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女兒知道了。過完年,女兒就好好挑選挑選。」她也想趕緊娶個兒媳婦回來侍候她,當個婆婆的款,不過她也明白,真讓這侄女嫁進來,這婆婆款是肯定擺不起來的。不過想到,這侄女大把的銀子,豐厚的嫁妝,最後,也只能忍著心痛想著大不了,有銀子了,到時候直接買婆子丫鬟。 「小閑!小閑!你怎麼了?」

「我覺得你說的有道理。」安閑回答鹿小葵。

她腦子有點暈,卻記得自己這一次連著穿越了好幾次。

好在那些記憶被魔方屏蔽了她能記得的少之又少。

鹿小葵聽安閑這麼說,有點不好意思。

畢竟她只是開個玩笑,而且,她總覺得對面的安閑這個時候有咩不一樣了,不會被她打擊到了吧?

「好了啦,小閑你彆氣餒,我開玩笑的。我覺得一定會有人什麼洗髓的丹藥,到時候想辦法給你弄上一些,你當巧克力豆吃,我就不信你資質還上不去。」

安閑:「葯吃了多了有抗藥性。」

鹿小葵:「……」

安閑繼續認真道:「暫時不修仙了,我要解決一個敵人。」

她剛連續穿了好幾個世界,精神疲憊,但是心裡卻開闊了許多。

三個世界能記得的事情不多,獎勵卻是實實在在的。

其中民國世界和未來世界分別掌握了木倉械製造技術和終端製造技術。

古代世界則得到了「系統殺手」的金手指。

可是這金手指,對她此時也沒有什麼用。

或許在其他世界能夠用的上。

木倉械製造技術相對落後,比不得現在這個世界的先進,但是終端製造技術明顯先進不少。

而這終端製造包括了智能電器製造技術。

她準備讓智能電器問世,讓國家替她報仇!

沒錯,她還是決定把自己交給國家。

第一,渣男公司是做的電器,包括但不限於手機、電腦等製造。

一個智能電器,就能夠讓他們破產!

當然,智能電器開發她會讓國內其他電器入股,並且排除渣男公司。

到那個時候,不用她動手,對方就會涼涼。

第二,她這時候終於考慮到。如果說靈氣復甦總會到來,那麼到時候普通人又能何去何從?不可能每個人都能修仙。

到時候叢林法則將會更加嚴峻。

安閑覺得現在的社會秩序很好,不需要被打破。

既然如此,國家科技人才如果能夠將智能電器技術運用到其他方面,那麼國家就能夠對修仙者進行約束。

只要國家能夠讓法律繼續施行,那麼靈氣復甦的弊端就能最大限度的避免。

就算還有一些注意不到的……呵,如今的社會,又怎麼會沒有黑暗。

普通人在這種大變之下,反而是最羸弱的。

*

安閑動作很快,通過那位和鹿小葵合作的魅力化妝公司的老總,和國家的人面對面了。

萬界輪回之旅 若是放在穿越這幾個世界之前,她絕對不會選擇直接暴露自己。

而如今,她卻覺得自己其實比想象中強大。

而那曾經在她眼裡沒辦法對付的渣男賤女也並非是不可戰勝。

穿越后我只想種田搞錢 安閑想起那個和自己長得像的女人,嘴角輕輕一扯。

如今她見識長了,所以清楚的知道,那個女人就是重生女。

或許那個女人不出現,她這個被那個男人囚禁的女人,最後終有一天,會變成他的寵物。

像極了她曾經看過的新媒體文。

女主被男主虐身虐心之後,和男主HE!

而她上輩子,本該是那「女主」,卻被重生歸來的姐姐,改變了命運。

對此,安閑十分淡定,甚至她都忍不住想要感謝那位姐姐了。

與其被馴養,變成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患者。

後面那些在山村之中非人的折磨,反倒讓她心性堅韌。

或許正因為這樣,她這炮灰被魔方挑中了。

那些小世界的記憶很模糊,隔著一層霧一般,讓她記不清。

可是她幾乎可以肯定,她所代替的人,就是和她一樣的炮灰。

因為各種可笑的理由,成為主角成長路上的墊腳石。

「安閑同學?」

「嗯?」安閑抬起頭,一雙眼睛深不見底,讓看到她的人愣了一下。

安閑微笑,「抱歉,剛才在想事情。」

這次和她見面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上次泉眼一事中和她打過交道的特殊部門徐嬌。

徐嬌:「沒事兒,那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安閑:「可以,我做了一個夢……」

既然知道這世界並不如表面上那麼平靜,那麼一切都好說。

徐嬌越聽表情越嚴肅,看著安閑的目光也更鄭重。

「你、你的意思是說,你在夢中,在一個比如今科技更高的地方生活過?」

「沒錯。」安閑眨了眨眼睛,歪著頭,狀似天真的問,「姐姐你信嗎?」

徐嬌不知道說什麼,因為她知道,自己信與不信,以及她身後的那些人信與不信,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面前這個少女能夠給他們什麼驚喜。

安閑笑容擴大,她自然也明白這一點。

她不知道自己穿越的那些世界究竟經歷過什麼,但是如今在她眼中,徐嬌的所思所想幾乎是透明的。

所以,她才表現得如此輕鬆。

「那你會製造那些東西嗎?」

安閑點頭:「當然。」

徐嬌呼吸一滯,立刻出去打電話。

安閑等著,看著窗外的陽光,總覺得這個世界,不是那麼讓人難以忍受。

很快,一個中年男人出現在安閑面前。

安閑依舊從容。

並且道:「我只有一個想法,保證我的自由。」

中年男人軍銜很高,見安閑這般自信,反倒笑了起來:「好!」

安閑回了趟學校,辦了休學,還看了一下曾經的班主任林遠光。

「安閑同學,你是有什麼困難嗎?」林遠光看著安閑身後那些人派來保護她的人,神色警惕。

似乎只要安閑點頭,他就算打不過這些人,也會衝上去。

安閑對這位熱心的班主任印象很好,雖說在任務世界里經歷了很久,可是因為被封存的記憶,她實際上不會對這個世界產生陌生感。

「老師,你放心,我會回來高考的。」

林遠光沒有再多說什麼,但是還是死活不讓安閑走。

安閑嘆了一口氣,跟身後保護她的人說了句什麼,那人先是搖頭,最後還是被說服了。

於是,林遠光覺得這個世界夢幻了……

最後也不知道那個男人和林遠光說了什麼,反正她還看見林遠光簽了什麼協議,總之這一次林遠光沒有再攔著她了。

「安閑!」

安閑頓住腳步,發現叫她的是林薇。

「你這是要走嗎?」林薇目光在安閑身後的男人身上晃了晃,然後湊近安閑道,「這些男人是保鏢吧,安閑你不會真的走了岔路吧?」

安閑看著林薇臉上又是鄙視,又是嫉妒的表情,心裡沒有波動。

她平靜道:「真的?你不是到處說我傍了大款,坐台,打胎嗎?你對我不是特別了解嗎?所以你為什麼會這麼問?」

林薇一聽,心裡驚了,趕緊反駁:「小閑,你說什麼?」

說著,在安閑那雙清凌凌的目光下,顯得又狼狽又心虛,最後破罐子破摔!

「我根本就沒有冤枉你!你如果沒有傍大款,這些人又是誰?」

安閑:「有些人想傍大款也傍不到!」

林薇生氣:「安閑,你太過分了!」

安閑冷笑,拉著她的衣領,聲音平靜陰森,「知道我背後有人,那麼就應該夾緊尾巴,你覺得你斗的過我嗎?」

林薇表情僵住了,是呀,安閑這麼漂亮,她背後的人肯定也很厲害,她不過一個普通人,怎麼斗得過那些人!?

「小閑……你說什麼?」

安閑猛地一甩,將林薇甩在地上。

她到底練氣了,這麼對一個普通人絲毫不費力氣。

「學校里的流言,我給你兩天時間,若是沒有澄清,你就等著被退學吧。」

安閑說完這番話,不再看臉色慘白的林薇,轉過身,看到了不遠處面前複雜的文皓廷。

安閑:……

好不容易狐假虎威一次,就被人撞上了。

真慘!

文皓廷走過來,悶聲道:「安閑同學,你這樣不好。」

「什麼不好?」

「你如果有什麼困難,我可以幫助你,你不要……出賣自己。」

安閑嗤笑一聲,知道自己剛才和林薇說的話這人聽到了。

「如此,和賣給別人有什麼關係?」

文皓廷面色蒼白,「可是我……我不會……」

「那你又怎麼知道別人就會怎麼我?」安閑冷漠的看著他,少年稚嫩優秀,可是卻有有錢人的通病——自以為是。

文皓廷後退一步,徹底明白自己此時和那些用惡意揣測別人的人沒什麼兩樣。

安閑看著他,對方也沒得罪過她,就沒有再刺她。

於她,這世上的人不過是無關緊要和有點聯繫的人。

文皓廷當然是前者。

學校的事情搞定,安閑和鹿小葵交代了一下,給了她足夠的靈泉水和靈果,讓她自由發展,有什麼事兒找她。

雖然她知道之後很有可能不會缺錢,但是和鹿小葵的坑人事業,她也不會捨棄。

兩天後讓人關注了一下學校,發現還真沒人再說她的事兒。

絕情老公雙胞妻 問了一下,發現林薇夠無恥,直接將另一個污衊安閑污衊得最凶的人給抓了出來頂缸——那人還是謝遠芝的小姐妹。

安閑知道她們狗咬狗,就放心了。

專心鑽進了國家為她準備的實驗室。

這可是搞死渣男的手段,她自然得全心全力。

*

【治癒(1)】

「開槍呀二號!二號!woc,二號你特么沒長眼睛還是沒長耳朵!嗶嗶——」

安閑睜開眼睛,就聽到這一段話,後面都是些不堪入耳的髒話。

她低頭看了一眼,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台電腦前,戴著耳機,屏幕上是吃雞槍戰遊戲。

剛才她剛穿過來,就那麼一分鐘不到的時間,隊友就死了。

安閑抿唇,身體的本能還沒消失。

右手按鍵盤操控方向,左手操控滑鼠。

「噠噠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