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王昆笑了起來:「這林揚還是一如即往的自信與不羈啊,不過這樣也好,明天就讓我們看看到底林揚能給帶給我們什麼樣的驚喜!」

徐飛道:「這個名字我突然也有些期待了!」

是啊,孫悟空美猴王恐怕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了,不單單是在這個時空或者是另一個時空,那恐怕是代表著無數的曾經年少的還有夢想的人時的憧憬。

當初看《西遊記》的時候看到那個叛逆、囂張、不拘世俗、不尊任何規矩的齊天大聖孫悟空恐怕都有著一種幻想,那就是自己長大了也像美猴王一般翻天倒海,當那亮瞎所有人眼的主角!

但最終卻不得不戴上枷鎖,戴上緊箍咒,負重前行,猶如被束縛的猴子一般!

彼世界,林揚就因為自己一直不想被同化,一直依舊保持著那份夢想,那份單純,那份熱血,所以他自從上學到畢業多年,依舊被人叫綽號『猴子』!

而很巧的是自己重生到這裡,這具原主人也同樣的性格,寧屈不服,寧折不彎,還真是巧了,這次參加《蒙面唱作歌王》既然要起一個綽號,那麼就起一個威風八面的。

悟空!

之前林揚是想直接乾脆叫『齊天大聖』得了,不過最終他還是決定叫悟空!

沒有其它的原因,就是單純的喜歡!

挺挺身才變化多,心高要做齊天聖!

林揚臉上也是露出一絲期待之色,這一次,他就要做那《蒙面唱作歌王》中的猴王!

第二天,林揚動身前往京城電視台準備錄製《蒙面唱作歌王》!

在路上的時候林揚先接到了黃志國的電話,原來他們已經把秦保忠給拘捕了,同時會儘快的審訊偵查!

「這倒是一個好消息啊!」

林揚笑了起來!

京城電視台新址門前已經聚焦了不少記者還有圍觀的群眾,對於這一次的《蒙面唱作歌王》京城電視台不單單在地方頻道做了宣傳,連燕京衛視也都是做了廣告了,很顯然這次京城電視台文藝頻道是要搞一次大的。

在這個時候,正式錄影自然也早早的邀請旗下的還有一些媒體前來造勢,同時四位評委的粉絲還有一些他們自己找的人把門前給弄的相當的熱鬧,至於門前更是五百米的紅地毯鋪地。

「這京城電視台可真的是下了本錢啊!」

「對啊,有誰見過地方台這麼搞?這規格和逼格已經絲毫不遜色於其它衛視了。」

「這其實也是京城電視台的一次試驗田,如果他們感覺不錯的話那麼就有可能直接在上星頻道進行一次這類的歌唱類欄目。」

「何止燕京衛視盯著呢,其它電視台也都是盯著看的,畢竟《蒙面唱作歌王》這樣的歌唱類欄目在華夏倒是首次。」

「不過我不怎麼看好啊!」

……

大樓前的各家記者邊討論是邊猜測著這一次《蒙面唱作歌王》的七位歌手都是誰?

他們也想一會看看,反正這7位歌手都是要走紅地毯的,一會拍攝一個獨家最好了!

半個時辰之後,林揚則是來到了新電視台對面的『帝豪酒店』,早有工作人員猶如是保鏢一般護送著林揚上了專用的電梯直達6層!

「林揚,這裡,讓化妝師給你化妝,服裝師也都已經準備好了。」

張琪在電梯門口看到了林揚忙說道。

我在七零招女婿 又半個小時,林揚望著鏡子里的自己頭戴鳳翅紫金冠、臉上則是戴著猴王面具,同時旁邊則是化妝師給化上了猴毛,至於身上則是穿著防真版的鎖子黃金甲、連鞋子都換上了藕絲步雲履。

如今的林揚休說觀眾了,就是熟人親朋好友恐怕都認不出來!

化妝師阿明更是一副娘娘腔的說道:「完美,太完美了,也不枉費我這麼累的化妝了,看看這金光閃閃的樣子,真是一個美猴王啊!」

雖然被這娘娘腔阿明的蘭花指有些噁心,但是林揚還是強忍住了,他知道有些化妝師是真GAY,但有些是為了生存不得不裝GAY,畢竟他們經常替女星化妝,這要是一個陽剛之氣的化妝師恐怕會很尷尬的,有女星為了避嫌也不敢用。

所以,每個圈子都有每個圈子的生存法則!

「好了,我還要替接下來的明星化妝,林揚,我突然有點喜歡你了。」

阿明則是用蘭花指輕輕的撫摸了下林揚,然後捂著嘴嘻嘻一笑離開了。

「這死娘炮!」

待得阿明離開了之後林揚也是有些無語的罵了一聲。

張琪則道:「林揚,你是最後一個出場的,所以還得等一下。」

「不著急!」

林揚笑呵呵的說道。

當記者看得鄭天跟許一傑兩人坐著貴族式的馬車緩緩而來的時候也是給震住了,這,這京城電視台真會玩啊。

鄭天拿著扇子穿著唐式裝臉上掛著笑容,至於許一傑則是非常誇張的大唱了起來————

今天真高興,我們齊聚在這裡!

兩人的粉絲團也是大聲呼喚著!

稍後陶珍和劉一達兩人也是坐著馬車而來,自然又引得一大票的驚呼!

這四人在歌壇屬於老、中、青四代,因此尖叫聲、喃喊聲、拍照聲也是此起彼伏。

四位評委走上了紅地毯,然後在展板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就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進場了,接下來就歌手入場了,一眾記者也是打了雞血,他們很想看看接下來到底是哪幾位記者。

然後,馬車緩緩駛來,當看得從車上下來的一位歌手后眾多記者差點一口血噴了出來。

尼瑪,這還真的這麼玩?

之前有人就猜測這些歌手不會戴著頭套之類的進場吧,結果這個猜測成真了。

這位歌手戴著一個機器貓的大頭頭套,在展板上寫下了『等待的貓』!

稍後,第二位歌手是戴著一個狐狸面具燃著紫色的頭髮,展板上寫著『妖艷之狐』!

第三位歌手則是戴著一個一個荷花面具,展板上寫著:荷花!

第四位則竟然戴著一個醜陋的妖怪的頭像,展板上寫著『犀牛怪』!

……

這看著一個個的戴著面具不知道的還以為要錄製什麼動物欄目呢,這些記者也是有些無語,就這樣他們怎麼猜?怎麼報道?

這簡直就是動物大聚會有木有?

結果在6位歌手之後,,當第七位歌手出現的時候再次把這些記者和現場的一些圍觀群眾給楞住了!

你丫的這是來參加節目唱歌呢還是來耍猴呢?

再給你一根棒子你是不是還要舞棒子呢?

還是要走模仿秀?

看得林揚一副標準的美猴王造型把眾記者給雷的是不輕,至於林揚在展板上寫下的『悟空』他們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此時,除了京城電視台自己的記者之外,其它媒體記者們在各自的小本本上已經非常有默契的寫道————

《蒙面唱作歌王》,一檔雷人的欄目!

別管如何,今天,《蒙面唱作歌王》正式開始錄製! 演播廳里是800位按照秩序陸續已經到位的觀眾,他們今天不單單是觀眾,在這800位人中有音樂製作人、音樂媒體記者、樂評人等專業領域的音樂人,還有就是音樂愛好者,他們此時坐在演播廳里還有一個統的稱呼——-

大眾評審團!

工作人員給他們每一個人投票器,等歌手唱完一首歌之後則是需要他們進行投票,工作人員同時在給現場並不懂得如何投票的講解如何投票。

總導演王昆則是在居中指揮著,同時各個組都是在調試著機器,10點將會正式錄製!

後台通道里則是有著7個房間,在房間里有電視、床、冰箱、沙發等應有盡有,而且比『青春酒吧』的後台要強上數分,這是集休息於睡覺於一體的房間!

林揚則是感覺自己戴著面具有些難受,不過他倒是能夠承受,畢竟既然上了節目那麼就要一切配合。

張琪則是說道:「悟空,您先休息一下,我看前邊好了沒有?」

林揚點頭說道:「好的!」

這個房間里有著隱蔽的攝像頭,主要就是把歌手的一舉一動可以全部展現給觀眾,這也是近年來新興的綜藝欄目的賣點。

同時這房間就是到時歌手進行極限創作的地方,沒有人打擾,牆壁上還掛著吉它,中間還豎著架子鼓等設備,倒是應有盡有!

前方,演播廳里!

「燈光一切準備就緒!」

「攝像OK!」

「錄製OK!」

「舞台沒有問題!」

……

對講機里一遍一遍的是各個組的準備就緒的話,王昆這時望向了旁邊的一位戴著眼鏡相對來說比較成熟的光頭男笑道:「寧老師,那我們就開始吧。」

「好!」

被稱作寧老師的光頭男也是輕輕點頭說道。

「各部門注意,各部門注意,準備開始錄製,準備開始錄製!」

拿著對講機的王昆冷靜的說道:「3!2!1!開始!」

唰!

整個演播廳的燈光突然變得柔和了起來,舞台的後方大門則是緩緩的開啟,光頭男則是手裡拿著卡片面帶笑容的緩緩走到了舞台中間。

啪啪!

現場的掌聲開始響了起來,至於光頭男也是彎腰鞠躬示意后笑道:「大家好,歡迎收看由『綠冰』飲料獨家冠名播出的《蒙面唱作歌王》,我是主持人寧乙。」

這時,寧乙說完之後現場的掌聲再次響了起來!

不過這一次王昆則是喊了一個『卡』!

他走到舞台上說道:「寧老師,一會您這句話盡量稍稍停頓一下。」

寧乙輕輕點頭:「好的!」

隨後王昆朝著現場的觀眾說道:「稍後麻煩大家可以掌聲鼓的熱烈一些,小毛,你主要負責帶動情緒的,一會你和小趙尖叫一下。」

混在人群中負責帶動觀眾的欄目組小毛和小趙也是忙點頭。

錄製重新進行!

這次掌聲比剛剛要熱烈一些了,王昆也是暗暗點頭。

舞台上寧乙已經開始介紹起了四位評委:「首先歡迎我們的樂壇美男子鄭天!」

唰!

寧乙話音一落,鏡頭與燈光同時對準了已經發福又大鬍子的鄭天,這時鄭天則是拿著扇子輕輕的一揮微微示意,而那扇子上則是三個大字『美男子』!

嘩啦啦!

現場不單單有掌聲也是響起了善意的笑聲,這鄭天是著名的創作歌手,樂壇的不少的人都是唱過他的歌,而且他是寶島人,幽默風趣的主持風格也是讓他人氣不錯,尤其是他雖然長的有些委婉,當常常自嘲是美男子也是吸粉無數。

「有鄭天在,這看樣子欄目不會太枯燥啊!」

「是啊,之前我就說了京城電視台邀請鄭天應該就是要臨時調節氣氛的啊。」

「這檔欄目我越來越期待了,你看連寧乙這當家主持都來了。」

「也不一定,我可是聽說了如果第一期收視率不理由可能就要各找各媽了。」

……

下方掌聲與討論聲飛起,而寧乙則繼續介紹許一傑、劉以達、陶珍三人。

許一傑同樣是寶島的歌手,當年也是相當的火爆,但近年來人氣大如從前,而且已經很久沒有出專輯了,不過他跟鄭天一樣經常上綜藝欄目倒也是有觀眾緣。

劉以達則是內地的歌壇後起之秀,他去年的新專輯《已經達到》獲得了不錯的成績,在頒獎典禮上也是斬獎無數,今年劉以達則轉戰綜藝欄目,他當初起步就是參加了燕京衛視的綜藝選秀欄目,所以這一次算是報恩。

陶珍則是香江的實力女歌手,雖然如今已經三十五歲了,但是長著一副清純樣子被人稱為不老玉女,尤其是身材更未走樣,可能是跟她未婚有關係,當然陶珍最引人矚目的是胸前的兩座偉峰。

四位評委坐在評委席上依次亮相,這個時候寧乙則是把《蒙面唱作歌王》的規矩重新說了一次,而且跟之前透露出來的規矩完全不一樣。

每一期由四位評委和主持人一起推出一個主題,同時讓7位歌手進行12小時的極限創作,在這期間音樂總監徐飛則是帶著樂隊還有音樂顧問進行配合。

12個小時之後,7位歌手則是依次的上台進行唱歌,然後每位歌手唱完之後由現場的800位觀眾進行投票,如果喜歡就投下一票,一票就是一分。

四位導師的手裡則是有100分,他們並不是投票而是以100分依次給7位歌手進行打分。

兩相加,排名最低的則淘汰,下一期則由補位歌手補進,然後繼續比賽,當然前提是有下一期。

仔仔細細的把規矩說完之後寧乙也是說道:「那麼四位老師,這《蒙面唱作歌王》第一期的您讓這七位歌手以什麼命題來唱歌呢?」

「靠,這太難了吧!」

「我去,在樂壇往往都是幾個月甚至一年都想不出來一首歌曲,現在倒好竟然要12小時極限創作。」

「這應該是這檔欄目的精彩之處吧,就是希望這些歌手唱歌別唱太垃圾了吧。」

「放心吧,而且說12個小時到時候誰知道呢?」

「這倒也是,不過我覺得既然說12個小時那麼應該肯定就是12個小時,畢竟這事造假被爆料出來也是一個負面。」

……

下方觀眾在討論個不停,而鄭天、許一傑、劉以達、陶珍四人則是在討論著。

鄭天哈哈一笑道:「我總不能給他們以『美男子』來命題吧。」

「老鄭,別鬧。」

許一傑搖頭說道:「還是好好想一下應該以什麼來命題吧。」

「要不就以『歌王』命題?」

陶珍突然說道。

「這個不太好吧。」

劉以達說道:「畢竟這個命題他們怎麼來唱歌呢?而且比較寬泛。」

鄭天也是點頭說道:「要不就以『五月』命題? 科學大佬的文藝生活 現在剛好是5月。」

「這個也不好啊。」

許一傑搖頭說道:「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可以啊。」

四位評委老師這邊討論的不亦樂乎,寧乙身為主持人自然也明白這事不能讓觀眾給涼著,所以說道:「這樣,我們讓現場的『大眾評審團』來提點意見好不好?」

「戴維,你來說一下。」

寧乙看向了前排一位30來歲的中年男子說道。

戴維,今年35歲,是百.度音樂總監,他同樣被邀請為大眾評審團的一員,此時的他拿著話筒笑道:「這四位評委老師和你這寧大主持人都想不出來,我更想不出來了。」

「老戴,能不能認真一點?」

寧乙裝作生氣的說道:「沒看見嗎?在錄節目呢?嚴肅點!」

這一句調侃也是引得在場的其它人的笑噴!

戴維則道:「既然是第一期,我認為不要用什麼命題的形式了,可以讓他們各自以自己的面具代表著的寓意來自創一首歌曲,這樣也更加的能讓觀眾記住他們。」

話音一落旁邊的樂評人黑龍則是說道:「這個好啊,既然這些歌手自己都用了面具,那麼他們對於自己的面具與綽號肯定是覺得非常有意義的,我覺得讓他們現場創作倒是很不錯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