時候,前面不遠處出現了一個人,不由分說的就朝著他們這邊沖了過來。

「誒,你做什麼啊?」趙鳴盛皺緊眉頭,趕緊將馬車停下,這才沒撞到。只是那人看到他們,扔了封信在地上,就又飛速的跑走了。

「這到底是是怎麼回事啊,那人是誰,你認識嗎?」雲煙奇怪的看了一眼,最後又盯著趙鳴盛看了一會兒。

趙鳴盛輕輕的搖了搖頭,最後開口說,「先看看信上寫的是什麼吧,你離我遠一點,我擔心有詐。」

「擔心有詐還讓我離遠點。」雲煙嘆了口氣,但也沒有拒絕。她和趙鳴盛總是要有一個人清醒著,而她會醫術可以說是最好的人選。 打開了信件之後,倒是出乎了兩個人的意料。他們所想的事故,一個都沒有發生,可以說,最起碼沒有人暈過去。

雲煙和趙鳴盛很是奇怪的看著信上的內容,最後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沒想到事情居然變成了這樣。

信上寫的清清楚楚的,若是雲煙和趙鳴盛不趕過去的話,最後蕭雲就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事情了。

「怎麼會這樣,蕭雲居然被人抓走了?到底是誰做出這樣的事情。」雲煙皺緊眉頭,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蕭雲了。

所以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去求證這件事情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只能去那個地方看一看了,如果是陷阱,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

趙鳴盛也是嘆了口氣,「唉,我們兩個想要平常的去遊玩一下,還真的是挺困難的。不過,肯定是要去救人的對吧?」

「嗯,就算是假的,我們過去了,也能知道誰是幕後的主謀。當然,我覺得還是很有可能是真的。」

畢竟這信上寫的非常的肯定,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所以雲煙覺得這個幕後的主謀肯定是有什麼東西是握在自己的手裡的。

「走吧,我們兩個一起。」趙鳴盛握緊了雲煙的手,笑了笑,「只要有我們兩個在這裡,一定不會有什麼問題的,這麼多難題不都是這麼解決的?」

雲煙抿了抿唇,最後點了點頭,「嗯。」其實雲煙的心裡也是這麼認為的,只要有她和趙鳴盛在,世界上很多的難題都不是問題的。

兩個人也不敢再繼續耽誤時間了,誰知道那個人會做什麼事情,到時候對蕭雲做什麼事情了,可就沒有辦法救下來了。

他們連夜趕路,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繼續前進了,這才來到了一個小村莊當中。

趙鳴盛看著天色,最後搖了搖頭,「不行,再這樣下去的話,會很危險的。我們兩個還是在這個村莊暫時的休息一下吧。」

雲煙肯定也是同意這個方法的,她看著趙鳴盛,點頭說,「我知道了,那就找個客棧休息?」

雖然話是這麼說的,但是兩個人四處打量了一下,卻是並沒有看到有什麼客棧。除了那個村子意外,四處都是荒蕪之地,完全沒有落腳的地方。

「這樣也沒有辦法,我們去找個落腳的地方吧。就算不是客棧,和村民稍微的接個地方住也是可以的。」趙鳴盛再一次的提議。

兩個人便敲了敲門,想要借住一下。原本以為這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肯定是一下子就完成的。

但是沒有想到,第一部他們就遇到了瓶頸,不管怎麼敲門,都沒有人給他們開門,直到敲最後一家的時候。

「你,你們不要再敲了,我們是不會開門的!」裡面的人聲音顫抖,好像是非常害怕的樣子。

前面的人也是這樣的,彷彿雲煙和趙鳴盛是什麼洪水猛獸一樣,量個人有些摸不著頭腦,最後也只能離開了有人居住的地方。

「這裡的人,好奇怪啊,是害怕外來者嗎?還是因為別的原因?」雲煙打量了一下自己,又看了看趙鳴盛。

他們明明就是普通的人,也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啊,為什麼那些村民都這麼的害怕啊。

趙鳴盛搖了搖頭,也不是很清楚這件事情,但是他還是說,「不管是因為什麼,反正我們只在這個地方借住一晚上,只要稍微的休息一下就行了。」

說著,趙鳴盛找到了一處破房子,他拉著雲煙的手走了過去,雖然裡面破破爛爛的,但是也不是不能住人。

「不管怎麼說,我覺得我們還是在這裡湊合一晚上吧。」趙鳴盛稍微的清理了一些這附近的灰塵,找了個空地。

因為怕雲煙會覺得冷,他給雲煙鋪上了乾草,當做墊子,讓她躺在上面。

看了看四周,趙鳴盛找到了生火的東西,組成了篝火,總算是沒有那麼的陰冷了。雲煙嘆了口氣,躺在那裡,看這趙鳴盛。

「你也不要只是照顧我了,趕緊躺下休息吧,不然的話,明天還不知道要趕多久的路呢。」

趙鳴盛卻是搖了搖頭,「沒事,這裡的村民有些古怪,最好還是有一個人守夜。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以前經常好幾天不睡覺的,不礙事。」

「可是。」雲煙撇了撇嘴,還是有些不太滿意,他想要趙鳴盛陪著她一起睡,「那你實在不行,閉目養神也好,不要太累。」

趙鳴盛點了點頭,拍了拍雲煙的身子,輕聲的說,「快睡吧。等天亮的時候,我會叫你的。」

雲煙其實心裡還是有些生氣的,越想越覺得生氣,尤其是想到了那個寫信過來的人,忍不住罵了一句。

「要不是因為那個將蕭雲綁走的人的話,根本就遇不到這樣的事情,要是讓我知道了是誰做的事情的話,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那個傢伙,讓他知道知道怎麼做人。」

聽著雲煙的話,趙鳴盛忍不住笑了笑,「行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你先休息,有力氣了,才能夠揍他一頓啊。」

雲煙撇了撇嘴,最好還是點頭,閉上了眼睛,沒過多久就睡過去了。大概是因為趕路實在是太累了,雲煙睡的很熟。

看著雲煙的睡臉,趙鳴盛忍不住笑了笑,寵溺的看著她。但是隨後,他的臉色就變得有些嚴肅。

其實,這一次的事情,他也覺得非常的蹊蹺。不像是一般人會做得事情,真是不太清楚怎麼做才好呢。

「不管怎麼說,要好好的保護雲煙。」趙鳴盛喃喃的說著,一邊思考這件事情的關聯性,一邊警惕的看著四周。

他一夜未睡,最後精神也確實是有些不太好。想了想,還是閉上眼睛,打算稍微的眯一會兒,不能給雲煙拖後腿。

大概是半個時辰之後,隱約聽到外面傳來了吵鬧的聲音,趙鳴盛皺了皺眉頭,睜開眼睛。

他看向了外面,大概是有人聚集在一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聲音實在是有些太吵了,趙鳴盛下意識的看向了雲煙,估摸著要被吵醒了。

雲煙確實是很早之前就注意到了外面的聲音,只是她實在是有些太過於疲憊了,不太想要起來。

但是誰知道,後來聲音越來越大,最後還有女人在那裡哭泣,哭的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樣。

雲煙實在是有些忍耐不住,便起身往外面走,想要看看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夠讓人哭成這個樣子,都吵到別人睡覺了。

看到雲煙的動作,趙鳴盛本來是想要攔著的,但看她直直的就沖了出去,最後還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唉,起床氣還真的是有些嚴重啊。」趙鳴盛跟了上去,總不能讓雲煙一個人去面對那些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害怕他們的村民吧。

只是,沒想到的是,雲煙他們一出去,那些個村民就一臉不善的看著他們,尤其是站在前面的那個人,看著他們甚至是出現了厭惡的神情。

不是,這是什麼情況啊,為什麼這麼看著我們?不就是在那個房子裡面住了一晚上嗎,用的著這麼的警惕嗎?

雲煙皺了皺眉頭,剛想要說點什麼的時候,就聽到那個哭泣的女人指著她,哭的更加的難過了。

額?難不成不是因為住房子,是因為嫉妒嗎?雲煙覺得,現下除了外貌之外,他們並沒有什麼交集,更不可能會發生什麼被人記恨的事情了。

「村長!就是這個女人,就是她昨天晚上做了那件事情,我家那口子現在才回!」說著,那女人又哭了起來。

原來前面的那個人是村長啊。所以這到底是什麼事情,他們家那口子怎麼了。雲煙還是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們,丈二摸不著頭腦。

趙鳴盛開口詢問說,「不知道各位現在聚集在這裡,所為何事?一直指著別人說話,也不太禮貌吧。」

看到趙鳴盛的身影,站在前面的人其實還是有點害怕的。畢竟趙鳴盛一看就不是一個好惹的,要是不小心的惹他不高興了,搞不好還要打人。

雲煙無奈的看著趙鳴盛,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護著她啊。不過,他並不是討厭這種感覺,只是覺得好久沒有這種被護在身後的感覺了。

「好了好了,我們聽聽他們是怎麼說的,等知道結果之後,再去說那些事情也不遲。」雲煙攔住了趙鳴盛,淡定的開口看著他們。

「所以,我怎麼你們了?你們最好是好好的說清楚,我要是知道你們對我說謊了,或者說是無事生非,我就只能請我家這口子來教訓你一下了。」

聽到這個稱呼,趙鳴盛心裡一動,有些激動的看著雲煙。沒想到雲煙居然在這個時候承認了他的身份。

雖然兩個人還沒能成親,但是其實身份也都差不多定下來了,但是真的聽到雲煙承認,這還真的是趙鳴盛第一次,所以不由得有些開心,忍不住勾起嘴角。 「你,你還有臉說,就是你做的!」那個女人繼續哭喊著,「要不是你朝著井水裡面下藥,我的夫君和隔壁的男人今天喝了那個水之後,就暈過去了,現在都還沒有醒過來呢!你說,你要怎麼賠給我啊!」

雲煙這下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了,什麼下藥,她睡了一天怎麼可能會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呢?

再說了,她為什麼要給這些人下藥啊,有這個必要嗎。雲煙皺緊眉頭,總覺得這個女人是不是自導自演的。

村長看著她的面色也是不善,「你們這些人,來到我們的村子也就算了,居然還傷害我的村民,到底是居心何在?」

雲煙只能無奈的解釋說,「這可真的是冤枉人了,我昨天晚上睡了一晚上,怎麼可能會出去下藥啊?真的是莫名其妙的,你們有什麼證據說是我呢?」

她說著指了指那個女人,很是不屑的說,「就因為她說看到我了?那你是什麼時候看到我的,又為什麼能夠看到我呢。」

女人抿緊唇,很是不高興的說,「我當然是在晚上看到你鬼鬼祟祟的,所以跟過去,看到你往井裡面下藥了嗎。」

「可是那就奇怪了,為什麼你會晚上出來,又為什麼能夠看到人是我,甚至是看到我下藥之後,你怎麼一點反應都咩有,也不告訴別人,就等著人去喝水呢?」

雲煙說了幾個疑點,那個人都沒有辦法回答出來,果然是有問題的。雲煙看著他們,也知道自己有這張嘴肯定是不夠的。

果不其然,村長是更相信自己的村民的,他冷哼了一聲,對雲煙說,「你別以為這麼說就可以了,我的村民有什麼理由欺騙你?」

「反而是你們這些外來人,肯定都是有目的的。我告訴你,今天這件事情不解決的話,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平安的離開這個地方的。」

聽到這話,雲煙無奈的嘆了口氣,看來,他們想要救到蕭雲,又要浪費一段時間了。只希望蕭雲能夠撐到他們趕過去的時候。

「所以,那個人死了沒有啊?」作為郎中,雲煙果然還是更想要知道人的安全的,所以問了一句。

旁邊的大姐弱弱的回答了一句,「現在還有一口氣,就是不知道之後會怎麼樣了。可是,我們這邊要把郎中請過來還需要很久才行,不知道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