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妃,你就是自己嚇自己,這兒就咱們三個人,哪兒會有什麼危險!」

「嗖!嗖!嗖!」

可是就在康熙還在說話的時候,從林子深處突然飛出了幾隻箭,只奔著三人心臟的位置而來。

。m. 「小心。」

書萱見狀,連忙先推開還毫無察覺的二人,自己再微微側身,躲過了飛來的箭。

「愛妃這是做什麼?」

康熙這時還沒有主意到發生什麼了,就被書萱推了一下,所以便有些不悅的對書萱問道。

「你們沒事吧?」

書萱沒有理會康熙的責問,只是上上下下的將兩人打量了一下問道。

「我沒事。」

柳書雪一臉蒼白的點點頭,說道。

她實在被剛才驚險的情況給嚇住了,還從來沒有一次覺得自己離死亡是那麼的接近,剛才那隻箭飛過來的時候,她也看見了,可是身體卻根本反應不過來要躲開,若不是書萱及時的推了她一下,她可能就直接沒命了。

「這竟然是一根樹枝?」

還好柳書雪也是有武功傍身的,心情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只是當她轉過頭看見剛才射過來的箭時,就忍不住驚叫出聲。

書萱這時也轉過頭一看,只見有兩根樹枝斜著插在地上,另外有一根插在了一棵樹上。

幾乎有成人大腿粗的大樹,竟然被敵人扔出的樹枝給穿透了,難怪柳書雪會被嚇得驚叫出聲。

「皇上,姐姐,我們快離開這裡,來人很厲害,我們不是對手的。」

柳書雪看到插在樹上樹枝后,原本只是稍微恢復了幾分的臉色,瞬間又變得比剛才還白了幾分,她顫抖著聲音說道。

「真有那麼厲害?就憑這幾根樹枝你就能確定來人的實力?」

康熙這時也注意到了那還在微微顫動的樹枝,不過他卻不肯相信柳書雪的話。

「皇上,我們還是快走吧!雖然這幾根樹枝,可是敵人能在沒有弓的情況下,將樹枝射出這麼遠之後,還能將樹給穿透,這種實力是我遠遠不及的。趁著現在她們還沒有來,我們趕快走吧,不然一會就走不掉了。」

柳書雪看到康熙那樣子,焦急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桀桀桀…」

「你們還走得掉嗎?」

「哈哈…都給我把命留下來吧!」

只是三人還沒來得及走,就聽見了周圍傳來一陣難聽的聲音。

「誰?躲躲藏藏算什麼,有本事你出來跟我正面交手啊!」

柳書雪聽著聲音好像就是從四面八方傳出來的一樣,所以她便對著空氣中那不知道在哪裡的人說道。

「哈哈哈…小姑娘還真是天真呢?你要是真有本事,那就自己動手把我們找出來啊!何必用這種激將法。」

聲音再度從四面八方響起,可是柳書雪卻依舊無法判斷出說話的人到底在何方。

「你們不肯出來是因為怕了吧?所以你們只敢躲在暗處裝神弄鬼的。」

柳書雪繼續對著空氣里說道。

「呵呵…小姑娘,你想通過身音來判斷我們的具體位置,不得不說這個想法是好的,可惜你的實力太弱了點兒,就憑你還無法判斷出我們的位置的。哈哈哈…」

躲在暗處的人依然用那難聽的聲音說著,可是正如他所說的,柳書雪根本無法找出他的具體位置來,只能在那裡焦急的等待著他接下來的動作。

這種未知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柳書雪現在已經緊張得滿身都是汗了,可是她卻一點也不敢放鬆。生怕一放鬆就會又有一隻暗箭從不知名的方向飛出來,取走了她的性命。

「怎麼辦?我根本找不到他們的位置,可是我也不知道他們會什麼時候出手,這樣下去,就算他們不出手,我們也會因為太過擔驚受怕而喪失戰鬥能力的。」

兩方僵持了許久,可是柳書雪對於這隱藏在暗處的敵人依然毫無辦法,只得擔心的向兩人問道。

雖然她不認為康熙與書萱能有什麼辦法,可是現在若是不找個人說一下,恐怕她現在就要崩潰了。

「愛妃不用擔心,朕相信我們一定能平安脫險的。」

康熙雖然不知道隱藏起來的到底是什麼人物,可是他也是知道自己一直有暗衛在身邊跟著的,而且這不是還有一個會法術的柳書萱在嗎,所以對於現在這情況倒也沒怎麼擔心。

「哈哈哈…這可是我這輩子聽到的最大的笑話了,落在我們手裡竟然還想著能逃出去,我不得不誇你們一句膽大啊!」

二人的說話,自然沒有瞞過暗處的人,康熙話音剛落便響起了一個妖媚的女聲。

「朕的膽子再大能有你們的膽子大嗎?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刺君王,你們眼裡到底還有沒有王法了。」

康熙冷哼了一聲說道。

「哈哈…竟然還敢擺皇帝的譜,難道皇帝就能有三頭六臂了嗎? 緋聞進行時 就不能殺了嗎?若不是你是皇帝,就算你請我來殺你我還懶得動手呢!」

彷彿康熙說了多大的笑話一般,女子笑得都快喘不過氣來了,笑了好大一會兒才說道。

「聽你的口氣朕與你並無仇怨,為何你要來殺朕。若你是受雇於人,那朕出雙倍的價格。」

康熙見暗衛這麼久都沒有出手,也沒有覺得不對,只當他們是在找機會出手將這夥人一舉拿下,所以便一直與暗處的女子說話拖延時間。

「真是愚蠢。你姑奶奶我怎麼可能會為了錢去殺人呢?我只不過是覺得這輩子還沒有殺過皇帝,有點兒遺憾,所以想殺一個試試是什麼感覺。」

暗處的女子依舊聲音妖媚的說著,彷彿殺一個人就像拔一顆草一樣隨意。

「荒唐。你們不肯說緣由就算了,何必用這種三歲小孩都不相信的話來糊弄朕。」

即便康熙現在處於弱勢,可是他還是被女子的態度給惹怒了。

「我可是實話實說,這位皇上竟然不相信我,真是太讓我傷心了。」

女子說著,竟然還裝模作樣的哭了兩聲。

「媚姬別玩兒了,我們還是先將他們解決了吧!不然一會兒老大過來看到會生氣了。」

女子本來還想逗弄一下康熙幾人的,可是卻被剛才那個男子提醒道。

「好吧,那我就不逗他們玩了。真是的,難得遇上一個這麼好玩的玩具,現在竟然不能玩了。」

女子不高興的嘟囔了幾句,便對著小面的幾人說道,「算你們倒霉,本來今天我們的目標只是這個狗皇帝的,可是誰讓你們碰上了呢!而且你們竟然還是這個狗皇帝的女人,那你們這也不算死得冤枉。」

。m. 「你有什麼招數就使出來吧!不用在這裡挑撥離間,我們是不會上你的當的。」

聽到她們準備出手了,柳書雪做好了應戰的姿勢,對著空中說道。

「呵呵…小姑娘可真有骨氣,姐姐我正喜歡你這樣的人,要不你拋棄了這個狗皇帝來跟著姐姐我,我保證你不僅今日能順利的離開,以後還能長命百歲哦!」

「呸!就你這種見不得人的傢伙,還想要我跟著你,你做夢去吧!」

柳書雪對著女子的話很是不以為然,她可不相信都到了這時候這些人會放過她,再說了她可是知道歷史的,康熙可不會這麼早死,等一下肯定會有人來救他們的。

若是現在自己背叛康熙了,那就算這次活下來了,那以後也肯定沒好日子過,既然如此,那還不如賭一把,相信如果這次能夠逃過一劫,有了這次共患難的經歷,那以後在後宮裡她一定能在康熙心中留下一個不一樣的印象的。

想到這裡,柳書雪就更加堅定了要站在康熙這一邊的決心。

「呵呵…希望一會兒你的骨頭能和你的嘴一樣硬吧!」

女子消散對於柳書雪的拒絕很生氣,她對著另外的人說道,「陰鬼,我們一起出手,先制住他們,剩下的等老大來再說。」

「好。」

說著,三人面前原本除了樹木再無其他的地方,憑空出現了一道道水流,這些水就好像有了意識一般,一出現就自動往三人方向流動著,想要將他們捆起來。

柳書雪和康熙見到這莫名出現水流,便急忙的運起內力朝著水流攻了過去,可是他們的攻擊對於這些水流來說卻毫無用處,很輕易的就穿透了水流,可是當水流靠近他們之後,這些水流卻緊緊的將他們捆了起來,讓他們再怎麼用力無法掙脫。

「你們快點放開朕,否則等朕脫困了,一定會滅你們九族。」

康熙這時候也有些慌了,畢竟都到了這種地步了,他也早已打了手勢讓那些暗衛直接出手了,可是卻沒有任何的動靜,這由不得他不著急。

「喲呵!都這時候了,你還擺你的皇帝架子呢?還想要誅我的九族,你還真是厲害呢?我真的怕死了。我呸!」

康熙的話音剛落,就從旁邊突然襲來一道攻擊將他擊倒在地,同時還響起來叫陰鬼的男人那陰陽怪氣的聲音。

「哎呦!」

康熙長這麼大哪裡被人這樣對待過,此時他氣的眼睛里都快噴出火來了,仇恨的盯著發出攻擊的方向大聲吼道,「你別讓朕找著機會了,否則朕一定要親手將你千刀萬剮。」

「你是不會有這一天了。啊…」

陰鬼居躲在暗處不屑的說道,只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慘叫了一聲,然後就有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人從半空中掉了下來。

「是誰?到底是誰?竟然敢偷襲老子!看戲老子不把你找出來,剝了你的皮。」

陰鬼從地上站起來,警惕的朝周圍看了看嘶啞著聲音說道。

「皇上,二妹妹,你們怎麼樣了?沒事吧?」

趁著陰鬼被擊飛了出去的時間,書萱飛快的施法將康熙和柳書雪身上的束縛解開了,對他們說道說道「二妹妹,一會兒我拖著這兩個人,你和皇上趕緊回去,等回去了你們就安全了。」

「那姐姐你怎麼辦?」

柳書雪擔心的看著書萱道。

「你不用擔心我,若是我能逃出來,那我一定會回園子里去找你們的。」

書萱雖然與柳書雪說著話,可是眼睛卻緊緊的盯著一旁的兩個人,謹防他們偷襲。

「原來是你這個小丫頭片子偷襲老子!看老子不廢了你!」

這是陰鬼也發現了書萱的動作,他用陰毒的眼神盯著書萱說道。

「二妹妹,我先攔住他們,你快帶皇上走。」

見對面的人準備攻擊了,書萱幾步放在康熙與二人之間,頭也不回的對著柳書雪說道。

「姐姐,我來幫你。」

雖然柳書雪之前被他們那詭異的手段嚇了一跳,可是現在已經見到人了,心裡的膽怯也去了一些,此時她走到書萱旁邊說道。

「不用了,二妹妹,他們不是普通人,就算你會些武功,但是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用處的。」

「可是,姐姐你…」

「哼!還真是姐妹情深呢?不過呢,你們就別爭了,今天你們誰都走不掉,就等著一起去底下在做姐妹吧。」

媚姬看到陰鬼被打出來了也不就再隱藏,走出來看到書萱二人在那裡推開讓去的,冷哼了一聲說道。

「二妹妹,皇上,你們快走我來擋住他們。」

書萱見到媚姬和陰鬼朝著這邊走過來了,連忙打出一疊紙符。

紙符一飛出便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識一般,將媚姬兩人圍了起來,頓時兩人面前便好像有一個透明的罩子,攔住了他們去路。

「愛妃,既然他們已經被你給困住了,那咱們就一起離開吧!」

康熙見到兩人暫時過不來了,便對著書萱說道。

「不行,這個陣法必須由我用法力撐著,我只要一離開這個陣法就困不住他們了。皇上,你們快走,我堅持不了多久的。」

書萱雙手維持著施法的姿勢艱難的站在那裡,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滾落,臉色也變得蒼白,跟康熙說了短短几句話話,彷彿就耗盡了全身的力氣。

腹黑總裁:老婆太霸氣 說完她只是看了康熙一眼,那眼神中有著決絕與不舍,看得康熙心裡一陣難受。

「姐姐,你…」

柳書雪也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兩人會以這樣的方式告別,更沒有想過自己這個從小就不聲不響的姐姐,竟然是這麼厲害的一個人,而且此時正在為了她能逃命與二人僵持著,一時之間除了感動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來了。

「天真,你以為這樣便能困住我們了嗎?看我不打破了你這個破陣法,到時候看你們往那裡逃。」

媚姬對於這突然出現的陣法也是被嚇了一跳,可是當她摸清這個陣法的威力之後,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說道。

說完,揮手朝著陣法打出一道攻擊,康熙即使不會法術也明顯的看到空氣中出現了一道水波的紋路,緊接著就看見書萱臉色猛的一變,嘴裡吐出一口鮮血。

。m. 「你們快走啊!回到園子里就安全了,那裡有龍脈護著,這些人不敢在那裡動手的。你們快走,別讓我白白犧牲在這裡。」

書萱回過頭嘴角帶血的朝著呆愣在那兩人吼道。

「姐姐,不可以的,我不可以讓你一個人留在這裡。」

柳書雪看到書萱嘴角的血跡,衝到她面前顫抖著手給她擦乾淨了,做出一副要與敵人戰鬥的模樣說道。

「二妹妹,今日遇上這種事,我們註定是無法安全的回去了,所以現在能有機會你就趕緊走,我在這裡出了事,柳家今後就只能靠你了。」

書萱看著柳書雪認真的說道。

「可是,姐姐你…」

柳書雪眼淚汪汪的看著書萱,連話都說不出了。

「別說那麼多了,趕緊走吧!皇上,望你看在今日的情分上,以後能善待我妹妹和柳家。」

說完,書萱手一揮,康熙和柳書雪就只覺得有一股溫柔的力道拖著自己,朝著來的方向飛去。

「愛妃…」

「姐姐…」

這股力道雖然溫柔,可是兩人卻無法掙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越飛越遠。

「他們終於走了。」

等康熙和書萱都不見人影了,書萱終於鬆了一口氣,看著康熙他們離去的方向笑著說道。

「還真是深情的人呢!可惜你就要死了,以後只能看著你愛的人跟別的女人卿卿我我了,難道你就不會覺得傷心嗎?」

只是這是書萱耳邊響起了媚姬的聲音,書萱轉過頭去看著她,又看到她笑了兩聲輕捂著嘴唇說道,「哦!我差點忘了,你馬上就要死了,不管他以後再跟誰卿卿我我,你也都看不到了。」

「呵呵…你就這麼肯定你們贏定了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