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和這個有關係么?」李正陽徹底蒙圈。

「當然有了,我可看見你和徐助理在一起來著,還有說有笑的,可你剛才說你自己吃的飯?讓我很驚訝,難道是我見鬼了?徐婕莫非就是個鬼?我們公司可不敢用鬼啊。」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來了 尼瑪,王小妞,你這是整我呢,哪是整徐婕啊,瞬間就明白了,嘿嘿一笑:「我這不也是維護公司職工的**嘛。」

「那我可管不了那麼多了,文件已經下達了,你要我怎麼辦?」

李正陽墊了墊手裡的文件道:「好辦,徐婕被解僱,我自動離職。」站起來就要走。

王影兒跑過去就抓住了李正陽的胳膊,嗔道:「你想死是吧?」

「不是你說要把文件給徐婕的么。」李正陽得意的笑了。

「李正陽,我可明確的告訴你,公司禁止男女之間談戀愛!」說完臉一紅,禁止了這個,以後自己怎麼辦?

「你啊,總是用那種眼光看人,怎麼就談戀愛了,兩個人在一塊吃個飯就談戀愛?那咱倆現在豈不是夫妻了?」

王影兒臉一紅,你想得美,咱倆是夫妻,做你的大頭夢去吧,老娘可是女神,哪那麼容易就下嫁了?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跟她談戀愛就是。為了公司,為了徐婕的前程,這個事情必須扼殺在搖籃里。」

「我和徐助理是正常的同事關係,哪有你說的那麼曖昧?別瞎想。」李正陽將文件仍在辦公桌上,毫不客氣的沏了茶。

這還差不多,王影兒偷偷的笑著,「去工作吧。」

李正陽無奈,找我來就是為了說這幾句話?你王小妞是不是閑的蛋蛋疼?趕緊喝了兩口茶站起來出了王影兒的辦公室。

李正陽手裡的工作全部完成了,看看下班時間還早呢,在辦公室也沒什麼意思,這些妖精從以前的勾搭都演變成紅果果的誘惑了,尼瑪,勞資的兄弟總是雄赳赳氣昂昂的,也不是那麼太好,傷身體啊。

想起從升職到現在一次保潔室都沒去過呢,突然想找老張聊聊天了,剛到公司的時候,只有老張能喝自己說說話。

跟徐婕說了聲去一樓看看,有事電話之類的,就下了樓。

保潔室還是以前的樣子,每天基本都沒什麼事情,他們的工作都是在上班前和下班后。

老張此刻坐在椅子上打憝兒,老杜還是看著報紙。

「張大爺。」李正陽來到老張面前就說了一句。

老張睜開眼睛一看是李正陽,道:「小李啊。」又動了動身子,忽然站了起來,「李助理。」差點忘記了,人家現在是公司的助理啊。

「幹嘛呀,坐下。」拉著老張坐下,又對老杜擺擺手。

「這一晃好幾天都沒來了,有點想張大爺了。」

老張拿出一根煙給李正陽點上,笑道:「我有什麼可想的,倒是你,升了官,忙,我理解。」

「保潔室還是這麼多人?」李正陽問。

「可不就是這麼多人么,新來個孫姐,走了個劉姐,這地方就這樣,但凡有點能耐的都不在這呆著。」

「也不能這麼說,這地方多自在啊,一天能閑出屁來,我都不捨得走,可是沒辦法。」李正陽是真的不願意走。

老張白了他一眼,升就升了唄,嘚瑟啥,還不願意走,「別得了便宜賣乖,保潔的工資能跟助理比么?」

那倒也對,李正陽笑了笑,道:「我現在是真的理解你那句琵琶洞是什麼意思了。」

老張哈哈一笑,「理解了?那你可得悠著點,那幫小年輕吃人可不吐骨頭。」

「真讓您說對了,我現在又點空就想溜,招架不住啊。」李正陽做了個鬼臉。

「有機會就娶回家一個,免得一個人晃蕩,以前啊,我總想著把閨女給你,現在你的身份不一樣了,咱不幹高攀了。」

「張大爺說什麼呢,我身份有啥不一樣的,別老給我高帽子戴。」

「聽說你升職,我就想著安排你吃頓飯,可一直沒碰見你,怎麼樣,什麼時候有時間?跟張大爺喝點?」

「在等些日子吧,最近忙,公司跟外企有合作,我得忙合作投資的事情。」

「那行,等你有空了,言語一聲,張大爺準備點酒菜,你到張大爺家喝,正好見見你妹子。」

「你閨女?」李正陽問。

「可不是么,當初跟她說公司有個小夥子,人還不錯,她還一直吵著要請你吃飯呢。」 「張大娘怎麼樣了?」想到那時候老張三天兩頭就往醫院跑,一大堆的活都是李正陽在做。

「沒什麼事情了,就是老毛病了,這回女兒也回來了,不用我照看著了。」

「那就好,有空就去看你們,我先走了,不然老總又得找我麻煩了。」李正陽站起身,跟大家擺擺手,上了樓。

哎,小夥子就是機遇好。老張頭點著頭。

今晚可是聚會時間,妖精們個個都打起了精神,還沒到下班的時間都已經快沸騰了,對去哪裡吃、怎麼安排嘰嘰喳喳吵個沒完。

最後還是徐婕發話,什麼都聽李正陽的,今晚他做東。

「三環路那邊有個餃子城,據說餃子做的很好吃,而且菜炒的很正宗,咱們去試試?」

「好好,今晚怎麼安排都聽李助理的。」李佳琪說完還來一個飛眼。

「就是,李助理今晚說什麼,我們就聽什麼,決無異議。」

這話聽著怎麼這麼彆扭呢?讓你們跟我一起玩群飛,你們也樂意?看了看眾妖精的胸口與絲襪大腿,李正陽一陣熱血上涌。

尼瑪,要真是玩群飛,吾命休矣。「那就去那裡吧。」

訂好了飯店,妖精們一個個的去洗臉打扮,準備下班了。

辦公室里吳莎莎咬著牙,看著屏幕上亂成一鍋粥的妖精們,行,給你們一次放縱的機會,但是誰要敢勾搭李正陽,別怪老娘翻臉不認人。

由於大家都是辦公室的白領,收入也高,基本每個妖精都有車,下班后,一個個將車開到目的地。

東方餃子城,規模不算小,李正陽只是聽說過,但一次都沒來過,當他看見裝修檔次的時候,心裡一緊,握著錢包的手有點發抖,尼瑪,這麼多人得花多少錢!

行想事成 但是答應請客了,又不能不算數,硬著頭皮也得往前沖。

要了個大包房,妖精們陸續入座點餐。

十幾個妖精,只有李正陽一個男的,陰盛陽衰,李正陽有點插不上嘴的感覺。

看著菜譜,李佳琪叫道:「哇,這裡還有羊寶湯呢,咱們是不是該給李哥哥叫上一份啊?」

其他妖精立刻起鬨,「叫嘛,叫嘛,咱李哥哥最近可太辛苦了,補一補也沒錯啊。」

「補過之後有勁對你用啊,哈哈。」

「你還說我呢,明明是你圖謀不軌、欲求不滿、春意蕩漾。」

一時間包房裡哈哈的笑聲連綿不絕。

李正陽一個人坐在那皺著眉頭,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平常都是他吃人家的豆腐,現在一群妖精合起伙來欺負他,夠他受的。

服務員也是個女孩子,哪能不明白妖精們嘴裡說的是什麼意思,微微有些臉紅。

最後大家每人點了一個菜,什麼原味雞,熘肝尖,勁爆肥腸、酸菜燉粉條、紅燒肉乾豆角等,幾乎全是肉。當然還毫不客氣的叫了三瓶二鍋頭。

在大家的爭吵中,酒菜全部上齊,美女們打開酒,每個人都滿上了一杯,只聽其中一個說道:「李助理升職宴,大家請他講話!」

美女們集體鼓掌,弄得李正陽老臉一紅,尼瑪,咱啥時候講過話啊,端起酒杯,「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希望大家吃好喝好。」說完先喝了一口酒坐下來。

「什麼嘛,就這麼就完事了啊。」

「就是啊,這麼多美女陪著你,怎麼能說的那麼正經呢?」

「平常都是色眯眯的盯著人家看,這會兒到矜持起來了。」

妖精們又是一陣起鬨。

李正陽就覺得屁.股上有個結子,怎麼坐著都不自在,這些美女們聚在一塊,那話題比男人們坐在一起研究的話題還要勁爆。

這還不算完,當美女們喝下兩口酒之後,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李哥,羊寶湯你怎麼不喝啊,不想補補身子啊?」

「琪琪,你怎麼總是關心李哥的身子啊?難道你們兩個扎針了?」

「不是吧,你們都已經做了?按照我的編劇是該先和我做,咯咯。」

「是先和我做,你們呀就別想啦。」

此時李正陽右側的琪琪一把就挽住了李正陽的胳膊,道:「你們都妄想了,李哥一定會先和我做的,呼呼。」

「李哥,你可注意啊,這扎肉針雖然快活,可琪琪是無底洞啊,怎麼都填不滿的。」

妖精們頓時哈哈大笑,「李哥,珍愛生命,遠離琪琪啊。」

這些妖精早就脫了外套,露出飽滿的身材,李正陽的兄弟早就是一柱擎天了。

「李哥,來,吃塊雞肉,吃雞補…雞啊!」又是一陣狂笑聲。

徐婕坐在李正陽的身邊,聽見雞這個字,不由自主的往李正陽那個部分一瞄,登時小臉通紅,只見李正陽的褲子頂的老高。

「你啊,不要老是給李哥夾雞嘛,適當的給夾骨頭嘛。」尤其這個『夾』與『骨頭』說的很重。

徐婕也有調戲李正陽的意思,她臉雖然紅了,但還是夾了一塊排骨,放在李正陽的碗里。

「看看吧,徐助理多會啊,徐助理就是喜歡啃骨頭嘛,雖然有些硬,但是好吃啊。」

「還有這個呢,腰花,剛剛說吃哪補哪,吃腰花補腎啊。」

李正陽如坐針氈啊,下面的兄弟一直在強烈抗議,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內心一陣感嘆,尼瑪,這是進了飯店還是進了妓院?

乾脆就放下了筷子,聽她們喧鬧,哪知道,這不吃也惹了一身騷。

「李哥怎麼不吃了?虛不受補啊?」

「我們這些人可沒跟李哥有零距離接觸啊,難道是自己在家弄的腎虛了?哈哈。」

李正陽雙手蹭著大腿,已經無奈到極點了。

徐婕看著李正陽發窘的樣子,笑著道:「大家可別再逗他了,你看看他的樣子。」說完伸出手想拍拍李正陽的手,以示安慰,卻不想拍錯了地方,立馬又是一頓臉紅。

李正陽恨不得將這些妖精們吃了,這一輪的調戲,他汗都下來了,同時他也明白,這世上女人色起來比男人可猛多了。

徐婕低著頭,不自然的吃著東西,剛剛摸到的不是手,是個硬邦邦的東西,她知道那是什麼東東。

這一群鶯鶯燕燕,在別人眼中好像是齊人之福,但李正陽此刻覺得身在地獄。 終於大家酒足飯飽,李正陽鬆了口氣,終於不鬧騰了,可是妖精們卻興緻沖沖,正在研究其他娛樂的項目,這讓李正陽又狠狠的捏了捏錢包。

但是話已經說出來了,李正陽也不好意思違背大夥的意願。

經過大家一致的協商,這飯後娛樂就是新節奏ktv。

通陽市最好的酒店莫過於世紀大酒店,那麼最好的ktv就是新節奏了,倒不是說新節奏真的比別的ktv強,就是有錢人捧出來的。

但是心動集團的妖精們哪能到過這裡,第一,消費不起;第二,新節奏基本沒有位子。

李正陽跟在大部隊後面,心裡直叫苦,這麼高檔的地方,得要多少錢啊?你們這幫吃人不吐骨頭的妖精!弄死我得了。

當前台服務員說沒有位置的時候,李正陽心裡這個高興啊,可算是守住錢包了。

可李正陽的笑容剛剛浮現,就立馬被服務員潑了一盆冷水,半個小時后,有大包房會騰出地方來,妖精們發出熱烈的歡呼聲。

尼瑪,勞資這頓宰肯定是躲不過去了。

每個娛樂場所的背後都有一個黑暗的勢力在維持著,說白了是看場子,也是保護地盤,這新節奏正是通陽市地下勢力之一影魅堂的地盤。

張風就是影魅堂第一打手,是總堂的堂主,當然他不是老大,通陽市的勢力基本已經定型,在全國嚴打懲黑的階段,大家都互不侵犯,各自安好,張風此刻在新節奏監控室喝著茶,當他在監控屏幕上看見徐婕的時候,眼睛一放光。

美,性感,尤其那對胸,人間極品啊,在看看徐婕身邊還有其他美女,張風的心徹底不安分了。

古人有雲,色字頭上一把刀,顯然張風忘記了這一點,尤其是最近沒有新貨,張風憋得有些火,平時作威作福慣了,想要哪個女人,手下第一時間都會送來,之後給些錢擺平,有願意的就留在身邊幾個月,玩膩了就一腳踢走。

可以說這麼多年來,沒少禍害小姑娘。

對著身邊幾個手下努努嘴:「把這個妞給我弄到監控室來,我跟她聊聊。」

手下看了看監控,立馬明白大哥的意思。

徐婕坐在沙發上等待著,不知道一雙黑手已經瞄向了她。

剛剛喝了酒,在等候區又喝了點茶,徐婕忽然想去衛生間方便一下,就把包交給了李佳琪,一個人去洗手間了。

哪知道剛方便完,就被三個男人攔住了去路。

「你們要幹嘛?」徐婕問。

「我們老大想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徐婕一愣,老大?我什麼時候認識這樣的人物了,在一看眼前這三位,面色不善,立刻後退幾步,道:「我不認識你們老大,別糾纏我。」

「給臉不要臉。」一個男的上來就抓住了徐婕的手,一隻手捂住了她的嘴,另外那兩個一人抱著雙腳,一個人托著徐婕的身子,就這樣抬上了樓,整個過程沒有一個人看到。

「嗚,放開我。」徐婕想喊,嘴卻被牢牢的捂著。

大廳內歌聲不斷,從包房透出來的聲音掩蓋了徐婕弱弱的呼喊。

吧台服務員盯著電腦屏幕,皺了皺眉頭,卻沒敢說話,不是她不想說,而是惹不起樓上的那位老大。

徐婕就這樣被抬到了三樓監控室,監控室有個床,徐婕此刻被三個人按在床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