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有兩把有主了,剩餘的七把,不知會被誰給得去!」

……

「該死的臭女人,不去找你的傳承,為何要抓這鑰匙!該死!統統該死!」高行宇咬牙切齒,怒氣焚膺,雙手攥得青筋隆起。

「行宇!這是天意,我們強求不得!」身旁一人安慰道。

「天意!哼!不是說只有我們血脈才可以得到嗎,老祖宗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弄這個東西竟然會送到別人手中!叫我怎麼辦!你看看那些人,哪一個實力在我之下!」高行宇顯然有些憤怒得失去了理智,聲音不覺得大了一些,將周圍百丈的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過去。

「為今之計,便是早些進入這劍河之中,奪取鑰匙!再不濟,也要拿到一枚!」又一人道。

聽到這人的話后,高行宇漸漸平息了心中的憤怒,點點頭,道:「你說得對!是要早先下手!不過,還不是時候!先看看,畢竟,這劍河太詭異了,不能貿然闖進,不然會得不償失!」

「嗯!」幾人應允,再次將目光移到了劍河之中的那道窈窕身影上。

蒙面女子得到鑰匙之後,便收了起來,毫不遲疑地向著第四層奔去。

不久之後,她便站到了第四層劍河之前,皺著眉頭打量了一段時間,然後祭出了自己的細劍,繞著身周一划,移到潮汐一般的防護罩出現在了身周,劍意盎然。

柳腰一扭,她便衝進了第四層。

「嗡……」

瞬間,整個前四層劍河都短暫地停了一下,並且發出了一陣轟鳴聲,除過法隨行之外,那些還端坐在劍河裡採集劍氣修鍊的武者,瞬間被驚醒,皆都感受到了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撲面而來。



想也沒想,幾人起身迅速向著劍河之外飛去,此時的劍河,不是他們久留之地。

蒙面女子進入第四層劍河之後,無數道丈余長的劍影鋪天蓋地地襲來,將她籠罩其中。

而那無數的飛劍,似乎將她當成了敵人一般,也是立即停止了運轉,靠近她百丈範圍內的飛劍,全部都如劍雨一般,覆蓋向他。

蒙面女子神色凝重,手中的細劍對著身前一劃,一道道潮汐一般的真元洶湧向前衝去,而她的劍意,此時也是釋放到了自己的巔峰狀態。

她全力施為,快速地向前飛奔,但是速度依舊是越來越慢,最終,強行了十多里之後,便無法在寸進了,她也被那無數的劍影籠罩,漸漸地失去了身影。

!! 許久之後,一道明凈如琉璃的巨大劍影憑空出現,進入了包裹她的劍氣之中,緊接著,一道光幕瞬間閃現,籠罩了她所處的位置。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眾人忽然感覺到蒙面女子所在的光幕中,散發出了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

「順利得到了傳承,她果然是機緣深厚啊!」虛箴感嘆一聲,道。

「這股氣息,似乎是傳說中的靈明劍意!」白少游皺著眉頭,神色微凝。

「靈明劍意?」即便是虛箴這樣修劍的武者,對白少遊說出的這種劍意,也是一無所知,更何況是宇文天這種外行。

「不錯!靈明劍意是一種失傳了的劍意,都是傳說中極為頂尖的劍意!」白少游點點頭,道:「而且,靈明劍意並不是劍道造詣高了就可以領悟或者繼承!」

「哦?此話何解?」幾人神色微訝,疑惑道。

「靈明劍意對繼承者的體質要求很嚴格,非清靈劍體不可!」白少游眼中精光閃閃,不知在思索著什麼。

……

「清靈劍體?還真是意外啊!想不到她會是這種體質,怪不得可以站在這裡!」一識凡感受這光幕中散發出來的氣息,一臉的驚訝,喃喃自語道。

隨即,他的神色又恢復到了那種冷傲,看著遠處氣息正在變強的光幕,心道:「即便是清靈劍體和靈明劍意,也只能是我武道之路上的墊腳石!」

一瞬間,他眸子中釋放出來劍一般凌厲的光芒,一些靠的近的武者,禁不住打了個冷顫,皆都遠遠避開一識凡,並且暗道其恐怖和變態。

「轟……」

忽然,一道恐怖的氣息從蒙面女子所在的光幕中傳出來,使得眾位強者的神色幾乎都變了,之前的凝重更是多了幾分。

「進階了啊!這還了得!虛靈九重天之境的她,誰人可當?」

「虛靈九重天之境初期啊!這氣息,似乎還沒有到盡頭!天啊,這是要出現一個無敵王者嗎?」


「想不到,最終站在巔峰的,會是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

「我看她,有可能突破虛靈境啊!」

「不會!沒看到法隨行進階到虛靈九重天之境了嗎,她就算再有天賦,也不會出現這麼離譜的事情!」

……

最終,在眾人的議論聲中,蒙面女子的氣息停留在了自身虛靈九重天之境的中期,剛剛灌頂得到提升,修為還不穩定,但是,這足以讓眾人嗅到了一絲難以戰勝的氣息。

一識凡是孤傲的,也是極其自信的,當眾人暗中議論著此時的一識凡是否可以戰勝這蒙面女子時,他卻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心道:「虛靈九重天之境的中期?不錯!這樣的實力,我的確沒有把握戰勝!但是,你可以得到傳承,我就不能么?我會進入劍島的,我會得到更為強大的劍道傳承,你永遠都不是我的對手!」

……

漸漸的,蒙面女子的氣息漸漸穩定下來,光幕也逐漸消散,她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中。

此時的她,修為還急需要鞏固,所以,她還依舊處於入定的狀態,任憑周圍的劍氣繞身,似毫無知覺。

這個時候,人群開始動了起來,一道道身影沖向了劍河。

這些人,全部都是劍修,也都領悟了劍意,雖然還不到兩成半的火候,但是,他們都是有希望進入劍河第二三層的,也許,機緣所到,他們會獲得一些稍弱一些的劍道傳承和古墓鑰匙。

「我也去試試!能在得到傳承的同時,拿到一枚古墓鑰匙,那便是大賺了!」虛箴眼中閃過一絲異彩,腳步踏出,對著幾人一拱手,凌空飛去。

一時間,湧入的人上百了,幾乎每一個人,都將劍意領悟到了一成以上的火候,只不過,其中最強的,當屬虛箴。

這些人的實力,都在虛靈八重天之上,最強的自然是虛箴,但是境界最低的,他也佔了其中之一。

他們雖然不及那蒙面女子,但還是順利進入了劍河之中,七成的人停留在了第一層劍河,頑強拼搏下,終於得到了傳承劍意的青睞,只不過,這些人幾乎都無法承受得住灌頂的壓力,爆體而亡。

這個時候,人群才冷靜下來,他們知道灌頂會有危險,但是,法隨行和蒙面女子的順利,讓他們將這個重要的信息拋之腦後了。

如今發生這一幕,正好給那些還未急匆匆想得到傳承而又沒有衝上來的劍修敲響了警鐘。

量力而行!

但是,也有零星的幾個人還是機緣深厚,得到了傳承,不過,從他們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中,可以看出,這些劍道傳承,雖然強大,但還無法進入眾位強者的眼中。

他們都是天才,怎麼會看上這種低級的劍道傳承呢?

不過,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依舊是一個誘惑力十足的餌料!

所以,他們思量之下,還是跨出了腳步,沖向劍河之中。

富貴險中求!

二十多人進入了第二層,有人無法承受恐怖的利劍和劍氣的襲擊,瞬間被滅殺,有人則是在受傷之後,選擇了離開,最後,留在第二層的人,一手之數。

這五個人,其中虛箴便是一個,還有一個,是那個觀看宇文天激戰東方玄虓的白衣青年。

他的境界與虛箴相仿,實力也差不多,但是,在劍道的造詣上,略差一籌,兩成半火候的,與虛箴的小成劍意相比,自然是不如。

不過,他們兩個卻是前進得最遠的。

其餘三個人,都已經停下了腳步,與利劍和劍氣拚鬥著,半晌之後,有劍道傳承光臨了他們。

不過,其中有兩人無法承受其中狂暴的力量爆體而亡,只有一個人才安然地接受了傳承。

那白衣青年比虛箴落後十幾丈,他最終止步在了第三層劍河之外,而虛箴,則是安然地進入其中。

白衣青年慨嘆一聲,道:「我寇正玘自認天賦不輸於這些傢伙,但如今看來,我還是井底之蛙啊,生滅劍果真是名不虛傳啊!」

他的話剛說完,一道光團覆蓋了他,運氣極好的他,在第二層劍河的深處,得到了劍道傳承的青睞。

「虛實難辨,妙法皆生!這是虛妙劍意!」

「不錯!確實是虛妙劍意!不知這人是誰?怎麼從未見過?」

「這應該是剛剛來小世界的吧!」

「這人應該是如意劍門的真傳弟子寇正玘,我以前見過他!」

……

又是一個強者得到了劍道傳承,眾人的心已經難以自制了,他忙忘記了利劍和劍氣的襲殺,忘記了灌頂爆體而亡的危險,皆都衝進了劍河之中。

而這時,虛箴已然是進入了第三層劍河。或許,站在外面看別人闖劍河,只覺得危險重重,當自己親身體會這種險境之時,虛箴心裡有一股說不明道不清的情緒。

行進了近十里的路程后,虛箴看到了不遠處一道亮光飛來。

古墓鑰匙!

瞬間,他想到這個光團便是古墓鑰匙。不過,看著光團的走向,只是靠近他,並沒有投懷入抱的跡象。

所以,他沒有多想,再次跨出幾步,看準那光團飛行的方向,一把抓出。

咻!

白光一閃,光團中突顯一道劍氣,瞬間襲來。虛箴面色微驚,手中殺生劍一揮,立即擊潰了這道劍氣。

不過,這個時候,那光團確實藉機與他錯過了,向著遠處掠去!

「想走?遲了!」虛箴冷喝一聲,左手對著光團一抓,真元瞬間湧出,將光團籠罩,使得其飛行暫緩。

這時,虛箴立即一步跨出,沖向光團,就在其將要衝破束縛的時候,虛箴的大手將其抓在手中,一把一尺來長的短劍顯出形來。

「你逃得了嗎?」看著手中的短劍,虛箴冷哼一聲,隨意扔進了空間戒指。


「靠!這傢伙那道古墓鑰匙了!」

「額滴娘嘞!給額留一個吧!別拿光了!」

「還剩下六枚了!機會越來越小了!」

……

眾人羨慕嫉妒恨地議論著,叫苦不迭,而高行宇,則是氣得不停地跺腳。

拿到古墓鑰匙,虛箴也不會去看別人的眼光,全力拚斗著,他漸漸地再前行了數里之遠,如約而至一般,被一道光團籠罩,等候已久的劍道傳承終於降臨到了他的身上。

雖然虛箴處於第三層劍河,但是,這道光團的劍道氣息,比法隨行的要強橫得多,甚至比蒙面女子的還要霸道。

瞬息時間,虛箴沒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便感覺到頭頂一把古樸的利劍降下,驚慌之下,他要躲開,不然,這兇悍的利劍入體,他定然會化為齏粉。

只是,這把劍實在太過恐怖了,那種不死不滅的意志,幾乎可以讓神靈都要臣服。他根本連動都動不了,便感覺到腦袋一痛,利劍直接從頭頂插入,貫穿進自己的身體。

不過,讓虛箴驚喜的是,只是一瞬間的疼痛,便再也沒有了感覺,那把利劍,似乎與自己的脊椎融為一體了,他的身體恢復了行動。

!! 數息之後,一股極為浩瀚的力量進入身體,同時,一股殘念也進入了自己識海之中。

虛箴只感覺到腦海里出現了「不滅劍聖」四個大字,身體便似禁錮了一般,無法動彈。

雖然震驚,但他的心態划算穩定,立即運轉了自身修習的《劍靈生滅經》,吸收著那股灌頂到肉身的力量,同時,慢慢解鎖著腦海中的那一股殘念。

片刻之後,虛箴便愣住了,隨即大喜。

《不滅劍經》!

這是劍道聖人的一股殘念,裡面記載了不滅劍聖的畢生絕學,《不滅劍經》!

不滅劍聖是誰,他也不知道,《不滅劍經》他也沒聽說過,但是,不滅劍意,他卻是如雷貫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