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知道了。言言姐,今天你有什麼安排啊?」劉敏說完正經事就開始八卦了。

前兩天的事情,她聽說了,尤其是陸知衍英雄救美的時候,簡直是帥爆了。

她當時要是在場的話,一定好好呱唧呱唧。

「吃頓便飯。」

喻言也沒多說,如果真的要說,她一定要說『被迫』要去吃飯。

「哦,是為了感謝陸總的英雄救美而請客么?我覺得這樣就對了,到時候你和陸總吃着燭光晚餐,喝着紅酒談著心,那之後的事情……」

劉敏之後的虎狼之詞雖然沒有明說,但是話里的意思已經是太明顯了。

「不關你事,趕緊下班吧你,再墨跡扣你工資。」喻言有些惱怒的開口。

劉敏立刻就意識到,肯定是陸知衍坐在旁邊,她才改口這麼說的。

「哦哦哦,我知道了,不打擾了。今天業務上有任何事情我都不會打擾你的。你們好好吃飯,就這樣。明天公司見。」

說完,電話立刻掛斷。

喻言打開了車窗透氣,看着能夠超車就迅速的超車,車子穩穩的停在了陸知衍指定的飯店門口。

「你先去點菜,我去停車。」喻言將陸知衍的安全帶打開,指了指飯店的門口。

「我等你一起。」陸知衍不冷不熱的開口,說不上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喻言氣的狠狠的咬了自己的嘴唇。

找到了一個停車位,還不等倒車,就被另外一輛車給領先停了進去。

喻言從後視鏡里看着那輛略微見過幾次的車,臉上一片冰霜。

怎麼走哪都能碰見不想見的人?

陸知衍認出了這個車牌號下了車,走到後面的車頭前,看着剛剛下車的陸知辰和沈一心。

「知衍,怎麼你也來着吃飯?」沈一心很自然的挎着陸知辰的胳膊,開口微笑。

雖然她很不喜歡陸知衍,但這個時候在這裏遇見,總是要打個招呼的。

陸知辰瞥了瞥陸知辰,以及從駕駛位下來的女人,不屑的開口,「你還和這個女人在一起?她到底是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啊。如此聲名狼藉的人你還敢往一起湊,真是膽子大啊。也不怕自己的名聲臭死!」

「把車挪開。」陸知衍挑了挑眉梢,冷冷道。

沈一心微微的笑道,「知衍,雖然你和知辰是親兄弟,到凡事都應該有個先來後到吧,我們停在這裏了,憑什麼要讓給你們啊。」

別說只是一個車位,就算是這個飯店的座位,甚至是一顆青菜,她都不會讓。

能讓喻言不爽的事情,她都不讓。

「把車挪開。」陸知衍的聲音又冷了一分。

喻言並不想和這種人起衝突,但是就這麼離開反倒是顯得怕了他們。

走到陸知衍的旁邊,很自然的挎住了陸知衍的胳膊,一副親昵的樣子,「親愛的,不過就是一個停車位而已,我們何必爭這個呢?只有沒品的人才會什麼都想要,什麼都不想放手。」

喻言說話的時候,朝着沈一心的方向瞥了一眼,隨後則是像寶貝一樣,緊緊的拉着陸知衍的胳膊。

喻言越是像白蓮花一般楚楚可憐,這話越是讓人聽着若有所思。

她說沒品的人才會什麼都想要?

這話不就是在說沈一心么?因為一個停車位就針尖對麥芒。

而後面那句話則是意有所指,沈一心什麼都想要,除了車位那豈不是還要陸知衍?

陸知辰臉色難看的看了沈一心一眼。

沈一心也明白了喻言的意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你什麼意思?別搞的自己好像多清高一樣,你還不是總是粘着我們家知辰不放?只不過是知衍不知道罷了。」

喻言聽完立刻就忍不住笑了。這樣人真是太蠢了。

真是不知道陸知辰到底是看上沈一心哪裏了,難道是指看上她膚白貌美大長腿和那個有個背景的爹了?

這讓她想起一個笑話:我同桌是個傻子。你同桌才是傻子呢!

愚蠢的樣子,如出一轍。

陸知衍看着喻言,就知道她是故意給沈一心下套呢。

只是可惜了,沈一心太想針對喻言了,所以根本就來不及多想就鑽套里了。

「你耍我!」沈一心話一出口才反應過來,當即就怒了。

走上前一步,揮起手就要給喻言一巴掌,她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不明白事理的女人。

手腕甩在半空中就被陸知衍牢牢的抓住,動彈不得。

「言言做什麼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再說最後一遍,把車挪走。」陸知衍冷聲,天上本就飄散著小雪花,他這個聲音一出,讓整條街更冷了。

陸知衍將沈一心狠狠的往後甩,眼神冷如冰刀。

陸知辰穩穩的接住了沈一心,當即就對着陸知衍大吼大叫。

「你有沒有點長幼尊卑,我是二哥,她是你二嫂,你就這麼對待兄嫂?」陸知辰怒髮衝冠,今天的面子已經被陸知衍給丟地上狠狠的摩擦。

陸知衍薄唇彎起,冷眼回視,「我和陸家沒關係,和你更談不上有關係。」

一句話,將陸知辰僅有的高貴感狠狠的搓在了地上。

「陸知衍!」陸知辰怒不可遏的揮起拳頭就朝着陸知衍的臉頰打了過去。

陸知衍毫無防備,被打了也沒吭聲,回首就是一拳,兄弟倆打成一團。

沈一心在一旁想要幫忙,但是卻總是下不了手。每次甩起背包的時候,總是陸知辰在上面。

喻言自然是不會讓陸知衍吃虧的,將沈一心拉到一邊,拿着背包的帶和外衣的帶子將沈一心綁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隨後,幫着陸知衍制服了陸知辰。

好一個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沈一心在一旁着急也揭不開身上的繩子,還眼看着陸知辰被兩個人打,更是原地崩潰了。

就在陸知辰暴怒的時候,不知道是誰報了警,警察到了現場之後,就將他們四個人都帶走了。

警車上,陸知辰看着陸知衍和喻言的目光充滿的憤恨。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最新章節、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寒之素手霸紅塵、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全文閱讀、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txt下載、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免費閱讀、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寒之素手霸紅塵

寒之素手霸紅塵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全能空間:村花家的首富養成、穿越致富撩漢攻略、神獸空間:夫君他是野獸派、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

。 庄塵把手上的東西遞給了她之後,細心的囑咐了她幾句,便轉身離開了這裏。

他來到了自己的工作室,發現白團團也一大早的清醒了過來。

低着腦袋認真的,為他挑選著那一堆雜亂的中草藥。

桌上就只有一小部分的東西,還沒有被完成的挑選出來。

不過看她的這個模樣應該也會很快。

「吱呀!」

庄塵輕手輕腳的打開了工作室的門口,本來想着不去打擾他。

卻還是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喲,原來你還記得我呀!我以為你一大早的又會跑到哪裏去鬼混了?」

白團團只是輕飄飄的抬起眼眸,暼了庄塵一眼。

便又低垂著腦袋,繼續的挑選著桌上的中草藥。

手中還拿着紙筆記下挑選的藥草種類,與它的詳情介紹。

庄塵聽到她這酸溜溜的話語,低低的輕笑着搖了搖腦袋。

「昨天晚上我們還同生共死了一番,今天一大早你怎麼就翻臉不認人了?」

「你可別這樣說,說得我倆好像去幹了什麼一樣?」

她想起昨天晚上庄塵嘲笑她腿短,還跟她進行最後的比賽。

差點沒讓她被怪物給吃掉,好在她機智的躲避。

匆匆的回到農莊,都沒有力氣再跟他爭吵。

庄塵就知道她還在為昨天晚上,快要回到農莊時發生的事情在賭氣。

「我昨天不是在跟你鬧着玩的嗎?」

「哼!」

白團團根本不想聽他的解釋,惡狠狠的這樣自己面前的中草藥,扔進了身邊的小花盆裏面。

庄塵不太理解女孩子的情緒點,見跟她說不通。

也就不再理會她,而是轉過身子自顧自的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他們兩個就這樣,在同一空間裏面安靜的坐着事情,氣氛看起來莫名的融洽。

「砰砰……」

「庄大,吃飯了。」

直到外面響起了有節奏的敲門聲,才打破了他們的沉寂。

岑鞏的聲音在外面悶悶地響起。

「你這是不準備吃飯了嗎?」

庄塵站起身子看着白團團偷偷抬起頭,打量自己。

他走了過去戳了戳她的胳膊,一臉壞笑的對她說道。

「我要是不吃的話,那豈不是為你給節省了,我才不要呢!」

白團團轉念一想,她噌的從板凳上面站起來說的理直氣壯。

擋在了庄塵的前面率先的走了出去。

在這個飯桌上面大家其樂融融的,他們有說有笑的談論著自己遇到的趣事。

「噌!」

正當大家交談的愉快之時,周棟突然從自己的座位上面站起來。

睜大自己的眼睛看向遠處,一臉凝重地僵在了原地。

大家都齊刷刷的向他看了過去,滿臉的疑惑。

他們順着他的目光看了過去,也不過是看到一堵潔白的牆而已。

庄塵也抬起頭看着他的模樣,猜測他肯定是有了什麼新的發現。

林意此時也豎起了耳朵動了動,聽着外面的動靜。

大家就這樣靜靜的看着他們兩個,並沒有出聲打擾。

「我看到一群黑衣籠罩的只剩下兩個眼睛的人,在飛速說的向我們這裏移動着。」

「我聽到他們這次似乎是為什麼葯而來的。」

聽到周棟跟林意的話語,庄塵的腦袋裏面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最近似乎沒有什麼與葯帶上關係的,也就只有孔慈讓自己找到治療冒的葯。

難道是跟這個有關係嗎?

庄塵在自己的心中細細的揣測道。

「他們有做出什麼舉動嗎?」

「他們只是包圍了我們的農莊,躲在了暗處靜靜的守候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