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皓,你輸了!」看到這,戚懿高興的笑了。

然後,輕移蓮步,直接跟上,玉手一拍,對準了姜皓的胸膛。

「戚懿,你高興的太早了。」

緊急關頭,姜皓卻並未失措,反而淡淡一笑,緊接著腳掌一扭,然後踏在地面之上,一聲輕響,從其口中低低的傳出:「龍行步!」

隨著喝聲的響起,只見得姜皓腳掌之上,泛起了乳白色光芒,有著靈氣從體內湧出,將姜皓包裹,如雲氣纏繞。

砰!

戚懿感覺自己的一掌明明蓋在了姜皓的胸膛上,可實際上卻打到了空處,沒有起作用。

她原本已經十拿九穩,能擊敗姜皓了,沒想到,卻撲了個空,當下,一聲輕咦之聲,自戚懿的小嘴之中,驚訝的傳出。

「這是?」

微微遲疑片刻,熟知姜皓手段的戚懿並未太過驚訝,這龍行步,確實不凡。

「但是,我不會就這放棄的。」戚懿心裡暗道。

「踏電!」

戚懿輕哼一聲,靈氣暴涌,只見得她腳掌之下,泛起了銀色光芒,如同閃電。

腳掌攜帶著閃電,戚懿在地上輕輕一踏,輕如鴻毛,連踩在下面的樹葉都絲毫未動,而她本人,則如豹子一般,眨眼間,便是撲了過來。

藉助這門叫『踏電』的身法靈技,戚懿速度暴增,竟是超過了姜皓,眨眼間,就追上了他。

姜皓剛剛避開戚懿的一招,還沒走遠,眼前一花,巧笑嫣然的戚懿便是到了眼前。

「嗯?」姜皓微愣,戚懿什麼時候學了身法靈技的,之前沒看她施展過啊。

難道是偷偷學的?

心中雖泛過諸多念頭,但姜皓的注意力卻很集中,凝神靜氣,腦海之中那已經快要蛻變成液體的靈魂力量蔓延而出,將戚懿的運動軌跡盡數記錄下來,腳下也不停留,運轉龍行步,朝戚懿賓士的反方向躲避。

砰砰砰!

為了追殺姜皓,戚懿連連幾步踏在地面上,每一次腳掌的落下,都會看到一道銀色閃電。

如腳下踏電,故為……踏電!

擁有了身法靈技,戚懿很快就追上了姜皓,但是,姜皓有龍行步相助,她根本打不準,屢次出手,都是打在了空氣上,這讓戚懿很是惱怒。

而姜皓,在戚懿施展了『踏電』后,速度不足,也很難追上她。

一時間,兩人陷入了僵局。

嫁給全城首富后我飄了 就在兩人僵持自己,他們沒有注意到,王澤不知什麼時候到了練習場,正惡狠狠的看著兩人。

王澤非常喜歡戚懿,因此,一直派人盯著後者,聽到戚懿在練習場,就立馬趕了過來。

可是,當他過來后,卻發現戚懿正在和姜皓切磋,而且,說說笑笑,關係極其融洽。

再加上,他得到消息,姜皓和戚懿經常一起出發去暗夜森林狩獵。

這讓他怒火中燒。

戚懿是她內定的女人,豈能容許別的男子插手。

換做之前,他還能忍得住,畢竟,聽到的只是消息,他沒親眼看到,眼不見不為實。

所以,他很艱難的忍住了,在姜皓晉級甲院后,只動了一些小手腳,並沒有使用太多極端的手段。

可是,當來到這,看到戚懿和姜皓說說笑笑,一副很親密的樣子,他再也忍不住了。

戚懿對自己都沒這麼笑過,她怎麼能給姜皓笑臉!!!

……

又半天後,分不出勝負的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

「平手吧。」姜皓率先提議。

戚懿雖然不甘心,但也知道,自己暫時打不贏姜皓,只能點頭。

然後,很不甘心的,看著姜皓,憤憤道:「姜皓,等著吧,下一次我一定能打贏你。」

「那好,我等著。」姜皓笑著,很不給面子。

「哼!」戚懿聞言,冷哼一聲,很是生氣,這傢伙真的是太討厭了。

就在兩人說說笑笑,停止切磋,準備走下擂台時,王澤再也忍不住了。

他要好好的收拾姜皓一頓,讓他知道搶自己女人的下場。

咻!

王澤身形一動,就是衝到擂台下,然後,一個跳躍,衝上擂台,臉色陰沉,殺氣騰騰。 砰!

突然傳來的聲音,自然驚動了兩人,姜皓轉頭,看著王澤,一臉不解的問道:「王公子,有事嗎?」

在甲院待了這麼久了,他自然認得出來人。

王澤,地屆學員,實力強大,據說前不久剛剛晉級破竅境,有資格晉陞天屆學員。

聽人說,此人心胸狹窄,容不下人,很不好相處。

而且,他也知道,王澤是戚懿的追求者。

只不過,戚懿根本對他沒想法,接連拒絕了他。

但是,知道王澤性情的姜皓,卻不敢小覷前者。

這不,在看到王澤怒火沖沖的跳上來,姜皓就本能的感覺到不秒,眼睛微眯,身體微彎,有了戒備。

他自認,王澤這樣衝上來可不會有什麼好事。

對面,王澤臉色陰沉,怒火萬丈,連假惺惺的掩飾也沒有,就這麼惡狠狠的看著姜皓,殺氣騰騰。

「姜皓學弟,要不,我們也來切磋一下。」王澤嘴角一咧,泛過一絲陰狠,道。

他現在已經到了破竅境,雖沒正是晉陞天屆學員,但也是板上釘釘的事,所以,稱呼姜皓一聲『學弟』沒有問題。

話畢,也不等姜皓答覆,王澤臉上露出一絲獰笑,腳踏猛地一踏地面,身體便如箭矢般,快速而迅捷,朝著姜皓衝來,一股冷冽的肅殺之氣,蕩漾開來。

看到王澤說動手就動手,姜皓也是臉色一沉,不過,幸好他早就有所戒備,也不至於因此而手忙腳亂。

旁邊,戚懿氣的臉色發紫,你王澤還要不要臉,破竅境還偷襲?

而一些同樣因為喜歡戚懿而在擂台下圍觀的學員看到這一幕,則是更直接,當場破口大罵:「卑鄙,太卑鄙了!」

「成王敗寇,弱肉強食,說什麼卑不卑鄙的,都沒有意義!」對於這些話語,王澤根本就不在乎,冷冷一笑,奔向姜皓的身形沒有絲毫變化。

正如他所說的,什麼卑鄙、無恥,根本沒有意義,在這個成王敗寇、弱肉強食的世界,實力才是王道。

當然了,他也是被怒火沖昏了頭腦,不然,也不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說出這話。

因為事先做好了準備,姜皓也不慌張,也沒急著抵擋,而是對身後的戚懿說道:「你先下去,別被誤傷了。」

聽到這話,戚懿微微愕然。

姜皓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真的想和王澤打嗎?

要知道王澤可不是連脈境,而是更高一級的破竅境啊。

姜皓靜靜的看著前方,黑白分明的眸子中,有著昂揚的戰意在澎湃。

破竅境,那又如何?

正好,我也想試試。

轟隆隆!

心神一動,乳白色的靈氣就如潮水般從大坑之中一涌而出,包裹全身。

面對破竅境,姜皓自然不敢小覷,一出手,就是全力。

咻。

就在姜皓做好準備時,他面前視線一花,滿臉猙獰的王澤便是閃現而出,碩大的拳頭,帶著壓迫般的風壓,狠狠的對著他腦袋怒砸而來。

「這麼快!」

頭頂上傳來的兇猛勁氣,讓得姜皓臉色微微一變,掌心之中,靈氣猛地爆射而出,藉助著這股力量所造成的反推力,姜皓身形暴退。

這是姜皓第一次直對破竅境強者,從來沒有想到,他們的速度竟然這麼驚人,比連脈境簡直快太多了。

「想跑?」望著急退中的姜皓,王澤冷笑了一聲,腳步一跨,竟然便是追了上來,身體微弓,然後猶如一頭匍匐的獵豹一般,眨眼間,便再次出現在了姜皓眼前。

「去死吧!」獰笑一聲,王澤拳頭再次對著姜皓的腦袋怒砸而下。

眾人可是清楚的看到,王澤的拳頭之上,有著藍色的光芒閃動,那明顯是靈技的波動,強大而威猛,一旦砸實了,姜皓的頭顱那就只有『開花』一條路可走了。

瞧得躲無可躲,姜皓眉頭微皺,心神一動,靈氣便是自六個大坑中湧出,沖入右臂之中。

「虎豹拳!」

伴隨著一聲低喝,姜皓猛地躍起,右拳轟出,狠狠的對迎了上去。

虎豹雷音炸響。

虎豹獸悄然浮現!

面對破竅境的高手,姜皓很果斷的使出了現在最強的絕學。

「嗷吼~~~」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姜皓右拳發光,一頭虎豹獸躍動而出,栩栩如生,它仰天咆哮,猙獰的大嘴陡然張開,露出一雙泛著紅色的牙齒,對著王澤的拳頭就是……咬了過去!

虎豹者,以噬人為生!

「哼!雕蟲小技!」感受著自虎豹獸身上傳來的強大氣息,眾人微微驚愕,而王澤對此,卻渾不在意,只冷冷一笑,也不閃躲,揮出的拳頭一往無前。

「黃等初級靈技:冰河!」

一聲低喝,王澤拳頭髮亮,滾滾藍色的靈氣浩蕩,如大河般湧出,冰冷刺骨。

「砰!」

沉悶的聲響,在天地間炸響,兩人接觸的地面上,塵土被巨大的肉身力量所造成的衝擊波,生生的颳了起來。

「才連了六脈,就和我硬碰硬,真是找死!」

王澤冷冷一笑,眼瞳之中閃過一抹殘忍,右拳往前一推。

咔咔咔!

只聽見一陣密切的破裂聲響起,那頭若隱若現的虎豹獸直接被冰河凍結,片刻后,直接裂開,灰飛煙滅。

然後,冰河一往無前,轟在了姜皓拳頭之上。

「哼……」

巨大的力量,讓得姜皓臉色一白,一聲低低的悶哼從喉嚨中傳出,身體更是被直接打飛出來,嘴唇微澀間,有著鮮血悄然滲出……

破竅境太強大了,根本不是連脈境能對付的,僅僅一招,姜皓就受了重創!

「想走?!」

王澤見狀,冷冷一笑,腳掌跺地,迅如箭矢,追了過去。

他怒火中燒,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連臉都不要了,就是為了狠狠教訓姜皓一頓,豈會就此放棄。

雖然因為有太多人圍觀,他不可能真的格殺姜皓,但是,把後者打成重傷,還是可以做到的。

「小子,讓你搶我的女人!」

「現在,我要你付出代價!」

王澤對著倒飛出去的姜皓一咧嘴,白森森的牙齒看上去透著一絲猙獰。

腳掌狠狠的一踏地面,藉助著這股反推之力,王澤速度再次暴增,竟然在剎那間追上了倒飛的姜皓。

「怪就怪你太不識趣了!」

「連我內定的女人都敢搶!」

「所以,你去死吧!」

王澤望著臉色蒼白,嘴角溢血的姜皓,更是在後者的眸子中清楚的看到了自己那略顯猙獰的身影,臉上的笑容更加濃郁,他喃喃一句后,身體猛地躍起,直接衝到姜皓的頭頂上,然後,右腿伸出,上面靈氣閃爍,狠辣的對著姜皓的胸膛,踩了過去。

眾人見狀,均是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一腳,明顯蘊含了極為兇猛的力道,要是踩實了,姜皓不是死,就是重傷啊!

「王澤這是真的要下死手啊!」眾人感慨道。

「王澤,你敢!」戚懿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憤怒的喊道,王澤竟然要下殺手,她嬌軀一動,就要衝過去,將姜皓救下來,但是,卻根本來不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