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紫英也發現了事情的不對。

為什麼幾個永生,敢對永恆之主咆哮。

更為重要的是,這幾個永生,還是精靈之主的下屬。

林笑一把接過那三頭奇美拉的卵,開口喝道:「讓雲煙公主出來,我將這枚獸卵送給你們。」

「做夢!」

一個永生長老冷笑道:「雲煙那個賤種背叛精靈族,將精靈族送給外人……她必死無疑。」

「是嗎?」

林笑冷笑道:「雲煙公主乃是精靈之主的女兒,你們卻敢稱她為賤種?你們有沒有將精靈之主放在眼中?」

「在雲煙背叛精靈族的那一刻,她便不是精靈之主的女兒了。」

那個永生長老冷笑道。

林笑看了一眼精靈之主,發現此刻的精靈之主,已經面無表情。

「究竟是怎麼回事?」

林笑等人面面相覷。

這似乎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那麼,我就將這枚卵毀掉吧。」

咔嚓——

突然間,林笑一用力,一道小小的裂紋,出現了在了那金色獸卵的表面。

「不要!」

這十個精靈族的長老,齊齊發出一聲大喝。

永生之力,再度凝聚起來。

似乎一言不合,這幾人就要將林笑等人格殺在這裡。

「精靈之主已經被這十個長老架空。」

突然間,羽落的聲音,回蕩在林笑的腦海中。

「現在,精靈維度的世界樹正在枯萎,精靈之主不得不將他的永恆之力,與世界樹的力量融合到一起,為世界樹灌輸生命。」

「世界樹是精靈維度的生命之源,一旦世界樹死亡,那麼精靈維度中的精靈,也將失去活力,無法繼續統治這個世界。會被其他族類取代。」

「也正是這樣,現在的精靈之主,是無法隨便動用力量的。所以精靈族的大權,就被這十個長老掌控。」

「精靈之主背後的那個天君,也是當初算計我的那幾個天君中的一人。」

林笑這才明白過來。

「不過現在,也是因為精靈之主失去了利用價值,所以他背後的那位天君,也放棄了精靈維度,否則精靈之主就算是與世界樹融合,也不至於被十個永生欺到頭上。」

「想做什麼就做吧,我給你撐腰。」

「嗯。」

林笑回答道。

「精靈之主,我幫你恢復世界樹的生機,如何。」

突然間,林笑開口笑道。

「你說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十個精靈族的長老,以及精靈之主,同時驚呼一聲。

與此同時,精靈之主從王座之上站了起來。

「小輩,你休要信口雌黃,我精靈族的世界樹,什麼時候需要你來恢復生機了!」

一個永生長老開口怒斥道。

「你說的話可是真的?」

精靈之主則是看向林笑,一字一頓的說道。

「自然是真的。」

林笑點了點頭。

「精靈之主,不要相信他!他是無盡之城的人,是無盡之城來毀滅精靈維度的姦細!」

一個精靈長老尖聲叫道。

「你確定無盡之城想要毀滅精靈維度,需要我這個姦細?」

林笑看著那精靈族的長老,開口笑道:「如果你真的想要精靈維度毀滅,產生紀元……這很簡單,我隨時隨地可以召喚偉大的赤練·長生殿下,他老人家動動手指,你這個精靈維度,就要毀滅。」

「誰是老人家!」

「你才是老人家!」

「你全家都是老人家!」

就在這個時候,羽落的聲音出現在林笑的腦海中。

林笑的臉色一變,他急忙陪笑道:「赤練·長生是老人家,我家羽落是青春無敵美少女,怎麼會是老人家呢……」

「誰是你家羽落!!!」

羽落再次罵道,隨後,就再也沒了聲息。

林笑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剛剛赤練·長生大人覺得你們說的話,得罪了他……所以他想要過來毀滅你們精靈維度……還好被我勸住了。」

林笑再次擦了擦腦門子上的冷汗。

一片未知的虛空當中。

羽落:「……」

……

精靈族的幾個長老,臉色微微的變了變。

「姑且讓他試試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柔和的女聲,從精靈神殿的內殿中傳出。

緊接著,一個暗精靈從其中走了出來。

暗精靈與普通的精靈,截然相反。

普通的精靈,優雅,純潔,崇尚自然。

而暗精靈……

嗯,則是那種比較淫.糜,下賤的那種。

同樣,現在出現的這個暗夜精靈少女,也是一樣。

她幾乎是**著出來的。

大片大片帶著微微的黑色的皮膚,暴露在空氣當中,胸前那兩座山峰,隨著她的腳步,而不斷的顫抖著。

站在林笑身邊的上官邪情,輕輕的上前了一步,擋住了林笑的視線。

「這個傢伙,絕對不能成為你的妃子!」

上官邪情警告道。

林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著點頭。

「大長老!」

見到這個暗精靈出現,那十個精靈族的長老,都微微的躬了躬身,表示尊敬。

「精靈族的大長老?」

林笑等人的臉色微變。

這個大長老身上的氣息,浩如煙海,甚至比那十個永生級長老加起來,都要強大。

她至少是永生巔峰的實力。

林笑現在,也擁有永生級戰力。

但那也只是普通的永生,在這大長老的面前,林笑依舊是螻蟻。

「謝過大長老。」

林笑也微微的躬身。

「仙不忙謝。」

大長老對著林笑笑道:「若是成功了,你們自然可以帶走雲煙公主,甚至那三頭奇美拉,你們也可以留下。」

「若是失敗了……」

「失敗了,你們這兩個小白臉,就要成為我的男寵。」

大長老對紫英和林笑拋了一個媚眼。

上官邪情就要發作,卻被林笑拉住。

「而你身邊這個少女……則是要成為我兒子的女奴。」

大長老繼續說道。

這一次,林笑要發作,卻被上官邪情拉住。

「我呢我呢!」

驢子的兩隻眼睛,都冒出綠光了,它的嘴巴里流出哈喇子,直勾勾的盯著大長老胸前那兩座偉岸的山峰。

但是大長老卻沒有搭理它。

「跟我來。」

精靈之主看了一眼林笑,然後走下王座。

……

精靈神殿建立在世界樹之下。

精靈神殿,自然也能夠通向世界樹的內部。

世界樹的本源,是一顆綠色的晶核。

此時,這顆原本應該煥發出濃郁生機的晶核,卻是顯得黯淡無光。

其上,也多出了一道道猙獰恐怖的裂紋。

若非是其上,繚繞著一道一道的永恆之里,不斷的為它輸送能量,怕是這顆晶核,早就破碎了。

「只要修復了這顆晶核,世界之樹,就可以煥發出升級了嗎?」

林笑看著眼前的這棵大約又萬里大小的晶核,開口問道。

「修復世界之樹的晶核?」

大長老微微的一笑:「當年天君出手,都沒有修復……你以為,憑藉你一個小小的真神,就能夠修復這顆晶核了嗎?」

「世界樹是精靈族的聖物,但也並不是唯一……世界樹毀滅,只要我們找到三頭奇美拉,三頭奇美拉同樣也會取代世界樹,守護精靈族。」

說話間,大長老看了一眼林笑手中的那顆金色的卵蛋。

「三頭奇美拉取代世界樹?」

林笑冷笑道:「世界樹死了,與世界樹幾乎融為一體的精靈之主,怕是也會隨之隕落吧。」

大長老沉默。

其他十個長老,也都不說話。

雲煙不將三頭奇美拉的獸卵帶回去,固然是為了成全紫英。

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

一旦精靈族得到三頭奇美拉,那麼他們必然會全力培養這個新的聖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