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雅,給老頭子點準備時間,蘭特,哈姆,你們輔助尼雅。」漢尼斯說著把藍色的魔晶杖插入了地面,一道水藍色的光芒亮起,空氣中凜冽的寒氣四溢,漢尼斯抬著雙手,他的渾身上下,不少水元素的粒子漸漸變化成冰晶。

一隻帶著勁氣的箭射向了吉克,速度還是那麼的快,吉克側身躲開,而後半蹲著望向了樹上的尼雅,她還沒有動,似乎在醞釀著什麼,但吉克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首要必須排除的是魔法師漢尼斯。

絕對不能讓漢尼斯完成施法,否則他會陷入兩難的境地,叢林中帶著勁氣的箭一箭一箭的連續飛出,吉克站著有黑色煙霧的招數加成,比起前些天來躲開這些箭也輕鬆多了,身後水花飛濺,樹木爆裂聲不絕於耳。

吉克在邊翻滾著,邊朝漢尼斯的位置一點點接近,「尼雅。」漢尼斯全身冒著寒氣,他的雙目處也迸發出了藍色的光芒,魔法看起來還需要些時間,但吉克已經靠近了,他馬上對樹上的尼雅喊道。

「哼,看仔細了,會很快哦。」

尼雅冷哼一聲,在她的身體上,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一陣白光亮起,白光越來越亮,光芒甚至蓋過了身後漢尼斯所發出的水藍色光芒,而後白光漸漸消散,而尼雅身上,卻閃爍著一道道有如電流般的光芒。

突然間,尼雅整個身子消失了,在樹榦上出現了無數的白色光球粒子,景象異常華麗,而在下一次尼雅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吉克的上頭,白色光球粒子圍繞在她周圍。

尼雅雙手向下握著波浪形的匕首,瞄準吉克的頸子插了下去,這些事情只發生在出現了白色光球粒子的一瞬間。

「空間魔女。」在目睹了這一幕後,漢尼斯嘴中不禁突出了這四個字,而後他繼續開始念動咒語。

吉克的眼睛根本跟不上尼雅的速度,只能依靠自身的反射神經,他雖然半蹲著,背對著已經在他上方空中的尼雅,但雙手已經抬起,他一個側身轉了過去,雙手抓住了尼雅刺下的雙手。

吉克剛觸碰到尼雅的一瞬間,她的嘴邊一抹微笑過後,吉克感覺到了手上有抓空的感覺,眼前又出現了一堆白色光球粒子,已經不見尼雅的影子,而在下一霎那,尼雅已經出現在了吉克的側邊,她弓著身子,手中的匕首已經刺了過來。

吉克腳上的黑色煙霧頓時暴增,整個人順勢朝朝前撲去,而似乎已經來不及了,尼雅的匕首劃過,鮮血在空中飛濺,吉克撲倒在地,而後他只手撐著地面,迅速的朝尼雅所在的位置飛踢過去。

只有一堆白色的光球粒子因為吉克的踢擊而四處飛散,尼雅又消失在了空氣中,不好,吉克心叫不好,白色光球粒子已經出現在了吉克的正面,緊接著便出現了尼雅的身影,她手中的一對匕首已經瞄準了吉克的心臟。

一道黑色的氣流出現在了吉克的周圍,尼雅並沒有得手,而是整個人被彈開,她再次伴隨著白色光球粒子消失在了空氣中。

吉克的額頭上,大顆大顆的汗珠滾落而下,他的渾身上下都開始痛起來了,剛剛被尼雅沾滿毒液的匕首割中后,現在身體又如那天一般鑽心的痛,而眼下卻容不得他休息,樹林里的箭已經射出。

在吉克側身躲開一支箭的一瞬間,尼雅出現在了箭的旁邊,匕首再次劃下,吉克雖然已經極力的避開,但胸口上又多了兩道口子,在他想要攻擊尼雅的時候,尼雅又消失了,彷彿把他整個人玩弄於鼓掌之間。

吉克此時光是面對尼雅一個人的猛攻就有些吃不消了,而林子里還不時飛來蘭特的箭,雖然蘭特受傷還沒好,射出箭的力度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強,但現在的吉克抽身乏術,為了應付尼雅已經夠嗆了。

尼雅在空氣中不斷化作白色光球的粒子,每一次攻擊都十分致命,吉克已經沒有時間去考慮其他人了,他繞著湖邊跑動了起來,必須遠離蘭特的狙擊範圍,而漢尼斯老頭也不知道在施展什麼魔法,看起來快完成了。

尼雅對著吉克就是一陣窮追猛打,似乎不想給吉克逃走的機會,她在離著吉克幾米遠的距離,瞬間消失,出現在了吉克的身前,封住了吉克的去路,手中的匕首閃著寒光,連續的朝吉克揮舞著。

吉克唯有不斷的躲閃著,這場戰鬥對於吉克來說異常的艱苦,眼前尼雅所使用的招數他從來沒有見過,並沒有任何行之有效的應對辦法,吉克身上已經不知道被劃破了多少道口子,雖然渾身上下冒著黑煙,口子都慢慢在恢復。

而尼雅看起來也並不輕鬆,她臉上的神情顯得十分痛苦,這樣的招數對於她來說,似乎就要吃不消了,但昨天四人就商量好了,尼雅作為前鋒,給弗蘭德爭取時間,蘭特和哈姆作為輔助,只要用冰系魔法封住吉克,最後再由蘭特和尼雅來完成絕殺。

「尼雅,趕緊回來,看老頭子我的。」漢尼斯整個人身上附著一層水藍色的光芒,他整個人也彷彿變得和流水一般,彷彿在流動著,在湖泊旁邊的優勢體現出來了,雖然依靠了魔法道具,但魔法粒子的聚集比以往快了很多。

尼雅瞬間跳躍回了漢尼斯的身後,吉克已經被折騰得氣喘吁吁,而此時漢尼斯張開手掌,在他身體的表面,寒氣彷彿燒開了的水一般不斷蜂擁而出。

「冰錐術,三重涌動鏡面,冰爆術。」

只是一瞬間,漢尼斯便喊出了三個魔法的名字,地上插著的藍色魔晶杖上的魔晶石也出現了裂紋,似乎因為承受不了一時間如此龐大的魔力輸出,裂痕越來越大,最後藍色的魔晶杖砰的一聲碎裂了。

吉克已經知道大事不妙,閉上了眼,而後再次睜開之時,露出了一堆血紅色的眸子,漫天的水藍色魔法粒子鋪天蓋地朝著吉克涌去,瞬間把他的身影吞沒。 尼雅在經過剛剛短暫的戰鬥后,已經有些體力不只,雖然她知道自己即使使出了空間跳躍可能也對吉克構成不了太大的威脅,但沒有想到的是,自己不但讓吉克抽身乏術,甚至還傷到了他不少的地方。

眼前已經是漫天冰雪,眼前的湖泊已經被凍結了,而漢尼斯互動著雙手,眼中冒著藍光,雖然只能隱約看到吉克在湖面上反覆閃躲的情景,但眾人都曉得,吉克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吉克嘴中呼出熱氣,他的雙手雙腳都已經被凍得發紫發紅,但他頭頂上的天空中,一根根不斷由水藍色魔法粒子構成的冰錐不斷的砸向他,而四周的空氣中,源源不絕的形成一顆顆冰球,在不斷的炸裂。

四散而飛的冰晶有如利刃,吉克的身體上已經插著不少冰片,鮮血才剛流出來就被凝固了,而此時他滿腦子只期望出去捕獵的霍斯特能趕緊回來,傷口恢復的速度已經開始越來越慢了。

在吉克從身上拔出一條冰片后,頭頂上,數跟冰錐更長了眼睛似的,準確的砸向了吉克。

「啊」,吉克終於還是忍不住慘叫起來,一根冰錐插入了吉克的大腿上,雖然避開了大部分,但在如此極寒的情況下,吉克加上剛剛和尼雅戰鬥的消耗,行動已經遲緩了不少,剛剛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大規模魔法,吉克勉強讓全身包裹在黑色煙霧裡,才沒有被凍結。

腳下被凍結的湖面十分濕滑,吉克忍住痛,拔出了冰錐,而在他的四周,六七顆冰球又在漸漸的形成,眼見又要爆裂了,而這時的吉克,那對血紅的眸子再次出現。

「砰」冰球炸裂,無數的冰片射向四周,一股深黑色的氣流從吉克的身體表面溢出,而氣流彷彿是活著一般,瞬間變化成幾隻手的樣子,把射向吉克的冰片全部打碎。

這樣的狀態,吉克第二次使用,黑色的氣流有如牆壁一般,圍繞著吉克,把所有的攻擊全數格擋在外,吉克的內心裡,似乎有一頭野獸在咆哮著,他壓抑不住自己內心這股伴隨著深黑色氣流出現的殺戮衝動。

吉克半蹲在地上,雙手不斷的錘擊著地面,他的身體上,黑色氣流正在逐漸的增多著,現在吉克身上的皮膚並沒有被剝離,他整個人看起來面目猙獰。

尼雅目不轉睛的觀察這冰封的湖面上,而這時,她覺察到了,漢尼斯的腦子後面,黏著一根若有若無的透明線體,而線體又從漢尼斯的的腦後,一直延伸到了眼前那塊被冰雪覆蓋的湖泊中。

「是哈姆,怪不得老頭子能看得那麼清楚。」尼雅說完轉過頭,望了一眼正半蹲在地上,十個手指頭伸著的哈姆。

蘭特雖說可以下床走路了,但經過剛剛的連續射箭,他的身體又開始痛了起來,但他目光銳利,盯著不遠處的湖面,手中的弓上,早已搭上了箭。

尼雅再次望向了冰面上,從中可以看到一股黑色的東西,她知道那是吉克,四人都曉得,眼前的吉克不知道還有什麼招數,遲則有變,必須在目標虛弱的時候給於致命一擊。

這個道理在場的四人都曉得,尼雅也握緊了手中的匕首,在吉克虛弱的一瞬間,她也會再次利用空間跳躍,配合著身後的蘭特,給予吉克致命一擊。


冰面在吉克不斷的錘擊下,慢慢的出現了裂紋,吉克的腦中滿是關於七年前那個雪夜,心中彷彿有另外一個自己就要跑出來一般,他快控制不住了,心中那股越來越強的殺戮之念。

「我是人,不是野獸。」吉克對著天空怒喊到。

他的雙手垂到了冰面上,整座被冰封的湖面隨即以吉克為中心,裂開了,黑色的氣流開始不斷的湖面上四處作祟,衝天的黑色光芒遮雲蔽日。

「快點躲開。」蘭特率先喊道,接著他一個箭步衝到了漢尼斯的身邊,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拖著漢尼斯不管不顧的就朝身後的林子里跑去。

蘭特能看得出這股黑色的氣流不尋常,被黑色氣流劃過的地方,頓時被分割成兩半,而黑色氣流的肆虐還在逐漸的擴大中,湖中的冰面已經被割得七零八落,而氣流開始逐漸朝著周邊擴散。

整個湖邊的林子都被黑色的氣流摧毀,被割成了一段段的樹木隨處可見,地面上出現了不少被割過的痕迹,在好一陣后,原先美麗的湖泊和濃茂的樹林已經不見了蹤影。

四人灰頭土臉的望向了湖面,吉克已經一動不動,躺在一塊浮動的冰面上。

「那小子應該還沒死。」哈姆說著站了起來,而後伸出了手指,接著說道,「傀儡魔法,縫合。」

在哈姆說完后,他的是根手指頭上,出現了一根根綠色的線體,線體在地面上不斷的延伸著,穿過一些石頭,斷掉的樹木,把這些東西都穿了起來,而後漸漸的彷彿人形一般的三個一米多高的傀儡出現了。

「最好先不要過去,讓我來解決這小子。」

漢尼斯已經魔力透支,有些站都站不穩了,蘭特和尼雅也因為剛剛的奮力逃脫,而渾身乏力,現在唯有哈姆還沒有太多的消耗。

三個傀儡咯吱咯吱的朝著湖邊走去,吉克感覺到一陣涼意,蘇醒了過來,他已經無法動彈,他愣起眼,望著三個怪異的東西正下了水,朝自己遊了過來。

「不行了呢,看來到此為止了嗎。」吉克腦中一片空白,剛剛他差點就失控了,而他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壓制住了自己的失控。

吉克想著剛剛如果自己就此放任自己失控暴走,現在或許就不是這個境地了,但他的嘴角卻露出了笑容,「沒辦法,誰叫我是人呢?」


剛剛的這場戰鬥他已經接近極限了,本想著即使不能說服這幾個刺客,也會使出全力打退他們,不管他們來幾次。

「他們幾個真厲害呢,霍斯特。」吉克說著望了望北面的森林,他現在唯一能獲救的方法只有靠霍斯特了。

三個由石頭樹木組成的傀儡漂浮在水面上,已經一點點接近吉克,不一會,三個傀儡便到了吉克的身邊,三個傀儡把吉克舉了起來,扯著吉克的四手四腳,似乎是想要撕碎吉克。

「吼」一陣震天的吼叫聲,北面的叢林里,霍斯特出現了,他望著眼前的一片狼藉,沒有多想,速度極快,縱身踩著浮冰,很快的跳到了吉克所在的位置,一口叼著吉克,迅速的回到了北面。

「那頭野獸是什麼?」哈姆剛想要操縱傀儡給吉克最後一下,卻不想被眼前的野獸給攪局了。

霍斯特放下了吉克后,站在了吉克的身前,「抱歉了,霍斯特。」

霍斯特回頭望了眼吉克,說道,「交給我吧,吉克。」隨後他的身上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珠寶之城的一條小巷裡,一個黑色袍子的人倒在了血泊中,在旁邊,站著夢魘,他銀質面具下的雙眼望著地上的男人,不帶一絲感情。

「沒想到夜幕那麼快就已經派出探子了,深夜看來最近幾天就要來了。」一個稚嫩的小女孩的聲音,從站著的夢魘身上發出。

「姐姐…我餓了。」而後發出的是一個稚嫩的小男孩聲音。

「歐森,別吵,趕緊走吧。」小女孩稚嫩的聲音再次響起,充斥著嚴厲。

隨後夢魘走出了巷子,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啪」三個傀儡被霍斯特口中噴吐而出的巨大火球打得散架,原本由一些樹榦部分和石頭組成的傀儡很快便沉了下去。

「怎麼辦,對面的那傢伙看起來是魔獸。」漢尼斯擔心的看著對面,四人都知道吉克此時已經無法再站起來了,正是絕佳的機會,但偏偏卻有一頭魔獸來礙事。

蘭特舉起弓,射出了一隻纏繞著勁氣的箭,箭直直的射向了霍斯特的腦門,帶著破空的聲音,顯得威力十足,「叮」的一聲,箭碰到了霍斯特的腦門,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音后,落到了地上。

「看來不好對付。」蘭特在試了這一下后,其他三人也清楚了,眼前斷了一隻犄的魔獸的皮膚硬度在蘭特的想象以上。

「交給我吧,我想辦法拖住它,蘭特大哥,你找准機會了解了那小子,尼雅,抓住空隙過去,那小子已經沒有還手之力了。」

哈姆說著走向了湖邊,他伸著十個手指頭,霍斯特看到一個小鬼朝自己走來,並沒有大意的想法,雖然眼前的幾個敵人看起來已經是疲憊不堪,但他們能把吉克打得爬不起身,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霍斯特望望眼前的湖泊,再望望身後的吉克,眼前的形式不容樂觀,身性屬火的他遇到水的話實力會大打折扣,而自己又不能主動進攻,因為對方有弓箭手的存在,自己不能貿然進攻。

「看來只能採取遠程攻擊了。」

在打定主意后,霍斯特張大嘴巴,一口吐熄,一個和剛剛一樣的大型火球迅速朝著對岸飛去。

「傀儡魔法,水靈。」

哈姆看到火球后,十個手指頭動了起來,早已放入湖泊中的傀儡線在湖泊中穿針引線般,一個沒有下體的大型水傀儡立即出現在了湖水中,傀儡射出了雙手,一把接住了火球,火球頓時便被淹沒了。

而此時哈姆只是一隻手再操控傀儡,另外一隻手上的傀儡線已經到達了霍斯特的腳下,水傀儡的手中逐漸形成了一個水球,朝著霍斯特丟了過來。

「傀儡魔法,根。」

就在霍斯特想要躲開之時,卻發現自己的腳彷彿被什麼東西拴住了一般,無法動彈,巨大的水球結結實實的砸在了他的身上,渾身燃起的烈焰也被熄滅,陣陣水蒸氣蒸騰而起。

蘭特已經瞄準了吉克,在魔獸身上烈焰被澆熄的一瞬間就已經射出了一箭,就在他覺得可以得手之際,霍斯特突然掙脫了束縛,擋在了吉克的身前,箭射到了霍斯特堅硬的皮膚上。

而這時霍斯特才看清楚,剛剛腳下的地方,一根根斷了的褐色線體,正在逐漸消失。

「好大的力氣,沒想到在我混入了土系元素的傀儡線下,竟然能掙脫。」

哈姆說著操控水傀儡的手微微一動,水傀儡頓時消失了,湖中濺起陣陣水花,霍斯特看著眼前這一幕,剛剛差點來不及了,這時的他有些畏首畏尾,似乎不願意再離開吉克身邊半步。

身上因為被大量的水元素魔法澆過的緣故,一時間已經無法使用火系魔法了,眼前操縱傀儡的小子似乎還沒有收手的意思,正在醞釀著什麼。

「吉克,眼前這小子有些辣手,這是東之大國烈陽帝國的魔法秘術,傀儡魔法,你看看周圍。」

吉克吃力地抬起頭看向了四周,在不知不覺間,密密麻麻的線體已經把整個湖泊纏繞了起來,線體的顏色呈天藍色,不斷的捲動著,彷彿有生命一般。

「這是什麼東西?」吉克疑惑的望著眼前這壯麗的天藍色景象,天藍色的線體越來越濃密,直到構成了一堵活動的牆,還在緩慢的扭動這。

霍斯特用後腳把一塊石頭朝屏障蹬去,在石頭觸碰到屏障的一瞬間,便被粉碎了,霍斯特沒有說什麼,剛剛的實際行動中吉克已經得知,想要利用霍斯特的速度來逃跑也不可能了,即使霍斯特的身體再硬,自己也無法穿越屏障。

「呵呵,看到沒,這就是我的秘術,他們已經無法從這風只屏障里逃脫了,老頭,辛苦你了。」

哈姆說著,收回了連接在漢尼斯身上的傀儡線,「臭小子,你是要老頭子的命啊。」


為了完成這樣龐大的魔法,哈姆的魔力還遠遠不夠,但眼下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對岸的魔獸可能會隨時帶著吉克逃走,唯一的辦法只有讓漢尼斯提供魔力,在知曉魔獸不會輕易進攻后,哈姆便改變了策略,由漢尼斯提供魔力,他親自動手。

在提供完魔力后,漢尼斯已經幾近虛脫,身體中的魔力已經空空如也,哈姆微笑著說道。

「現在只要慢慢的收緊屏障就可以要了那小子的命。」

哈姆說完后,十根手指頭優雅的動了起來,圍繞在湖泊邊的屏障開始一點點朝著對岸吉克他們在的地方收縮。

「吉克,待會抓緊我。」霍斯特說完,轉過身,把吉克叼到了自己的背上,弓著身子,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這個魔法是有弱點的,就是必須找到那小子施法的傀儡線,只要弄斷提供魔力的線,這個屏障就會不攻自破。」

霍斯特說著,而這些東西彷彿自己曾經經歷過一般,他也不清楚自己的腦海中為什麼會有對付傀儡魔法的辦法。

「可能會有些難受呢。」

吉克已經躺了好一會,身體也開始有了些力氣,他緊緊扒著霍斯特頸子上的鬢毛,屏障已經越來越小了,已經看不到對面哈姆幾人的身影,眼下唯一的辦法便是到水裡。

「吉克,抓緊了。」霍斯特說著跳入了水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