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除了這麼大的事情,本座身為護法堂首席護法還不能傳個消息?」陰魁斜眼看向煉魂宗大長老。

見煉魂宗大長老不說話,陰魁繼續說道:「大長老這次要不是你,我們根本就不會遭受如此重創,本座的護法堂現在武王以上高手全部戰死。」

「夠了,陰魁,你不要逼老夫動手,邪影都死了,你戰力還不如邪影,如果也死在雲幕城也不過分吧?」煉魂宗大長老喝道。

面對煉魂宗大長老的威脅,陰魁臉色一變,隨即笑道:「大長老,你還真是年紀大了記性不好了呀,我可是已經傳回消息了,要是本座現在死了,你覺得有人會相信嗎?」

「哼。」

「護法,有消息了。」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道聲音。

「進來,說。」

「邪影大人自爆,少主被擒。」

「哼。」陰魁聞言雖然早已經猜到,但是聽到邪影自爆了也是忍不住冷哼一聲,隨即直接走出了房門。

「大長老。」

「你先下去吧。隨時關注云幕城的消息,有任何消息第一時間傳回來。」

「是。」

與此同時,暗夜深淵……

「什麼?不好,快通知宗主。」一名黑袍人看著手中的傳訊玉符臉色一變。

轟隆隆

就在此時,暗夜深淵煉魂宗駐地卻是爆發出一股絕強的氣勢……。 第357章

離開母親故居后,洪契已經回來。

「陳爺,虎爺處理完葉家的事,便先行離開。他讓我給你說,他現在身上還有重要的事,隨後會來江城找你。」洪契上前報道說。

陳天選和虎天王從未見過真正的一面,這是第一次,只有一個照面。虎天王之所以能成為十二天王,是因為洪契。

至於具體的原因,陳天選不得而知。

他只知道,虎天王這一生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能和洪契交手。

「回去吧。」

陳天選拿著金龍面罩和母親的遺物,風塵僕僕的回去江城。

當晚,女戰神帶著小可也來了。

重新見到小可,妞妞別提多高興。

兩個孩子從準備晚餐開始,便一直在一起膩歪著。

首發網址et

「小可姐姐,我們麓山下面新開張一家冰淇淋店,我一定要帶你去吃。吶,這是我辦的積分卡,你一張我一張,以後你在中州,也能在連鎖店用上。只要你用上,就會想起我。」

小可能再見到妞妞,也是很高興,寵溺的眼神看著她:「少吃點這些甜食,會長蛀牙。」

妞妞嬌哼一聲:「嘻嘻,小可姐姐不也喜歡吃。」

兩人一起買吃的,一起看動畫片。

當晚,女戰神鳳也喝了很多酒,酒逢知己千杯少。

這一夜無比漫長,方糖和女戰神的關係也很不錯。

酒足飯飽后,女戰神便站起來告別:「陳爺,東海還有事,我要先行離開。小可我也得先帶走,我太久沒見到自己的孩子。」

陳天選明白,說:「公事要緊,不過,有時間的話帶小可來江城玩,這裡隨時歡迎你們。」

女戰神點頭:「好。」

隨後,母女倆離開。

妞妞這次也沒有不舍,畢竟她知道小可有一個厲害的母親,她很高興。

要離開麓山別墅的時候,女戰神又回頭看著陳天選,說:「陳爺,過幾天的軍運會你會去參加嗎?」

陳天選一皺眉:「軍運會?」

女戰神解釋到:「你不知道?也對,這幾天天刀的消息應該沒傳給你。這是一場關係到大夏尊嚴的比賽,如果上面邀請您,還請您不計前嫌能加入軍運會,展現神威。」

陳天選沒猶豫,點頭說:「你放心,我會的。」

女戰神也相信陳天選的為人,沒多餘告別,轉身便離開。

等她走後,陳天選拿出電話撥打一個號碼。

號碼正是麒麟集團胡萊的號碼。

「胡萊,我決定了兩件事。」

胡萊終於等到這一刻,忙說:「少爺,我終於等到您電話了!」

陳天選說:「其一,我要繼承麒麟集團。」

胡萊高興的笑著,急忙問:「那其二呢……」 可封思琪卻不這樣想:「你這樣的做法就像是一個懦夫。」

如果換做其他人,怕是早就怒了,但是封長冬的確是太能忍了。

封思琪的話已經算是說的很難聽了,可他卻依舊無動於衷,甚至連眼皮都沒抬。

片刻后,他才慢悠悠的開口說道:「你剛才的行為就很好嗎?你要不要賭一把,要是剛才你再敢多說一句,大哥肯定會立馬讓你搬出去,到時候就算是爺爺阻攔,都沒有絲毫作用。」

封思琪一提到剛才的事兒,那心裡一股火又竄了上來。

「他以前根本不會這樣對我,就是因為那個程苒來了之後才變成這樣的。」

封長冬只覺得好笑:「這難道不是很容易想通嗎?你自己可以好好思考一下,以前你們倆之間沒有對立,沒有矛盾,現在多了一個程苒,而你對大哥的想法,不用我多說吧,你自己很清楚。」

「你看不慣他們兩個整天在你面前恩愛,更無法接受平日里連感情都不沾的大哥,居然遇上這麼一個普通的女人會寵成這個樣子,在這裡我要先聲明一下,可能在你而言,程苒是個普通女人,可在我看來,我覺得她並不普通。」

她的身上有太多女人沒有的閃光點,只是封思琪發現不了,她對程苒只有嫉妒跟仇恨。

封思琪現在的思想很執拗,再加上被封墨燁對她的態度給搞的更加不平衡,已經失去了理智。

她一聽見封長冬居然在她面前誇讚程苒,更是怒火衝天。

「你腦子裡在想什麼,封長冬,我看程苒也把你給迷的神魂顛倒了吧,你別忘了,她是什麼樣的人,你居然幫著她說話。」

封長冬懶得跟封思琪爭論,一個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女人還有什麼看清事情的能力,能夠控制住自己的言行對她現在而言,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封思琪,在我這裡,你找不到任何安慰,有這閑工夫,多專註一下自己的工作吧,至於他們兩個,你要想拆散,怕是很不容易,除非,你能夠找到他們倆對立的點,能夠知道程苒更多的秘密。」

封思琪似乎從封長冬的這句話里意識到了什麼。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封長冬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你可以自己想一下。」

他覺得自己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相信封思琪應該也能夠聽的明白。

封思琪思索再三,旋即點點頭:「我明白了,只要我能夠抓到程苒的秘密,到時候就能夠握住她的把柄,人最怕的就是有軟肋。」

「話我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就要看你怎麼悟了。」

封長冬將剩下的魚飼料全都給扔了進去,開始對她下逐客令。

「快回房間休息。」

省的她在這裡呆的時間長了,到時候又要被別人誤會,他現在可不想跟封思琪走的太近,這女人在遇上感情的時候,完全不長腦子。

封思琪吐槽的差不多,也不太想跟封長冬長時間相處,總覺得這個男人太過懦弱,在阿燁面前,什麼話都不敢說,只知道在背後放冷箭。

這樣的男人,以後也不知道能不能夠相信。

她離開封長冬的房間,封長冬看著窗外,方才還算平靜的眼神頓時變得陰惻惻的,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陌生電話。

「查出來了嗎?」

「查到了,今天封墨燁派人跟蹤了程苒,我們也順勢跟了上去,發現程苒去了三爺那兒?」

封長冬頓時皺眉,臉色有一瞬間僵硬,他有些不敢置信。

「去了三爺那兒?」

程苒怎麼會跑到三爺那兒去,那可不是一個普通地方。

「對,不過看樣子,程苒輕車熟路,應該是認識的。」

封長冬摸了摸下頜,那就更覺得有問題了,程苒即便現在脫離了鄉下土丫頭的身份,就算搖身一變成了清安島的老闆,關鍵跟某個組織有牽扯,那事情就不簡單了。

他突然在電話里笑了出來:「看來,事情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程苒背後居然會有這麼大的秘密,果然是跟他之前猜的沒錯,程苒的身份,肯定不止這麼一層,到底還隱藏了多少,他們其實還不清楚。

不過至少有這麼一點,就能夠說明,以後的好戲會越來越多,他們兩個想要這麼順順利利一輩子,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那邊的人不太聽的明白:「二少爺,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你最好是再去查一下,看看程苒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身份或者是秘密,還有,找個時間,約三爺出來,我想要跟他談談。」

「什麼時候?」

封長冬低頭看了看腕錶上的時間:「再過半個小時吧,你就說,我最近有時間,正好可以替他把把脈。」

「明白了。」

掛斷電話,封長冬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濃厚,卻讓人覺得像一隻精明的狐狸,正在盤算著什麼。

那邊很快就安排好了,封長冬九點的時候出門,前往了一個茶館,這裡比較清凈,如果是年輕人,可能會選在咖啡廳,但是三爺畢竟是上了年紀的,可能更加喜歡這種清幽的地方。

他走進包廂,三爺正在裡面坐著品茶,封長冬對身後的人說道。

「你在門口守著。」

「知道了,二少爺。」

封長冬走到三爺面前坐下。

「三爺,好久不見。」

「封醫生,是好久不見,聽說前陣子你也比較忙,我也不好意思來打擾。」

三爺之前是找過封長冬,因為有一次得了大病,找了許多醫生都沒治好,雖然死不了,但是很影響生活,後面還是在一次偶遇的情況下碰上了封長冬,自打那以後,他的身體幾乎都是封長冬在幫忙調理。

封長冬也不傻,剛開始就給三爺來了一句話:「三爺最近是不是找程苒給你檢查身體了?」

三爺聽到程苒的名字,格外詫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