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小邪,你的變成神器后,用出的招式是什麼啊?感覺很厲害的樣子,跟我解說一下唄?」安林笑著問道。

「哼。」小邪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情緒十分明顯地擺在臉上,態度很明顯了,就是不理你。

「小邪,別生氣了好不好?我們都有錯,不如各退一步,海闊天空。」安林耐心開導小邪。

小邪一臉死魚眼地望著前方,置若罔聞。

安林沒有放棄,仍在不停開導著,喋喋不休,如唐僧一般。

小邪實在被煩的不行,怒道:「安林!我小邪就算是死,從大白的身上跳下去,也不會告訴你關於我的力量特性,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哦,那我還是揉揉你臉吧。」安林早已經蠢蠢欲動,看著小邪那可愛至極的臉蛋,就忍不住伸出魔手……

「別!我告訴你,我告訴你!」

小邪慌了,咬著牙,一臉屈辱地求饒道:「不過你得答應我,不再揉我的臉!」

「今天不揉。」安林道。

「你……!好……」小邪咬牙點頭,心底卻默默道,今天不揉剛剛好,反正你已經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說說吧,你變成神器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安林好奇道。

小邪板著臉介紹道:「我晉陞神器級別,首先是勝邪劍的鋒利程度暴漲,並沾染了神性,破開敵人的神道更容易,要是主人的實力再強大一些,說不定連仙器材質都能一劍斬斷!」

「其次,我作為劍靈,本身的力量也暴漲了,領域了自身的領域,並且還領悟了幾招契合天地之意的新劍法……」

終於說到重點了,安林興奮道:「什麼新劍法?」

小邪伸出蔥蔥玉指:「第一招,就是凌天勝邪的湮滅技,只要對方身處我的領域之內,那麼我可以定向湮滅對方的任意部位。」

「定向湮滅?」安林臉色一變。

這一招防不勝防,要是當初小邪對準的不是他的衣服,而是他的心臟的話……

嘶……恐怖如斯!

看到安林害怕的模樣,小邪得意了一下,繼續伸出第二根手指,繼續道:「第二招,是凌天勝邪的凈化技,可以凈化對方的中毒,詛咒,規則限制等各種負面力量。」

安林砸吧著嘴,這第二招貌似也很贊?

「第三招,是凌天勝邪的墮落技,可以讓被斬中的目標受到劍氣的影響,迷失神智,墮落成魔,成為供你驅使的使魔。」

安林聽到這些招式,有些感慨:「既可以當天使,也能當惡魔,小邪你風格的切換有點多樣化呀!」

「比不上你,既可以當流氓,又能當混蛋。」小邪謙虛道。

安林:「……」

「你是不是又想被捏臉了?」安林陰惻惻道。

小邪嬌軀一縮,強硬道:「你說過今天不捏我的!」

「行吧,你快教我劍招。」安林催促道,「你不是說了嗎,晉陞神器後有一種直接灌輸劍法招式和真意的方法。」

「有是有,只是……」小邪面露遲疑,「我現在力量透支了,等我先恢復好了力量再說吧。」

「行!」安林萬分期待著。

大白在空中不停划水:「安哥,我們接下來去哪裡,汪!」

「接下來,我們要去的地方就有意思了。」安林拿出地圖,看著最後一個冥珠所在之地,笑著說道。

「什麼地方,值得安哥如此興奮?汪!」大白好奇道。

「五色天雷池!」安林道。

大白狗軀一顫,差點從空中墜落。

它一臉震驚地望著安林:「安哥,是神獸宗的五色天雷池?」

「不然呢,還有第二個五色天雷池嗎?」安林樂呵呵道。

大白罕有的害怕起來:「我們宗門的五色天雷池,是太上長老夔牛的專屬鍛體之地,冥珠怎麼可能在那個地方?就算在,夔牛也不會讓我們去那麼私密的地方找的!汪!」

「你爹身為霸王三仙獸,這不是有門路嘛。」安林笑吟吟道。

只要有關係,一切都好說。

「可是,我不想回家,一回家就被催婚,汪!」大白一臉委屈道。

它只想當個單身狗,為什麼這麼的難?

安林摸了摸大白的腦袋,語重心長道:「大白啊,你要知道,你是一隻狗,不是一個人……請你務必改變自己的審美,別再以人類的身份欣賞美女了!」

「不,我不要!我就是喜歡膚白貌美,腿長胸大的大姐姐,汪!」大白拚命掙扎,一臉不屈。

安林揉了揉眉心,決定將此事推后。

「走吧,大白,我們去神獸宗。」安林開口道。

「可以,不過安哥你要答應我一件事,遇到父母催婚,你得幫我!汪!」大白有些緊張地懇求著。

「沒問題!」安林一口答應了。

不就是擋催婚嘛,他在行!

得到安林的保證,大白總算沒那麼緊張。

兩人一狗不斷前行。

過了許久。

一座巍峨的仙山就出現在眼前。

山很大,鍾靈毓秀,風景如畫,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

有仙鶴飛舞,靈猴嬉鬧,還有許多溜獅子,溜松鼠,溜魚,溜各種小動物的鏟屎官,一派和諧相融的景象。

「不用走正門了,我們直接去內院,汪!」大白托著安林和小邪,飛向仙山的深處。

「喲,大白,你終於回來了,這次是回來娶青華嗎?!」

身後,一個悅耳的聲音響起。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大白聽到「娶青華」這個詞,渾身就是一個激靈。

它轉過身,發現一個四翼黑烏正跟在它的身後,笑眯眯地說著。

「呼……毛晨姐姐,你嚇死我了!汪!」

大白看到對方是毛晨,這才鬆了一口氣。

安林有些疑惑:「為什麼你看到了毛晨,就不緊張了?」

大白嘴角揚起一個「同志」的笑容:「因為毛晨姐姐,也是一個單身主義者啊!汪!」

毛晨高傲地伸直了脖子,揚起四個巨大的翅膀,振振有詞道:「單身自由快樂瀟洒!我只屬於藍天,不屬於任何人!」

安林愣了愣,稍稍被四翼黑烏的氣勢所震懾。

大白對著安林高興道:「怎麼樣,毛晨姐姐就是我的榜樣,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多好啊!這樣的她是最美麗的!汪!」

安林點了點頭,這才是真正的單身貴族,自信高傲,對任何生靈都不屑一顧,活出了自己的樣子。

然而就在這時,毛晨終於看清了安林的臉,渾身一顫,興奮道:「咦,你是……你是安林宗主?」

「啊,我的確是安林,毛晨道友,幸會,幸會。」安林親切友好地打著招呼。

「啊!!!」毛晨興奮地尖叫起來,渾身的羽毛都激動得炸起,「果然是你,安林!我的偶像,我最愛的人!你知道嗎,我為了你,拒絕了多少追求者!我是屬於你的啊!!」

安林和大白一臉震驚,嘴巴都嚇得張大了。

「你不是說,你屬於藍天嗎?」安林有些害怕。

毛晨對著安林伸出羽翼,作懷抱狀,讚美道:「你對於我而言,就是藍天,是月亮,是太陽,是一切!」

安林:「……」

大白:「……」

安林捂著胸口,心頭一萬頭神獸狂奔而過。

這特么是什麼情況?!

大白更是眼眶有淚,悲痛欲絕道:「不!毛晨姐姐,為什麼會這樣,你不是說了要單身的嗎?為什麼又有喜歡的人了?汪!」

本來好不容易找到單身同盟者,結果毛晨特喵的,一見到安林就背叛組織了?大白無法接受如此殘酷的現實!

安林見狀更是義正言辭拒絕道:「我不喜歡鳥的。」

結果此話一出,毛晨搖身一變。

一襲黑羽衣,身後有四翼的美女,便出現在了安林的面前。

「安林道友,妾身這副模樣可還喜歡?」女子聲音輕柔嬌媚,鳳眸瀲灧,可奪魂攝魄,盪人心神。

黑羽衣下的雪白肌膚,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引人遐想。

安林和大白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喜歡鳥,她就變成人了?這操作簡直可怕!

「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何會喜歡我。」安林穩住心神,開口道。

毛晨巧笑嫣然,解釋道:「南天羽國的太陽樹戰神林安,就是安林你吧?」

「這……果然被猜到了嗎?」安林無法否認。

「你可是南天羽國鳥族們崇拜的偶像,自然也是我崇拜的偶像。此外你還殺過黑羽族的真王,我們黑烏一族,常年受到黑羽族的迫害,你能做到這種事情,讓我激動了好久呢。」

「此外,你敢愛敢恨,身為四九仙宗的宗主,卻下令讓宗門無償幫一些遇到苦難的勢單力薄的宗門修士以及散修討回公道,這簡直是修仙界的一股清流……」

安林恍然大悟,這事其實都是起源於空醉香一事。

毛晨身子前探,目光盈盈地望著安林:「所以說,你這麼好,我為什麼不能喜歡你?」

安林:「……」

大白:「……,請不要再虐狗了!」

安林有些招架不住毛晨的熱情了,只好連連擺手道:「你喜歡我就喜歡吧,反正我不會接受你的,我已經名草有主了。」

「這個我知道……」毛晨捂著胸口,洒脫一笑,「所以,我會把對你的感情,寄託於藍天之上……」

「我還有點事情,先告辭了!」

說罷,黑衣女子轉身,再次飛上了藍天,灑落幾滴晶瑩的液體。

隱隱約約還傳來「嚶嚶嚶」的聲音。

大白望著毛晨離去的背影,一臉悲痛道:「安哥,你為何要讓我認清這個殘酷的現實?汪!」

安林苦笑一聲:「這不能怪我吧,真是鍋從天上來啊……」

小邪心中也有些失望。

她還等著安林經受不住毛晨的誘惑,做出什麼不軌的行為。這樣,她才好借刀殺人。

嗯,沒錯,借小蘭的刀!

兩人一狗繼續前進。

沒多久,就看到一個非常精緻的庭院。

大白小心翼翼地推開門,叫道:「爹娘,我回來了,汪!」

一條身材修長,長相柔美漂亮的白毛犬正在打坐,緩緩睜開了明亮的雙眸,微笑道:「大白你回來啦。」

一頭長相又萌又威武的大白犬正在曬太陽,也懶洋洋地睜開了雙眼,隨後雙眼一亮:「喲,大白,帶你的安林小友一起回來了啊!」

安林見狀急忙微笑著打招呼道:「晚輩安林,見過白仙前輩,椿前輩。」

「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氣。」白仙樂呵呵道,沒有絲毫的架子。

它雖然是神獸宗的霸王三仙獸,但安林可是四九仙宗的宗主,但從身份來說,可不比它低。

「來,請坐。」椿也變得熱情起來,從納戒里搬出桌子椅子,不僅親手沏茶,還掏出了幾枚靈果,「安林小友,不必客氣,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就行了,我們還沒好好感謝你呢。」

「那我就不客氣了。」安林也不是矯情的人,大大咧咧坐下,啃起了價值不菲的靈果。

白仙一臉讚許地望著安林,心中十分驚訝和欣喜。

安林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巨大的成就,大白跟著他,修為也是一路猛進,仙緣不斷……當初它爽快地讓大白跟著安林,現在看來,果然沒錯啊,不僅沒錯,而且太對了!

椿也是越看安林越順眼,好一個眉清目秀,乖巧可愛的青年!

大白看到白仙和椿的目光都集中在安林身上,眼裡完全沒有他這個久出遠門終於歸家的孩子,心中不由得一陣委屈。

就在這時,作為母親的椿,終於將目光轉向大白。

說了第一句話:「大白啊,這次回家是想找青華結婚嗎?」

大白:「!!!」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大白狗眼圓瞪,一臉震驚地望著母親。

第一句話就催婚?

這比想象中的來得更快!

安林也是渾身一個激靈,知道真正的挑戰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