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呀,為什麼他比黑人蜀黍的還大啊!!!」

「為蝦米,為蝦米讓我看到這麼美的一張臉,這麼妖嬈的身材,但是他特么卻是個人妖!」

「我覺得我的心理已經有陰影了!」

廁所里的男人們紛紛哀嚎著,吐著,不敢再看一眼鹿一凡了。

彷彿再看一眼他,自己就會被毒死一般。

鹿一凡撒完尿,一哆嗦,扭頭一看。

「咦?剛剛那群人呢?不是一開始還在排隊上廁所嗎?」

鹿一凡搖搖頭,準備去洗把臉,醒醒酒。

他想醉就可以讓酒精進入身體,不想醉,直接運功就可以把酒精蒸發出去。

說是醒酒,不過是習慣性的洗把臉罷了。

正洗著臉的時候,鹿一凡抬頭一看。

他被鏡子中的自己直接給嚇的連著退後了好幾步,一屁股坐在了垃圾桶里!

一分鐘過後,鹿一凡顫抖著再次來到鏡子前,一照。

絕色的容顏不由的紅了起來,嬌艷欲滴、分外誘人!

按照鹿一凡那群無良室友的美女劃分標準,五份以下屬於大眾臉,六分屬於入眼耐看,七份屬於有幾分姿色的水準,走到外面可以被人稱一聲美女,若是能夠好好化妝,再ps一番,放到網上去沒準就是個網紅。

只有達到八分,才能算是真正的美女,也就是俗稱的校花級別,屬於千里挑一的水準。

至於九分美女,也就是所謂的「禍水級」美女,那就相當少見了。

評選標準也更加嚴苛。

必須是顏值、身材、氣質等諸多方面極為出色,其中最少有一項特別突出的女子,才可達標。

這樣的女孩子在現實中十分罕見,十萬個女人裡面都不一定有一個。

至於十分標準,用肥牛的劃分標準來說,那就是「天仙級」美女!

基本上只存在文字描述和美工的圖畫中,在現實世界里幾乎不可能存在。

因為要求每一項都必須完美!

現實世界中那些當紅的明星模特們,真正能達到八分到九分的都少之又少,多半是化妝加ps的效果。

卸了妝之後基本上就沒法看了,某些極品要是出去當門神,鬼都不敢進門!

鹿一凡的小老婆們基本上每一個都是處於九分到十分之間的標準,每一個都有自己的特色。

比如楊嬋的天乳,唐夢瑤的翹(和諧)臀,白嵐的成熟嫵媚,白鳳九的異域風情等等。

十分的美女,鹿一凡至今只見到了王母娘娘、嫦娥仙子和霓裳仙子這三個!

而現在,鹿一凡對著鏡子中的人反覆審視了好一番,以他……

呃,應該說是她現在的眼光來看,如今她現在的身體各方面都完完全全夠得上十分的標準。

爆(和諧)乳大的跟有兩個西瓜掛在心口一樣!

蜂腰玉臀,大長腿,身高更是堪比維多利亞的秘密模特,達到了恐怖的一米九幾!

「我……我變成大吊萌妹了?!」 震驚的鹿一凡趕緊對著自己的褲襠狠狠一抓。

下一刻,他鬆了一口氣。

還好,這傢伙還在!

感受著自己胸前沉甸甸跟裝了兩個西瓜一樣,鹿一凡不禁怒了。

打開微信,找到玉皇大帝的頭像,鹿一凡打字道:「玉帝!!!你給我粗來!!!這到底是怎麼肥四?」

玉皇大帝:「哈哈哈哈,樂死我了!是不是發現自己變成大吊萌妹了?

不要驚慌,不要失措,你不是還有七十二變嗎?」

鹿一凡一想,對啊!

老子還有七十二變啊!

大不了我變成原來的樣子,等玉帝的詛咒過去不就是了?

「看老子的法蘇天女變身!!!」

鹿一凡擺了個無比撩人的pose,手結法印,使出了七十二變。

下一刻,鹿一凡一照鏡子……什麼都沒發生!

玉皇大帝:「哈哈哈哈哈!!笑死朕了!!!七十二變是不管用滴!朕的懲罰,你以為是那麼簡單的嗎?

乖乖的用這副身體熬上半個月吧!

重生之豪門嬌妻 下次讓你再開掛贏朕!你個掛逼,比五五開還無恥!」

鹿一凡:「你大爺的!明明是你先開掛的好伐!快給我變回去啊喂!!!

我不想上面甩著兩個大乃子,下面還帶著一根大丁丁到處亂晃啊喂!!!」

然而無論鹿一凡怎麼哀嚎請求,玉皇大帝就是不理會他。

此刻的鹿一凡絕望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只能接受了現實。

現在,鹿一凡面臨兩個問題。

第一,他穿的這身老人服實在太怪異了,走在路上不被人盯著看才怪。

第二,他該如何跟自己的那群小老婆們解釋?

讓他們看到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實,那感覺實在太詭異了。

第三,包廂里的那群江海大佬和漢東大佬還等著自己呢!總不能不回去吧?

「小老婆那裡可以先不回去,目前當務之急,是先弄一套女裝來穿。」

這麼想著,鹿一凡不知不覺的……來到了隔壁的女廁所!

他想碰碰運氣。

第一次,鹿一凡是有生以來第一次進女廁所,心裡有點兒小緊張,還有點兒小興奮。

「咦,我為什麼會興奮,難不成我是個變態?」

正這麼想著,一個妝容無比艷麗,滿臉白粉一走掉三層,肚子上的贅肉一甩一甩的中年大媽怒容滿面的走了進來。

「真特么白買這身名貴的衣服了!尺碼居然差了那麼多!還好老娘比劃了一下就看出來了,不然穿一次就不能退了。」

說著,大媽拿著一身包裝完整,帶著「LV」牌子的女裝走了進來。

一進門,她就看到一個身材高挑窈窕的絕色美女俏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

她身上穿著黑色的老人裝,根據大媽的目測計算,那雙腿比例絕對是黃金級的,不僅修長筆直,而且幾乎看不出一絲的贅肉和腿毛。

精緻如畫的無關,黑白分明的美眸幽深沉靜,雪膩的肌膚吹彈可破,秀頸婀娜,漆黑如墨的長發美的可以照出人影來,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禍國殃民的絕代風華!

尤其是那一對幾乎快要撐出上衣的爆(和諧)乳!

看的人簡直驚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大媽手中的女裝無聲的掉在了地上!

她活了五十多年,還從未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哎,阿姨,您沒事吧?」 攻心36計:腹黑總裁,請點贊 鹿一凡微微前傾著身子,幫她撿起衣服。

緩過神來的大媽,一聽鹿一凡說話如此的甜美髮膩,竟然內心湧現出了一股股的酸水。

憑什麼!

憑什麼她這麼年輕漂亮!

各方面還都這麼完美!

尤其是胸,那麼老大!

簡直就是傳說中的妖艷賤貨代表中的代表!

「哎喲喂,長那麼老大個胸,是想出去勾引男人的對吧?」大媽陰陽怪氣道。

「哈?一顆屎摳死蜜?」鹿一凡掏了掏耳朵疑惑道。

「哼,你這種小狐狸精,老娘見多了!

不就仗著自己年輕,胸又大,到處出去釣凱子,玩男人嗎?

不要臉的東西!

以為自己去棒子國那整個容,隆個胸就了不起了,就能看不起人了?

我告訴你,就你這種小賤貨,穿的稍微捎點,晚上出門就活該被人強女干!」

大媽罵罵咧咧道,吐沫星子噴了鹿一凡一臉,而且越說越過分,甚至蹬鼻子上臉,隱約有種要動手的意思。

「你這種小賤人,指不定墮過多少胎呢!

有臉叫我阿姨?你自己不看看自己多大歲數了?

姐來問問你,你被強女干過沒?

不說話就是默認了!」

「你被強女乾的時候一定很爽吧!

姐就知道,像你這種騷浪賤,外表清純,內心骯髒的一比!

不像姐我,雖然容貌比你些微的差了那麼一丟丟,但是乾淨,守節!

我覺得啊,你們這種不要臉的女人,就該被丟進河裡浸豬籠!」

這小嘴跟小鋼炮似的,吧嗒吧嗒的噴個沒完沒了了。

鹿一凡雖然不是女人,但是罵他罵的如此難聽,估計這大媽也沒少在外面羞辱過小姑娘。

再看看她的衣著打扮,不是闊太太,就是官太太,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鹿一凡從褲兜里掏出一根活神仙香煙,靜靜的點燃,叼在了嘴上。

那吊吊的樣子,像極了一個小太妹!

整整過了十分鐘,這大媽才因為口渴停了下來。

鹿一凡抽了一口煙,冷漠的望著大媽道:「說完了嗎?」

大媽不屑的看著鹿一凡道:「怎麼著?抽煙了不起啊?嚇唬誰啊!

小蝦米一個!

告訴你,姐可是臨河市一市之長的太太!

罵你兩句,是為你好!

要不是今天遇到姐,你不知道還得多久才能聽到這些人生道理呢!」

鹿一凡聞言,眼睛一亮道:「你就是之前新聞上那個兒子打針輸液,護士不小心把孩子弄出了一點點血,就一腳把人給踹流產了。

完事還說人家做護士是服務行業,受點氣是應該的那個人吧?」

大媽不屑的一笑道:「對啊,就是你姐我!怎樣?你也想被踹是嗎?

騷貨!

那麼大的乃子,我呸!!!」

鹿一凡彈彈煙灰,將煙嘴繼續叼了起來,然後……

一把拽住這大媽的頭髮,把她摔在地上,硬生生拖著往廁所里走! 鹿一凡拽著這大媽進了一間無人的廁所,嘭的把門一關。

大媽的頭髮被拽的掉了一大把,頭皮都被撕掉了一塊。

她憤怒的吼道:「臭碧池你要幹什麼?信不信老娘一個電話就能叫一堆男人艹爛你的賤b!!!」

「話還挺多是吧?」

鹿一凡點點頭,拽下她的一隻鞋,狠狠的往她嘴裡塞了進去。

因為用力過度,大媽的嘴都出血了!

她想吐,但是鞋子把嘔吐物全都堵在了嘴裡,只能從鼻孔里出來。

那狀況叫一個殘忍!

鹿一凡看了看那坐便器,不禁搖頭道:「這裡的馬桶怎麼這麼乾淨啊?算了,便宜這傢伙了。」

說著鹿一凡脫下自己的褲子,當場爽快的拉了一泡翔。

然後他拉著大媽的臉狠狠的往馬桶里浸了過去!

「你這種人渣,喂你吃新鮮的翔便宜你了!」

大媽哀嚎著,哭喊著,開始的強硬也變成了驚恐和求饒。

當有人發現她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凌晨了。

那時候,大媽全身被刻滿了「賤人」二字,精神也已經混亂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