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包子」被駭了一跳,呆愣了片刻后,隨即瞪著眼睛不解地看著卓曄,話說,他現在是坐在她懷裡,如何站住

「那個乖,別亂動,當心摔了」卓曄支吾著說。

「小包子」蹙眉,向後歪了歪身子,與卓曄拉開一點點距離,臉對臉地仔細審視了卓曄半晌,之後在心裡很肯定地下了結論:「小葉子不太正常」

又偷偷瞄了一眼鳳臨策,「小包子」的眼睛忽地睜大了一倍,驚秫地發現,自己的父王嘴角居然微微翹起,好像是在笑「小包子」冷汗噠噠地又下了一條結論:「父王也不正常了」

到瑾王府的時候,雨點還沒落下來。

鳳臨歌正在書房看書,這書房與他住處相隔雖不算遠,卻也要走上一段的路,青竹見要快下雨了,怕他晚些時候回房會在路上受了寒氣,忙提醒他雨未落前回房歇息。

鳳臨歌點頭應了,隨即起身。

剛走出書房的門,忽有下人傳信兒來:瑞王、小世子和一位卓姑娘來訪。

鳳臨歌聞言,面上浮出了一個微笑,腳步一拐,便親自迎了過來。

「三哥,卓姑娘。」鳳臨歌站在府門口,輕柔地招呼了一聲。俊雅蒼白地臉上,掛著春風般暖人的笑容,如雪的白衣隨風飄飄,說不出的絕俗出塵。

鳳臨策看著他虛弱的樣子,不禁蹙眉道:「怎麼出來了」

「這幾日呆得多了,有些懶散,也該活動一下身子了。」鳳臨歌微笑著回道。

卓曄放下了在她懷裡掙扎著要下來的「小包子」,沖鳳臨歌行了一禮:「卓曄見過瑾王爺。」

鳳臨歌聞言,幾不可聞地輕嘆了一聲。之後看著向他奔來「小包子」,又笑道:「炫兒可有想七皇叔」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卓曄看著這爺倆疑惑的表情,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心裡不由一陣懊惱,忙騰出一隻手來,撩開車簾向外看了看,遮掩打岔似的道:「今兒天氣不錯」

卓曄話音未盡,手就僵住了,她杯具地瞧見天邊正晃晃悠悠地飄過來一朵黑顫顫地烏雲

卓曄囧了,老天爺您存心跟我過不去是吧剛剛還風和日麗,艷陽高照的天,怎麼這麼一會兒就

鳳臨策順著卓曄撩開的帘子向外掃了一眼,而後面無波瀾地說:「嗯,的確不錯」

卓曄尷尬地放下了帘子,抽動了一下嘴角,訕訕地道:「那個,這天變的真快」

「嗯,是挺快的」鳳臨策又很配合地接話道。

卓曄此刻窘迫地只想撓牆她發現自己就不該開口忙閉了嘴巴,坐在那裡努力的調整面部表情。

卓曄懷裡的「小包子」有些不知所以,大眼睛眨巴了兩下后,小身子忽然向窗邊一傾,伸出小爪子就要抓車窗帘子,他倒要看看父王和「小葉子」在打什麼啞謎

卓曄一驚,一把抓回「小包子」那不老實的小爪子,條件反射似的說:「站住不許動」

「小包子」被駭了一跳,呆愣了片刻后,隨即瞪著眼睛不解地看著卓曄,話說,他現在是坐在她懷裡,如何站住

「那個乖,別亂動,當心摔了」卓曄支吾著說。

「小包子」蹙眉,向後歪了歪身子,與卓曄拉開一點點距離,臉對臉地仔細審視了卓曄半晌,之後在心裡很肯定地下了結論:「小葉子不太正常」

又偷偷瞄了一眼鳳臨策,「小包子」的眼睛忽地睜大了一倍,驚秫地發現,自己的父王嘴角居然微微翹起,好像是在笑「小包子」冷汗噠噠地又下了一條結論:「父王也不正常了」

到瑾王府的時候,雨點還沒落下來。

鳳臨歌正在書房看書,這書房與他住處相隔雖不算遠,卻也要走上一段的路,青竹見要快下雨了,怕他晚些時候回房會在路上受了寒氣,忙提醒他雨未落前回房歇息。

鳳臨歌點頭應了,隨即起身。

剛走出書房的門,忽有下人傳信兒來:瑞王、小世子和一位卓姑娘來訪。

鳳臨歌聞言,面上浮出了一個微笑,腳步一拐,便親自迎了過來。

「三哥,卓姑娘。」鳳臨歌站在府門口,輕柔地招呼了一聲。俊雅蒼白地臉上,掛著春風般暖人的笑容,如雪的白衣隨風飄飄,說不出的絕俗出塵。

鳳臨策看著他虛弱的樣子,不禁蹙眉道:「怎麼出來了」

「這幾日呆得多了,有些懶散,也該活動一下身子了。」鳳臨歌微笑著回道。

卓曄放下了在她懷裡掙扎著要下來的「小包子」,沖鳳臨歌行了一禮:「卓曄見過瑾王爺。」

鳳臨歌聞言,幾不可聞地輕嘆了一聲。之後看著向他奔來「小包子」,又笑道:「炫兒可有想七皇叔」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第五十至五十一章身份是無法選擇的

「小包子」重重地撲在鳳臨歌身上:「炫兒當然有想七皇叔!」這是他最喜歡的一位皇叔,臉上總是帶著讓他忍不住想親近的笑容,從來不會像父王那麼凶!還總是哄他玩,逗他開心,只可惜父王不許他經常來煩七皇叔……

鳳臨歌被「小包子」飛撲過來的小身子撞的悶哼一聲,晃了幾晃后,方才將將地穩住了身子。

身後的青竹終於反應了過來,連忙上前扶住了自己的主子,額頭上冷汗淋淋,看了一眼「小包子」,強行把將要溜出口的喝斥咽了回去。

鳳臨策幾跨步走上前去,臉色鐵青地一把抓住「小包子」的脖領子,將他提溜了起來,寒聲喝道:「誰讓你這麼撲過來的?!沒規沒矩的,怎麼走路的都忘了嗎?!」

「小包子」耷拉著四肢,扁著嘴,含著淚,又害怕又委屈,不明白自己犯了錯。

「三哥,我無事的,不要責備炫兒。」鳳臨歌連忙道。

「王爺,給我抱吧。」卓曄上前,伸手從鳳臨策的手裡解救下「小包子」:「小世子又不是故意的,你別嚇著他。」

鳳臨策皺眉瞪了「小包子」一眼,不在言語。

「你……你還好吧?」卓曄一邊拍著懷裡的「小包子」,一邊轉頭看向鳳臨歌,擔憂的問。

才幾天不見,他的身體……怎麼會虛弱到連個孩子都接不住的地步了……

「放心,沒事的。」鳳臨歌露出一個意在讓她安心的笑容,之後又說:「這雨怕是就要下了,都快進去吧。」

主廳里。

鳳臨策只坐了片刻,便給青竹遞了個眼色,轉身出去了。

青竹看了一眼鳳臨歌后,起身拿了一把油紙傘,也快步跟了出去。

鳳臨歌面上沒什麼特別的變化,只吩咐下人晚膳預備得豐盛些。

「小包子」見自己的父王不在,又從「蔫癟包子」恢復成了「充氣包子」,淘氣地在房裡鑽上爬下,玩得不亦樂乎,內只是不敢再去粘鳳臨歌。

鳳臨歌目光柔和的看著坐在對面,安靜的捧著茶杯的卓曄,輕聲問:「卓姑娘在瑞王府,住的可還習慣嗎?」

卓曄點點頭,客氣地回道:「多謝王爺記掛,卓曄很好。」

鳳臨歌聽聞卓曄的語氣和稱呼,神色不禁一黯,喃喃的道:「那就好……」

卓曄沒有接話,氣氛有些沉悶。

鳳臨歌輕嘆一聲,又道:「卓姑娘當真要這般生疏客氣么?」想起從豐城到盛京的這一路上,卓曄的態度雖也是不冷不熱的,卻也不至如此的恭敬客套,沉默謹言……

卓曄的嘴唇動了動,卻還是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繼續沉默。

「我的身份……若是我能選擇,倒是寧願捨去……」鳳臨歌又幽幽的嘆息一聲,語氣里儘是無奈與凄然,他被這個看似光鮮尊貴的身份連累了這麼多年,真的很厭倦了……

「王……七公子……」卓曄看著鳳臨歌那蒼白的俊臉上滿滿的無奈與苦楚之色,心底不禁生了一絲不忍,稱呼到了嘴邊,又臨時改了口。她知道生在皇室之家,的確有許多的身不由己和孤寂感,甚至是危險……他的身體,就是最好的證明。

雖不知鳳臨歌是被何人害成這樣的,但想來和他這高貴的身份脫不了干係,卓曄忽然有些同情他了,不過……卓曄又想起了那日的疑惑,為什麼同是王爺,那背後之人,卻只害鳳臨歌呢?他到底,得罪了什麼人?或者說,是什麼人敢對他下手呢……

卓曄心中的忽有一個念頭閃過,心裡騰地一驚,不過隨即,她便阻止自己再想下去了,那不是她該探究的……

鳳臨歌見卓曄換了稱呼,不禁眼睛一亮,沖她溫柔的笑:「你說。」

其實鳳臨策更想卓曄直接喚他的名字,他的身邊,除了三哥,怕是再也找不出既真正關心他,又能將他放在平等位置對待的人了。即便是同樣在意他的二哥也不能,畢竟,二哥如今已是皇帝了……

對於卓曄,這個神秘又特別的女子,他莫名的,想要走近她,了解她,也想改變她對自己的疏離的態度,他還弄不太清自己的那種很微妙的感覺,姑且,先當自己是需要一個不在意自己身份的知己吧……

「你的身體……可是因為那天接箭,方才如此……如此……」卓曄心裡是真的很擔憂和愧疚,她不希望鳳臨歌有事,而且還是間接的因為她……

「你不用擔心,」鳳臨歌沉吟了一下,輕聲道:「雖的確受到了一些影響,卻也不完全是因為接了那箭,每月月初的幾天,我的身體都是最虛弱的時候,過了這幾日便會有所好轉的……」鳳臨歌看得出卓曄是真的擔心他的身體,敷衍答覆,她定是不信的,便真假各半的說。事實上,他的身體,每個月里至少有個半個月的時間,都會非常的虛弱……而那一箭,對他的影響也不止他說的那般輕……

「哦,是這樣。」卓曄心裡還有些不放心,卻也沒有再繼續追問,她看得出來,鳳臨歌並不想深談這個話題。而且她也不是醫生,幫不上什麼實質的忙,只能在心底希望他真的沒事。

「咣當……嘩啦啦……」

忽然間,一連串的響動聲,吸引了卓曄和鳳臨歌注意力,二人轉頭望去,卻見「小包子」不知何時爬到了一個矮几上,將一個棋盤碰翻了,邊上的兩罐棋子也被棋盤刮落了,黑黑白白的棋子四散開來,撒了滿地都是。

卓曄看著滿地蹦跳的棋子,神情忽然變得複雜而恍惚起來,半晌后,方才不聲不響的起身,來到矮几前,蹲下身子往棋子罐里一粒一粒的裝棋子。

「小包子」怕他父王回來看見自己又闖禍了,連忙也跳下矮几,蹲下小身子開始撿棋子。

鳳臨歌看著神色古怪的卓曄,有些微詫,思索了一下,也沒有叫下人,走過來,也參與起了撿棋子的行列。 第五十至五十一章身份是無法選擇的

「小包子」重重地撲在鳳臨歌身上:「炫兒當然有想七皇叔!」這是他最喜歡的一位皇叔,臉上總是帶著讓他忍不住想親近的笑容,從來不會像父王那麼凶!還總是哄他玩,逗他開心,只可惜父王不許他經常來煩七皇叔……

鳳臨歌被「小包子」飛撲過來的小身子撞的悶哼一聲,晃了幾晃后,方才將將地穩住了身子。

身後的青竹終於反應了過來,連忙上前扶住了自己的主子,額頭上冷汗淋淋,看了一眼「小包子」,強行把將要溜出口的喝斥咽了回去。

鳳臨策幾跨步走上前去,臉色鐵青地一把抓住「小包子」的脖領子,將他提溜了起來,寒聲喝道:「誰讓你這麼撲過來的?!沒規沒矩的,怎麼走路的都忘了嗎?!」

「小包子」耷拉著四肢,扁著嘴,含著淚,又害怕又委屈,不明白自己犯了錯。

「三哥,我無事的,不要責備炫兒。」鳳臨歌連忙道。

「王爺,給我抱吧。」卓曄上前,伸手從鳳臨策的手裡解救下「小包子」:「小世子又不是故意的,你別嚇著他。」

鳳臨策皺眉瞪了「小包子」一眼,不在言語。

「你……你還好吧?」卓曄一邊拍著懷裡的「小包子」,一邊轉頭看向鳳臨歌,擔憂的問。

才幾天不見,他的身體……怎麼會虛弱到連個孩子都接不住的地步了……

「放心,沒事的。」鳳臨歌露出一個意在讓她安心的笑容,之後又說:「這雨怕是就要下了,都快進去吧。」

主廳里。

鳳臨策只坐了片刻,便給青竹遞了個眼色,轉身出去了。

青竹看了一眼鳳臨歌后,起身拿了一把油紙傘,也快步跟了出去。

鳳臨歌面上沒什麼特別的變化,只吩咐下人晚膳預備得豐盛些。

「小包子」見自己的父王不在,又從「蔫癟包子」恢復成了「充氣包子」,淘氣地在房裡鑽上爬下,玩得不亦樂乎,內只是不敢再去粘鳳臨歌。

鳳臨歌目光柔和的看著坐在對面,安靜的捧著茶杯的卓曄,輕聲問:「卓姑娘在瑞王府,住的可還習慣嗎?」

卓曄點點頭,客氣地回道:「多謝王爺記掛,卓曄很好。」

鳳臨歌聽聞卓曄的語氣和稱呼,神色不禁一黯,喃喃的道:「那就好……」

卓曄沒有接話,氣氛有些沉悶。

鳳臨歌輕嘆一聲,又道:「卓姑娘當真要這般生疏客氣么?」想起從豐城到盛京的這一路上,卓曄的態度雖也是不冷不熱的,卻也不至如此的恭敬客套,沉默謹言……

卓曄的嘴唇動了動,卻還是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繼續沉默。

「我的身份……若是我能選擇,倒是寧願捨去……」鳳臨歌又幽幽的嘆息一聲,語氣里儘是無奈與凄然,他被這個看似光鮮尊貴的身份連累了這麼多年,真的很厭倦了……

「王……七公子……」卓曄看著鳳臨歌那蒼白的俊臉上滿滿的無奈與苦楚之色,心底不禁生了一絲不忍,稱呼到了嘴邊,又臨時改了口。她知道生在皇室之家,的確有許多的身不由己和孤寂感,甚至是危險……他的身體,就是最好的證明。

雖不知鳳臨歌是被何人害成這樣的,但想來和他這高貴的身份脫不了干係,卓曄忽然有些同情他了,不過……卓曄又想起了那日的疑惑,為什麼同是王爺,那背後之人,卻只害鳳臨歌呢?他到底,得罪了什麼人?或者說,是什麼人敢對他下手呢……

卓曄心中的忽有一個念頭閃過,心裡騰地一驚,不過隨即,她便阻止自己再想下去了,那不是她該探究的……

鳳臨歌見卓曄換了稱呼,不禁眼睛一亮,沖她溫柔的笑:「你說。」

其實鳳臨策更想卓曄直接喚他的名字,他的身邊,除了三哥,怕是再也找不出既真正關心他,又能將他放在平等位置對待的人了。即便是同樣在意他的二哥也不能,畢竟,二哥如今已是皇帝了……

對於卓曄,這個神秘又特別的女子,他莫名的,想要走近她,了解她,也想改變她對自己的疏離的態度,他還弄不太清自己的那種很微妙的感覺,姑且,先當自己是需要一個不在意自己身份的知己吧……

「你的身體……可是因為那天接箭,方才如此……如此……」卓曄心裡是真的很擔憂和愧疚,她不希望鳳臨歌有事,而且還是間接的因為她……

「你不用擔心,」鳳臨歌沉吟了一下,輕聲道:「雖的確受到了一些影響,卻也不完全是因為接了那箭,每月月初的幾天,我的身體都是最虛弱的時候,過了這幾日便會有所好轉的……」鳳臨歌看得出卓曄是真的擔心他的身體,敷衍答覆,她定是不信的,便真假各半的說。事實上,他的身體,每個月里至少有個半個月的時間,都會非常的虛弱……而那一箭,對他的影響也不止他說的那般輕……

「哦,是這樣。」卓曄心裡還有些不放心,卻也沒有再繼續追問,她看得出來,鳳臨歌並不想深談這個話題。而且她也不是醫生,幫不上什麼實質的忙,只能在心底希望他真的沒事。

「咣當……嘩啦啦……」

忽然間,一連串的響動聲,吸引了卓曄和鳳臨歌注意力,二人轉頭望去,卻見「小包子」不知何時爬到了一個矮几上,將一個棋盤碰翻了,邊上的兩罐棋子也被棋盤刮落了,黑黑白白的棋子四散開來,撒了滿地都是。

卓曄看著滿地蹦跳的棋子,神情忽然變得複雜而恍惚起來,半晌后,方才不聲不響的起身,來到矮几前,蹲下身子往棋子罐里一粒一粒的裝棋子。

「小包子」怕他父王回來看見自己又闖禍了,連忙也跳下矮几,蹲下小身子開始撿棋子。

鳳臨歌看著神色古怪的卓曄,有些微詫,思索了一下,也沒有叫下人,走過來,也參與起了撿棋子的行列。 第五十二至五十三章對弈

卓曄靜靜的一粒粒的撿著棋子,那張美麗光潔的臉上,渴望里透著悵然,又混雜著些許依戀與迷茫,似乎想起了什麼悠遠而綿長的往事……

不經意間,卓曄那青蔥似的芊指,與鳳臨歌修長乾淨的手指碰到了一起。

冰涼的觸感讓卓曄回過神來,忙縮了一下手。

他的手,好涼……

「對不起……」鳳臨歌歉然的道。看了一眼卓曄縮回去的那隻白皙的手,忍不住回味方才那輕輕的滑膩的碰觸……

「沒,沒關係……」卓曄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話說,貌似是她先碰到他的,怎麼反倒成他道歉了……

「小包子」見他二人都停下來了,不禁有些心急,小胖手在地上划拉划拉,也不管是黑子白子,兩、三捧將剩餘的不算太多的棋子一股腦地裝進其中的一個棋罐里。

「呼……還好,父王還沒回來,」「小包子」心裡暗暗鬆了口氣,抬頭看著有些失神的鳳臨歌,心裡不禁暗道:「怎麼七皇叔也變得好奇怪?」再轉頭看看卓曄,「小包子」心裡犯嘀咕:「難道和『小葉子』在一起的人都會變得很奇怪?」「小包子」皺眉又有些擔心的想:「那自己是不是也會變得很奇……」

卓曄拿出手帕,抓過「小包子」的小爪子,給他擦方才在地上蹭的浮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