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今天沒多少力氣跟你說話,麻煩你安排一輛車,趕緊送我回學校吧。」聽秦朗的語氣,的確很疲憊,吳文祥也有些過意不去,於是安排了一輛車送秦朗返回七中。

一回到教室,秦朗就呼呼大睡了,原本這一夜沒合眼也不算什麼,但秦朗被蠱蟲吸收了不少的「jīng氣」,才會覺得如此疲憊。

儘管感覺暗中危機重重,但秦朗卻安睡得如同嬰兒一樣,以至於放學的鈴聲都沒能將他吵醒,直到他聽到耳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叫他:「喂,搶飯了——」

「搶飯!」秦朗條件反shè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睜開眼睛的剎那,就看到洛濱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睡醒了?」

「嗯,不好意思,人有點不舒服。」秦朗歉然說。

「是啊,你的臉sè不太好呢,難怪早上還曠課了呢。既然身體不舒服,你乾脆你就別來教室了嘛。」洛濱的語氣流露出對秦朗的關心。

「我要是不來上課,你不是又要把我的名字記錄在本子上么?」秦朗笑道。

「不會了。」洛濱說道,「我已經不是班長了。」

「你不當班長了?」

「是啊,覺得當班長也挺無聊的。」洛濱說道,「反正高考對我沒什麼壓力,我不如趁著高中最後的時間,好好放鬆一下。」

高考無壓力?

秦朗不禁苦笑,就算是他也能夠感覺到高考的壓力,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父母雖然嘴上說只要他儘力就行,不管考入什麼學校都好,但實際上哪個父母不想自己的子女考入知名大學呢。所以,秦朗實際上也很想考入一個好大學的。

但秦朗想的不是如何努力,而是如何不努力也能考上好大學。

秦朗的想法,也是很多高三學生的真實想法。

但惟獨洛濱這樣的「小霸王學習機」,才完全感覺不到高考的壓力,因為以她目前的成績,輕輕鬆鬆都可以考入國內任何一所大學,這毫無懸念的。

「還愣著幹嘛,等會兒別說去搶飯了,剩飯都吃不上了。」洛濱提醒秦朗說。

「你不是有人專門給你做飯么?」秦朗詫異道。

「通過我的爭取,我媽對我放寬了政策,所以中午在哪兒吃飯的事情,已經由我自己做主了。當然,也多虧了我爸幫我爭取。」

「這麼說,以後我們天天都可以去搶飯了?」

「是的。」

「太好了!感謝老爸!」秦朗笑著說道,悄悄地佔了洛濱一點點口頭便宜。

對於秦朗來說,這本該是一頓愉快地午餐,直到他接到了老毒物的簡訊。

「任務:暗殺吳文祥!」 ?「什麼!」

秦朗一看這條簡訊息,差點沒驚得跳起來,秦朗不知道老毒物究竟在想什麼,但是秦朗可以肯定一點,那就是他不能就這麼毫無理由地幹掉吳文祥。

在秦朗看來,吳文祥雖然不是什麼清廉如水、愛民如子的真正清官,但至少不是大jiān大惡地貪官,而且這個人還有孝心,不是該殺之人。如果吳文祥是安德盛、青鶴雲這樣的人,那麼秦朗想辦法將其殺掉也就罷了,但關鍵吳文祥不是這樣的該殺之人。另外,吳文祥的存在對秦朗也有好處,可以讓秦朗的保全公司進一步向良xìng發展。

如果按照老毒物的安排,直接暗殺掉吳文祥的話,秦朗之前做的很多功夫都白費了。最關鍵的是,秦朗根本不明白老毒物為什麼要幹掉吳文祥。

「怎麼了?你的臉sè怎麼更難看了,是不是病情加重了?」洛濱見秦朗看了短消息之後臉sè越發難看,關切地問了一句。

「我……沒事,就是有點頭昏。你吃飽沒有,要不然我回寢室休息一下。」老毒物發過來的這個消息讓秦朗連吃飯的胃口都沒有了。

「那你回寢室休息一會兒吧。我回教室看。」洛濱向秦朗說道。

兩人出了食堂,分開之後,秦朗趕忙用手機給老毒物打了一個電話,電話剛一接通,秦朗就大聲吼道:「-老毒物,你瘋了么——」

嘟!嘟!~

秦朗一句話還未說完,老毒物居然掛掉了電話。

秦朗不由得愣住了,再撥打老毒物的電話,卻發現老毒物已經關機了。

就在秦朗六神無主的時候,大約五分鐘過後,他又受到老毒物的一條信息:「晚上八點,麗都賓館809房間。」

看來老毒物打算給秦朗一個談論的機會,這讓秦朗暗暗鬆了一口氣。

若是老毒物連談都不想談的話,那這件事情可就真的麻煩了。

秦朗將手機隨意丟在了褲兜裡面,然後快步向教室裡面走去,既然老毒物給了秦朗交談的機會,秦朗相信自己可以說服老毒物取消這個該死的任務。

到了教室裡面,秦朗果然發現洛濱一個人在教室裡面看書,而且她坐在了秦朗的座位上。秦朗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想看看洛濱究竟在欣賞什麼名著,讓她看得這麼入神,而洛濱並沒有察覺到秦朗的接近,直到秦朗已經走到她面前,帶著驚訝地語氣笑著說:「不會吧!大班長居然會看玄幻?咦,這本書我也看過,嘿嘿……」

「看過就看過嘛,笑得這麼賤幹嘛?」洛濱輕哼了一聲。

「因為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本書有點小h哦,洛大班長,你這麼純潔的人,可不應該看這樣的書啊。」秦朗邪笑道。

「拜託,你不要用有sè的目光去評價一本書吧。這本書關於工匠的構思真不錯,主角謝浪也挺有意思,有一種校園漫畫的感覺。」洛濱如此評價說,「至於你說有些小h,人家那頂多算是擦邊球而已,比很多大文豪的作品純潔多了,比如賈平凹的『廢都』看過沒,那尺度才算一個大呢。」

「嗯,嗯。」秦朗連連點頭,深表贊同,「就是廢都裡面的尺度挺大的,不過我覺得那些尺度大的內容才是jīng華,所以我還專門下載了一個沒有打省略號的原版到手機上看呢……嘿,那些內容真不錯……」

「真不錯?你覺得那些省略的內容才是jīng華?」洛濱合上了手中的書,很認真地看著秦朗,「秦大少爺,你就是這樣欣賞文學作品的?」

「露餡了。」秦朗心頭暗叫不妙,之前的那番話說得太暢快了,以至於將自己的本xìng給泄露出來了,這不是破壞了自己在洛濱心頭的完美形象么。只是,覆水難收,說出去的話更是收不回來,秦朗只得硬著頭皮說,「沒錯,我就是覺得被刪除的那些內容就是jīng華。每個人看東西的角度不同,感受也肯定不同的。如果每個人都是所謂聖人,那麼金.瓶.梅就不能算是經典了,人體藝術也不能叫作藝術了。趙侃有句話說得沒錯,馬賽克就是阻礙人類藝術進步的最大障礙!無論是文學藝術還是電影,都不應該打碼的!」

「不錯!說得很好!尤其是這一句總結xìng發言——馬賽克就是人類藝術進步的最大障礙!」洛濱拍著手稱讚秦朗,這讓秦朗同學心頭暗暗慶幸,但接著洛濱卻語氣一轉,「聽你剛才說的,你好像對金.瓶.梅之類的書有很多研究啊?」

「完了!把自己給套上了!」秦朗心頭暗叫一聲不好,洛濱果然是洛濱,在她面前稍有不甚,就會被抓住把柄的。

「怎麼了?不好意思承認了?」洛濱輕哼一聲,「真是沒膽!不防告訴你,金.瓶.梅我也是看過的,裡面的一些艷詞寫得還蠻有文採的。」

「你……也看了?」秦朗沒想到居然還有人可以這麼鎮定自若地說自己研究了那種書,而且這人還是一個女生,這讓秦朗心頭不禁如此想道,「洛濱,你究竟是何方神聖啊?」

「是啊,要知道在古代能夠稱得上**的多半也有些文采。你大概不知道,四大名著當中,還有一本是**的呢,知道是哪一本么?」洛濱問道。

「紅樓夢?」秦朗說道,「裡面有一節賈寶玉去了琅環仙境,做了一個chūn夢,然後就跟自己丫鬟叉叉圈圈了,就是那一段吧?」

「你對紅樓夢的研究倒是挺『深入』呢,那橋段你看了好幾遍吧?」洛濱打趣道。

「怎麼會呢……」實際上秦朗看到那些橋段,的確會覺得身體燥熱的,但試問哪一個男生不燥熱,但秦朗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結,於是將回到先前的話題,「我究竟猜對沒有?」

「沒有。實話告訴你,四大名著裡面的**是西遊記。」洛濱說道。

「什麼?西遊記?你沒有搞錯吧?」秦朗似乎不肯相信,「西遊記我看了無數遍,裡面純潔得就跟白水似的,怎麼可能是**呢。」

【4更連發!親愛的讀者大大們,蓋蛋糕的活動一年就一次啊,好歹多多支持啊!沒錢支持的同學,也請多多投花啊、收藏啊!總之,支持越強,爆發越猛,另外還有40多章存稿等著大家,希望大家把小米砸昏過去:)】 ?「我算是明白了,別人看書是欣賞文學,你看書卻是為了找書裡面的『馬賽克』,有你這麼看書的么。」洛濱白了秦朗一眼,看樣子她對秦朗是完全了解了。

「我怎麼會是這種人。」秦朗同學有些詞窮了,於是向洛濱說道,「你繼續看書吧,我在趴在旁邊睡個午覺,實在太困了。」

「也好,你的身體不好,是應該多休息休息。」洛濱說。

於是,秦朗趴在洛濱旁邊的桌子上,酣然入睡了,片刻之後,一股若隱若無卻似曾相識的香氣傳入了秦朗的鼻子中,這一道香氣清新、純正,恍若空谷幽蘭,甚至讓秦朗有種魂牽夢縈地感覺。

睡意朦朧的秦朗,聞到這一道香氣,身體做出了男生最本能地反應。

繞是洛濱鎮定自若,笑談馬賽克,卻又受不了秦朗這種「無言的sāo擾」,在洛濱看來,秦朗這傢伙真是可惡,在自己旁邊趴著睡覺也就罷了,沒想到他趴著睡個午覺居然都能如此「衝動」。這種情況系,洛濱坐在他旁邊看書,簡直就是如坐針氈啊。

洛濱本來打算起身離開,但是她如果走開的話,那麼秦朗現在的模樣就會曝露在其他同學們的目光中。試問,如果別的同學看到洛濱離開,又看到一旁的秦朗支起帳篷的樣子,他們會怎麼想呢?他們又會怎麼宣傳呢?

人言可畏啊,就算是洛濱也不敢面對這種「打馬賽克」等級的流言蜚語。

於是,洛濱只得裝著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繼續坐在秦朗旁邊看書,她本想揪醒秦朗,但是卻又不忍,畢竟秦朗今天身體不舒服,讓他多休息休息也好。

在看了一陣書之後,教室裡面的人越來越多,洛濱鬼使神差地向秦朗下面瞅了一眼,她想看看秦朗下面的小帳篷是不是已經消失了,誰知道秦朗這廝真是「jīng力旺盛」,下面那帳篷依舊高高地撐起,而且從褲子的褶皺可以看出,小秦朗似乎很龐大……

「拜託,洛濱,你究竟在想什麼!」洛濱在心頭暗道,儘管洛濱號稱是研究過某些禁.書的,但畢竟是女生,自然沒看過真正教育片,所以對異xìng的某些部位仍然只是處於想象當中,這會兒「偷窺」了秦朗,洛濱還是感覺有幾分羞赧。

不過,就在這時候,洛濱卻被眼前的情況給震驚了:因為她發現小秦朗竟然在抖動!

這簡直就是駭然聽聞!洛濱雖然沒見過真正的教育片,但是好歹也學過生理知識的,也聽到過一些關於男生的生理特徵,但是從來沒聽過、書上也沒看到過男生那地方竟然還能抖動,這可真是將洛濱給驚住了。

但很快洛濱就弄清楚了狀況,抖動了不是小秦朗,而是他褲兜裡面的東西!

這是秦朗的手機!

弄清楚怎麼回事之後,洛濱真是哭笑不得!甚至覺得自己真是異想天開!

而對於這些事情,秦朗卻是一無所知,直到下午上課鈴響起,他被洛濱叫醒。

※※※

晚上七點五十。

夏陽市麗都賓館。

麗都賓館,在夏陽市算不上高檔賓館,但是聽趙侃說這個賓館在夏陽市卻非常有名氣,è服務而聞名的,儘管每一次嚴打都被打擊過,但是這個麗都賓館總能夠死灰復燃。

秦朗大約能夠猜測到老毒物選擇在這裡見面的原因,很顯然老毒物是看中了這個麗都賓館人多複雜,所以在這種地方碰面更安全一點。

老毒物既然如此小心,秦朗當然也就非常小心翼翼了。

所以,來這裡的途中,秦朗可是非常的小心,確信沒有人跟蹤之後,秦朗這才迅速鑽入了賓館之中,然後通過樓梯到達了809房間。

房間的門沒有關,秦朗走進房間,發現老毒物這傢伙正在享受著一個女人的按摩,不過老毒物顯然是聽見了秦朗的腳步聲,所以當秦朗進入房間的時候,那個女人不知不覺就昏倒在床上了,而老毒物則從床上爬了起來,披上了他的衣裳。

乍一看,老毒物這樣子就像是一個老yín.棍一樣,但秦朗卻知道老毒物這樣做只是掩人耳目而已。看來,老毒物真是越來越小心了。

「小子,不錯啊,總算是把跟在你屁股後面的人擺脫掉了。」老毒物示意秦朗坐下再談。

「你既然知道他們在跟蹤我,幹嘛不直接幹掉?」秦朗隨意說道。

「最近要收斂了。我不是早就提醒過你么,一定要小心!結果,你非但不知道收斂,還搞出了更多的事情,實在讓我失望。」老毒物哼了一聲。

「因為失望,你就要我幹掉吳文祥?」秦朗哼了一聲,「告訴你,這不可能!」

「是么?」老毒物冷哼道,「如果你不幹掉吳文祥,我就殺了你喜歡的女人!」

「老毒物,你能夠講點道理行不行?」

「我如果是講道理的人,就不會被你叫成是老毒物了。」老毒物不為所動。

「老毒物,你就算是不講道理,好歹也要講究利益吧?」秦朗換了一個角度來說服老毒物,「在我看來,幹掉吳文祥,根本就是弊大於利!要不然,你且說說幹掉吳文祥有什麼好處,如果真是利大於弊,我就出手!」

「好!那我就跟你分析分析,好讓你心服口服!」老毒物說道,「問題就出在你給許仕平女兒解除蠱毒的事情上。因為這件事情,你已經引起了『六扇門』的注意。你肯定以為這件事可以給你帶來很多好處吧,但是你卻沒想到這件事背後的弊端!」

「什麼弊端?還有,現在沒有朝廷了,哪來什麼『六扇門』。」

「少給我插嘴!」老毒物不滿地哼了一聲,「我說的六扇門,你應該知道是什麼意思!總之,都是你小子乾的好事情,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你能解除蠱毒,多了不起啊。小子,莫非你還想要加入『六扇門』不成?不過六扇門的人要是知道你是毒宗的人,那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幹掉你的!」

「你怎麼確定我被六扇門的人盯上了?」

「……」

就在秦朗和老毒物據理力爭的時候,一個身穿藍sè長裙,頭戴鴨舌帽的妙齡少女出現在酒店的門口,少女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進入酒店,這時候她看了看手機上面的簡訊息,終於一咬牙下定決心,走進了酒店當中。

與此同時,酒店街對面的一輛麵包車中,一個人用對講機說道:「我靠,真是世風rì下,連中學女生都搞這種行當了……向葉所長請示,什麼時候動手掃.黃,彙報完畢!」 ?..Co

在任何朝代,有江湖就有朝廷。有江湖人士,就有朝廷專門管理和對付江湖人士的機構,江湖人一般稱其為「六扇門」,當然曾經也有人稱其為「朝廷鷹犬」。總之,無論這個機構叫什麼名字,總之它是實實在在的存在著,而且是很多江湖人士的夢魘。

俠以武犯禁。江湖俠客或者江湖大盜,歷來都被統治者視為心腹大患,所以自然就有了「六扇門」這樣的組織存在。只不過,隨著朝代更改,這種機構的名字也隨之變化。在古代這種機構可能是六扇門,也可能是東廠,也可能是粘桿處……

總之,在江湖人的眼,這類機構就叫「六扇門」。

按照老毒物的說法,就算是在當今時代,「六扇門」依然存在,雖然它的名字並不叫六扇門,但是它的職責應該跟歷代的「六扇門」類似。

原本,秦朗不太相信現在還有所謂的六扇門存在,因為老毒物這廝很邪惡、很偏激,秦朗不知道他所說的話哪些才是真的。

但是,在給許憶北治病的時候,秦朗通過許仕平得到了證明——證明這個「六扇門」是存在的。因為在會客室,許仕平給一個姓楊的人打過電話,並且從這個姓楊地口得到了關於蠱蟲的一些準確信息,這就證明那個人不簡單,或者說那傢伙手下的人很不簡單,極可能就是六扇門的人!

「就算是六扇門之,也沒人可以輕鬆驅除絕情蠱毒!」老毒物冷哼道,「所以,他們知道你這麼能幹,肯定會盯上你的,然後將你的祖宗十八代老底都查得一清二楚的!」

「就算是他們查也用怕。」秦朗說道,「反正我祖上也是清清白白的,他們查不到什麼。」

「是啊,他們什麼都查不到,查不到你祖上會功夫,也查不到你的醫術是從哪裡學來的。就是因為什麼都查不到,所以你才是可疑的對象!」說了這一句話,老毒物冷冷地瞪著秦朗,「怎樣,無話可說了吧?你這就叫自以為聰明,實則愚蠢!」

「就算是我自作聰明——那這跟幹掉吳祥有什麼關係?」秦朗反問。

「沒什麼實際好處,卻可以轉移六扇門的視線。」

老毒物說道,「你以秘密手段,神不知鬼不覺地幹掉吳祥,六扇門的人必定將注意力放在這件事上,而暫時忽略了你。這件事情有兩點好處,第一點我剛才說過了,就是讓六扇門的人轉移視線,因為他們不會懷疑到你的頭上,都知道你跟吳祥的關係不錯,這一點就算是許仕平夫婦都可以給你作證:第二點,幹掉吳祥,最大的嫌疑就是葉家,因為吳祥被除掉,葉家的人自然可以從獲利。但是,無論是六扇門還是許仕平,都不會讓葉家的門人順利坐上夏陽市老大的位置,因為許仕平會認為這是葉家在公然挑戰他的權威!」

「嘿嘿……所以,幹掉吳祥,你看似什麼好處得不到,實際上卻是一箭雙鵰!」說完了想法,老毒物陰險地笑了起來。

就算是秦朗,也不得不承認老毒物的分析很有道理,並且秦朗也知道如果他不能說出足夠的理由,那麼老毒物就不會改變決定。

幸好,在前來這裡的途,秦朗就考慮了很多,於是他沉住氣道:「沒錯,你說得有道理——只不過,老毒物你的目光還是太短淺了!」

「我短淺?」老毒物鼻孔冷哼了一聲。

「本來就是這樣。」秦朗讓自己顯出胸有成竹地樣子接著說道,「我們的終極目標是什麼?重振毒宗!但是老毒物你想過沒有,我們怎樣才能重振毒宗呢?這就需要布局棋子了。吳祥,可是一枚非常重要的棋子,還沒有派上用場就讓你捨棄了,豈不是可惜?」

「布局?就憑你小子,也有資格跟人家六扇門的人下棋?」老毒物不屑地哼了一聲。

「要是你把我的棋子都拔了,我當然沒資格跟人家下棋了。」秦朗解釋說,「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無非就是擔心六扇門的人盯上我們師徒,然後將我們斬草除根,是吧?」

「沒錯。」老毒物點頭。

「既然六扇門消息這麼靈通,那麼一旦讓他們盯上,轉移視線也不是長久之計。只要他們有心追查,從我之前做的事情,比如對付安德盛、青鶴雲之事,都能查出問題來,對吧?」

「這個有可能,但我會想辦法去抹掉痕迹。」老毒物眼殺機一閃。

「不用。」秦朗說,「我的意思是說,與其轉移視線,倒不如坦然地讓他們查!現在讓他們查,總比以後讓他們查好。現在查不出問題,他們就會對我的身份深信不疑,以後做事情就不會那麼容易被懷疑了,這就叫先入為主;反之,就算現在僥倖轉移他們的視線,以後如果做什麼事再被他們盯上,豈非更容易查出問題。」

「嗯,先入為主,好像有些道理。」老毒物微微點頭,「但是理由還是不夠充分!」

「我還沒說完呢。」秦朗接著說,「不殺吳祥,我就可以繼續壯大我的公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