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小傢伙,和老夫來吧。寧小傢伙你也先去忙吧」

地老說道,隨後便走進大殿之中,薛浩幾人遲疑了一下便也跟了進去。 兩個時辰過去,薛浩緩緩睜開眼睛,雙目炯炯有神?魂海之內魂體再次閃爍光芒,薛浩神入魂海,感受到魂力又再次精純些許。

「試試這丹藥的功效」1

薛浩那出血冥丹,看著散發著清香的血色丹藥,沒有猶豫便吃了下去。血冥丹入口即化,丹藥的香味之中夾雜著些許血腥味,濃郁的藥力自嘴中流向四肢百骸。

薛浩運轉靈力,欲要帶動著藥力流轉全身。卻在這時,異變突起!

只見丹田之中,那枚黝黑的珠子顫動起來,在丹田之中來回翻滾,而此時血冥丹的藥力竟不受控制的吸收到丹田之中,隨之更是盡數被這黝黑的珠子吸收乾淨,一滴不剩。

而薛浩看到這幅情景似曾相識。果不其然!只見黝黑珠子再次顫動,血冥丹藥力再次噴涌而出,此時薛浩明顯能夠感受到這股藥力的精純,強大的藥力瞬間遍布全身。

「呃」

薛浩不由輕吟,隨即氣血翻滾,全身鮮血似乎開始狂暴起來。薛浩回過神來,急忙運轉靈力!

藥力帶來的狂暴卻沒有絲毫減弱,反倒是激起了嗜血之感!

薛浩只覺一股殺戮之意湧上心頭,雙目睜開眼中遍布血絲!

「怎麼回事?」

薛浩暗道不好,來不及思考心中默念清心咒!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風無起,波瀾不驚!……」

魂海內,蝌蚪銘文浮現,靈光閃爍將魂體周身的絲絲血色剔除!此時丹田之中的黝黑珠子不斷顫動,隱隱間有著嘶吟傳出,聽的薛浩不寒而慄!

隨著時間的推移,薛浩靈台清明,回過神來,體內狂暴的血液也已平靜,血液流淌帶著勃勃生機!

薛浩神入魂海,魂體小人安詳的端坐於魂海中央,沒有之前的邪魅之感。

「青老,剛才怎麼回事?」

薛浩問到,要知道《丹經》之中可是記載著血冥丹的藥力平和,絕對沒有如此狂暴。想想剛才那股按耐不住的殺戮之意,薛浩想想依舊后怕。

青老的模樣緩緩出現,俊美的臉龐之上透著遠不符的老沉。蒼老的聲音響起,青老緩緩走來,「你以後還是少依靠這珠子!」

「這珠子到底是什麼東西?」

薛浩萬分疑惑,這珠子是薛浩在磐石處偶然得到的,但薛浩卻從來不知道這珠子的如何使用,莫名奇妙的在丹田之中提純靈力。這也讓薛浩的靈力精純無比,威力遠超常人!

「你現在實力卑微,還是不用知道為好!」

青老說的話讓薛浩沒頭沒腦,剛想繼續追問卻發現青老的元神消散消失不見。

「神出鬼沒……」

薛浩小聲嘀咕,但是也已把青老的話記住了。

薛浩知道若沒有這珠子將靈力精純,薛浩的定然無法達到如此實力。現在讓薛浩不再使用這珠子,心裡的難受可想而知。

「靠自己提升實力才是正道」

薛浩內心想道,搖搖頭將腦海中的雜亂思緒拋擲腦後。呼盡一口濁氣,薛浩內視聽內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還算不錯」

薛浩感受到了脈搏的跳動宛如猛龍過江般涌動,血液流動帶著勃勃生機!原本鮮紅的血液愈發艷紅!薛浩臉色紅潤,雙目緩緩睜開,瞳內精光閃爍。

雖然服下血冥丹后實力沒有增長太多,但薛浩的根基又再次牢靠!薛浩境界提升過於快捷,自然需要一步一步的將根基打牢,若不是之前藉助天階火靈種的靈力踏出武者境,現在的薛浩恐怕還不能進步如此之快。

「要是還有這等靈物還多好」

薛浩心底暗自想法,不過這等奇遇可遇不可求,想想也就罷了。

「呼」

薛浩站起身,感受著身體的變化,只覺得感知能力強上不少,觀察四周竟有入微之相。薛浩心中一喜,「果不其然,這煉丹也可作為修行方法!」

若是被人知道,薛浩竟然想憑藉煉丹修行,恐怕會被人笑掉大牙。要知道每次煉丹都是九死一生,若是已此為修行方法,那不是與跳火坑沒什麼區別。

「這時間……」

薛浩看著窗外,天已亮,皎月隱秘,初陽攜紫氣東來。

薛浩打開門,入眼便見錢樂聖與南宮星淵兩人一早早起來。

只見南宮星淵手中寶劍出鞘,劍芒吞吐間帶著凌厲氣勢,華服輕飄身法踏出宛如清風拂過赫然是清風步法!

而錢樂聖揮動雙拳,一招一式間破空陣陣,聲勢浩大有著開山裂石的威力!

見薛浩已起,兩人收勢散氣,「起來了」,錢樂聖激動道:「你這傢伙,還真是深藏不露!」

南宮星淵也是抱著感激的目光看著薛浩,顯然這血冥丹給兩人帶來的不少好處。

「還行吧」

薛浩聳聳肩,絲毫沒有感覺有什麼好自豪的。彷彿煉製二階丹藥對他來說是稀疏平常的事那般。

看著薛浩那一臉淡然的模樣,錢樂聖不由無語……

「今天應該有我的比賽了吧」

薛浩說道,這兩人消息一向靈通,對比賽的事更是打探的萬分詳細。

「呃,該怎麼說……」

錢樂聖見薛浩提起這新人賽,頓時擺著一副古怪的目光看著他,「真不知道是不是你被雪藏還是運氣太好!」

「你倒是說」

薛浩見錢樂聖支支吾吾的樣子,不由疑惑。「你又輪空了。」,這是南宮星淵也來到跟前,也是一副古怪的眼神。

「又輪空了……」

薛浩也是好奇,輪空這個好的事情怎麼老是落在自己身上。不過薛浩可沒有因此高興,要知道薛浩可想要通過戰鬥來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

兩人若是知道薛浩心底的想法,定會說他腦子有問題。南宮星淵苦戰下才取得晉級的資格,這傢伙竟然還覺得很失望!

「星淵今天可有比賽?」

薛浩問到。

「自然。」南宮星淵苦笑道,對手的實力也越來越強,不過他可不會就此認輸。

「那現在就鬥武場吧」

薛浩看時間也不早了,今天索性也去看看比賽,順便熟悉一下對手的實力如何。

「好」

南宮星淵點頭道,而錢樂聖更是一副錢迷樣,「又要去掙錢了!」

「……」

「……」00 兩個時辰過去,薛浩緩緩睜開眼睛,雙目炯炯有神?魂海之內魂體再次閃爍光芒,薛浩神入魂海,感受到魂力又再次精純些許。

「試試這丹藥的功效」1

薛浩那出血冥丹,看著散發著清香的血色丹藥,沒有猶豫便吃了下去。血冥丹入口即化,丹藥的香味之中夾雜著些許血腥味,濃郁的藥力自嘴中流向四肢百骸。

薛浩運轉靈力,欲要帶動著藥力流轉全身。卻在這時,異變突起!

只見丹田之中,那枚黝黑的珠子顫動起來,在丹田之中來回翻滾,而此時血冥丹的藥力竟不受控制的吸收到丹田之中,隨之更是盡數被這黝黑的珠子吸收乾淨,一滴不剩。

而薛浩看到這幅情景似曾相識。果不其然!只見黝黑珠子再次顫動,血冥丹藥力再次噴涌而出,此時薛浩明顯能夠感受到這股藥力的精純,強大的藥力瞬間遍布全身。

「呃」

薛浩不由輕吟,隨即氣血翻滾,全身鮮血似乎開始狂暴起來。薛浩回過神來,急忙運轉靈力!

藥力帶來的狂暴卻沒有絲毫減弱,反倒是激起了嗜血之感!

薛浩只覺一股殺戮之意湧上心頭,雙目睜開眼中遍布血絲!

「怎麼回事?」

薛浩暗道不好,來不及思考心中默念清心咒!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風無起,波瀾不驚!……」

魂海內,蝌蚪銘文浮現,靈光閃爍將魂體周身的絲絲血色剔除!此時丹田之中的黝黑珠子不斷顫動,隱隱間有著嘶吟傳出,聽的薛浩不寒而慄!

隨著時間的推移,薛浩靈台清明,回過神來,體內狂暴的血液也已平靜,血液流淌帶著勃勃生機!

薛浩神入魂海,魂體小人安詳的端坐於魂海中央,沒有之前的邪魅之感。

「青老,剛才怎麼回事?」

薛浩問到,要知道《丹經》之中可是記載著血冥丹的藥力平和,絕對沒有如此狂暴。想想剛才那股按耐不住的殺戮之意,薛浩想想依舊后怕。

青老的模樣緩緩出現,俊美的臉龐之上透著遠不符的老沉。蒼老的聲音響起,青老緩緩走來,「你以後還是少依靠這珠子!」

「這珠子到底是什麼東西?」

薛浩萬分疑惑,這珠子是薛浩在磐石處偶然得到的,但薛浩卻從來不知道這珠子的如何使用,莫名奇妙的在丹田之中提純靈力。這也讓薛浩的靈力精純無比,威力遠超常人!

「你現在實力卑微,還是不用知道為好!」

青老說的話讓薛浩沒頭沒腦,剛想繼續追問卻發現青老的元神消散消失不見。

「神出鬼沒……」

薛浩小聲嘀咕,但是也已把青老的話記住了。

薛浩知道若沒有這珠子將靈力精純,薛浩的定然無法達到如此實力。現在讓薛浩不再使用這珠子,心裡的難受可想而知。

「靠自己提升實力才是正道」

薛浩內心想道,搖搖頭將腦海中的雜亂思緒拋擲腦後。呼盡一口濁氣,薛浩內視聽內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還算不錯」

薛浩感受到了脈搏的跳動宛如猛龍過江般涌動,血液流動帶著勃勃生機!原本鮮紅的血液愈發艷紅!薛浩臉色紅潤,雙目緩緩睜開,瞳內精光閃爍。

雖然服下血冥丹后實力沒有增長太多,但薛浩的根基又再次牢靠!薛浩境界提升過於快捷,自然需要一步一步的將根基打牢,若不是之前藉助天階火靈種的靈力踏出武者境,現在的薛浩恐怕還不能進步如此之快。

「要是還有這等靈物還多好」

薛浩心底暗自想法,不過這等奇遇可遇不可求,想想也就罷了。

「呼」

薛浩站起身,感受著身體的變化,只覺得感知能力強上不少,觀察四周竟有入微之相。薛浩心中一喜,「果不其然,這煉丹也可作為修行方法!」

若是被人知道,薛浩竟然想憑藉煉丹修行,恐怕會被人笑掉大牙。要知道每次煉丹都是九死一生,若是已此為修行方法,那不是與跳火坑沒什麼區別。

「這時間……」

薛浩看著窗外,天已亮,皎月隱秘,初陽攜紫氣東來。

薛浩打開門,入眼便見錢樂聖與南宮星淵兩人一早早起來。

只見南宮星淵手中寶劍出鞘,劍芒吞吐間帶著凌厲氣勢,華服輕飄身法踏出宛如清風拂過赫然是清風步法!

而錢樂聖揮動雙拳,一招一式間破空陣陣,聲勢浩大有著開山裂石的威力!

見薛浩已起,兩人收勢散氣,「起來了」,錢樂聖激動道:「你這傢伙,還真是深藏不露!」

南宮星淵也是抱著感激的目光看著薛浩,顯然這血冥丹給兩人帶來的不少好處。

「還行吧」

薛浩聳聳肩,絲毫沒有感覺有什麼好自豪的。彷彿煉製二階丹藥對他來說是稀疏平常的事那般。

看著薛浩那一臉淡然的模樣,錢樂聖不由無語……

「今天應該有我的比賽了吧」

薛浩說道,這兩人消息一向靈通,對比賽的事更是打探的萬分詳細。

「呃,該怎麼說……」

錢樂聖見薛浩提起這新人賽,頓時擺著一副古怪的目光看著他,「真不知道是不是你被雪藏還是運氣太好!」

「你倒是說」

薛浩見錢樂聖支支吾吾的樣子,不由疑惑。「你又輪空了。」,這是南宮星淵也來到跟前,也是一副古怪的眼神。

「又輪空了……」

薛浩也是好奇,輪空這個好的事情怎麼老是落在自己身上。不過薛浩可沒有因此高興,要知道薛浩可想要通過戰鬥來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

兩人若是知道薛浩心底的想法,定會說他腦子有問題。南宮星淵苦戰下才取得晉級的資格,這傢伙竟然還覺得很失望!

「星淵今天可有比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