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難道就因為是王族代表,所以大家都不敢繼續喊價了嗎?」埃里克斯好奇的問道。

「這也算是原因之一吧,不過卻不是最主要的。我們科里納拍賣行事先也曾對浸泡名額的價格進行過預估,感覺競拍價差不多應該在七百萬到九百萬之間,應該不會超過一千萬金幣。畢竟浸泡月亮井,只是能增加那些劍皇強者或者大魔導師突破到聖級的幾率,卻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證就一定能突破到聖級,所以這個價格不可能太過離譜。」斯蒂文解釋道。

「這畢竟只是第一個浸泡名額,而王族不管怎麼說都是斯坎森王國的第一貴族家族,大家怎麼也要給點面子才是。不過後面那七個浸泡名額的競爭,大家恐怕就不會再給他們面子了,一切要靠實力說話。」古登也在一旁補充了一句。

王族是斯坎森王國最大的貴族家族,但這不意味著其他貴族家族就怕了他們,面子給一次就夠了,後面那七個浸泡名額,可不會再有人顧忌他們王族的身份了,到時候大家該爭還是會爭的。

「既然是這樣,那王族的代表幹嘛還要開出這麼一個高價來?一上來直接喊個三四百萬的價格那不是更好嗎?那樣還能省出更多的錢財用在後面的競拍上呢。」林娜懵懂的問道。

「呵呵,大家給王族面子,那也要王族拿出足夠的誠意來才行。如果王族以為三四百萬金幣的價格就能讓大家賣他們一個面子的話,那他們恐怕就要成斯坎森王國的一個笑話了。」斯蒂文笑了笑,並沒因林娜問出這麼淺顯的問題而顯得不耐,老老實實地給她解釋起來。

「浸泡名額的價格大體是多少,所有來參加競拍的大勢力大貴族家族基本心裡都能有一個數,在這個大家能接受的價格範圍內,他們會給王族一個面子。但王族代表要是以為他們隨便開出一個價格來,其他人都必須要給面子的話,那根本不現實。」

「照你這麼說,那八百萬金幣就在這個範圍之內了?」林娜繼續追問道。

「差不多吧。」斯蒂文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林娜的這個說法。

「不過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那就是王族也要有他們的尊嚴的,如果喊價太低,那豈不代錶王族太窮了嗎?這可是給王族抹黑的事情,身為王族的代表,他們可不敢做出有辱王族威望的事情來的。」

聽到這話,聯軍成員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承認斯蒂文說得有理。

就算其他大勢力大貴族家族不管王族出一個什麼價格都會給他們面子不繼續喊價,但王族代表喊出的價格和後面七個浸泡名額的競拍價相差太大的話,那丟的可是王族的臉面,是斯坎森王國的王室的尊嚴!

幾百萬金幣和王室的尊嚴相比,實在太微不足道了,能被派來參加競拍的王族代表,肯定不會犯這樣簡單的錯誤,他寧可一下子喊出一個高價來,也不希望斯坎森王國的王族的臉面受到絲毫的影響。

真要是發生那樣的事情的話,那他也別想活著回去了,估計剛走出科里納拍賣行,他恐怕就要被王族侍衛給抓起來,然後以死謝罪了。

過了一會兒,拍賣會眼見八百萬金幣的價格不會再高了,便高聲說道:「好!下面我宣布,第一個浸泡名額由王族代表以八百萬金幣的價格拍下!」 第975章火爆的拍賣會

第一個浸泡名額最終以八百萬金幣的價格成交了。

看熱鬧的人可不會管競拍到浸泡名額的是王族,還是其他哪個大勢力大貴族家族,紛紛鼓掌向他們表示祝賀。

「這恐怕就是八個名額中最便宜的一個了。」古登在一旁略顯慶幸的說道。

傭兵行會和聯軍是有協議的,他們得到的那兩個浸泡名額的價格,可是要看拍賣會上拍賣的八個浸泡名額中的最低價來決定的,八百萬金幣的價格雖然也很高,但還在傭兵行會的承受範圍之內,百分之八十,也就是六百四十萬金幣,兩個名額就是一千二百八十萬金幣,傭兵行會還拿得出來!

這時,李彥忽然問向斯蒂文。

「斯蒂文,你們科里納拍賣行不是和傭兵行會定了一個底價了嗎?如果沒達到底價,那你們就負責抬價的,不知道這個底價是多少?」

其實不用問,李彥就已經猜出這個底價肯定沒有八百萬金幣高,不過現在問問也沒什麼,斯蒂文也不會有那麼多顧忌,畢竟已經有了一個八百萬金幣打底,後面的競拍價格不可能低到哪裡去。

「呵呵,我們當初商定的底價是六百五十萬金幣,如果沒到這個價格,那我們會派人把價格給炒高,不過現在看來我們當初還是有些保守了,哪怕定的再高一些也沒事。」

「是啊,如果其他拍賣行能開出一個更高價來,估計你們也不見得能得到這次拍賣的機會了。」古登點頭應道。

科里納拍賣行能做出低於六百五十萬金幣就主動抬價的承諾,這在當時看來已經是非常高的數字了,不過自從王族給第一個浸泡名額定下八百萬金幣的價格后,後面的浸泡名額的價格肯定低不了,這恐怕也讓其他拍賣行都後悔死了吧?

有了第一個浸泡名額的火爆,拍賣師接下來更是賣力的表現了起來,雖然這次拍賣不會給他任何提成,但只要想想,能在這麼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面前主持拍賣,這份榮耀可不是哪個拍賣師都能擁有的。

對於一位拍賣師來說,這就是一個資歷,有了這份資歷,不管他繼續待在科里納拍賣行,還是跳槽到別的拍賣行,甚至是自己單幹,都能給他帶來很多預想不到的好處,這些好處可是花多少錢都買不到的。

拍賣師越發的賣力了,而從第二個浸泡名額開始,場上的形勢也顯得越來越激烈,往往拍賣師剛剛宣布開始叫價,立刻就有人喊出幾百萬的價格來,讓那些湊熱鬧的和撿便宜的人根本就沒有表現自己的機會。

不過也借著這份火爆的氛圍,剩下的七個浸泡名額都拍出了極高的價格,最低的也達到了八百七十萬金幣的價格,最高的甚至達到了一千零三十萬的高價!

隨著拍賣的進行,那些大勢力大貴族家族的火氣也漸漸大了起來,價格也被炒得越來越高。不少大勢力大貴族家族事先準備的資金也漸漸有些不夠了,為了得到浸泡名額,他們不得不抓緊一切時間用來聯繫和他們交好的家族,許下了無數的好處,最終才借到了足夠的錢財。

特別是當浸泡名額只剩下最後一個的時候,整個拍賣會場更是顯得格外的激烈,不少殺紅了眼的大勢力大貴族家族都已經再顧不得浸泡名額值不值那麼多錢的問題了,反正別人都已經競拍到了浸泡名額,而自己還沒有,這對於好面子的貴族家族來說怎麼能夠忍得下去?

像科里納家族這樣實力只能算是一般的貴族家族,這時候自然不會參與其中,畢竟到了這個份兒上,還在喊價的貴族家族都是斯坎森王國最頂級的貴族家族,他們已經有些失去冷靜了,現在和他們爭,說不定就會被他們給記恨在心裡,雖然暫時不會有什麼事,但誰能保證將來不會遭到他們的打擊報復呢?

只有那幾個實力相差不多,但彼此又處於競爭關係的貴族家族,這時候才會拼了命的加價,就算最終自己得不到,那也要讓對方付出一個令他們也感到心疼的數字來才行!

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下,最後一個浸泡名額才最終突破了一千萬金幣的界限,達到了一千零三十萬的天文數字!

當拍賣師最終拍板的時候,即使是競拍到這個浸泡名額的貴族家族的成員們臉上也沒有絲毫興奮地表情,看起來就好像吃了大便似的。他們現在心中肯定在心疼那筆錢,雖然得到了最後一個浸泡名額值得慶幸,但花了一千多萬金幣卻是怎麼也抹不開的事實,等會兒整個貴族階層說不定會怎麼編排他們呢。

至於那些競拍輸給他們的貴族家族,臉上也沒有半點喜色,雖然害得對手花了冤枉錢著實解氣,但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連一個浸泡名額都沒拍到,回到家族說不定會遭到怎樣的責難呢,他們怎麼可能還有興緻去嘲笑人家呢?

拍賣會結束了,科里納拍賣行笑了,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也笑了,不過笑得最開心的,肯定是聯軍成員了。

當拍賣師宣布拍賣會正式結束的那一刻,聯軍成員們便忍不住激動的心情,在房間內慶祝起來。

古登手中拿著一杯酒,和李彥手中的酒杯對碰了一下,笑著說道:「恭喜啊,這下你們聯軍算是真的紅了,只要你們自身不出太大的問題,那將來肯定能進十大傭兵團的行列!」

「哈哈,多謝你的吉言了!」李彥一口乾了杯中的美酒,大笑著說道。「別看這八個浸泡名額拍賣了不少的錢,但要是換成裝備道具的話,其實也沒多少,根本不可能滿足我們這四十多口人的需求,只能說幾年之內我們不用再為錢財的事情操心了。」

八個浸泡名額,一共拍賣了七千多萬金幣的天價,這看起來是一筆能令所有人都感到血脈賁張的數字,但其實那些大型傭兵團隨便哪個拿出來,都有遠遠超過這個數字的資產,只不過他們已經把數字轉化成了實用的東西,比如說裝備武器、煉金道具、藥劑等等,這都是底蘊的一種表現形式,聯軍目前是比不來的。

等到聯軍哪天成功的把這筆錢全部都轉化為實際的戰鬥力了,那時聯軍才可以驕傲的宣稱自己是一個大型傭兵團了,不過有些東西即使聯軍想買,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買到的,強行求購的話,只能浪費無謂的錢財,根本不划算。

所以接下來的日子,怎麼處理這筆錢就成了聯軍必須要解決的問題了。 第976章後續事情

浸泡名額的專場拍賣會是結束了,但由此引發的激烈爭論卻才開始向斯坎森王國以外的國家蔓延,至於最終會傳成什麼樣子,那就不是聯軍能夠猜的出來的了。

即使是以艾瑪縝密的心思,布蘭妮聰慧的頭腦,也判斷不出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唯一可能肯定的是,當斯坦恩大陸上其他國家的人知道斯坎森王國的科里安諾城有浸泡名額拍賣的時候,肯定會有人帶著巨款不遠萬里前來參與競拍的!

這次參加競拍的都只是斯坎森王國的大勢力大貴族家族,但下次競拍的時候,恐怕就會多出不少其他國家的大勢力大貴族家族了,到時候競爭只會更加激烈,拍賣的價格也肯定會更高,更符合聯軍的利益!

不過那都是一年之後的事情了,到時候還會有什麼更多的情況誰都不知道,所以沒必要為那些事情操心,現在聯軍需要解決的事情已經很多了。

參加拍賣會的人們紛紛離開了科里納拍賣行,但聯軍成員卻不能馬上離開,他們還需要親眼見證科里納拍賣行把拍賣所得的錢財全部交付給傭兵行會的過程呢。

只有當競拍得到的錢財全部都進了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的金庫,這次拍賣才算是真正的落下了帷幕,剩下的事情就和科里納拍賣行沒有太大的關係了。

當然,從科里納拍賣行的角度來說,自然不希望和聯軍斷了聯繫,畢竟聯軍手中還掌握著明年的浸泡名額呢,科里納拍賣行如果不能利用這個好機會搶先一步和聯軍談好條件,萬一讓其他拍賣行聞到了什麼腥味兒,找上門兒來了,那他們再想獲得明年的浸泡名額的拍賣權可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不過斯蒂文也知道這事兒不能急,反正聯軍短時間內也不可能離開科里安諾城。現在距離過年已經沒有多長時間了,這個時期可不是傭兵團外出冒險的最佳時期,再加上先前在拍賣進行過程中李彥和艾瑪等人的擔憂,肯定會讓聯軍成員心存不安的,在這種情況下,沒有比待在駐地更安全的選擇了。

所以斯蒂文現在只是帶著聯軍成員在一旁見證科里納拍賣行和傭兵行會之間的拍賣款移交的事情,並沒說那些煞風景的話來。

等到傭兵行會派人親自把錢財存入特定的金庫中后,斯蒂文便和科里納拍賣行的人率先離開了,留下聯軍成員和傭兵行會的高層以及競拍到浸泡名額的代表們商談明年集合前往精靈森林的事情了。

這樣的事情不需要聯軍成員全部都參加,只要派幾位代表參加就可以了,所以大部分聯軍成員這時候便在傭兵行會的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去休息了,只留下了艾瑪、布蘭妮、格林頓和李彥四人。

其實李彥也不想參加這樣的討論的,既浪費時間,又沒有什麼實際的意義,有這個功夫還不如多休息休息,好養足精神修鍊呢。

不過李彥現在怎麼說都是聯軍當之無愧的第一強者,又出身於金獅公國的貴族家族,和那些競拍到浸泡名額的大勢力大貴族家族的代表相處更方便一些,所以他才會被艾瑪和布蘭妮給強拉來了。

和傭兵行會相比,聯軍只是一個並不算太起眼的傭兵團,在那些大勢力大貴族家族的眼中,聯軍根本就沒有什麼地位可言。如果不是聯軍掌握著浸泡名額的話,估計他們都不帶用正眼看聯軍成員一眼的。

為了在和那些大勢力大貴族家族的代表商談的時候,不至於被人瞧不起,李彥這個二十多歲的魔導師就必須要到場。李彥的身份地位或許不會引起他們的重視,但李彥的實力潛力卻肯定能讓他們刮目相看,再也不敢對聯軍存有輕視之心了。

當李彥四人在古登的帶領下,來到會議室的時候,傭兵行會的幾位高層和競拍到浸泡名額的代表們都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看到古登帶著聯軍成員來到了,艾薩克主動問道:「拍賣款已經全部都入庫了?」

艾薩克是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的副會長,自身又是大魔導師,自然有資格出席這樣的會議,而他這麼急著發言,其實也是在解釋古登和聯軍成員為什麼會遲到的問題。

傭兵行會內部其實也是有派系之分的,古登借著這次拍賣浸泡名額的事情可是大大出了一迴風頭,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肯定也成為了傭兵行會中其他勢力的眼中釘了。

艾薩克如果不搶著說話,萬一被別人給搶先了,那會出現什麼情況還真不好說。

古登點了點頭,說道:「全部都已經入庫了,科里納拍賣行和聯軍成員都已經親眼確認了。」

艾薩克點了點頭,「嗯」了一聲,便站起身,走到李彥四人身邊,高聲說道:「各位,他們就是聯軍的代表了。」

接著,艾薩克就把艾瑪、布蘭妮和格林頓分別介紹了一遍,當他最後指向李彥的時候,略顯遺憾的說道:「這位是李彥,聯軍中實力最強的魔法師,年紀輕輕就已經突破到魔導師的級別,後生可畏啊!」

艾薩克介紹艾瑪三人的時候,不管是傭兵行會的高層還是那些競拍到浸泡名額的代表們,都表現得很是自然。雖然艾瑪和布蘭妮的天賦潛力也非常不錯,但畢竟實力有限,還不被他們看在眼裡。

但是當艾薩克介紹到李彥的時候,特別是說出李彥是魔導師的時候,整個會場一下子就沸騰了。

魔導師!

那可是魔導師啊!

許多人為之奮鬥一輩子也觸及不到的等級,眼前這個年紀看起來還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竟然已經達到了?

如果這話不是從艾薩克的口中說出來,恐怕在場的沒有幾個人會相信的,畢竟這個事實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即便是傭兵行會的那幾位高層,曾經在星輝傭兵團成為傭兵行會的附屬傭兵團的時候,也深入的了解過聯軍的情況,對於李彥這位潛力無限的魔法師,他們自然不會陌生。

不過在他們的心中,李彥還是一位大魔法師,怎麼可能一下子就突破到魔導師的級別了?

除非是古登和艾薩克故意隱瞞了李彥的實力!

想到這裡,他們馬上就把目光從李彥身上轉移到了古登和艾薩克的身上,希望他們能夠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977章李彥帶來的震撼

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雖然內部也有多個派系,但總體說來,氣氛還算是好的,並沒有太過齷齪的事情發生。

看到幾位高層略帶不善的目光,古登和艾薩克也顯得有些莫名其妙。

李彥的實力高低,有那麼大的區別嗎?至於讓你們這麼心存不滿嗎?

他們當初幫著隱瞞李彥的實力,確實也存了一份私心,想要在關鍵時刻起一個出其不意的作用,以彰顯他們和聯軍的關係是多麼的親密。

不過這不代表他們就真的棄傭兵行會的利益於不顧了。不管是在和聯軍商談浸泡名額的交易問題上,還是之後給傭兵行會爭取更多的利益方面,他們都是把傭兵行會的利益放在了第一位的,難道這也錯了嗎?

不過倒也不是所有傭兵行會的高層都對他們倆報以不信任的態度,還是有一部分高層表現的非常滿意。

聯軍的實力越強,那等下商談的時候就越能佔據主動,到時候他們和聯軍合夥,即使對面是各個大勢力大貴族家族的代表,那也得服軟才行。

其實從傭兵行會的幾位高層內心來說,他們也不願意和那些大勢力大貴族家族挑出來的人選一起前往德約尼爾城的。傭兵行會的高層更希望只有聯軍成員和他們選派的那兩個人一起行走,這麼一來不但安全上更有保障,而且由於大家都是傭兵出身,彼此也能有共同語言,不會發生什麼太過惡劣的事情。

那些大勢力大貴族家族選派出來的人可就不一樣了,他們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

首先,就是聽誰的問題。聯軍、傭兵行會和貴族人選,三方誰都不想聽別人的擺布,但既然在一起行走,那肯定要分個主次才行,不然萬一遇到什麼危險情況,到時候大家豈不亂成一團了?

其次,就是安全的問題。不管是聯軍,還是傭兵行會,都沒有什麼真正意義上的仇敵,只要他們始終都抱成一團,那基本不會有人來找他們的麻煩的。但如果多了那些貴族家族的人選,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貴族家族之間很少會沒有仇敵的,只不過由於有斯坎森王國這個大帽子壓著,各個貴族家族之間還能保持最起碼的剋制,基本不會出現大範圍的仇殺的現象。

但這回可不一樣。這八個貴族家族的人選,可都是有著成為聖級強者的潛質,一旦他們浸泡了月亮井,得以突破到聖級強者,那他們所處的家族肯定能更進一步,整體實力甚至就會超過原來和他們實力相當的仇敵了。

到時候他們肯定會對仇敵家族下手的,即使不能明著動手,但使一些下作的招數那也是防不勝防的。原本雙方實力相當,誰也不用怕誰,但現在由於人家多了一位聖級強者,雙方的實力差距就慢慢顯露出來了,到時候沒浸泡過月亮井的家族肯定要吃虧的。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出現,那些和競拍到浸泡名額的貴族家族有仇的人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一定會在半路上截殺那些貴族人選的。

雖然他們的第一目標肯定是那八位貴族家族的人選,但那八個人畢竟是和聯軍成員、傭兵行會的成員走在一起的,一旦打起來弄不好就會連累到聯軍成員或者傭兵行會的人選。

這就極大的增加了所有人的安全隱患。

所以哪怕是從自己的私心來講,傭兵行會的高層也是希望那八個貴族家族能自己帶人前往德約尼爾城,這樣對誰來說都是最方便的。

不過先前李彥等人還沒來的時候,傭兵行會的幾位高層和人家閑聊的時候,卻發現這八個貴族家族竟然都打算和聯軍成員、傭兵行會一起前往德約尼爾城,這可讓他們頭疼壞了。

現在發現聯軍中竟然有這麼年輕的魔導師坐鎮,那傭兵行會的幾位高層心中對於聯合他們一起抵制貴族家族的人選同行的念頭就更有把握了。

能成為各個貴族家族的代表的人,沒有誰會是那種眼高於頂的人物的,當他們發現李彥強大的實力和潛力后,肯定不會忽視李彥的話的。

只要李彥能代表聯軍發出他們的聲音,再加上有傭兵行會在一旁推波助瀾,說不定還真能拒絕掉這八個貴族家族的人選的隨行呢。

艾薩克在介紹完李彥四人後,便把在場的人向李彥四人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省得待會商談的時候他們連誰是誰都分不出來。

對於傭兵行會的幾位高層,李彥四人即使以前沒見過真人,也從古登那裡有了一個基本的認識了,現在對號入座,他們很快就把所有高層都記住了。

對於那八位貴族家族的代表,李彥四人倒是表現的很淡定,除了在王族代表的身上多停留了幾秒之外,對其他人都沒有太過關注。

他們只是代表貴族家族來談判的,本身並不一定就是貴族,而且他們的強處只是談判,個人實力甚至連艾瑪都不如,根本就沒什麼值得關注的地方。反正過了今天,聯軍和他們也不會有太多的接觸,所以李彥四人都表現的很平靜,並沒上趕著去討好人家,這也讓八位代表都詫異不已。

原本在他們看來,聯軍獲得浸泡名額,只能說是他們的運氣好,並不認為他們有和自己平起平坐的資格。不過當得知聯軍中竟然有一位年輕的魔導師后,他們的態度也稍微改變了一些,雖然依然認為聯軍是運氣好才得到的浸泡名額,但至少他們心中也承認聯軍還是有一定的實力的,並不像他們事先想的那麼不堪。

在這些貴族家族第一時間聽說有浸泡名額將要拍賣的時候,都以為聯軍是想錢想瘋了,這才會進行拍賣的,要是換成他們自己,絕對不會大張旗鼓的搞什麼買賣的。

不過此時看到這位年輕的魔導師,以及另外三位實力都還不錯的聯軍成員的時候,他們也不得不承認,他們以前對聯軍的認識實在是大錯特錯了。

聯軍並不是想錢想瘋了,而是人家已經浸泡過月亮井了,要不然他們怎麼可能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實力了呢?

就在這八位代表還在盯著李彥直瞧,打算瞧出一點兒什麼的時候,艾薩克開口說話了。

「好了,大家差不多都已經認識了,那現在是不是就直接進入正題,商量商量什麼時候集合,在哪裡集合的問題了?」 第978章貴族家族的目的

艾薩克話音剛落,八位貴族代表那邊就有一人開口說道:「我們選擇從科里安諾城出發。」

傭兵行會公布的集合時間,一個是年後第十天在科里安諾城集合,然後和聯軍一同出發,另一個則沒有出發的時間限制,只是要求四月一日在德約尼爾城集合。

這次三方勢力聚在一起,就是為了商量一下各自都走哪條路線的問題,省得到時候沒有一個統一的安排,要是出現什麼問題那可就不好辦了。

大家都是花了巨款競拍到浸泡名額的,自然不希望在半路中出現意外,提前聚在一起商量商量更符合大家的利益。

不過有代表這麼一開口,倒是讓其他代表們無話可說了,紛紛對這位代表的話表示了贊同,全部都選擇了在科里安諾城集合,和聯軍成員一同前往德約尼爾城。

看到這個情形,傭兵行會的高層們都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如果只是一兩個貴族家族選擇同行,那還好說一些,只要聯軍成員和自己選派的人小心謹慎一些,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畢竟不管是哪個仇敵勢力出手,也不可能請動聖級強者的,那樣搞出來的動靜就太大了,絕不是他們一個貴族家族能夠平息得了的。

只要沒有聖級強者出手,那以聯軍和傭兵行會的人選的實力,面對一兩個劍皇強者或者大魔導師,倒也不是沒有一點兒自保的能力,只不過有些危險而已。

但如果八個貴族家族的人選全部都和他們同行,那路上的危險就會大大增加,即使以聯軍成員和傭兵行會的實力,也很難做到一人不損。到時候不管哪個人選被截殺了,那聯軍和傭兵行會都要負上不可推卸的責任,這可不是傭兵行會的高層希望看到的。

對於這些貴族代表為什麼會異口同聲的打算和聯軍成員、傭兵行會的人選同行,傭兵行會的幾位高層差不多也能猜出來。

聯軍目前是斯坎森王國最為知名的傭兵團,但這份名氣卻是靠著他們手頭的浸泡名額得來的,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實力真正達到了這個層次。雖然聯軍自從傳出掌握著浸泡名額的事情后就一直閉關不出,而眾多大勢力大貴族家族也因為種種顧忌沒對聯軍下手,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就看不到聯軍身上的價值。

這些大勢力大貴族家族還不知道聯軍掌握的浸泡名額並不僅僅是今年才有,而是每年都有幾個的呢。目前能隱約知道這個秘密的,除了傭兵行會之外,就只有科里納家族才稍微知道一些內幕了,不過他們了解的也不是非常詳細,唯一能肯定的是明年依然會有數量不少的浸泡名額拍賣,其他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不過千萬不要低估貴族家族的智商,雖然他們並不清楚聯軍手中掌握著的浸泡名額到底是怎麼來的,但通過他們的智囊的分析,也差不多把聯軍獲得浸泡名額的經過給推導出來了,只是目前還處於猜測階段,並不能肯定罷了。

在這種情況下,這些貴族家族也知道想要用強硬手段招攬、吞併聯軍是不可能了,即使他們敢這麼做,其他貴族家族也肯定不會答應的,到時候一個弄不好把自己家族搞得四處樹敵,那可就危及到整個家族的前途了。

硬的不行,還可以來軟的嘛!

很快,這些貴族家族就想出了新的辦法,那就是利用和聯軍成員同行的機會,和他們打好關係,即使不能把聯軍拉到自己家族的勢力圈子內,也要讓聯軍成為他們的朋友,然後利用朋友的身份繼續探尋聯軍獲得浸泡名額的秘密,看看其中有沒有自己可以利用的機會。

如果有,那他們肯定會全力爭取這樣的機會,為自己的家族爭取到更多的浸泡名額;如果沒有,那他們也可以藉機和聯軍打好關係,看看能不能像傭兵行會那樣私下得到幾個浸泡名額。

要說傭兵行會沒從聯軍手中私下得到浸泡名額,他們是百分之百不會相信的。傭兵行會可不是慈善機構,他們這麼賣力的宣傳拍賣的事情,肯定是有目的的,這點不難猜,而傭兵行會自己也沒有否認這一點。

浸泡名額能賣出那麼高價,除了浸泡名額確實非常珍貴外,也是因為多個貴族家族相互競價的原因導致的,特別是最後一個浸泡名額,要不是因為幾個貴族家族殺紅了眼,也不可能抬到一千多萬金幣的天價來。

私下裡交易到浸泡名額,一方面確實能便宜一些,但這對貴族家族來說並不是最主要的,更為重要的是,這麼一來他們家族獲得浸泡名額的事情就沒有外人知道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