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先從雷家人開始。所有沒有修鍊的雷家人,站出來。」

一聲令下,在場眾人隨即一怔。但隨後,一些沒有修鍊的雷家人,隨即站了出來。

這些人中,大多是雷家的下人,僅有的幾個雷家人,也多是女眷,甚至包括一些孩子。可此時,卻沒人在乎對方是誰,隨即雷家大爺便將一瓶辨蠱丹交給管事,讓管事分別發給站出來的雷家眾人。

這辨蠱丹,甚至鑒別天芒族人的方法,自然是葉夕瑤告訴他們的。而隨後,待每人發一顆后,便只聽雷家大爺說道:

「吃下去。」

雷家人疑惑不解,但隨後還是紛紛將辨蠱丹吞了下去。而這時,卻見有幾個人,略顯遲疑。見此情形,不等雷家大爺說話,雷老爺子便忽然眼睛一厲,揚聲道:

「把他們給我抓起來!」

一聲令下,瞬間數名雷家侍衛便一擁而上。見此情形,那幾人當下求饒,隨即將丹藥吞了下去。 雷老爺子大有寧枉勿縱的架勢。

所以在這個節骨眼上,不管是不是天芒族人,只要不把丹藥吃了,就都會被定為叛徒。

一時間,那些人也是慌了。可待所有雷家人吞下丹藥后,這還不夠。

隨即雷老爺子更是讓人一一嚴查,看有沒有人將作假,只是將丹藥含在嘴裡,最後確定所有人真的吞了,這才作罷。

之後,便是等待。

頃刻間,偌大的廣場上,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盯著那吞了丹藥的數十人,而一開始,還沒有變化,可漸漸的,果然看到人群中有兩個人,臉上出現了痛苦的表情。

這兩人,一個是多年的老管事,一個是打雜的小廝。所以當下,雷老爺子猛地瞳孔一縮,厲聲吼道:

「給我拿下!」

聲落,一眾雷家侍衛立刻沖了上去。接著三下五除二,便將這兩人捆的嚴嚴實實,甚至連根手指頭,都動彈不得。同時,根本問都不問,一把便將他們的嘴,也堵的嚴絲合縫。

清查了雷家人,之後便是錦水城的百姓。而有了前車之鑒,大家也都很配合,只是城裡的百姓眾多,所以待小半個時辰后,終於又找出三個天芒族的人。

一共五人,有老有少,隨即便如同死狗一般,被扔到了祭台之上。

而此時的雷老爺子,更是雙眼泛紅,冷冷的盯著這五個人,隨即揚聲道:

「雷家祖訓,凡天芒族者,殺無赦!」

雷老爺子的嗓音,沙啞無情。聲落,抬手一擺,隨即便只見數名雷家下人抬著一個巨大的祭鼎,便走了出來。

這祭鼎足有兩米多高,通體烏黑,鼎身刻著繁複而古老的紋路,神秘非常。

接著,待將這祭鼎放到祭祀用的桌案前,數名雷家下人隨即退後。這時,雷老爺子來到祭鼎前,雙手合十,祭拜。接著親自將蒼老的手,放在祭鼎中間的一個圓形圖案上,頃刻間,只見偌大的烏黑色祭鼎中,瞬間燃起熊熊烈火!

見此情形,金胖子等人一下子愣住了。

「卧,卧槽!這是要幹什麼?這老爺子不是要,不是要……」

瞬間瞪大雙眼,金胖子有些難以置信的驚道。而旁邊的蕭八林五等人也好不到哪去,甚至連天尊閣的厲承等人,也同時露出驚訝之色。

而就在眾人驚訝的瞬間,只見雷老爺子退後一步,同時揚聲道:

「開鼎,獻祭!」

聲落,台下所有雷家人以及錦水城的百姓同時凝神注視。然後便只見,數名雷家侍衛一擁而上,抓地那被捆綁的五個天芒族人,然後高高舉起,一把扔進了燃燒的巨大祭鼎之中!

橙紅的火焰,瞬間衝天而起。嘶吼咆哮,猶如一頭猩紅的怪獸。而那五個獻祭的天芒族人,更是在火焰中,不斷呼喊,不斷掙扎,恐怖的情形,頓時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可台下的雷家和錦水城眾人,卻只是冷冷的看著。冰冷而平靜的表情,更是讓人感覺比那被火燒的天芒族人,還要可怕萬分三分。 直到下半夜,雷家的族祭才終於結束。

眾人紛紛散開,而目睹了全過程的金胖子等人,卻依舊心有餘悸。

翌日,在休息了沒有幾個時辰后,眾人紛紛早起,打算離開。

而此時對面院子里的厲承和風清烈兩人,卻頗有些緊張。

畢竟,葉夕瑤之前雖然已經告訴他們清除鬼蠱的辦法,可若是葉夕瑤真走了,沒人坐鎮,萬一出了事情怎麼辦?

所以當下,在欲言又止了好半天後,風清烈還是忍不住小心看了眼靜坐在軟塌上,閉目養神的洛九天,道:

「尊上大人,對面葉姑娘她們好像真的要走了。您看是不是……畢竟,阿宸現在還在昏迷,要是萬一出事,這……」

「是啊,尊上大人。天芒族的蠱蟲之術,十分詭異。如今整個聖靈大陸,除了葉姑娘,再無第二個人能解。不若在和葉姑娘說一聲,想必她應該會答應的……」

隨著風清烈,厲承也忍不住低聲說道。可不管兩人說什麼,洛九天依舊動也不動,甚至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見此情形,厲承和風清烈不禁無聲對視一眼。而就在這時,只聽院子里傳來一陣嘈嚷聲。

「我奉我們小姐之命,過來找你們閣主的!」

「護法大人有令,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你……讓開,我不想和你廢話。我要見你們閣主!」

「請回!」

略顯冰冷的女聲和天尊使冷硬的回絕,讓屋子裡的厲承和風清烈一愣,接著待出門一看,這時卻見葉煙正站在院子門口,一臉難看的盯著眼前攔路的天尊使,眼看著就要動手。

對於葉煙,厲承並不熟悉,但也知道她是葉夕瑤身邊的人。所以當下,趕忙開口道:

「住手!」

一聲令下,天尊使趕忙一個閃身退到旁邊。這時,葉夕瑤雙唇一抿,來到厲承和風清烈面前道:

「小姐讓我來找你們閣主。」

厲承和風清烈對視一眼,隨即厲承試探的問道:

「不知葉姑娘有何要事?」

「當然有事!」

因為洛九天,葉煙對天尊閣如今是一丁點的好感都沒有。厲承一聽,知道葉煙這是不說了。所以當下也沒阻攔,直接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葉煙隨即一聲冷哼,待走進房間抬眼一看,便直接來到洛九天面前,冷聲道:

「閣主殿下,我奉我們小姐之命,來還您東西。」

說著,葉煙隨手將東西,直接放到洛九天旁邊的桌子上。而這東西,正是昨晚洛九天去找葉夕瑤,之後忽然出現意外,而遺落的隨身文貼玉牌。

可洛九天依舊沒有反應。見此情形,葉煙也沒多言,隨即竟又從懷中拿出一個東西,放到桌子上,道:

「另外,除了文貼玉牌之外,還有這個,我們小姐也讓我還給閣主殿下。我們小姐還說,若是可以的話,還請閣主殿下將我們小姐的那個人偶還回來。」

葉煙的語氣始終冰冷而略顯不遜。而此時一聽這話,一直動也不動的洛九天,終於緩緩睜開眼…… 洛九天的目光依舊冰冷的沒有一絲情感。

而待雙眼睜開的一瞬,洛九天便將目光落在了桌子上,葉煙剛剛還回來的東西上。

那是一尊人偶。

白衣如雪,墨發隨風,完美的五官,惟妙惟肖……正是一尊和洛九天一模一樣的人偶。

而這正是當初葉夕瑤和洛九天兩人,在聖城的大街上,從一位捏麵人的老師傅手中,得到的。

只不過,原本是一對的人偶。後來卻生生被洛九天搶走了一個,同時卻將自己的那個,留在了葉夕瑤手裡。

不算值錢的東西,卻是兩人曾經在一起的證明。

可此時,葉夕瑤卻讓人將這人偶送回來……所以一時間,旁邊的厲承和風清烈不由得暗自嘆了口氣。可洛九天,卻靜靜的看著桌上的人偶,沉默不語。

沒有人知道洛九天心裡想什麼。而眼瞧著洛九天半天不吭聲,本就有些火氣的葉煙,頓時眉頭一皺,催促道:

「閣主殿下,不知我們小姐的那個人偶,您有沒有帶在身上?若是帶了話,請還給我,我也好及時向我們小姐復命。」

「本尊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洛九天終於開口了。可一開口,卻差點把葉煙氣暈過去。隨即,葉煙不由得輕呼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同時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們小姐讓閣主殿下,還!人!偶!」

「本尊忘記了!」

「你……」葉煙要氣死了。而這時,只見洛九天神情不動的抬頭,隨即冷冷的瞥了葉煙一眼,道:

「而且,若是她真想和本尊要的話,就自己過來!」

「你,你妄想!」

葉煙氣的大叫。可此時的洛九天已然雙眼一閉,甚至連看都不再看葉煙一眼。

葉煙想要發火,但最終一跺腳,直接轉身沖了出去。可就在她即將邁步房間的瞬間,只聽洛九天忽然不動聲色的說道:

「本尊不管你們誰要離開,但她必須留下。否則,你們誰都別想踏出雷家一步。」

洛九天說的『她』,自然是指葉夕瑤。而一聽這話,葉煙當下面色鐵青,隨即快步走了出去。

而待葉煙一走,洛九天隨即低聲道:

「看出她!」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屋子裡的厲承和風清烈同時一凜。隨即低頭應聲道:

「是!」

而與此同時,回到對面院子里的葉煙,也將剛剛的事情,轉述給了葉夕瑤。同樣在房間里,陪著葉夕瑤說話的唐玲玲一聽就炸了。當下跳起來叫道:

「這姓洛的怎麼這麼無賴?憑什麼不還葉姐姐的人偶?」

「他說他忘了,還說若是想拿,就讓小姐親自過去和他要!」

「他想得美!」唐玲玲眼睛一瞪,吼道。倒是葉夕瑤,聞言直接道:

「算了,一個人偶而已,我不在乎。」

說著,葉夕瑤起身。而這時,只見葉煙微微皺眉,隨即欲言又止,但最終還是低聲道:

「另外還有一件事……他說,我們離開雷家可以,但小姐您不能走。否則,就讓我們所有人走不出雷家一步!」 「什麼?他不讓葉姐姐走?」

「是!」

葉煙倒是沒加油添醋,因為只是將洛九天的話轉述出來,就已經讓人很火大了。

所以當下,唐玲玲就急了。

轉身想往外沖,但卻被葉煙一把拉住了。接著看向葉夕瑤。

「小姐,我們現在怎麼辦?」

葉煙皺眉,低聲問道。而此時的葉夕瑤,卻微微一笑,但眼中卻一片冰冷,隨即道:

「什麼怎麼辦?既然大家都收拾好了,自然是要走的。」

話落,葉夕瑤轉身,葉煙和唐玲玲隨即對視一眼。接著趕忙上前拿起狐裘大氅,幫著給葉夕瑤披上。然後便扶著葉夕瑤,走了出去。

而此時,一無所知的蕭八林五等人,也說說笑笑的聚在了院子門口。待看到葉夕瑤出來了,林鈺洲隨即走過來,緩聲道:

「夕瑤,身體怎麼樣?」

昨晚雷家族祭,折騰到下半夜。別人都還好說,畢竟都是武修,別說只睡了幾個時辰,就算一夜不睡,也依舊活蹦亂跳。可葉夕瑤如今身體不好,眼下臉色依舊蒼白,這不禁讓林鈺洲有些擔心。

可葉夕瑤終究不似一般女子那樣脆弱。聞言搖頭,隨即掃了在場的眾人一眼,待看到站在人群后的自家堂弟,接著便直接說道:

「行了,既然大家都齊了,那就走吧。」

說著,葉夕瑤先行打頭,直奔雷家前堂,待和雷家人打了招呼后,便直接立刻錦水城。可剛走沒兩步,忽然數道人影猛的一閃,瞬間將眾人攔了下來。

「尊上大人有令,葉姑娘不能走。」

「什麼?!」

眾人一愣,隨即金胖子等人不由得面面相覷。這時,只見唐玲玲一個箭步衝過去,直接沖著那攔路的天尊使,叫道:

「給我滾一邊去!」

可那帶著灰色面具的天尊使,卻依舊不動如山,彷彿沒有聽到一樣。

見此情形,本就火大的唐玲玲,當下急了。隨即抬手一把將那天尊使推開,大步就要往前走。可剛邁出沒有一步,另有三名天尊使同時身形一晃,擋在唐玲玲面前。

「你們……」

唐玲玲氣的面色鐵青,再要動手,卻被孟顯文攔了下來,並一把扯到身後。這時,金胖子等人上前,向來溫和的林鈺洲隨即皺眉問道:

「請問,各位這是何意?」

那為首的天尊使道:「尊上大人有令,葉姑娘不能走!」

一樣的話,甚至連語調都沒有變化。金胖子隨後也走了過來,可剛要開口,卻看到厲承和風清烈從對面院子里走了出來。金胖子隨即叫道:

「哎,厲哥,這怎麼回事啊?」

厲承聞言,也是一臉為難。待來到金胖子面前,不禁抬頭看向後面的葉夕瑤一眼,隨即低聲道:

「尊上大人的命令,我們也……」

厲承和風清烈確實沒辦法。金胖子聞言,當下胖臉一皺,可不等他說話,只見葉夕瑤直接邁步走了過來,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