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你已經是新帝,即將君臨天下,主政王城,不必如此大禮。」孫氏君主年歲悠久,見過太多人太多事,此時看向葉青羽的眼神,也不禁帶著毫不掩飾的欣賞之色。

「若無前輩相助,晚輩今日,或許只是一堆枯骨而已,大恩絕不敢忘。」葉青羽再度行禮,他這個人雖然脾氣火爆殺氣重,但卻絕對有恩必報。

「哈哈哈,新帝言重了,請。」孫氏君主轉身相邀。

葉青羽緊隨。

這一幕,被無數人看到。

無數道羨慕的目光,看向孫氏一族,可以想象,等到新帝主政,孫氏一族必將得到大量的機會,崛起指日可待。

很多的目光,也投射到了跟隨在葉青羽身邊的莫為喃的身上,對於這個少年,他們感覺到陌生,但卻也意識到,如果想要接近葉青羽,這個少年或許是一個不錯的結交對象。

所有孫氏一族的人,都喜氣洋洋。

孫氏祖祠之中。

「我壽元將盡,只怕撐不了多長的時間,昨日,為我族推衍一次,卻意外感知到,黑暗領域將有大難降臨,新帝還需早做準備啊。」孫氏君主開口,面帶憂色。

祖祠之中,只有他與葉青羽兩個人。

「大難?」葉青羽微微一怔,能被孫氏君主稱之為大難的事情,絕對不簡單,想來想去,只可能是與入侵者有關,難道輪迴收割要開始了?

「我看到惡魔之門開啟,聽到眾生死亡前的哀嚎和詛咒……」孫氏君主道:「我有預感,入侵者邊境將有大事發生,而王城之中,也有烏雲籠罩,新帝當留意,此時不可固執大意,人力有時窮,當初我晉為新帝之時,也曾想要大展拳腳,可惜心有餘而力不足。」

葉青羽聞言,心中一凜。

孫氏君主這話,分明是話中有話,在暗指著什麼。

「當心自己人。」孫氏君主又開始,大有深意地提醒了一句。

葉青羽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這一次的雙帝交談,維持了很長的時間。

等到葉青羽從孫氏祖祠之中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莫為喃收到了孫氏一族的熱情款待,讓這個採藥少年有些難以招架,看到葉青羽出來,這才擺脫。

兩人離開。

當夜,新晉君主葉青羽,向外界釋放了這樣這樣的消息——天狐族武庫罰沒封存,令天狐族在十日之內,搬離王城,返回昔年天狐族興盛崛起的故土青丘嶺,而鎮遠王府基本上也是同樣的待遇,武庫底蘊被封存,袁氏一族流放外地。

這可以算是成為新帝之後的葉青羽,第一次向外界頒布的帝令。

這個帝令,在許多人的意料之中。

實際上,在一些人看來,葉青羽如此的處理方式,已經算是心慈手軟了,若是換做其他人,只怕天狐族和袁氏一族都要從這個世界上被抹除了。

不過,就在許多人都等待著新帝入主軍部,正是加冕君臨王城的時候,看到的卻是葉青羽每日里在軍部圖書館以及一些王城古書庫之中流連的事實。

晉級為君主之後,葉青羽的許可權巨大增長,這意味著他可以看到許多之前身為九劍軍正時無法看到的諸多秘籍秘策,如今都可以隨意預覽。

這才是葉青羽感興趣的東西。

他的心中,有很多很多的謎團,希望可以在黑暗領域之中保存下來的諸多古冊古籍之中找到解答,而許多關於上古時代三皇五帝、以及在諸多武道皇帝的生平、事迹,乃至於如今依舊在沉睡中的諸位君主的信息,他都想要在知道。

接下來的五六日時間裡,葉青羽都沉迷在古冊藏書之中不可自拔。

一直到第七日,葉青羽從圖書館中走出來的時候,在一邊候著的莫為喃,上前稟告,道:「陛下,今日上午,軍部聶帥派人來稟告,說是有邊域罪民主戰軍團中的罪使趕來,進入王城,說是有大事要彙報。」

「哦?」葉青羽心中一動。

他這些日子閱覽藏書,對於罪民來源有了一些了解,且經歷了聽濤侯所說的天地衍道之事後,就對罪民一直都非常感興趣,畢竟他本身體內,也流淌著罪血。

「去召他前來,我要見見這個罪使。」葉青羽道。

……

……

軍部。

天字型大小監獄。

聶天空擋在型架之前,怒道:「既是西方長城防線傳來的消息,為何不稟告新帝,爾等竟然私自監押罪使,隱而不報,如今更是要私殺罪使,難道要反天不成?」

對面,三個高矮不一的身影,都身穿統帥神鎧,地位軍職顯然並不比聶天空低多少,也是軍部統帥級的存在,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駭人的氣息,實力很可怕。

「聶帥,讓開吧,此事,你管不了。」一位身形魁偉肥胖的異族統帥,面無表情,語氣很是冷森,並不買賬。

他的身後,更是有四十名精銳軍士,都是軍中少有的強者,其中兩個軍士,駕著一個手腳脖頸之中都有符文禁錮鐐銬的年輕強者,他的背後插著一柄黑色長劍,散發出邪惡的力量,傷勢不輕,顯然是被封禁了一身的力量。

這年輕強者面帶風霜之色,容貌堅毅,神色冷靜且面帶譏誚不屑之色,冷笑著看著眼前發生的鬧劇,他是即將被處死的人,但他那種神態,好似是一切與他無關一樣。

「我管不了,新帝陛下可以管,罪使進入王城,這種事情,你們竟然不上報新帝,這可是大罪。」聶天空被蔑視,氣的渾身發抖。

———–

今日第一更,還有一更。

沒有關注【亂世狂刀】微信公眾號的兄弟,速度關注一波,關於電影的各種信息,將要提前披露啦。 「新帝只對古籍書冊感興趣而已,不理軍政,不會在乎這種小事的。」另一位異族統帥淡淡地道,語氣之中,對於新帝並無多少的尊敬之意。

「王城自古以來的鐵則,新帝現世,自然就要接管城中的權力,罪使入城,此等大事,不管新帝感不感興趣,按理我們都必須稟告新帝,你們如此目無君主,莫非是要造反嗎?」

聶天空怒斥。

「呵呵,新帝無意管理軍政,何必要勞煩他,聶帥你不要如此大動周折,這個來自於黑暗不動城的罪民,不經通報審批,就直接入王城,乃是死罪,我們將其處死,何錯之有?」

最開始說話的那位魁偉圓胖的異族統帥淡淡地道。

「龍騎千萬里,負傷而來,分明是有大事發生,屬於特例,何罪之有?我倒是想要問問西正門的守將,故意阻攔罪使,延誤軍機,若是造成滔天大禍,擔當的起嗎?」

聶天空據理力爭。

自從那日青雲廣場之後,他就徹底站在了葉青羽的一邊。

這一次,他發誓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局勢,都絕對不再背叛。

「呵呵,什麼滔天大禍?危言聳聽而已……有些人看似是為新帝忠心耿耿,可是當初是誰背叛了新帝?如今扯著虎皮,豈不是令人恥笑?」第二位墨羽族的統帥,不陰不陽地指桑罵槐。

「你……」聶天空氣急。

「好了,不要在這裡廢話,聶天空,你讓開吧,我等也是奉了君主之命行事,你不要自取其辱,今天,你攔不住我們的。」一直未曾開口的通天族統帥開口,姿態強硬,臉上帶著不耐煩之色。

「君主?請問是哪位君主?」聶天空問道。

通天族統帥輕蔑地一笑:「那卻不是你所能問的了。」

聶天空進入軍部這才多長的時間,諸位大帥之中,他的實力最低,羽翼根本還未豐滿,資歷尚淺,這些老牌統帥根本不將他放在眼裡。

而聶天空這個時候,也意識到,很肯能罪使之間事情,比他想象的更加複雜一些,若是有其他君主參與其中的話,那水要比自己預想的更深。

「呵呵,算了,我看也不用帶走了,直接就地斬殺。」墨羽族統帥心中一動,道:「以免夜長夢多。」

第三位統帥點點頭,直接抽出腰間的長劍,就要殺人。

聶天空心中焦急,但也無計可施。

卻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傳來:「刀下留人。」卻見一位白衫白袍的少年在幾個獄卒的帶領下進來,老遠就聽到了之前的爭吵,他面色平靜,並無任何的異色,只是開口道:「新帝傳令,帶罪使前去覲見。」

眾人看去,即便是趾高氣昂的三大統帥,也都是心中一凜,暗叫一聲不好。

這白袍少年,實力修為稀鬆平常根本不值一提,在他們的眼中,連螻蟻都不如,但是誰都知道,這個叫做莫為喃的少年,卻是新帝身邊的近侍,地位顯赫,誰敢得罪他?

這些日子裡,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與這個少年結交,又不知道有多少的貴族美少女,想要得到這個少年人的青睞。

「新帝召見?可是這個罪使,傷勢極重,只怕是撐不了太長時間啊……」通天族的統帥說著,朝著身後那位長劍出鞘的統帥使了個眼色,讓他立刻動手。

但卻聽莫為喃不急不緩地道:「新帝召見罪使,其他一概不問,至於罪使能不能堅持到新帝面前,這是你們的事情,若是你們連這點兒小事都做不好,罪使傷重不治的話,那鎮遠王的下場就是你們的榜樣。」

那持劍的統帥,頓時心中一抖,手中一滯。

墨羽族和通天族的統帥,從這樣的話中,聽到了森寒的殺意。

這可是一尊武道皇帝的命令,都說到了這個份上,誰敢違背?

而且之前的青雲台之戰,連斬鎮遠王、天狐君主,這位新帝已經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是一個狠茬子,說得出來,就絕對能夠做得到,他們身為統帥,看似是尊貴,但和鎮遠王比起來其實也差不多,和天狐君主那就更沒法比了,新帝想殺他們,易如反掌。

「好吧,人交給你,帶走吧。」通天族統帥這個時候,也不敢再動手腳,一位武道皇帝的震怒,可不是誰都能承受得住,他的家族之中就算是有君主級存在,卻也不敢捋虎鬚。

「你們派人送來。」莫為喃並不接話,說完,轉身離開。

他沒有實力保護這個罪使,若是自己帶過去,路上出了問題,那這些貴族統帥們既可以實現他們的目的,也可以脫罪。

「這……」通天族統帥神色陰沉。

他原本是想要在人交到莫為喃手中時做文章,誰知道這個小小的暗民葯奴,竟然是如此心機,看破了自己的想法,讓自己根本無計可施。

聶天空在一邊鬆了一口氣。

他說一千句一萬句,卻不如莫為喃說兩句話,可見如今新帝威勢之盛。

……

……

凌雲是暗黑不動城中新生代強者之中的佼佼者。

他在對抗入侵者的戰爭之中,先後立下過幾次大功,被當代黑暗之皇所欣賞,擢拔為中軍先鋒,在罪民黑暗不動城系的諸軍之中,都算得上是天才級別的人物,年紀輕輕,不過百歲,就已經是准帝級的人物,光彩奪目。

這一次,黑暗不動城內亂爆發,當代黑暗之皇被偷襲,下落不知,生死不明,罪民大軍一片混亂,同時長城以西混沌區域之中的入侵者,趁機暴亂入侵,導致長城缺口大開三千里,黑暗領域西域大亂,黑暗不動城損失慘重,難以支撐,軍師派他來到王城求援稟告,畢竟這一次動亂巨大,守衛者陣營必須做出應對了。

路上,凌雲被不斷地截殺。

截殺埋伏他的人,其中有入侵者,還有一些神秘人,讓他身受重傷,也讓他意識到,很有可能,有人並不想讓消息傳到王城之中。

對此,他無所謂。

因為守衛者陣營王城中的那些貴族們,是什麼樣的嘴臉,他早就見識過了,西域長城的四大貴族統帥,沒有一個好東西,這些年長城之所以還能固若金湯一般地撐著,還不是罪民大軍捨身忘死地捍衛和守護,三千萬里長城扼守混沌區域,讓入侵者千萬年不能東進一步,這種驚世的功勞,都是罪民們用血肉之軀、用生命、用鮮血、用白骨一塊一塊地堆砌出來的。

一寸山河一寸血。

然而那些守衛者貴族們,高高在上,享受和平,享受一切,非但不幫忙,很多時候還找各種借口和理由來壓迫罪民,簡直就是豬狗不如。

在凌雲看來,就算是消息傳到守衛者王城,也沒有什麼用。

這些昏庸昏聵的守衛者貴族們,最終的決定,必定是讓罪民不惜一切代價不計犧牲地用血肉反推回去,至於罪民損失多慘重,他們才不會理會在意,或許在這些守衛者貴族們看來,最好罪民全死光才好。

他的傷勢,已經很重。

尤其是背上那一根入侵者的魔劍,時時刻刻地侵蝕他的身軀,在西正門的城頭,他連續三日扣關求見,都被收成貴族拒之門外,后自己一時大意,急於進城,被收成貴族暗算,引到了城門禁忌之地,扣上了一定擅闖軍事禁地的罪民,將他下獄,手腳脖頸都戴上了禁武鐐銬,讓他一身修為被壓制,魔劍的侵蝕更加恐怖,幾乎盡毀他的道基。

此時,凌雲已經放棄了生的慾望。

一則是因為傷勢太重,回天乏術,二則是因為他對於這些守衛者陣營的貴族們已經徹底絕望。

如果有朝一日,黑暗領域被入侵者毀滅,那罪魁禍首一定是這些昏聵的大貴族,沒有了罪民的捍衛三千萬里長城,這些貴族們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所以,在凌雲被通天族統帥派人送往新帝之處的時候,他也沒有報多大的希望。

一直到他來到所謂新帝的行宮之前時候,才有些驚訝。

因為他發現,行宮比自己想象的要落魄和寒酸許多,且是在距離軍部不遠的普通街區中,簡單的黑色建築,透過大門可以看到裡面的一切都很簡單,甚至不見一個人影。

而當莫為喃帶著凌雲進入大門,凌雲心中的驚訝更甚。

這個由當初的九劍軍正府改造而來的新帝行宮,宛如小型軍營一樣,和前些日子比起來,唯一的區別是莫為喃將這裡打掃清理了一遍,地面上沒有俺么多的落葉了,環境變得很乾凈,一些區域栽上了藥草幼苗,這裡的一切,都與奢華繁華聯繫補上,很難想象,這裡是一位陣營君主的行宮。

很快,凌雲就見到了葉青羽。

在為葉青羽的年輕而震驚的同時,不知道為什麼,凌雲總覺得這個素未蒙面的新帝,給了他一種奇異的熟悉感,好像是在哪裡見過,他感覺到這個新帝的身上,有一種令他感覺到親切的氣息。

「你就是從西域長城而來的罪使?」葉青羽看著凌雲,面色柔和,道:「西域長城三千萬里,分別由三十大罪民部落駐守,你來自於哪一部落?」

凌雲嘴角動了一下,儘管他心中對於王城貴族沒有絲毫的好感,但這一刻,還是老老實實地道:「黑暗不動城。」

「哦?」葉青羽眼睛一亮,頓時大喜,道:「黑暗不動城?哈哈,好。」

他這些日子閱覽軍部圖書館和各種武庫的古冊秘籍,就是想要加深對於這個世界的了解,尤其是對於說圍著陣營中的實力劃分和許多遠古辛秘,所以也就知道了西域三千萬里長城和三十罪民部落等的存在,他本想近日就要前往西域,去找宋小君,沒想到卻有黑暗不動城的人,來到了王城。

如今,他已經不懼任何人,自然可以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情。

而凌雲卻不知道葉青羽與黑暗不動城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看到這位新帝聽聞自己回答之後面色大悅,似是極為高興的樣子,不由得心中警惕,因為他一路上走來,已經隱約猜到,這一次黑暗不動城的內亂,很可能與王成貴族有牽連,莫非幕後黑手,就是這位新帝?

——

謝謝兄弟們的支持,請大家關注刀子的公眾微信號,搜索亂世狂刀即可發現。 與凌雲的暗中警惕戒備不同,葉青羽的心中還是很高興的。

無巧不成書。

他正準備要去黑暗不動城尋找宋小君,結果黑暗不動城的罪使,就來到了王城,想起來,根據之前王劍如的描述,如今的小君,應該已經是不動城之皇了吧,王劍如曾說過,黑暗不動城之中有動亂,有一些不服宋小君的耆宿,現在應該是都已經被壓服了吧?

葉青羽一下子想了很多。

他擺擺手,莫為喃會意轉身離開,旋即心念一動,帝力符文流轉,瞬間整個大殿,都籠罩在了帝力禁陣之下,隔絕了一切的可能的窺視——雖然自從成帝之後,九劍軍正府之中的一切監視陣法都自行撤去,沒有人再敢窺探一位武道皇帝,但葉青羽還是不得不防。

而葉青羽這樣的動作,讓凌雲心中的警備和警惕更深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