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護法,我們接來下去哪裡呢?」黃富笑道。

「回通天谷總部!」姬護法氣呼呼道。


馬車開始走動了,姬護法背對著江帆,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江帆趁機使出攝魂術,意念進入那封密函之中,窺視密函的內容。

江帆看完了盛部長給天魁教主葛濤的內容,頓時十分震驚,原來盛部長打算明年在京城謀反,他讓葛濤請出天魁教的原始太上長老出手,並說事成後天魁教教主葛濤任國防部長,天魁教就是國教。

至於什麼時候動手並沒有說具體的時間,具體行動方案也沒有提及,盛部長只是許諾了一系列的好處。密函中提及的天魁教的原始太上長老是什麼人呢?江帆在天魁教住了幾天,沒有聽到有關原始太上長老的任何信息。

一路上江帆都在思索密函的內容,馬車上靜悄悄的,姬護法仍然是背對著江帆,她雙眼一直望著外面的樹林。

「姬護法,你見到過我們天魁教的原始太上長老嗎?」江帆打破了車上沉寂。

姬護法愣了一下,驚訝道:「你怎麼知道原始太上長老?」

「哦,我是聽鍾長老提及過。」江帆胡謅道。

「我沒有見過原始太上長老,只知道他老人家是我們天魁教威望最高的長老,就連教主對他也是畢恭畢敬的。」姬護法道。

江帆故作驚訝道:「連教主對原始太上長老都如此敬重,他是什麼人呀?」

「據說原始太上長老有上萬年的修行呢!」姬護法道。

江帆震驚道:「上萬年修行?不會吧!」據江帆這幾天打聽,才知道天魁教發展也就兩千多年,一直是秘密發展的,到了葛濤教主已經是第十二代教主。

「我們天魁教在一千年前曾經遭到過一次大劫,幸虧原始太上長老出手協助,我教才得以保存下來,後來原始太上長老不知所蹤。」姬護法道。

「最近原始太上長老是不是到了我們天魁教總部了呢?」江帆道。

姬護法搖頭道:「原始太上長老都已經失蹤一千年了,何時到我們通天谷呢!你是聽誰說的?」

「哦,我猜測的,原始太上長老肯定還會回來的。」江帆道。

「以前聽教主說過,原始太上長老去了另外一個界,不在我們這裡。」姬護法道。


江帆疑惑道:「什麼另外一個界,是什麼地方?難道是仙界嗎?」


姬護法搖頭道:「那就不知道是什麼界了,我們修為這麼低微是不會明白的。」

此時已經是正午了,烈日當空,馬車才剛剛走出鎮子,要回到通天谷還需要一個多小時。江帆感覺到肚子有點餓了,「姬護法,我們在什麼地方吃午飯呢?」江帆道。

「哦,我們就在前面的白岩村吃午飯吧,以往我們都是在哪裡吃飯的。」姬護法道。

幾分鐘后,馬車進入了白岩村,這是一座小山村,依山旁水,小山村顯得十分秀氣。黃富駕著馬車走了大約兩分鐘,就聽到姬護法道:「江富,就在前面的『巧味飯館』前停車!我們就在哪裡吃飯。」

黃富抬頭看到了前面不遠之處的招牌,點頭道:「哦,我知道了!」

片刻之後馬車停在巧味范館門前,姬護法跳下馬車,門口的店夥計看到了姬護法立即家招呼道:「大姐,裡面請!」

江帆、黃富、納甲土屍、姬護法四人進入飯館,找了一張靠門口的桌子坐下。店夥計立即微笑道:「大姐,您還是要素菜嗎?」

「我只吃素食,你們吃什麼菜呢?」姬護法望著江帆、黃富、納甲土屍。

「我就和姬護法一樣吧!」江帆道。

「我也一樣吧!」黃富道。

「劉二狗,你呢?」姬護法道。

「有奶喝嗎?」納甲土屍道。

店夥計愣了一下,「你要吃奶?我們店裡可沒有奶!」店夥計搖頭道。

「你們店裡就沒有牛奶、羊奶、馬奶,豬奶,只要是奶就行!」江帆道。

「對了,我們店裡養了羊,有羊奶!」店夥計道。

「那就拿羊奶來吧!」納甲土屍道。

片刻之後,店夥計端上素菜,納甲土屍要的羊奶也端來了,眾人立即開始吃飯。姬護法從皮包里拿出一雙筷子,這是她自己帶筷子,「姬護法,你好愛乾淨呀,還自帶筷子呀!」江帆道。

「我是素食者,外面的筷子都沾了葷腥,所以我自備素筷子!」姬護法微笑道,這是她第一次說話的露出笑臉。

「姬護法,其實你微笑的時候挺好看的!」江帆稱讚道。

姬護法臉微紅,臉立即變得嚴肅道:「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

江帆無奈搖頭,正想說話的時候突然外面傳來女人的哭豪聲:「非禮呀,有流氓非禮呀!」

「咦,好像有人喊非禮呢!」黃富道。

「走,我們出去看看!」姬護法站了起來,她快速走出了門。

在距離飯館不遠地方,一位身材胖胖的女人正拉著著一位中年男人的衣服,另外一隻手還不時地在他身上胡亂地掐著。

「張寡婦,你不要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非禮你了,明明是你勾引我,還說我非禮你!」那男人怒吼道。

「你才胡說呢,你們大家快看,我的衣服都被他撕破了,他的手還伸摸我的咪咪了呢!」張寡婦身體緊緊地貼在那男人身上。

「你這蠻狠女人,明明是你勾引我不成,反而污衊我非禮你!老子就是非禮豬也不會非禮你這臭娘們!」難男人用力一推,張寡婦不提防,被推倒地上。

「哎呀,打死人了,非禮呀!快來看呀,李亮非禮張寡婦了!」張寡婦在地上撒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亨利之所以這樣說,爲的是爲了迷惑林軒,其實亨利一直沒有停止過對林軒的懷疑。他總覺得,這個剛來學院的傢伙,並沒有表面上的那麼簡單。

“我們要和查理先生彙報卡爾的事情嗎?”

林軒看着亨利問。

“當然,不過我想先去找一趟鄭副院長。”

“爲什麼要去找鄭宇?”林軒滿臉疑惑,他看上去有些不能理解亨利這樣的做法。

“兩件事,其一,要去問清楚,是誰批准了卡爾的退學手續。其二,鄭副院長是我們學院出了名的冷兵器專家,他或許能知道這件兇器出自哪裏?”

林軒點了點頭,亨利帶着他很快找到了鄭宇。

“鄭副院長在嗎?”

亨利一邊敲着鄭宇的房門,一邊問道。

“請進。”

亨利小心翼翼的推開鄭宇的房門。

“怎麼是你們?”鄭宇擡頭詫異的看了一眼亨利和林軒。

“是這樣的,今天下午我去找亨利,想再問卡爾一些問題,可是,我到的時候卡爾已經走了。”

“這事我知道,”鄭宇擡手示意讓林軒和亨利坐下。

“韓校長特批的退學令,今天早上送到我的辦公室,我想威廉剛剛出了這樣的事情,卡爾的父親和戴蒙先生又是朋友,或許是他們溝通之後,才做的讓卡爾退學的決定,我出於這方面的考慮,就同意了卡爾的退學請求。而且韓校長已經審批過了,我這邊只是走一下程序而已。”

林軒表示理解的點了點頭。

“對了,鄭副院長,我們來還想請你幫我們看一個東西。”

說着亨利把帶血的利刃和一雙白手套遞給了鄭宇。

“這是?”

“卡爾和他的情婦在學院外被人刺殺了,就在十多分鐘以前。”

“怎麼會這樣?”鄭宇面色凝重,林軒饒有興趣的看着他,卡爾離校就可以會出事,這一點,鄭宇不可能沒有想到。

“公子,”何非無急匆匆的從門外進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他們是爲了卡爾的事情來的,”鄭宇側頭看了何非無,“你匆匆忙忙的過來,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卡爾死了。”

鄭宇拿着手裏的利刃,微微點了點頭。

“這事我已經知道了,林軒他們找到了殺手的行兇的武器。”

“你怎麼知道是殺手?”林軒擡頭看了一眼鄭宇。

“很簡單啊,這是一個殺手組織專用的武器。你在昌臨警局工作了這麼多年,難道就沒有見過嗎?”

林軒眉心緊鎖,聽鄭宇這樣一說,他似乎好像回憶起了什麼。

“茅山刺客!”


何非無看着鄭宇手中的利刃驚呼道。

“茅山刺客?”林軒面色凝重,他見過這些傢伙,就在海南,那時候他們被蘇易臣收買,若不是有紀寒在,李慕白他們都死在這幾個傢伙的手中了。

“想起來了?”鄭宇看向林軒,“這些都是拿錢辦事的主,想找到他們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學院與這些江湖殺手之間,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卡爾已經辦理了退學手續,我們的確沒有理由,以學院的名義去追查他們。”

林軒點了點頭,他現在可以十分篤定,之前他在學院中見到的身影就是蘇易臣無疑,只是蘇易臣如果與古森學院有關,那麼海南的命案、江琦的失蹤、甚至是任瑤瑤的死,或許都與古森學院有關。

林軒眉心緊鎖,他知道自己已經被攪入了一場巨大的陰謀之中,可這場陰謀的背後指使者,陰謀本身所牽扯到了祕密,林軒還無法估量,他只能一層一層的去揭開這些面紗。

“那按照你的意思,卡爾就白死了,如果威廉也是這些傢伙殺的,那我們是不是也要放棄威廉命案的調查呢?”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要明白一點,這不是我一個人可以說了算的事情,學院龐大的運行機構,不能因爲一個無關緊要的命案,而打破學院原有的規則。”

“無關緊要?”林軒有些憤怒的看着鄭宇說道:“在你的眼裏,人命就如此的不值錢嗎?威廉的屍骨還停放在學院的太平間,卡爾剛剛閉眼,你卻在這裏說,這些是無關緊要的案件。”

“把他帶回去,明天開始他的正常課程,不經我的許可,他不許離開學院。”

何非無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亨利一言不發,只是默默的轉身離開了鄭宇的辦公室。

“走吧,林大公子。”

林軒回頭瞪了一眼何非無,然後大聲的說道:“別碰我,我可以自己離開。”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何非無一直跟在林軒的身後。

“你知道自己在招惹的是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林軒趾高氣昂,“不就是韓湘生嘛,他想把我弄出古森學院,接二連三的,我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何非無搖了搖頭。

“你錯了,韓校長不是你想的那種人,在他的背後,還有很多勢力,吳院長爲了保你,已經付出了很多,我希望你明白,不要輕而易舉的放棄自己,爲了你,我們已經犧牲了很多人了。”

林軒走在何非無的身前,低聲說道:“我只是想還死者一個公道,鄭宇不應該這樣,卡爾和威廉都是活生生的人,而且,是和我們一起共事過的人。”

“我能理解,”何非無拍了拍林軒的肩說道:“可是現在你的安危纔是我們最重要的任務,鄭副院長不想讓你出事,我們誰都不願意看到,他們做這麼多,就是爲了保護你。”

“保護我?”林軒不解的擡頭看了一眼何非無。

“有人殺死了威廉,然後嫁禍給了你,我們都知道,查理處長爲你洗脫了嫌疑,本來案件到了這一步,就可以去抓捕卡爾口中說的那些威脅他的傢伙,然後結案。可是你和查理先生先後提出質疑,戴蒙是查理先生的舊友,他不想讓殺害威廉的兇手逍遙法外,於是那些傢伙,只好想辦法除掉卡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