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月輝,我有件事情希望你為我做!」秦『浪』直接地說道。

「哦,什麼事情?」月輝驚訝地問道。

「這事情怎麼說呢?」秦『浪』故意皺了皺眉頭,道:「也許你並不知道,整個宇宙其實都是緣為一體,你們所處的元初界、造物主所處的逆靈界以及我所掌控的『混』沌界和超宇宙空間,這幾個地方其實在最早的時候都是一體的,只是後來被幾個勢力分割開了。如今我和造物主以及現在的元初界界主都有這個打算把整個世界統一為一體,這樣就會出現以下的局面,我們三人中將會有兩人先後被毀滅掉,最終剩下的一人將會成為整個世界的主宰。現在不管我和造物主還有元初界的界主是如何合作及敵對,最終我們三人都只會剩下一個,這個結局絕對不可能改變,我現在要知道的,就是你打算站在哪一邊,因為我還是打算堅持最初的決定,我可以放過百姓,但卻絕對不會放過另外兩大勢力的部下,我也一樣要斬草除根,不會給自己留下後患。」

月輝驚訝地抬起頭,困『惑』地道:「陛下是要『逼』我一定站到你的陣營嗎?」

秦『浪』搖了搖頭道:「不,我要你做的不僅僅是站到我的陣營,還包括幫我策反,看看有多少人不屑於界主的言行,準備和我站到一起的,因為除了這些人,我打算把剩下的所有人都殺死。」

月輝聞言神『色』一凜,不能置信地望著秦『浪』。

「別這樣看著我,因為就算是宇宙也可以被我創造出來,世間存在的每一個人其實都是在我的意念下活著的,我可以毀滅,也可以創造,在我的眼裡,即便是毀滅億萬人也不過是在維持一種平衡,而且我毀滅億萬人的同時,還有能力再創造出億萬人來,所以人對我來說,並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你明白么?」

月輝聞言苦笑一聲道:「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我們這些智慧生命在神的眼裡居然是如此地卑微!」

秦『浪』點了點頭道:「我不想讓你感到失落,但卻不想騙你,你說的的確是實話,因為人在我的眼裡,的確不值一提,我之所以想救人,其實還是因為我曾經在人類的社會上生活過,熟悉那些處於最底層的平凡的人,活著,對他們就是最大的幸福,而我們這些創世神,可能隨手就能讓他們的希望和理想化為灰燼。呵呵,也許我是唯一一個這樣想的創世神了,居然這樣多愁善感。」

月輝嘆了口氣道:「也許正因為如此,我有時候還錯把你當成我們的一員,其實從你的角度,我們這些人的存在都不過是一念之間,對么?」

秦『浪』點頭道:「是的,而且我不得不告訴你,造物主不是真正的創世神,你們所謂的界主也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力量去創造生命,但我卻能,而且我還有一個本事,那就是可以迅速地適應並控制周圍的環境。即便是我剛剛來到你們這個元初界,但我已經開始逐漸適應合理的環境,並且很快就可以掌控這裡的環境變化,過不了多久,元初界也會隨著我的意念存在或消亡。」

月輝不能置信地望著他道:「這、這怎麼可能?難道界主和造物主與你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秦『浪』笑了笑道:「現在我想我未必是他們的對手,或者說至多打平手而已,不過過些時候,隨著我對這元初界的適應,我會很快地把這裡的一切都掌控起來,到時候,第一個遭殃的必然是你們的界主一家,其他人則要看我的喜好而定。」

「這、這不可能吧?」月輝有些不敢相信。

「你還不信嗎?」秦『浪』笑著聳了聳肩,小村落的後方山頂上突然發生了一陣顫動,隨後,一座小山便陷落了下去,繼而化作一片平原,秦『浪』在一揮手,那片平原上便多出了山,山上也開始有了一些初級的生物和植物。

「這是最初的世界形態,隨著我的喜好,我會讓它進一步進化,當然,這塊地面上出現的東西會對你們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也是在我的意念之中,我如今剛剛熟悉這裡的東西,所以暫時只能創造出不大的一塊空間,但我的力量在迅速地增長,很快我就能掌控整個元初界了。」

月輝望著秦『浪』,身體不由得『激』靈靈打了個冷顫,他強咽了口唾沫,艱難地說道:「你實在是太可怕了,我想不到你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秦『浪』笑了笑道:「這算恐怖嗎,你還沒看到我創造整個宇宙呢,這可不是變戲法,而是真正的創造!」

月輝臉『色』變得蒼白,他嘆了口氣道:「這下我相信了,我也相信,對我們而言,無所謂對誰的忠誠,因為,無論你們哪個能上位,我們的命運都不過是掌握在你們的手中,生死也只在一念之間而已。」

秦『浪』笑了笑道:「你還真是聰明,一點就透,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把那些忠於我的人都挑出來,其實說起來很簡單,我只是想少殺幾個人而已,不然我一念之間滅了這些人,其實並不費什麼力氣。怎麼說呢,雖然我是神,但我也需要一些朋友,你的個『性』很令我欣賞,說起來,我之所以想放過一些人,更多的原因反倒是想給你這個朋友一個機會,讓你把一些親近的人都救下來,然後我就打算開殺戒了,至於元初界之主一家,我肯定不會放過一個人的,斬草除根,除惡務盡,我不會仁慈的。」

月輝聞言愣了許久,才嘆了口氣道:「我試著去讓更多的人站到你這邊來吧,這樣你就可以少造殺孽!」

秦『浪』搖了搖頭道:「我不是在造殺孽,對我來說這些人的生死不過是一念之間,根本不會出現什麼想象中的因為造殺孽被雷劈之類的情況。」

月輝點了點頭,道:「好了,我盡量把一些人拉過來,不過成果如何就不好說了,而且,對方也未必都相信我。」

… 秦『浪』故意嚇唬他,笑道:「沒關係,剩下的一千萬還是一億人對我而言都是瞬間毀滅而已,並不會多『花』費多大的力氣。(

月輝嘆了口氣道:「大人打算如何對敵呢?」

「我要先試一試,畢竟我剛來到這裡,對周圍的情況不不熟悉,能量的掌握也不夠『精』純,同時對方有造物主幫忙,加上我還想先『摸』透元初界界主的實力和他所使用的能量源特點,所以第一仗打輸了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我第一仗之後很定會銷聲匿跡一段時間,等我把這裡的能量完全適應,並且把元初界界主的能量特徵都掌握清楚之後,我便會再度出來,那一刻,便是我出手毀掉造物主和元初界界主兩大系統的時候了。」

秦『浪』這樣說其實還是對自己的實力無法確定,畢竟現在人家造物主和元初界界主兩大高人等著他,這一仗敗走的可能『性』極大,不過話又說回來,他現在還真的就不怕這兩個人了,他現在有種想法,那就是先把這兩個人的本事都偷到,然後再從容地把自己的實力提升,並且最後把這兩個人徹底剷除。

月輝自然是『摸』不清楚秦『浪』的底細,於是點了點頭道:「好吧,既然這樣,我就先回去『摸』清那些人的底細,希望這些人大部分和我一樣的想法,這樣可以免去太多的口舌。」

秦『浪』笑了笑道:「這很好,對了,你先過來,我要幫你個小忙。」

「什麼?」月輝有些不明白秦『浪』的意思,不過他還是站到了秦『浪』的身邊。

「看好了,別故意抗拒我給你的力量!」秦『浪』說完,抬手輕輕地在月輝的額頭上一點,隨即又快速地在他的身體四肢處連續地拍擊,月輝只感到先前一道微弱的能量輸入到了自己的額頭,並停留在自己的神識之中,而更多的能量,則是從他的身體表面沖入,並迅速地在自己的體內凝結。一團團特『性』各異的能量在他的體內不斷地流轉,又很快地圍繞著他的身體不斷地旋轉,最後,那些能量才突然歸位,並迅速地凝結成一個小團。

月輝剛想喘口氣,那小團能量卻猛然爆發,並迅速地充斥著他的四肢百骸,他舒服的**了一聲,便閉上了雙目,這不長的時間之內,他便發覺自己的身體已經完成了無數次的能量置換,現在他的體內能量『精』純得簡直令人無法致信。

閉目『精』養了許久,他才緩緩地睜開眼睛,此時在看著世界,居然別有一種感覺!

「我這樣狀態呆了多久?」他好奇地問秦『浪』。

秦『浪』笑道:「你感覺很久了,其實不過是瞬間的事情,在別人看來,我不過是對著逆輕輕地一點。」

「這麼短的時間,我感覺到我已經飛越了不知道多少個層次啊!」月輝『激』動地說道:「我現在簡直不知道自己的實力達到了什麼樣的層次,怎麼覺得周圍的一切力量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秦『浪』笑了笑道:「畢竟已經到了大覺期的境界,你自然會由此感覺,不過我暫時只能幫你到這裡了,更高的修為只能靠你自己感悟了!」

「大覺期?天哪,我居然已經到了大崛期?」聽到這樣的消息,月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畢竟,大覺期那可是宇宙中無敵的存在了,他可沒有想到秦『浪』居然有這樣的實力,能一步將自己送到這個階段來。全集下載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我實在是想不到,你們這些真正的神居然有如此的實力,我還以為你們無法影響到我這個修為層次的人呢!」月輝『激』動地說道。

秦『浪』故作神秘地搖了搖手指道:「你錯了,其實除了我,根本沒有人可以把另外一個人送入到大覺期的境界,你說得很多,其他人的確不能做到這點,包括造物主,他也頂多把一個人送入到乘空期的修為層次,只有我可以做到把一個人提升到大覺期的境界,所以說造物主和元初界界主在我出現后,都只能算是偽神,而成不上是一個真神了,遺憾的是,他們對這樣的身份變化還不適應,也不肯接受,當然,他們也並不知道我已經有這樣的修為,不然估計他們也就不肯跟我打了。」

月輝點點頭道:「是了是了,我想也是這樣,如果大覺期的境界那麼容易達到,我想界主、不,是原來的元初界界主早就把自己的親衛隊都提升到大覺期的修為了,也不至於只有那麼幾個隊長具備這樣的實力。看起來,和大人比起來,他們實在是差了太遠!」

秦『浪』笑道:「不過這第一仗我會輸給他們,然後還會在一段時間之內銷聲匿跡,我希望你不要到處找我,另外你也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我們的關係,當然你的實力有機會可以展示一下,這樣你能夠讓自己提升到更高的職位上,也能夠影響到更多的人!不過要記住,你千萬不能同造物主或者元初界界主較勁,因為大成期修為在他們眼裡,實在是不值一提的。」

月輝認真地點了點頭道:「陛下放心,我對自己該做些什麼還是有分寸的,而且我一定會努力做您吩咐的事情的,如今我對陛下可是徹底的服了,你已經超出了我所能想象的極限,難怪你在面對如此可怕的兩個敵手的時候也會如此地放鬆,原來是成竹在『胸』了。」

「唉,其實我的能量一直在不斷增長中,我不知道我最終會達到什麼樣的境界,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至少在我成長起來之後,造物主和元初界界主根本都不是我的對手,他們甚至沒有給我當對手的資格。」

月輝嘆道:「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我本以為造物主和元初界界主已經是最高的存在,想不到在他們之上還有更強的存在!」

秦『浪』笑道:「你也別對我發糖衣炮彈了,我的實力的確會成為環宇第一,不過還不是現在,畢竟我還處於成長期,沒達到大成的境界,只有我買入到達成境界的那一刻,這個世界上才算是真正的有了一個創世神。當然,我期待著那一天的早日到來,因為在那一刻,我將會按照自己的意志重新改造整個宇宙。」

月輝作了個立正的姿勢,神情嚴肅地道:「屬下願意誓死為陛下效忠,而且我會全力爭取到更多的人站到這個陣營來,畢竟,這些人都是我的兄弟,我可不想看到他們白白的犧牲,我現在又很清楚,任何與您為敵的人,最終可能都會陷入到萬劫不復的地步!」

秦『浪』哈哈大笑起來,他拍了拍月輝的肩膀道:「你很聰明,也很講義氣,我很喜歡你的『性』格,就是這樣,盡量讓大家別給造物主和元初界界主黨替死鬼,做炮灰,你們幫不上我什麼忙,就是我們對陣的時候,別站在我眼前礙事就是了!好了,我話也說了不少了,現在要去會會那兩個處心積慮準備對付我的老傢伙了,我這一次雖然不會勝,但我要讓他們從此嘗嘗心驚『肉』跳的滋味。」

說完,他憑空便邁了一步,就是這一步,他已經杳無蹤影。

「好可怕的實力!」月輝深吁了口氣道,他甩手『摸』了『摸』額頭,發現都是汗水。

「看來我這一票壓對了,嘿嘿,老子我也賺了個大頭!」月輝滿意地笑道,隨後,他一回身,高聲地對屬下們喊道:「弟兄們,回軍營了,老子有天大的喜事要告訴你們!」

屬下們應了一聲,邁著整齊的步伐隨著他離去,不過所有人都覺得奇怪,隊長只是和那人簡單地聊了幾句話,而那個人不過是在他的額頭上輕輕點了一下,他為什麼要這麼高興,莫非,兩人之間有那種關係,難道兩人喜歡那種調調?眾部屬心中惡寒,滿頭黑線地隨著月輝離去了,正在得意中的月輝要是知道屬下的想法,非氣得吐血三升不可。

此時在另外一個地方,兩個『陰』郁的人正聚集在一起,偷偷地商議著什麼。

兩人相處的房間本就昏暗,加上二人的黑『色』衣服,和『陰』暗的臉『色』,看上去倒像是兩隻殭屍在碰頭一樣。

不過這兩個人可不是殭屍,就算殭屍老大屍王也無法望其項背,因為他們就是這宇宙中前最為強大的高手。這個前字二人顯然很生反感,不過這確實事實,隨著秦『浪』的崛起,二人的地位都受到了威脅,而且秦『浪』的實力提升速度,讓兩個人簡直不敢想象今後的日子裡這個對手會強大到什麼樣的地步。

「這個人真的有這麼可怕么?」一個瘦小的老人問道。

「我會騙你嗎,而且以我的實力都感到頭疼,你說他可不可怕?」回答他的正是臨陣退走的造物主,此時他親身趕赴元初界,就是為了拉攏元初界界主進入己方陣營,說句實話,他現在對戰勝秦『浪』根本是毫無信心,那個人的實力太過,不過是一個照面,已經讓他幾乎吃不了兜著走了,現在如果不能儘早剷除他,估計自己以後都沒有好日子過了。

「如此看來,這個人實在是我們的心腹大患啊,但我們該如何找到他呢?去他的地盤上戰鬥,他還有沒有更強的幫手?」

「應該沒有吧,似乎可以幫助他的人都已經曝光了,沒有哪個幕後的高人可以幫助他了。這個世界上出現他一個已經是不可思議,如果再出來一個,我么也不必活了!」

二人對望著笑了起來,突然,二人幾乎同時變『色』。

「什麼人來了?」

「還有誰,是他啊!」

「他居然敢來到我們這裡?」

「他又有什麼不敢幹的呢?」

二人話音未落,一個慵懶的聲音突然在房間內響起。

「你們兩個老傢伙嘀嘀咕咕地說些什麼呢,是不是又想商量糟蹋哪家的閨『女』,說罷,是要去糟蹋豬二哥家的,還是去糟蹋龜三姐家的?」

循著那慵懶的聲音,秦『浪』的身形緩緩地自虛無中現了出來。

「你,好你個小子,居然膽大妄為到親自趕來我們的地頭上挑釁來了,你莫非不把我們兩個人看在眼裡?」造物主故意使了『激』將法。

秦『浪』笑了笑道:「你不用對我用『激』將法,我心裡都清楚,不過說句實話,我還真的就沒把你們放在眼裡,尤其是你這隻縮頭烏龜!」

「你、討打!」造物主臉『色』通紅,當先向秦『浪』衝去。

「哈哈,我們來比試一番,看看我們三個能不能把這頭豬的豬窩拆掉,把他的豬兒子們都殺絕,好不好?」秦『浪』笑著指向了元初界界主。

「好你個狂妄的小子,我殺了你!」本想先坐壁上觀的元初界界主此時再也無法忍受秦『浪』的譏諷,瘋狂地撲了上來,不過他還不忘了叮囑造物主,別不小心把他的老巢給毀了。

秦『浪』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如果他直接說讓二人別傷害百姓,也許人家根本不會聽,反而會認為他別有用心,他這麼一說,倒是讓元初界界主意識到這好歹是他自己經營了多年的老巢,怎麼也不能讓幾個外人在這裡攪和,否則的話如何讓他在別人面前抬起頭來?

這樣的高手一出手,自然會是石破天驚的陣仗,但誰也想象不到,三人在這房間里斗得居然無聲無息,既沒有備品損壞,也沒有橫哈怪叫,三個人比劃得都很文明,感覺上倒像是在輪太極。

這算什麼打法?

其實這才是高人的對陣!三人不斷地在方寸之間施展功夫,不同種『精』純的能量元『精』就在這方寸之地爆發湮滅,三個人等於是在直接比拼元『精』了,這是多麼驚人的比試啊?

「小子,你的死期到了!」造物主一邊打還一邊叨咕著,秦『浪』一皺眉頭道:「你有病是不是,人年紀一大把了,打個架還叨叨個沒完,再煩我我走了,讓你找人都找不到!」說完又是三團『混』沌元『精』『射』了過去,把造物主嚇了一跳。

而此時元初界界主臉『色』更加難看,人家都打到自己地頭上來了,看起來對方已經熟悉了自己的元初界環境,他所發出了一些具有元初界能量特徵的功法都被秦『浪』輕鬆地化解了。事情明擺著的,自己已經不是秦『浪』的對手了。

連那邊造物主都看出來了點端倪,不由的總是用眼睛瞟著元初界界主看,那意思彷彿是說:「嗨,夥計,你還行不行?」

這眼神望在臉上,刺在心頭,元初界界主心裡別提有多難受了,他實在忍無可忍,也不再想藏『私』了,只見他大吼一聲,猛地團身攻上。

「元初法則!」元初界界主低吼一聲,手中一道符文電『射』而出,直接打向了秦『浪』的面『門』。

秦『浪』不敢硬接,而是翻手挽出一道金『色』的小能量盾牌,橫著迎了上去,叮噹一陣脆響,秦『浪』的金『色』能量盾牌化作碎片散落一地,那道符文停頓了片刻,便『射』入到了秦『浪』的體內。

… 符文一『射』入體內,秦『浪』便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撕裂能量幾乎要把自己的能量攪碎,身體別提有多難過了,不過他還是強忍著控制住自己,畢竟眼下目的還沒有達到。超快穩定更新,本文由。。首發(800)/ong>。更新好快。

「就這麼點本事嗎?該你了縮頭烏龜!」說完他又迎上了造物主。

「死小子,看起來你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造物主一怒之下連成語都借用上了。他也是猛地撲向秦『浪』,同時雙手一展,一道數十米見方的神秘空間突然現形。

「逆靈空間,你去死吧!」造物主咆哮一聲,將這神秘空間猛地推出,這空間在空中盤旋片刻,瞬間便降了下來,立即把秦『浪』包裹在其中。

造物主都對著戰果感到滿意,他沒有料到戰鬥居然會如此順利,原本以為二人制住秦『浪』還需要費一番力氣呢,如今看來對方實力也不過如此。當然,這估計還是因為元初界界主那道靈符元初法則的功勞,一定是那東西束縛了秦『浪』的身體,讓他手腳不靈活,才會著了自己的道,不管怎麼說,對手這是被打倒了,被制住了,如今該是他們虐待這個小雜『毛』的時候了,造物主笑著邁上前去,就要發言奚落。

熟料原本還在被來自逆靈空間內的束縛結界掙扎著的秦『浪』突然抬起頭,沖著他詭異地一笑。

造物主立即意識到不妥,對方顯然耍了滑!

「當心,別被他算計了!」造物主高喊一聲,同時手中兩道能量迅速地拍向秦『浪』。

「老烏龜,今天我很滿意!」秦『浪』的聲音突然傳來,而他的人卻已經在空氣中消失,甚至於連自己發出的逆靈空間束縛結界也不見蹤影。

造物主和元初界界主臉都變藍了,他們想不到原本以為至少會僵持一段時間的比斗居然在瞬間結束,對方來的突然走得也突然,二人居然毫無辦法,這算是怎麼一回事?

「你看到他剛才的反應了嗎?」造物主扭過頭問道。

元初界界主點了點頭,臉上卻盡顯憂慮之『色』。

「你有什麼擔心的事情,說出來吧!」造物主望著他,低聲地說道。

「我感覺他這次來是有目的的,我們都是著了他的道兒!」

「何以見得呢?」

「我們沒有出殺手鐧的時候他就毫無動作,而且在不停地『激』怒我們,等到我們對他用殺手鐧攻擊的時候,他又沒有完全防禦,而是用身體接受了,並且迅速地逃遁,這樣怪異的打發,只能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他來這裡純粹是為了讓我們使出殺手鐧,然後他藉機會熟悉我們的戰鬥技能,這樣下一次再對付我們的的時候就會很輕鬆!」

造物主感覺到『胸』口憋悶,幾乎喘不過氣來,他深吸了口氣,道:「這小崽子歲數不大,居然狡猾到如此的地步,不行,我們必須找他,無論到了哪裡,都要把他翻出來,如果讓他對我們的能兩完全熟悉了,我們也不必再打了!」

元初界界主嘆了口氣道:「也只能如此了,想不到你我不世梟雄,如今居然被一個小子玩『弄』與股掌,唉,說出去誰能相信啊!」

造物主鬱悶得恨不能對著元初界界主的屁股踹上一腳,不過他以後還要依靠這個人來幫忙,想了想還是沒敢去做。[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800]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兩人嘆了口氣,開始對自己的部署發布命令,無論如何找到潛逃中的秦『浪』,只要誰能找到秦『浪』的位置,他們許諾直接將那個人提升十級,並且將其實力也做大幅度的提升,當然,他們也知道,這個許諾是做出了,手下那群不爭氣的傢伙能不能找到人家卻是個未知數,畢竟,讓一群螞蟻去找老鷹,簡直就是在難為他們。

秦『浪』快速地離開之後,便隱藏在了『混』沌界的空間之中,因為在這裡他是老大,對方就算是追了過來也無法把他怎麼樣,這就是他佔據絕對優勢的地方了,無論對手實力如何,他至少有個安全的逃避之地,而且無論他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能夠迅速地逃離到『混』沌界之中,將局勢立即扭轉為對自己有利,這個本事讓他佔盡了優勢。可憐的是造物主和元初界界主此時耗盡腦子,也無法得到他的下落,因為他們根本找不到『混』沌元星,無法查知秦『浪』的準確位置。

不過秦『浪』如今的狀況卻不大好,他是受了很重的傷,本來他能夠避開對方的攻擊,但想到這兩種功法自己從來都沒有見到過,也許只有這樣才有機會獲得這兩種功法的奧秘。所以他也只能拼著受傷接下對方的攻擊,而且更加困難的是,為了方便以後研究,他還不能把這兩道能兩排出體外,而是要用自己的身體做容器,把那兩道強大的能兩束縛在體內,以便自己回來研究。

所以這樣的情況才讓他如此地難受,不過最終總算是順利地達成了目的,對方兩大高手一人賞他一記殺手鐧,算是圓了他的一個心愿。

秦『浪』搖搖晃晃地坐在了『混』沌元星的草坪上,在這裡他感覺到舒服了很多,此時的草原上微風習習,端的是十分受用。

秦『浪』此時也無暇去看住在這裡的一眾友人愛妻,而是靜靜地坐下,開始對體內的兩道詭異能量進行分析。

元初界能量和逆靈界能量的確有自己的獨到之處,秦『浪』參詳了半天,也依然沒有獲得一點點的收穫。

看起來的確不大容易啊!該如何把這兩團探清楚呢?

秦『浪』正遲疑間,突然感到體內數道能量突然掙脫了原本的束縛,徑直撲向了那兩道能量,秦『浪』吃了一驚,連忙仔細地內觀自己的身體變化,看看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體內的變化。

結果讓他大吃一驚,原來掙脫束縛奔向這兩團能量的,居然是一直在自己體內收養的冥蛇和十條幻龍!

這幾個傢伙去搗什麼『亂』?秦『浪』不由得厲聲呵斥著,準備讓幾個傢伙回到原位,卻不料那幾個傢伙不但不聽他的指揮,反而直接沖了過去,徑直進入到那兩團能量之中。

緊接著,兩道強烈的能量幾乎在同一時刻爆發,幾乎把秦『浪』的身體炸開一個大『洞』。

「我靠,好難受!」秦『浪』痛苦地**了一聲,雙手用力地捂住了腹部。

「好舒服啊!」聽到他肚子里一陣怪叫,緊接著,冥蛇和十條幻龍在他的體內翻滾,竟然像是要奪體而出。

「喂,你們這幾個傢伙,別在我身體內鬧了成不?既然你們想出來,我放你們出來好了!」秦『浪』慌忙把這十一個傢伙放了出來。

太久不見,秦『浪』也沒有想過冥蛇和幻龍會變成什麼樣子,當這幾個傢伙一被放出來的時候,倒是把他嚇了一跳。

好俊俏的賣相!這十一個傢伙隨便啦出一個都夠讓人驚聲尖叫的。

此時的冥蛇,已經長到了數萬米長,頭顱也變成了金『色』,它的背脊上生出了無數根百餘米長的骨刺,每一根骨刺都閃著耀眼的金光,顯然是鋒利至極。

最為的是,冥蛇的腹部居然生出了無數排爪子,看上去像是一隻巨大的蜈蚣,而這每一隻爪子上,都掛著鋒利的甲刀,應該也是自然形成的,這冥蛇如今顯然已經成長為一條恐怖的戰鬥蛇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