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每次遇到姑娘你,都是這麼狼狽呢,對了,找到哥哥了么?」一道溫和的聲音自男子的身後響起。

雪飛飛偏過腦袋,就看到一身紅衣的羅音。

「音公子,你們,你們」雪飛飛眼角還嗜著淚珠,這副模樣倒是有種楚楚動人的感覺。

羅音大方的站出來,「飛飛姑娘,這是我家公主,出門辦點事情,途經星辰學院,想要來瞧瞧,沒想到會遇到飛飛姑娘」。

這番解釋,很快雪飛飛便知道了他們為何出現在這裡,看樣子真的是走走看看,因為只有羅音和羅閻粼兩人。

「女孩子,經常哭,就不美了」羅閻粼溫柔中帶點冷漠,拿出一塊白色的手帕遞給雪飛飛。

雪飛飛接過,心裡有些委屈,眼淚又襲來,但是想著男子說的,愣是把淚水咽了回去。

「不介意的話,和我們一起走走吧,說說你的煩惱,或許就好了也說不定」羅閻粼勾唇,眸光微閃,淡淡的看著雪飛飛。

雪飛飛覺得,現在的她真的沒臉在星辰學院待下去了,哥哥也不會找她,她為何要回去自取屈辱,雪家,也回不去了,雪家,呵呵。

「我跟哥哥吵架了,哪裡都不想去,還是不跟著你們了,打擾你們遊玩的興緻不好」。

雪飛飛拒絕道,畢竟才是認識,她還是有些戒心。

「你是雪家大小姐?」羅閻粼忽然開口問道。

雪飛飛本來臉上不好,但是想著都這樣,敗壞雪蘿玥的名聲也沒有關係,「我現在,哪像什麼大小姐,楓哥哥都不疼我了,我再也不要回去,我要讓他後悔!」。

這句話讓羅閻粼和羅音兩人對視一眼,勾起唇角。 雪飛飛嘴上既不承認也不反對,反正她雪家養女的身份還在那裡,也算半個小姐。

這萬一別人誤會,那也只不過是因為對方沒有問清楚。

不過,看著面前帥氣的男子再一次因為雪家小姐的身份而對他這般溫柔,她就繼續當雪家小姐,享受待遇便好。

而且,這兩人似乎不曾見過雪蘿玥,也不曾知道她,這樣最好。

以後,她會讓別人看到,即使沒有雪家的庇護,她也能夠過得很好。

羅閻粼勾唇,眼中閃過一絲暗芒,看來,人應該沒有找錯。

「兄妹倆哪有隔夜仇,冷靜一下便會好的」羅閻粼勾唇,安慰道。

頓時,雪飛飛覺得,被人安慰理解的感覺是好的,「或許吧,不過如今我不過是漂浮之人,怨也怨不得」。

羅音和羅閻粼兩人一致認為,雪飛飛就是跟家裡鬧矛盾,沒有往其他地方多想。

「飛飛姑娘若是不介意的話,可以隨我們去我的家鄉看看,到時候,散心結束可以回來,也好看看你哥哥在不在乎你,若是他中途來找你,那便隨他回來如何?」。

羅音眼眸微閃,有好的邀請道。

雪飛飛眼前一亮,她正愁沒有地方去。

不過,她還是猶豫了一下,餘光看著羅閻粼,「這樣……會不會太打擾了?」。

羅閻粼勾唇,「能夠有機會邀請到你這樣的美人,是閻粼的榮幸」。

「羅公子說的哪裡話,飛飛打擾之處,還請羅公子不要介意」這句話,相當於雪飛飛答應了。

羅閻粼心裡暗爽,簡直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不過,他還是覺得,有必要再試探一下雪飛飛。

一邊走著,羅閻粼開始不經意的開口,「飛飛姑娘,你哥哥惹惱你,為何不找你娘親,回頭教訓一下她呢?」

雪飛飛眼神一暗,「我很小就沒有娘親了,是哥哥把我帶大的」。

這句話相當於給羅閻粼一個定心丸,是她沒有錯。

「抱歉,閻粼不該勾起飛飛姑娘的傷心事」羅閻粼充滿歉意的開口。

雪飛飛搖頭,「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現在也挺好的」這樣的她就像一個堅強的姑娘,而羅閻粼覺得,這是聖女大人的女兒沒錯,溫柔可人卻不失堅強。

「說一些開心的事情吧,我跟你說,我們家鄉啊,那裡的景色跟這裡有很大的不同……」。

心裡已經確定雪飛飛就是新一任的聖女,羅閻粼和羅音兩人打道回府。

於此同時,學院里,玉絕塵正在安排一些事情。

「聖女出現了」玉絕塵淡淡的開口,對著羅成說道。

找到聖女了,「太好了,公子,我們比他們先一步找到聖女,那個位置一定是我們的」。

玉絕塵卻沒有想象中的開心,為什麼,聖女要出現呢,不出現,多好。

「公子,你?」不開心?這句話,羅成當然不敢問。

玉絕塵看著窗口,眼神幽幽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公子,您該不會是真的對那個羅玥動心了吧,可聖女她,再說了,玉夫人不會同意的,除非以後你坐上那個位置,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羅成皺眉,忍不住開口道。 玉絕塵皺眉,眼神閃爍,「我知道」,娘親一直希望她找到聖女,登上那個位置。

以前他或許覺得無所謂,但是自從一個身影出現在他的腦海里,一切都變了。

出來的時候,他覺得,只要找到那個女人就行,但是現在,他發現她是那麼的吸引人,忍不住,這顆心開始為她淪陷,是真的淪陷了。

她希望以後娶的人是她,但是,娘親那裡……。

「羅成,密切注意雪飛飛的動向,在無人的時候,帶她回去,交給娘親」玉絕塵想了想開口道。

羅成一愣,「那公子你不回去?」公子不會去,一切沒有意義可言。

玉絕塵抿唇,「我」。

忽然,一直小小的,有點透明的蝴蝶飛進房間,蝴蝶化成粉末,在桌子上拼出一排小小的字。

娘遣人,人到否。

玉絕塵眉頭狠狠的擰在一起,娘親派人出來,難不成,羅閻粼也出來了,人沒找到他,想必已經被羅閻粼解決了吧。

他的手忍不住握成拳頭,眼神冰冷至極。

「公子,還有一個消息」羅成的手上有一隻蝴蝶,輕輕煽動者翅膀,這蝴蝶落在另一張桌子上,粉末化成一行字。

「閻帶聖女歸」。

「什麼?公子,這是怎麼回事?」羅成看著這些字,驚訝地大喊。

玉絕塵的頭都快要大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出去打聽一下雪飛飛的下落」之前才看到雪飛飛,不可能這麼快就落在了羅閻粼的手中。

羅成臉色沉重,應了一聲跑出去。

很快,他火急火燎的跑回來,「有人看到雪飛飛出學院以後,沒有再回來,而屬下這眼線,分明是羅音那裡傳來的」。

也怪他太急,應該早點想到的。

他的話音剛落,玉絕塵起身,一下子消失在房間里。

「我的公子啊,這個時候,你還要去做什麼?」羅成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原地走來走去。

一出門就聽到雪蘿玥受傷的消息,以至於他沒有注意到雪飛飛的問題,而羅成也是,忽略雪蘿玥的問題,只注意到雪飛飛。

兩人就這麼錯過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玉絕塵徑直來到雪蘿玥的小院,此刻的雪蘿玥淡定的坐在院子里,因為有丹藥,恢復的還是挺快的。

「你來做什麼?」雲絕殤冷漠的看著玉絕塵,眼神中滿是寒冰,彷彿能夠將人凍傷。

玉絕塵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看著雪蘿玥。

「我不得不走了,但是你等我,我會回來找你的」說完,轉身,三兩下消失在雪蘿玥的面前。

眾人莫名其妙,雪蘿玥也是一頭霧水,等他?憑什麼等他,神經。

見雪蘿玥一點沒有把這件事放在身上,眾人也沒有說什麼。

繼續聊天的聊天,說話的說話。

若是哦玉絕塵再仔細一點,就會看到雪蘿玥旁邊的雪尋楓,和平時不一般的眼神。

也許他在多呆那麼一小會,就能聽到雪尋楓喊雪蘿玥妹妹,但是,他沒有注意。

「公子,你回來了,你去哪了?」羅成一轉身,就看到站在門邊的玉絕塵,提起的心一下子落回肚子里。 「回去,你收拾一下」玉絕塵皺眉道,他想明白了,若是到時候,羅閻粼得到那個位置一定不會放過他,正如他要是在那個位置也不會放過她一樣。

而且,沒有強悍的勢力,他拿什麼跟那個男人爭,雖然他不知道那個男人的來歷,但是直覺告訴他,不簡單。

有的東西,需要去爭取,比如愛情。

所以,權力他不可能放棄。

玉絕塵不知道,在他這麼覺得時候,離雪蘿玥擇偶的標準,已經差的不是一星半點,而是整個世界的距離。

雲絕殤,能夠放下勢力陪她,玉絕塵做不到的,雖然說是想要勢力來爭取,但是為什麼不是在一起了,為她去打拚。

這就是他和雲絕殤的區別,可惜,他不知道。

「已經收拾好了」羅成得意的說道,他早就料到自家公子遲早會回去,所以他早就把東西收拾好。

玉絕塵頷首,「我去導師那裡通知一聲,你先去安排,即刻啟程!」。

「是」羅成喊了一聲,快速的退下。

玉絕塵嘆了口氣,他還想多在這裡,多在羅玥的面前混個眼熟,看來只能下次了。

他不是,有的人不是他讓等就會等他的,更何況雪蘿玥不存在等他的道理。

正當玉絕塵出門的時候,小院外遇到了柳詩瑤。

「絕塵,看你行色匆匆,是要出門么?」柳詩瑤瞅著玉絕塵緊關的門,猜測玉絕塵可能要出去歷練。

正好她有時間想要離開學院一段時間,等風波過了,再回來,到時候就沒有人記得執教長老那擔子事情。

要是能夠和玉絕塵一起,豈不是更好。

「嗯,出門,家中有事,先去處理,我們有緣再見」玉絕塵抿唇,淡笑的說道。

柳詩瑤的想法他不是不懂,但是面對這樣的美人,他為何要拒絕。

「哦,不介意的話,能否告訴詩瑤,你家鄉在哪裡,以後要是歷練經過也好去拜訪一下」。

柳詩瑤眸光閃了閃,裝作隨意一說。

「我的家鄉,在海的那邊,不說了,咱們有緣再見,告辭」說完,不再有一絲的留戀,玉絕塵轉身離開這裡。

柳詩瑤一臉狐疑,「海的那邊,這是哪裡?」,不明白,但是她知道玉絕塵的樣子不像是說謊,他沒有必要騙自己,看來要打聽一下才知道。

正巧,學院里的比試結束,她也要去外面歷練一下。

自己想要找的人已經離開學院,柳詩瑤緩緩轉身,邁著優雅得體的步伐離開這裡。

而這一次,羅閻粼和玉絕塵他們的動作,已經有些人上心,並且暗暗的記下來。

「玥,你怎麼了,在想什麼?」夜晚,雪蘿玥坐在窗子邊,看著滿天的繁星,不知道在想什麼。

雪蘿玥雙手杵著下巴,「爹爹好久沒有消息傳回來,呃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雲絕殤勾唇一笑,「原來是這個原因」。

「不然你以為是什麼原因?」雪蘿玥轉頭,不解的問道。

雲絕殤搖頭,「沒什麼,對了,這是剛剛傳回來的,半個月之前你父親派人傳達的消息」。

說完,遞給雪蘿玥一封信,上面寫著,玥兒親啟。 上面無非說些讓雪蘿玥放心的話,以及好好照顧自己之類的,最後一條,他最後所在的地方是臨海。

臨海是一個地名,上面只寫他找羅凌凝的消息,找到了這裡,有最新的消息是告訴雪蘿玥。

「臨海?海」雪蘿玥的心裡頓時有些疑惑起來,雲絕殤說過那些人最早是從海邊出現的,會有什麼聯繫么。

「岳父大人還好吧」雲絕殤眸光輕閃,淡淡的開口。

雪蘿玥一頓,「父親挺好的,他去了臨海,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去哪裡」。

「別擔心,現在大舅子也找到了,大不了回頭我陪你去看看」雲絕殤寵溺的摸摸雪蘿玥的秀髮道。

雪蘿玥抬頭,抿唇,有些不樂意,「你不怕這麼說我哥哥揍你?」。

雲絕殤俊美的眸子閃過一絲戲虐,「大舅子打不過我」。

「…….」雪蘿玥一頭黑線,你就繼續得瑟吧,得瑟也沒有用。

之後,雪蘿玥休息了兩天左右吧,便告訴導師她可以繼續比試。

這天,是雪蘿玥的晉級比試,同樣三局兩勝。

因為雪蘿玥這一次的威名,和她比試的不再是一般的學員。

雪蘿玥不知道,上一次她打敗那最後一個人的時候,已經一躍進入到學院的前兩百名。

這一次,很多人都抱著好奇的心思來看雪蘿玥的比試,所以,她這邊的擂台已經有很多人守在那裡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