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現在說回正事,韻兒過來,我有給你準備禮物,今日送給你。」

雲韻一臉狐疑之色,說什麼也不相信柳席的話。

我要打你,你能逃得了嗎,這人與人之間啊,真是一點信任都沒有了……柳席無奈,翻手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一個長條形的精緻木匣。

柳席戲謔一笑,挑眉道:

「確定不過來看看嗎?這件禮物雖不是非常珍貴,可卻是十分適合你的……」

柳席話里充滿了誘惑,完全引起了雲韻心中的好奇,且見到柳席確實拿出了木匣,想來應該不是騙人的吧。

雲韻蓮步款款,緩步上前,姿勢微微有些不自然,可能,大概是被柳席打疼了吧。

見到雲韻過來,柳席這才不慌不忙打開木匣,霎那間一片寒光閃過,讓人感到略略有些心寒。

雲韻定睛一看,這是一柄造型精緻,寒光凌冽的寶劍,雲韻一看就喜歡上了。

「喜歡嗎?」柳席笑道。

「喜歡。」雲韻頷首。

「送你了,劍名風吟,還算不錯。」柳席道,將木匣遞給雲韻。

「謝……謝,原來你真的用心準備了……」雲韻接過木匣,訥訥道。

7017k 秦豪給她遞來一杯茶水,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說:

「喝點解酒茶吧,我倒是真沒想到,一點香檳竟然把你喝醉了。」

看著那杯茶水,葉思黎有片刻的遲疑,但是也沒想太多,便喝了一小口,但也只是含在嘴中,壓在舌底。

隨後,她便把茶水放在了床頭柜上。

「真是個乖女孩。」他笑。

葉思黎感覺不對,便放下茶杯,改口問道,

「你怎麼帶我來這裡,而不是醫院?不是說要帶我去看他們嗎?」

「解答你的原因之前,我想先跟你說一個故事,」他笑了笑,笑容里竟然有一絲悲傷,「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二世祖,他愛上了夜店女王,哪怕那個女人比他大十二歲,也決定義無反顧和她私奔。」

「……這好像不是什麼童話。」但聽起來,的確是秦豪幹得出來的事情。

「他離開家的時候,父親痛罵他逆子,說要跟他斷絕關係,母親也急得日哭夜哭,最後頭髮哭白了,心臟病都給哭出來了,

但他還是走了,他以為自己追求的是愛情,那個時候他也的確得到了愛情,但是愛情這玩意兒有個問題,保鮮期太短了。」

「怎麼了?」

「他愛的女人,和他在外面一起生活了五年,終於無法忍受平靜的生活,於是又開始背著他胡搞亂搞,他的父親曾經說過的話都一一應驗,父親說那女人不好,說那女人水性楊花又情史太長,說他一定後悔,都應驗了。」

說到這裡,秦豪嘆息一聲,目光哀涼。

葉思黎卻不懂,這個時候他說這些東西有什麼用?

但她的心裡一直有著一股對秦家人下意識的警惕。

秦丞秦中權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眼前這個秦豪,說不定也一樣。

她作勢捂了捂嘴,將剛剛喝進口的茶水吐了些在手心上,再不動聲色地將手放到秦豪視線之外的地方。

「然後他們分手了?」她問。

「嗯,分開是分開了,但是那個男人卻沒有臉再回家了,他知道家裡已經有了一個新的孩子,替代了他的位置,而那個孩子懂事得多,不會再讓他的親人傷心,

知道這些之後,他便安安心心在外發展,只有在年節的時候,才敢問候母親,至於父親,他甚至都不敢聯繫。」

「後來呢?」

「後來就是一個悲劇了,後來那個讓父母省心的孩子意外死了,母親也因此住進了ICU,父親呢,就更慘了,他的家庭一片狼藉,他只能追求權勢,

沒想到,也輸了,一敗塗地,而且最慘的是,他輸的那天,要受三刀六洞之刑,他親生的逆子剛好回家,見到了他最悲慘的一幕。」

「你是秦中權的兒子!」葉思黎瞬間反應了過來。

她這個時候才想起,開會當天,所有人都在積極發言,只有秦豪一個人坐在角落,一言不發。

她竟然疏漏這麼重要的消息!

「沒錯,王福那老東西貪財的性子人盡皆知,所以我只需要拿點錢堵住他的嘴就可以了,再說他做夢也想不到,你竟然會自願跟我離開;而你,恐怕腦子裡都是秦丞,壓根也不會去過問我的來歷,只以為我是秦家的一個什麼親戚。」

「我沒有!」葉思黎否定,「我不問你,是不想別人以為我在關心你的情況,也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和警惕。」

她怎麼可能腦子裡都是秦丞?

秦豪無所謂地笑了笑道,「哦,原來是這樣。」

葉思黎被他笑得後背發麻,便想起身離開,然而剛一動腳,卻發現自己腿軟得厲害!

「你……對我做了什麼!」她厲聲問,想到之前的茶水,一顆心漸漸沉了下去。

「也沒什麼,香檳里加了些料,」

「怎麼可能!」葉思黎難以置信,「香檳的確過了你的手,但如果不是秦丞出現在那裡,我絕不會喝!」

秦豪挑了挑眉,「你倒是出乎意料的精明,跟你說句實話吧,和秦丞聊天的那個人張總是我的朋友,我只需要跟他提兩句,張總就明白自己該在什麼時候站在那裡。」

半個鐘頭前,葉思黎房間外。

秦丞一出門就遇見了秦豪,以及秦豪身邊的張總。

他下意識皺了皺眉頭,

「你來這裡做什麼?」

「秦爺,這位張總是做醫療器材生產相關的廠家,他說有些事想跟你聊聊,就托我找你,我到處找不到,只能上樓來找咯,結果你真在樓上。」

「這樣?在樓下等我吧,不要上樓,這裡不是開放區域。」

「你房間都鎖了還擔心我什麼?這邊清靜,我就在樓上坐會兒,你們先去聊吧。」秦豪作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秦丞雖然不滿他這副模樣,但是顧忌旁邊還有外人在,便也沒有多說什麼,只和張總一起離開了。

不一會兒,等樓下燈光熄滅,張總自然提出了去外面談,也就有了此前那擦肩而過的一幕。

聽完秦豪的描述,葉思黎只覺得自己遍體生寒。

秦豪竟然連這一步都算到了!

也難怪她無論如何警惕,都還是找了他的道。

可她依舊不明白。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他忽然憤怒至極,重重一錘椅子上的扶手,

「你撞死了秦晴,又惹出了讓我爸鋌而走險的事情,一切的原因都是你!而你竟然只受了那麼一點罰!你說我為什麼這麼做?我要讓你後悔莫及!更要讓秦丞嘗到自己女人被奪走的滋味!我差一點就能救下我爸,他也差一點,就能救你!」

說著,他站起來,又從口袋裡摸出一根注射器,摘下了針尖上的保護蓋。

針筒中裝著粉色的液體,給葉思黎一種不祥的預感。

「很抱歉,香檳是加料的你全喝了,茶水沒問題你倒是都吐了。」

他笑,笑容裡帶著濃濃的嘲諷味道。

接著,他按住葉思黎軟綿綿的手臂,不顧她的掙扎,將一整支針劑都注射在了她的血液里。

「小笨蛋,見效最快的是注射,喝水下去,光起效都要等半個小時。」說著,他還寵溺地摸了摸她的臉蛋。

。新年新氣象。

日本的新年是指1月1日-1月3日這三天,每一戶家庭都要做很多事情,譬如年終年初的大掃除,給親朋好友寄年賀狀(類似新年賀卡的東西),給孩子們お年玉(壓歲錢)等等。

忙碌完后,一家人會守在電視機旁一邊吃着蕎麥麵條,一邊觀看電視台為新年編排的節目,其中最為有名的自然

《京都泡沫時代:從變賣億萬家產開始》第五十八章不平靜的新年 二老平時不跟他們住在一起,而是住在後山的一棟小別墅中,說是年紀大了,喜歡清靜。

如今,聽說大房那邊要舉辦宴席,他們才想著過來這邊跟一起過去。

歐陽輕煙看到了爺爺奶奶,頓時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她立刻朝二老撲去:「爺爺、奶奶,你們可來了,嗚嗚……」

「我的心肝兒喲,這是怎麼了?」歐陽驚雲的妻子賈春梅看到孫女兒哭成這樣,都心疼壞了。

「奶奶,是大哥,大哥有了大嫂,就不要我了,他還打我,嗚嗚嗚……」

歐陽先鋒看著妹妹那不懂事的模樣,太陽穴突突地跳著,好想敲開她的腦子看看,裡面是不是都是水,之前都已經跟她說清楚了,讓她暫時讓著沈碧柔,偏偏她刁蠻慣了,根本聽不進去。

「胡鬧。」賈春梅看向歐陽先鋒,怒道,「先鋒,你怎麼能對自己的妹妹動手?有話不能好好說嗎?她一個女孩子家家的,最是愛美,你把她打成這樣,於心何忍?讓她怎麼出去見人?」

「奶奶,煙煙她沒輕沒重,我作為哥哥,就該好好管教她。」

「胡說,煙煙最乖了,你管教什麼管教?那我作為你的奶奶,是不是該好好教訓你?」賈春梅沉聲喝道。

歐陽輕煙看有人給她撐腰了,腰杆子頓時就硬了,她湊到賈春梅耳邊,低聲道:「奶奶,都是那個沈碧柔,自從她嫁進來后,我哥就越來越不疼我了,對我不是打就是罵。」

賈春梅聽了這話,臉頓時就黑了:「歐陽先鋒,你長本事了啊?有了媳婦忘了妹妹是嗎?別忘了你跟誰一個姓?」

「奶奶……」

「別叫我,我沒有你這種孫子。」賈春梅看著孫女臉上的紅腫,氣得不行。

「媽,時候不早了,大伯那邊也該開始了,要不我們現在過去吧,去晚了怕是會被人說閑話。」歐陽燁眼看母親要訓兒子,連忙岔開話題。

賈春梅看了看時間,哼道:「急什麼?不過是認回一個流落在外的野孩子罷了,還大擺宴席,這玉明珠也是夠猖狂的,以為自己還是當家夫人呢。」

「行了,既然來了,就過去吧,說這些做什麼?」歐陽驚雲不耐煩道。

雖然歐陽燁現在已經當家了,但是二老尚在,自然是要聽老人的,歐陽驚雲發話后,誰也不敢再出聲。

「奶奶,我的臉還要處理一下,我這樣也沒辦法出去見人啊。」歐陽輕煙小聲道。

「那大家就等一等,也不急於一時。」秦春梅發話了,歐陽驚雲頓時不敢再說什麼。

等歐陽輕煙處理了臉上的紅印,直到看不出什麼異樣后,歐陽驚雲一大家子人,才緩步往大房這邊來。

這會兒客人還沒到,他們同為姓歐陽的人,理應是要早點過來幫忙的,歐陽驚雲雖然做了虧心事,但是這麼多年來,他跟歐陽驚鴻這個大哥,表面上都是和和氣氣的,如今人家舉辦認親宴,他們也該做做樣子,只是歐陽輕煙剛才那麼一耽誤,他們來得未免就晚了些。 按理說變成了這樣的枯骨生物,墮入了腐爛與衰敗的境地之中,理應不會很強才對。

畢竟它已經沒了血肉,無法發揮出生靈血肉內蘊含的偉力。

可是實際情況卻是,那個枯骨生物強到了一個很是離譜的程度,遠超同境界的修士,完全不講道理。

若非它沒有神力,只能動用詭異的烏光手段進行攻伐,不然的話縱然是靈見,能同境稱尊,亦可跨界作戰,也要折損在這裡。

因為,可以想見,要是那個枯骨生物是殭屍道人生前的狀態,那定然於四極秘境中無敵了,甚至極有可能觸摸到了下一個境界。

「鏘!」

就在這時,在枯骨生物化為「大岳」進行防禦的時候,猛然間突然從地下衝出一柄半座山大小的闊劍,在烏光充盈間,直擊那隻大鳥。

「當!」

那隻大鳥反應迅疾,原本它就覺得被動防禦的枯骨生物有些異常,早就防備著,於瞬間就調回了它打出的某種器物進行防禦。

剎那間,神力光輝瑩瑩,神紋密布,於流光溢霞間顯化出了一片大淵,將那柄闊劍還有烏光盡數吞沒。

然而,在那柄闊劍和烏光即將被大淵吞沒的時候,異變突兀發生。

只見在莫名間,不知何時浮現了一根巨大的骨骼,好似烏黑神鐵鑄成的鐵棍一般,在砸塌了天穹出現的時候,也打向了那隻大鳥。

面對這突然的一擊,那隻大鳥果斷反擊,雙翅用力一拍,彷彿能將這天地震得四分五裂一般,迎擊向了那根巨大的骨骼。

「轟!」

頃刻間,漫天都是熾盛的火光,擊散了雲朵,燒塌了大片群山,好似末日來臨一般,景象之「壯觀」,直讓人頭皮發麻。

「噗!」

下一刻,就在靈見認為那隻大鳥能夠抵抗住的時候,卻發現那隻大鳥橫飛了出去,緊接著在它的翅膀上出現了朵朵血花,強大的氣勢剎那萎靡了下去。

「第二形態的時間到了嗎?」靈見看著橫飛的那隻大鳥,只見它退回到了最初的樣子。

顯然,那隻大鳥雖然有加持自己戰力的狀態,但不是一直持續的,有一個時間段,而現在時間到了,它退出了那個狀態。

「也許,我也可以利用?」這一刻,靈見低語,琢磨了起來。

因為,他之前在觀戰的時候,通過特別的目力,「看」到了不少那隻大鳥對神力的運用方式。

不過那些運行路線並不適合他,畢竟那是針對鳥體而開闢的,但他認為多少也可以借鑒借鑒。

思及於此,靈見關閉了《道經》的運轉玄法,轉而運轉起了《升華法引》,同一時間他對照著自己的運行路線開始嘗試復刻那隻大鳥的狀態。

「轟隆隆!」

在剎那間嘗試了數十次后,靈見的突然苦海翻湧澎湃了起來,道宮中更是禪唱不斷。

此外他的眉心中更是顯化出了三朵紫氣,同額骨上浮現出那個霧靄狀的螺旋延伸的神秘物質相連,如同並蒂蓮一般,不分彼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