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他么的還敢念叨天下會?揍他!」經理後退了幾步。

前頭的兩個大漢揮著拳頭沖了上來。

李正陽見幾句話也不能解決啊,這個經理根本不給自己解釋的機會啊,本想亮明自己的身份,可是徐婕還在這呢,如果被她知道了自己還在跟黑社會有瓜葛,傳到王影兒那,自己還不得被罵死啊,哎,沒辦法啊,還得武力解決啊!

砰!第一個衝來的壯漢,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拳頭距離李正陽老遠的時候,就被李正陽一腳踹了出去,整個身子重重的砸在門對面的牆上,然後就滑了下去,臉上一個大大的腳印,紅腫紅腫的,看樣子是被踢懵了。

緊跟著衝來的壯漢哪能知道是這個結果,他的拳頭揮在空氣中,就不見了李正陽的影子,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手臂已經被抓住,接著身子就飛了起來。

砰!重重的砸在牆上,同一個地方,同一個位置,兩個衝上來的壯漢螺壓螺的躺在一起。

經理有點傻眼了,什麼節奏,這幾個都是祥子哥的打手,一個個都是打架不要命的主,怎麼一個照面就壓在一起了?

雖然知道李正陽練過,那次逃跑的時候,他就知道李正陽不是一般人,可自己請來的這些兄弟也不是吃素的啊。

李正陽揉了揉鼻子,笑道:「我都說了,咱們是自己人,所以呢,我只是打暈了他們。」

那會兒就已經考慮到了,如果傷了自己人,還得給柳雪英和趙強添麻煩。

「上啊,一起上,用傢伙!只要不砍死就行。」經理狠狠的道。

李正陽算是無奈了,那幾個人都已經亮出了刀子,「徐婕,在屋裡別動,我出去教訓他們!」

徐婕不是一次看李正陽打架,所以點了點頭,但心裡還是非常擔心的,畢竟那幫人手裡拿著刀。

李正陽將門關好,再一次的說道:「如果你們都是趙強或者柳雪英的手下,我奉勸你們趕緊離開這,這個事情,我會跟你們老大解釋的。」

嘶,這個人認識強哥和英姐?不對,強哥和英姐的大名,混社會的都知道,上一次在酒店,有個人鬧事,就說認識強哥,結果打電話一問,強哥說根本不認識這個人,難道這傢伙也是打著強哥的旗號?

「砍他!」這個經理還是有點小聰明的,當他接到前台的電話,知道上次吃霸王餐那個傢伙再次光臨的時候,他就恨得直咬牙,悄悄的將十五層的幾個顧客轉移到其他樓層,而且有吩咐廚房贈送幾個菜品,來感謝他們的配合,這才叫人來找李正陽的麻煩。

哎呀!提趙強和柳雪英都不管用?難道他們不是天下會的人?不可能啊,如果是別的幫會介入,天下會的人不會不管啊。

李正陽咬咬牙,如果花時間解釋清楚,那麼自己可能會被剁成肉餡。

一個飛腳,重重的踢在腦袋上,太快了,快到在場的人都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

其他沒有衝過來的人都停下了腳步,眼前這個絕對是高手。

「砍啊,愣著幹什麼?不想要錢了是不是?」經理扯著脖子喊。

但是那些人都不是傻子,手裡拿著刀,卻沒有一個往上沖的。

「這一回能安靜的聽我說話了吧?」李正陽掏出手機,撥出了電話。

給誰打,當然是趙強了。

浪漫滿屋kiv,還沒開始營業,服務員們剛剛打開門,做著清潔的工作。

趙強在三樓的辦公室,脫得一絲不掛,他的身上有一個金髮小妞在聳動,他眯著眼睛在享受,似乎是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忽然電話響了,聽來電的音樂,哇去,是李哥的。

噓了一聲,讓那金髮小妞停止動作,清了清嗓子,接起了電話:「李哥。」

「你在哪?」

「李哥,我在浪漫滿屋看場子呢。」趙強說話畢恭畢敬的。

「趕緊來世紀大酒店,有人拿著刀要砍我。」

趙強一個激靈,一隻手死死的捂著嘴,尼瑪,哪個不長眼睛的敢得罪李哥這樣的煞神?

但又一想不對,如果是別的幫會找事的話,李哥的身手還能給自己打電話?那麼說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幫會的人得罪了李哥。

那金髮美女還騎在趙強的身上,等待著趙強的指令,誰知道感覺一熱,那傢伙竟然……

趙強一個哆嗦,這幫不省心的玩意,不是把李哥的照片都發下去了么,怎麼還有人找他的麻煩,這小心臟一發抖,某一處關口一松……

身上的金髮美女忍不住嘿嘿的笑了一聲,趙強瞪了她一眼,急忙道:「李哥,我馬上就去。」

抓起褲子就穿上了,內.褲都來不及穿,慌忙的叫著小弟們奔向世紀大酒店。

客房的門開著,李正陽已經來到了屋裡,經理帶著壯漢站在門口,誰都沒敢進去。

那經理還在撥打著電話,「喂,是我,您忙不忙?能不能派一些兄弟過來,我這有人鬧事,哎呀…..放心吧,絕對虧不了你……對,就是現在……直接上十五樓。」

李正陽抽著煙,要不是看在這裡自己的地盤,早就廢了這些人,現在也只能等待趙強了。

徐婕緊緊的依偎在李正陽的身邊,一副生死與共的架勢。

「你小子有本事就別走,我兄弟們馬上就到了。」經理掛了電話,指著李正陽的鼻子。

吐出一口煙,李正陽道:「我已經給了你很多機會了,你如果在指著我的鼻子,你用哪個手指指我,我就剁了你哪個手指頭。」

經理明顯一哆嗦,這個傢伙估計說到辦到,看那身手也不像在嚇唬人,但是自己在這麼多兄弟面前也不能服軟啊。

「你別得意,祥哥說親自過來,你的末日到了。」

李正陽此刻是真的有點火了,「好,我就在這等著你那什麼祥哥,如果他來了,我的末日沒到,那就是你的末日了。」

趙強算是來的很快了,剛到酒店門口,就看見祥子帶著手下趕了過來,立即沉下臉吼道:「你不在獵人酒吧看場子,來這裡做什麼?誰叫你來的?英姐?」

祥子見到趙強,滿臉的笑容:「強哥,是這樣的,酒店王經理打了電話,說是有人在這吃霸王餐,還打人,我就趕過來了,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場子,我跟英姐打過招呼了,英姐說廢了那個丫的。」

哇去,這事鬧的,還廢了他?如果鬧事的人真是李哥,估計柳雪英也會嚇尿褲子的。

可是李哥在這吃霸王餐?不會吧,李哥可是不差錢的,算了,不想了,還是趕緊上去看看吧,不然一會兒自己和柳雪英都吃不了兜著走。

「一會兒看我的手勢,不許亂動。」呼啦啦一大隊人馬進了酒店。

當趙強與祥子出現在十五樓的時候,王經理眼睛冒了光,真有面子,不但祥哥來了,就連強哥都親自出馬,只要能解決眼前的事情,給強哥和祥哥一些好處都是小事。

「小王,怎麼回事?」趙強走到他的身邊,小聲的問,因為他怕太過火了,惹得李正陽不高興。

李正陽何止是不高興,簡直有點窩火,都說了多少次自己人了,這幫傢伙還亮了刀子,更可恨的就是這個經理。

王經理立馬給趙強和祥子點上一根煙:「強哥,祥哥,有個人吃了霸王餐,還打傷了酒店保安,我找人教訓他,沒想到他還有兩下子,又打傷了幾個弟兄,現在那人正在屋裡抽煙喝茶呢。」

祥子明顯有點按耐不住了,「在這吃霸王餐,明顯沒把天下會放在眼裡,更沒給英姐和強哥面子,這樣的人直接廢掉,不然英姐和強哥的面子何在?」

「噓!」趙強趕緊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尼瑪,你不知道禍從口出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聲道:「別急,先看看是誰。」

小心翼翼的探出頭,往房間里一看,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尼瑪,不正是李哥么,別說吃霸王餐了,就是把這酒店點著火,估計也沒幾個人敢管。

手往後一揮,輕聲道:「你們幾個不長腦子?給你們看的照片都忘了?都後退,一會兒聽我喊你們,你們在進來,把刀子都收起來,在他面前槍都沒用。」

祥子睜大了眼睛,表示不理解,超人?不怕槍?照片?一皺眉頭,想起了幾天前,柳雪英與趙強還有楊宏志等三人召開天下會頭目大會,而且明確的指著一張照片,嚴重聲明,以後天下會小弟不管是誰見了他都要躲著走,想到這,祥子手開始發抖,難道裡面的那個人就是照片上的那個人? 王經理不是天下會成員,當然沒用接收到這樣的命令,他是有照片,但那也是從監控上剪切出來的,並且一再交代,只要見到這個人立馬通知他,可是現在見趙強這樣的表情,一下子就楞了,什麼情況,強哥不是來找回場子的么?怎麼像孫子似得?「強哥……」

「噓!閉嘴。」又探頭往裡看了看。

李正陽將煙頭按在煙灰缸里,吼道:「看什麼看!來了就趕緊滾進來!在外面叨咕什麼呢!」

趙強一哆嗦,接著就是尿路一緊,此刻是那麼的想去方便一下。

王經理直納悶,強哥怎麼了?難道說裡面那個是大人物?比趙強還要厲害的人物?想到這也是心裡開始發涼。

趙強恭恭敬敬、點頭哈腰、滿臉堆笑的走了進去:「李哥!」

眼神一掃,又看見了徐婕,剛想喊嫂子,立馬一激靈,不對,上次李哥領的那美女也不是她啊。

想打招呼又不知道叫什麼,一下子就愣在那裡,很尷尬。

李正陽掃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都是大哥級別的人物,別彆扭扭的站在那幹啥,趕緊坐下吧!」天吶,跟你上不起這個火啊。

趙強有點發抖的坐下來,他是真怕李正陽啊,別看自己現在是黑社會大哥,在李正陽眼裡就是一隻螞蟻般的存在。

「李哥,我想這是個誤會。」趙強緊忙給李正陽倒滿了茶,還給點上了煙。

門口王經理差點沒吐血,誤會?吃霸王餐、打傷保安、這次又打傷了手下小弟,這是誤會?兩個人對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敢說話,為啥,趙強那畢恭畢敬的樣子他們看在眼裡,在一聽兩人的對話,是了,裡面那位絕對不簡單。

王經理忽然覺得后脊背冒涼風,連趙強都不敢得罪的人,自己一個小小的酒店經理,還不是分分鐘被秒殺的份?

「不,不,不是誤會。」李正陽聳了聳肩膀。

趙強彷彿看見頭頂上飛著烏鴉,還叫了幾聲的烏鴉。

「李哥,這……」趙強一臉的無奈,自己說誤會,第一是給李正陽台階,第二呢自己也好跟手下兄弟們解釋,這大水沖了龍王廟哇。

李正陽理虧,他不是不講理的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轉過頭看了看徐婕,道:「你去車裡等我,我一會兒就下去。」他可不能當著徐婕的面什麼話都往出說。

徐婕有點不情願的站了起來,撅著個嘴,今晚的計劃全部泡湯!勾引了四次,都特么的沒成功,她現在有點想罵人!狠狠的瞪了趙強一眼,扭著性感的屁.股出去了。

趙強心裡直打鼓,怎麼李哥身邊的女人怎麼都滿臉的殺氣呢。

李正陽嘬了一口煙,道:「這個事吧是這樣的,以前這裡還不是咱們地盤的時候,我帶著一個朋友來吃飯,我那朋友調皮,就是不想給錢,我就帶著她吃了頓霸王餐。」

趙強滿臉的黑線,這事他知道,曾經血英幫下令通緝吃霸王餐的這個人,斷龍每天都帶著一批小弟滿城轉悠,誰知道有一天傳出話來,說是斷龍被人廢了,趙強心裡就懷疑是李正陽乾的,可是又沒有證據,聽說柳雪英還被勒索了很多錢,但是之後這件事好像就不了了之了,在等到李正陽出現后,血英幫就出了變故,一夜之間,血英幫改名天下會,為了防止其他幫會前來找事,柳雪英吩咐手下小弟嚴守地盤,她就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

這也怪柳雪英,接到報告說斷龍殘廢了,也沒去看看,也沒細問為什麼,還以為斷龍私下惹到了什麼人物呢。

趙強現在是一陣嘆息,哪曾想這個事今天竟然破案了。

他又敢說什麼呢?李正陽能捧他做老大,也能夠廢了他在捧別人。「李哥,這個事好解決,不過世紀酒店是英姐的負責管理的,是不是通知她一下?」

李正陽撓撓頭,笑道:「這事不讓她笑話么。」

「那也沒辦法啊,早晚她會知道的,並且前段時間也是英姐下令滿城找你的。」

李正陽傻笑了兩聲,道:「那會兒她是真想廢了我啊,難怪斷龍會滿世界的找我。」

「李哥,還是通知她一聲吧,這次她也不知道是你,不然給她幾個膽子也不敢派人來砍你啊。」

「我說?」

趙強拚命的點了點頭,「您說!」

「哎呀,行吧,行吧,我跟她說。」雖然理虧,但是王者的氣勢不能丟。

拿出電話撥打了柳雪英的號碼。

「喲,李哥,這麼多天忙什麼呢,知不知道奴家想你想的都有黑眼圈了。」電話里傳出柳雪英嬌滴滴的聲音。

李正陽看了一眼趙強,趙強緊忙轉過身走向門外,尼瑪,咱可別那麼沒眼力見,萬一李哥跟英姐有點事,說些悄悄話或者曖昧的話被自己聽見了,李哥為了那美女總裁女友,還不得殺我滅口啊。

「有那麼想我嗎?恨我是真的吧。」李正陽回了一句。

「李哥,說什麼那,人家可是盡心儘力的幫你打點幫會,你倒好,不聞不問的,一點都不關心人家。」柳雪英一隻手撕下面膜,嘴裡撒著嬌,然後拿起了唇膏,塗著口紅。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關心你了,倒是你挺在乎我的嘛。」李正陽嘴裡的在乎是貶義詞。

「那當然,人家可是打定主意將來跟著你了,你可別始亂終棄啊。」

這都哪跟哪?勞資沒把你怎麼著吧,怎麼說始亂終棄了呢。

「嗯,我給你打電話是有事跟你說,就是,內個……」李正陽不知道從哪說起。

「內個是哪個?怎麼吞吞吐吐的,有大事啊?怕我辦不了?」

「不是,沒什麼大事,我就是想跟你說,世紀大酒店吃霸王餐的那個人就是我,你讓你的小弟撤了吧,別滿世界惦記砍我了。」李正陽一口氣說完,深深地呼了一口氣,不是他怕,而是不好意思,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地盤不是。

柳雪英正在畫著唇線,聽李正陽說吃霸王餐的那個人正是他,嚇得一個激靈,手一哆嗦,彩筆一滑,漂亮的臉蛋上出現一條長長的線。

我滴個天,早說啊,剛才自己還說想他呢,這下好,想的都派人砍他去了。

「你……」

「嗯,是我。」

「你早說啊,我剛才還惦記著要不要在派去點人呢,哎呀,這事鬧的,你是不是閑的啊!想去酒店吃飯跟我們說一聲啊,這鬧的這個轟動。」

李正陽呵呵的笑著:「英姐,這個事就這麼過去吧,畢竟那會兒我吃霸王餐的時候,酒店不是咱們的地盤,但是你放心,今天這頓飯我指定付錢。」

趙強在門外聽見這話又是一個激靈,你付錢,柳雪英敢接著么。

「付錢,付你妹啊,趕緊吃完了滾蛋,別忘了有空來我這坐坐,人家確實想你了嘛。」

李正陽把電話遠離自己的耳朵,剛剛徐婕那陣勾引已經*焚身了,這會兒在來個話聊,尼瑪,這日子真是過不了了。

「呵呵,那我就先走了,有空在去你那裡,拜拜。」

「說話算話!我等你喲。」

李正陽掛了電話,嘆了一口氣,「強子,來一下。」

趙強跟祥子還有那王經理在門外等待著,房間里的對話他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祥子倒是無所謂,沒有那麼害怕,可王經理可就沒那麼好運了。

聽到裡面這個大人物跟柳雪英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自己還一通找人砍他,要是他翻起賬來,自己這個經理的位置就不保了,能不能在通陽市混下去還是個未知數。

想到這,一把就拉住正要走進房間的趙強,帶著哭腔道:「強哥,你可得救我啊,我是真不知道他的身份,我就想著酒店的利益了,求你幫我說說好話,讓他大人不記小人過,以後我一定會放亮眼睛,絕對不招惹他。」

趙強也是無奈的看了他一眼,憑心而論,這個事情要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會派小弟報復。

「等我進去,找個機會跟他說說。」

到了房間里,李正陽已經穿好了衣服,趙強站在一側等待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