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菱,那小乞丐……你是從哪領回來的?」蘇采柔上前低聲問,並瞟一眼傳出動靜的澡房。

「就在坊外的杏花溪呀。」

見到大姐眉目間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反倒是寫滿了好奇,蘇采菱微鬆一口氣,把懷中的大南瓜放下,視線瞥到台階上變得空蕩蕩的食盒,不由地露出甜甜笑容:「看來他吃飽了呢。」

這時候店面傳來一個粗大的嗓門:「蘇掌柜,食材準備好了嗎?」

沉悶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從店面進後院的,是個大傢伙,過門時要低頭。一個魁梧的男子佇立在台階上,就如體型龐大的黑熊直立在那,野性的氣息擴散。

男子臉上寫著等候已久的不爽:「我小妹胃虛,胃口也不大好,最近一陣子只喝稀米粥,眼看著日漸消瘦,也找了多位葯膳大夫調理,但成效都不明顯。我聽管家說,你們杏花坊有一家遠近聞名口碑很好的葯膳館,這才從內城專門過來。」

這男子雖野性,體格是個習武的粗人,但身上披錦衣,穿玉帶,就連腰胯的一柄刀,那鯊魚皮刀鞘也非凡品,鑲嵌的大寶石在閃光。

食客顯然非富即貴。

蘇采柔歉然道:「我們杏林坊熬藥膳粥的材料,都取用最新鮮的,所以需要一定的等待時間,客人稍安勿躁。」

「是么?」男子不可置否,撇撇嘴,「所以,我小妹吃了你們家的葯膳,胃寒胃虛症能有好轉嗎?」

「這個……」

蘇采柔面有難色。

砰!

澡房門推開,姜易穿戴整齊,頭髮濕漉漉的,披在肩上,也沒來得及打理。原來他是寸頭短髮,但穿越過來不知什麼時候就長發及腰了。

「食補食療法,不是吃一頓兩頓就能見效的。」姜易搖頭,「這需要長期的膳食調理。」

「哼,長期調理?」

男子脾氣火爆,一點就炸毛了,嗓門奇粗:「你們這些廚師醫師,個個都這麼說,也不看看我小妹身體有多弱,再不恢復食慾正常進食,恐怕挨不了幾天!」

「走——」

話不多,姜易踏上台階。

「?」虎背熊腰的男子不知所云,「幹什麼?」

「如果像你所說,你小妹身體極弱,已經不能正常進食……那就得先行診斷再看使用什麼食材。這就跟醫師下藥一個道理,要照病人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食材不用亂用,更不能一口氣丟進去大鍋亂燉。」姜易頭也不回地說。

「你等等!」

男子追上去,留下面面相覷的蘇氏姐妹。

「姐姐……」蘇采菱犯傻指地上自己剛搬回的南瓜,「這南瓜,還有用嗎?」

蘇采柔秀眉緊蹙,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回答。

事實上,她大致猜到了食客的身份。

灕水郡城有巨賈,名為曹性,他有一兒一女,兒子名為曹鯤,不從商不從文,酷愛棍棒,女兒更是奇怪,名為曹盈,整日足不出戶,活生生的書痴。

胃寒胃虛的病根,肯定是因為「書痴」沉迷於學習不可自拔,長期的飲食不規律。

有關曹鯤曹盈兄妹的傳言,在灕水郡城也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蘇采柔在郡城美食界擅長葯膳調理的廚師同行那,不止一次聽說曹盈的頑疾,眾人都為之搖頭扼腕嘆息,一個大好的漂亮姑娘可能因為絕食症,骨瘦如柴死去。

對此,蘇采柔也是束手無策。

所謂的《玉米南瓜粥》食譜,其實很普通,並非什麼藥到病除的靈篇靈譜。

他想怎麼做?

念頭到這,蘇采柔快步邁上台階,向著『杏林坊』店面而去。正好,有食客在,而且一位食客還患有頑疾需要食療進補,趁此機會,蘇采柔也想看看姜易有多少真本事。

『杏林坊』是一家很小的葯膳館,店面空間幾十平米,擺了七八張桌椅,其中一張靠窗的桌椅坐了人。

「啊,伸舌頭,對對,再伸出來一點……」

蘇采柔發現姜易正如醫者,坐在一個文靜女子對面。

說是文靜,不如形容為面癱。

「舌苔發白,無血色,果然是胃寒。」姜易點點頭,和顏悅色地問,「平時經常腹痛嗎?」

面癱的曹盈,輕點了一下頭,她手側倒扣著一冊書,好像是大周某某才子編寫的言情小說,相當的暢銷。

「平時會偶爾拉肚子?」

曹盈又點了點頭。

姜易多問幾句,隨後起身,曹盈繼續面癱,目視他站起,視線便又回到書冊上,眸子一下沉迷專註進去了。

「怎樣?」蘇采柔迎上來,她剛剛將姜易的診斷詢問看在眼裡,內心對其廚師身份,以及口口聲聲的精通葯膳,已然信了幾分。

「其實都是生活問題,日積月累下來,形成了頑疾。」姜易聳聳肩。

「比如,飲食不規律,沉迷小說,偏偏要等飯菜涼了冷了才吃,這樣就容易落下胃寒症。而且,不僅僅是胃寒,如果有腹瀉拉肚子情況,就是脾胃虛弱。」

姜易對這類患頑疾的食客,有豐富的食療經驗,前世那些個商場精英,雜誌封面上威風八面的政要,或輕或重,大都有類似的毛病。

只是,曹盈情況更糟糕些。 「我妹妹,能食療醫治嗎?」

膀大腰圓的曹鯤急問。

「可以——」

姜易點了點頭,卻語鋒一轉,「不過,食療食補,體質的改善需要時間調理。」

曹鯤暴跳如雷,急紅了眼:「又是時間,時間,需要時間!我妹妹身子嬌弱,癥狀越來越嚴重,到最近幾天只能喝稀粥了,這人啊,只喝粥,怎地活下去?她眼看就如一朵花枯黃枯萎下去,哪裡有多少時間給你們調理!」

吼聲震得葯膳館像是打了悶雷。

蘇采柔上來,一拉姜易,到角落,低聲勸說:「我知道你有本事,但這事你就別插手了,曹氏兄妹是我的客人,由我接待。」

「這可不行。」姜易搖頭,摸了摸小腹,感受著被溫馨飯菜填得滿噹噹的胃袋。

「這頓飯,我得還。」

「一飯之恩!」

他也沒多瞧愣然的蘇采柔,對暴怒的曹鯤喊:「喂,大個子,你妹妹的頑疾並不是什麼死結,她身體嬌弱,我知道,她沒食慾,玻璃胃,吃不進稀粥以外的食物,我也清楚。」

「這第一步,就是讓你妹妹吃東西,而且還是護胃養脾有益於她身體的葯膳。」

「同時,這葯膳還得提供人體所需的大量熱量、蛋白質!補充營養!」

啪!

曹鯤把一個錦囊袋子擲在餐桌上,清脆聲傳開。

袋口絲繩鬆開,有三顆夜明珠般的透明寶石,露出一角,光芒攝人心魄。

「這是我準備給父親五十大壽的壽禮,三顆鮫珠,顆顆千金!」曹鯤將其中一顆鮫珠抓在手上,「你能讓我妹妹開口吃東西,暫時恢復元氣,這顆鮫珠就當療補的定金給你,如果一個月後我妹妹脾胃頑疾有明顯好轉,剩下兩顆鮫珠,我上門,雙手奉上!」

「所以我最喜歡神豪了!」姜易豎拇指。

這話不假,土豪食客甩手就是一大筆錢,誰不愛。所謂君子愛財取之以道。穿越異世界,兩袖清風來,不靠廚藝掙錢難道繼續上街行乞啊。

姜易掉頭對蘇采柔眨眼睛,「小姐姐,我有個提議,你做你的《玉米南瓜粥》,我也做我的葯膳,等會一起端上桌,由曹盈姑娘自己挑著吃。」

這就是姜易的精明了,他本就有喧賓奪主的嫌疑,為了蘇氏姐妹的好感值,攻略手段總該要有的。

蘇采柔卻讀懂了姜易內心的小九九,好氣又好笑。

她是廚師,也是醫者,本就仁善,如果姜易的葯膳能調理好曹盈即將枯敗的身子,她高興和崇拜都來不及,哪會羞惱。

姜易到院子,掃四處擺放晾曬的藥材,暗道:「材料就從中挑吧!」

正好。

任務和事件一併處理了。

初始系統不是讓他取一種陌生而新奇的食材,烹調美食么,姜易其實已經鎖定了目標。

徑直到之前的「聚寶盆」前,這次姜易洗過澡,換了乾淨的衣服,便以手捧起一把米粒,邊仔細觀察,邊驚嘆,「卧槽,這才是貨真價實的珍珠米啊,一粒就是一顆迷你版的珍珠。」

手剛捧米,猛地顫了顫。

「食材鑒定中……」

「信息收集完成。」

「「小型靈米」:吸收異世界天地精華生長而成的靈米,屬於糯米類目的一種,靈氣指數0.1。」

系統的鑒定?姜易暗暗震驚。

蘇采柔卻在他身側疑惑道:「怎麼了?」

「平時你們都吃這種米?」

一個笑聲傳來,蘇氏妹妹蘇采菱掩口:「小乞丐,看來你行乞前,家世不錯,這種靈米呀尋常人家哪能天天吃的,我姐姐開藥膳館,要想葯膳品質過的去,靈米算是最基礎的材料。」

黑熊般的大個子曹鯤,悶聲道:「菜肴有九品,一品為上,九品為下。如果不用靈米熬煮,葯膳怕是連九品都達不到,也就平民百姓家常菜的品質。」

聞言,姜易眼睛閃閃發亮。

既然有「靈氣」的食材,那他對曹盈的脾胃頑疾,更有把握了。

這種「小型靈米」即糯米。

糯米有了,姜易接著找其它材料,不一會,簸箕上就堆了小山尖似的食材。

有杏仁,有花生米。

有帶殼的蓮子,有未經處理的栗子。

姜易再抬頭時,蘇采柔不見了蹤影,廚房那頭傳出忙碌的聲音,想必她在烹煮『玉米南瓜粥』了。倒是年紀較小、活潑可愛的蘇采菱,仔細數清了簸箕上的材料:「糯米,杏仁,蓮子,栗子,花生,紅棗,赤小豆,喔喔,還有桂圓……整整8樣食材,好複雜!」

曹鯤投以一記狐疑眼神,這小眼神分明在說:小子,確定不是一鍋亂燉?

從兩人的表情和反應,姜易肯定了一件事。

哈?

這麼簡單易懂的材料組合,他們居然沒看出來我要煮什麼粥?是『八寶粥』啊喂!

八寶粥源自『臘八』,有錢人家在臘八日,起碼要用幾十種豆果材料熬煮臘八粥。糯米、花生、紅棗這些材料算是最為常見的……

姜易輕擊自己額頭,「是了,異世界,歲歷不同,沒有臘八習俗,八寶粥什麼的,自然也不像前世那樣普及和受歡迎。」

他沒有過多糾結。

沒有就沒有吧,等他把『八寶粥』熬煮出來,食譜不就在異世界誕生了嗎?

安靜做一個美食、食譜的搬運工吧。

讓蘇采菱幫忙搬來一個很沉很大的銅鍋,院子里有現成的露天灶,以青磚砌成。據蘇氏姐妹說,靈米不需要過多的處理,簡單清洗了,就先放著。姜易把已經篩選出來的『赤小豆』一股腦投進銅鍋,接著注滿清水。

看似一鍋亂燉的『臘八粥』,可放食材的步驟,要條例分明。

『赤小豆』要最先下鍋,熬煮。

它又叫紅小豆,與紅豆,僅有一字之別,但食材特性卻是差別頗大。

紅豆容易煮爛,煮后口感柔軟,所以常常用來做『紅豆沙』、『紅豆糖水』。

而紅小豆卻相反,久煮不***糯米都堅硬。

所以,糯米要排在第二位,等『赤小豆』以清水,煮到大概5成熟,再下糯米。

在熬煮的空隙,姜易也沒閑著。

栗子去殼,但栗子肉表面一層皮非常難處理,在前世,有冰箱、微波爐、空氣炸鍋這些現代廚房設備,這層皮倒是容易剝脫,姜易一向講究效率,烏溜溜的眼珠子,轉了轉,有了辦法。

「幫我拿一壺熱水過來——」抬頭對蘇采菱喊。

少女被拉壯丁當幫廚,也不惱,笑著跑開,折返時帶回滿滿一壺熱水。

這瓷壺不深,姜易將剝了殼的栗子,通通倒進壺,然後,取一根筷子,略作攪拌,接著排干水,倒懸壺子,栗子紛紛跌落大碗。

「哇!」

蘇采菱驚呼。

碗里堆起的栗肉,那層難看的皮被剝得一乾二淨,光溜溜的,如此的光潔圓潤。

曹鯤也驚詫投來視線,姜易微微一笑。

如果充分了解食材,廚師總有辦法簡化處理步驟,提高效率節省時間。

這個小方法需要注意的是,栗子不能在開水裡浸泡太久,一會會就成,時間長了,栗子的營養成分將受破壞。 一個小小的食材處理手法,就讓曹鯤、蘇采菱刮目相看。

但是,對栗子的處理只是一個開頭。

接下來是帶殼的蓮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