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危險嗎?」說着,大橘速度加快一程。

「不用,不算危險,我一直以來可是很厲害的,那幾隻臭魚爛蝦根本不是我對手,只是之前打算藏拙,以和為貴,不想惹麻煩,現在發覺不惹都不行,畢竟從我踏出山門的那一刻起,就陷入了這場紛爭。」

「那更要我幫忙了,就你那腦子,連一隻貓都能欺負,更別說其他人了。」很快,大橘就看到了在屋頂上坐着的張玄,一個飛縱竄了上去,坐在了旁邊。

見大橘那麼快就來,心中是又驚又喜,笑罵到:「你這短胳膊短腿的能幹什麼,暫時不要跟着我,先去紫光宗那玩一段時間,等我處理好事情就來帶你回羅浮,我跟你說啊,我山上還有一隻雲豹。」

「公的?母的?」

被突然打斷,張玄一把拽過大橘貓:「你說呢,不過人家估計看不上你這隻肥貓。」

「沒事,好歹本喵也是有三百喵後宮之貓,對付母貓手段那是出神入化,已至無人能比之境。」

「算了吧,就你的體格,還三百,三隻都夠嗆。好了,不說笑了,待會你直接帶着那幾人跟齊雲子回紫光宗去見紫光上人就行了,上人按師門來說是我的師兄,按輩分的話也算我老祖人物,千萬別給我搗亂。」

大橘一聽張玄如此說,心思一動,吐出如意:「這東西你帶着吧,本喵還用不到。」

張玄也沒廢話,接過如意,這東西確實有用。

「看,那邊有一隻小母貓。」

「哪裏,在哪裏?」待到大橘貓四處搜尋之後發現自己上當,想要報復一下之時,張玄已經不見了。

一刻鐘后,張玄現出身行。這隱身術果然還不夠完善,應該改進一下,這氣味可不是那麼好隱藏的。

翻身下了屋頂,往客棧而去,之前城中人口太多,不好一個個查探,現在目標已經確定,雲飛器嗎?名字倒還不錯,就是運氣差了點。

慢慢來到客棧之下,看着收拾東西準備回去的十一人,以及旁邊的一位金丹修士,應該是叫順信。

「清玄師叔,您老人家怎麼到這來了。」順信見張玄出現,心中暗自糟糕一聲,先前用了張玄的名號來勸解師叔,結果現在人家正主來了,到有點不好弄了。

「順信是吧,放心,我不是來找麻煩的,不知道友還要躲到什麼時候。」

「清玄道人不愧是羅浮親傳弟子,那麼快就發現了。不過我不去找你,你到來找我,不怕我打斷你的狗腿嗎?」說着雲飛器身上冒出一個黑影,慢慢凝聚成形。

「師兄,你不是死了嗎?怎麼會。」

黑影正是九百年前的順禮,不過當時他是人,現在便是鬼仙。

這時天邊湧現紫光,順禮眉頭一鄒。

「清玄道人,可敢與我單獨比試,人多可不算本事。」

「當然沒問題,師兄我理解你的心情,不過此事你現在的身份不適合插手。」張玄對着天邊行一個禮,紫光退去。

「多謝師弟,有空代我向師叔和真人問好。」

「都是一家人,客氣了。」說完,張玄轉向黑影:「走吧,無名氏。」

一道紫光閃過。

黑影怒極,大罵到:「老子有名,叫順禮。」

「不,順禮早在九百年前壞師父肉身時就死了,你只是一個無名孤魂,師叔叫你無名氏沒錯。」順信見到師兄還在,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裏去。要不是修為不夠,都想自己上手了。果然永遠只有逝去的才是最好的。師父,為師為父,弒師之人與父母之仇相差無多。

「唉,師弟,往事不畢再說,還請督促一下這些為兄不成器後人,他日必有厚報。為兄走也。」話音一落,整個人化作黑霧追着紫光而去。

天空之中,一道紫光閃過。來到一處千丈山峰之上。

片刻之後,一道黑霧降臨。

「來了,黑面鬼。」

「清玄道人,沒想到你這嘴可不怎麼乾淨。」

「有嘛?」哈了一口氣,張玄聞了一下「沒事啊」

「嬉皮笑臉,看打。」

黑氣繚繞,化作一團霧氣,直撲而來。

張玄眉頭一皺,有點意思,好好一個紫光劍被煉成了黑墨劍,正好試試威力。

神念一動,一隻元氣巨手出現,反手就是一巴掌,一道黑影如蒼蠅般倒飛出去。不過元氣巨手之上也出現了道道細小的坑洞。

之前張玄就想過,十個破丹期都打不過自己空手,可不是開玩笑的。自從掌握五雷法入門之後,還一直沒認真用過,不然真的都以為自己的雷法是用來玩的。

從入門開始直到後面成就元嬰,張玄就一直在藏拙,因為他知道不管幹什麼,都需要有後手,就像在開陽葫蘆峰時,張玄和大師兄燕正就談論過,姬晨等人不是自己對手。當時一樣,現在更一樣。

本來大家師兄弟一場,雖說不是生死相交,但總歸有緣,讓一下還真就得寸進尺了。好歹也是多活過一世之人,關於念力這種能力不會開發才怪。

神念範圍在十里之內,比其他元嬰距離遠一倍,意味着攻擊距離和能力都強一倍,修仙玩的就是靈魂力量,要不是不想太耀眼,還輪得到你們炫耀。

法力運轉,化虹一閃,先前剛修鍊之時便能一遁百里,現在能在自己神念範圍內以百里一遁的速度移動,速度之快,堪比瞬移。

來到黑霧即將砸落的地方,手中玄色雷光閃耀,電光沒有聲音,外形也不華麗,就像湖中冰塊上的裂縫,只有單衣行走在其上,才知可怕之處,那是能凍結靈魂的力量。

沒有一掌隔空打過去,而是在黑影身上一掌拍下,威力爆發,黑影沒有飛出,而是直接化作一塊黑冰。

「誰給你的膽子敢在師叔面前跳,讓我想想啊,姬晨、暮秋、還是清雅。」見黑冰之中黑影沒動靜,張玄也沒費事再問下去,手中出現一條繩索,將冰塊捆了起來,手中出現一道黃符,一下釘在黑冰頭部,蓋上印章。

「師兄,這傢伙交給你了,自己派人來帶回去。」

「師弟放心,自去便是。」

張玄聽到答覆,虹光一閃,往榮國方向飛去,還有一個,得好好玩玩。

待到張玄走後不久,一位紫袍背劍老道出現,袖子一揮,便將人收了進去。

羅浮

丹霞峰,羅浮真人點頭一笑。

「師父,有甚喜事,說來聽聽。」

真人笑看了大徒弟一眼,笑着言道:「你小師弟擺脫心中魔障,難道不是一件該高興之事。」

「清玄師弟,如今還不到一百,就有心中魔障,這也太快了吧。」

「人與人不能一概而論,有的人至死仍是少年,有的可能是幼兒便有哀愁。你師弟是天生聰慧,可謂是成也聰慧,敗也聰慧。年幼之時便能專研出製鹽之法,引你師伯前去查看,得到仙緣。

可偏偏就敗在這聰慧之上,你們幾位師兄弟,各有來歷靠山,你師弟同樣也有,但是他估計是時間多,想得太多,聰明反被聰明誤。丟失了沖關一怒的少年熱血,如若是幾千年前還好,畢竟那時天地昇平,弱點也就弱點,柔弱也好,劫難少一點。但是現在不同,大周氣數將盡。

祖師曾經說過『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舉之;將欲取之,必固予之;是謂微明,柔弱勝剛強。』此時的大周就是處於這個階段。」

「那為何都知道的事沒人阻止,又和師弟有什麼關係?」

真人笑了笑:「痴兒,你三師弟和清玄誰人更強。」

燕正思索一番回到:「從外界名聲上看是清晨師弟更強,清玄師弟名聲都快臭大街了。但我心中還是更偏向清玄師弟,就算其他二位師弟師妹也不是對手。」

點了點頭,真人繼續說到:「大周快亡了,這些年大周人道之氣不穩,導致人心浮躁,被權勢功名迷了眼睛。要想根治,需得付出巨大代價,牽扯太大,王族是不允許的。而且近些年妖魔被人道氣運餵養,魔氣四散開來,導致人心中生蟲,清晨自小生在王族,猶如天人高貴,加之天賦奇高,倍受尊崇。為師問你如果你生於一個從骨子內都透露瘋狂的地方,你會如何,這時又來一個鄉下小子奪走你的名聲和威望,你又該如何。」

「不死不休,但為何其他二人沒事。」燕正修行千年,知道一些事情,但無奈長年跟隨在真人身旁,對於人情算計自然不是太懂。

真人也沒料到自己大徒弟會這麼一說,拍手而道:「是了,你天性儒雅,又常年跟在為師身邊,自是不知這些。待到你師弟回山,你可下山自行領悟。」

燕正回應了一聲是之後,沉思片刻。

「師父,既然你知道這些,為何還要收清晨為弟子,別和我說被逼無奈,您老人家動起手來不比幾位師伯差。」

真人一愣,然後笑道:「其一,我們開闢羅浮洞天,是在大周領土,作為仙人可以有傲骨但不能蠻橫霸道;其二,千年前大周為奪得人皇之位,勾結妖魔入駐人界,導致他們有人道氣運庇護,為師不好動手,但現在有了引子,時機一到便是算總賬之時。其三,是姬晨父親知道天子近些年來的作風,特來求我,讓為師給大周保下點命脈。好了不說了,你先回去教導一下那些新弟子吧!」

「師父,徒兒告退。」 告別了蘭家,秦睿一行五人繼續踏上了修行的道路。

「兄弟,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啊?」

「我想去雲魅大森林待一段時間,然後再去紫雲宗走一趟,那裡畢竟是帝國內最古老的宗門,從裡面我相信一定能夠學到一些東西的。」

烈日炎炎,地面被太陽烤的發熱,地面上出現了巨大的裂痕,「這是什麼鬼地方,有三年沒下雨了吧?」

「二哥,別抱怨了,過了這一陣兒子就好了,畢竟我們現在在沙漠的外圍。」

「難道我們要穿越沙漠?」秦峰聽到秦睿的話,言語中充滿了疑問?

「沙漠我們肯定是要穿越的,但不是現在,我們現在是先到穿過此座山,前往星魅大森林,在大森林我們將度過一段時間,然後再穿過金虹大沙漠,最後將是我們的最終目的地,紫雲宗!」

「還需要這麼長的時間,說實話星魅大森林我們還真的有很長時間沒有過去了!」秦峰發出了感慨!

「是啊,不知道鄔家兄弟和魏虎大哥現在怎麼樣了,不知道有沒有在當地形成一定的勢力啊!」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們了,說實話,我們給他們帶過去的麻煩已經夠多了!」

秦鳴點了點頭,魏龍魏虎兩兄弟反目,鄔彤鄔祥二人險些喪命,都是因為他們的參與才引起了這些事情的發生,現在他們實在不想再去打擾他們平靜的生活。

「走吧,我們還是進雲魅大森林吧,我想在這裡面達到人仙五重的實力以後我們再出來,這裡面危險性也是極大的!」

秦峰等人表示同意,雲魅大森林裡面危險重重,裡面甚至還有著上古凶獸,這些凶獸的實力不亞於人類王仙的實力,甚至有些妖獸已經修鍊成人形,在大森林中更是稱王稱霸。

「嗯,不過三弟,你現在要完成一件事情就是先讓自己晉入到人仙二重,我觀察你現在的氣息已經是極其不穩定了,要是進入雲魅大森林以後你再去晉級,那危險會提升很多的!」秦鳴對秦睿告誡說。

秦睿點了點頭,他現在也已經感覺到了自己似乎摸索到人仙二重的層次。

他找到了一處比較安靜的地方坐了下來,其餘四人為其守住周邊,不讓其受到外界的打擾,秦峰還不忘戲謔秦睿一句:「三弟,能夠讓四人為你護法,你可以說是秦家新一輩的第一人了。」

「呵呵,辛苦諸位了!」

秦睿閉上眼睛,立刻進入到修鍊狀態,緊接著周圍原本平靜的空氣立刻變得躁動起來,裡面蘊含的靈氣慢慢從空氣中滲出,源源不斷的注入到秦睿的體內。

當外部的靈氣注入到體內的時候,體內的靈氣像餓虎撲食一般朝著外部的靈氣侵蝕過來,兩股能力在秦睿體內碰撞在一起,一股疼痛刺激著秦睿,不過堅韌的性子讓其硬生生咬住牙沒有任何的吭聲。

秦睿慢慢凝聚心神,慢慢引導者那股天地間的靈氣順著自己的經脈慢慢遊走,不過其體內的金火就像是門將一般將靈氣擋在外面,靈氣想要順利通過經脈就必須要經過自己的淬鍊。

天地間的靈氣經過金火的吸收,能夠進入到秦睿體內的靈氣只有三成,但是僅剩下的三成靈氣也是無法完全進入到秦睿的血府熔爐中,因為在道路上還有另一隻攔路虎乾坤金鼎。

乾坤金鼎沒有對靈氣進行淬鍊,但是它卻是在不斷地吸收靈氣,外界源源不斷的靈氣都被其吸收,時間過去好久,乾坤金鼎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依舊吸收著靈氣。

秦鳴看到外界的能量一直注入到秦睿體內,撇了撇嘴嘟囔道:「三弟這真的是一重晉陞二重嗎?怎麼感覺吸收外部的靈氣比我當初從人仙巔峰晉陞到地仙的時候還要多呢?」

另外三人表示不比他知道的多,吉越朝著他聳了聳肩,「我也不清楚,當年我晉陞的時候非常順利,沒有像兄弟這樣!」

其實秦睿能夠吸收眾多的靈氣也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天地間的能量達到其體內后首先體內的金火要淬鍊一次,淬鍊結束后乾坤金鼎要將自己填滿,填滿完成之後的靈氣才會來到秦睿體內的血府熔爐,血府熔爐需要靈氣來滋養,最後才會來到其靈氣氣旋內,當靈氣氣旋被填滿后才會真正的晉陞到人仙二重,現在秦睿將自己體內外逸的靈氣吸收后根本達不到晉陞的層次,還需要從外界吸收更多的靈氣。

整整持續了半個多時辰,一縷靈氣終於透過乾坤金鼎繼續順著經脈走了下去,此時靈氣已經所剩無幾,但是裡面蘊含的能量卻是精純無比,那股靈氣來到秦睿血府熔爐的時候,強橫的能量險些將熔爐壁給擊碎,疼的秦睿直接從修鍊狀態中清醒過來。

「穩住心神,否則你將會被這股能量給撞擊成重傷!」秦雲的告誡聲在其心中響起。

微微點了點頭,秦睿再次進入到修鍊狀態,此次秦睿對能量的吸收變得更加瘋狂,天地之間能量也變得更加的迅猛,漸漸地周圍的能量以肉眼看見的速度形成了一個漏斗狀,源源不斷的湧入到秦睿的體內。

秦睿倒是不擔心這些能量中摻雜了眾多的雜質,金火和乾坤金鼎會將大部分的雜質給徹底淬鍊完成,剩餘小部分的能量雜質會被血府熔爐徹底煉化,等到靈氣氣旋內的靈氣,可以說是非常的精純,不含任何雜質。

那股龐大的力量湧入到自己的體內,秦睿自身也是不斷的壓制,但仍然是捉襟見肘,畢竟能量的規模實在太多龐大,秦睿只能先引導著一部分能量遊走在自己的經脈,其餘的能量任其在體內胡沖亂闖,不過其體內容易被傷害到的部位已經被秦睿用金火給徹底保護起來,儘管靈氣的亂闖會讓秦睿感覺到疼痛,不過不會對其造成大的傷害!

但是意外還是發生了,那股磅礴的能量居然直接衝破了金火的阻擋,直接將金火頂到了血府熔爐內。

「媽的,不是吧,快給老子停下來!」隨著外界能量的不斷湧入,秦睿的經脈此刻也變得脹痛起來,他瘋狂壓制靈氣的吸收,要是能量再這樣無休止的湧入到體內,恐怕自己難逃經脈脹裂的命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