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般在休息的時候就在夜總會做服務生,這是大利哥照顧我讓我做的……我比較需要錢。」這妹子回答。

樂天看了看李大利。

「恩,這個我是知道的。」李大利點點頭。

「這個人你認識吧?」樂天拿出了李晴晴的照片。

陪酒妹看了看,包間的燈光比較的暗,她看了好一會。

「我有點近視……看不太清楚。」她無奈的說道。

樂天打開了包間的燈,這妹子又看了看照片。

「不認識。」她說道。

「不認識?可是有人看到你前天在兼職做服務生的時候,和這個女人說過話。」樂天說道。

陪酒妹看著樂天。

旁邊的三位大哥都沒說話,這只是小事情,也沒必要他們開口,他們就端著紅酒慢慢的喝。

「哦……我想起來了,我的確和一個女客人說過幾句話,但是我並沒有看清她的樣子,因為我有近視,一般我也不太喜歡帶眼鏡。」這陪酒妹說道。

「你對她說了什麼?」樂天問。

「事情已經搞定了,今晚痛快的玩一宿。」陪酒妹回答。

樂天皺眉,他低著頭仔細的想了想,這應該是讓李晴晴今晚不要回家的意思吧?

「李晴晴是什麼反應?」他再次開口。

「我看的不太清楚,那個客人好像有些驚訝,我聽到她發出『咦』的聲音,然後她給了我兩百塊錢的小費,讓我離開了。」陪酒女回答。

「誰讓你傳的消息?」樂天繼續問。

「另一個包間的客人!是一個男人……」陪酒女回答。

「看清樣子了嗎?」樂天問。

陪酒女搖搖頭。

「樂天兄弟……你想找這個人?」李大利問。

樂天點點頭。

「直接在監控里找吧……簡單。」李大利回答。

盛世名門監控室,這裡大大小小的監控畫面有好幾十,四五個保安在盯著包間裡面的情況,一旦出了事,他們會馬上趕到。

「哪個包間你還記得吧?」樂天問那個陪酒女。

「記的……在208號包間,是一個胖胖的男人,樣子我沒太注意,他的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陪酒女回答。

「奇怪的味道?」樂天一愣。

陪酒女點點頭。

「我一開始他靠近我的時候,我聞到了一股消毒藥水的味道,可是後來我又聞到了一股奇怪的臭味,就像是……就像是一股鐵鏽生鏽了的味道。」她說道。

樂天眯了眯眼,這是怨氣的味道,這個傢伙極有可能是使用降術的那個人。

保安已經將監控調了出來,大體的時間可以確定,這就簡單多了。

監控畫面裡面出現了那個穿著服務生衣服的陪酒妹,然後她被一個男人喊住了。

「暫停!放大!」

樂天吩咐。

保安操作這監控,將這個畫面放大了許多,可是這一放大,這畫面的清晰度就跟不上,看起來模模糊糊的。

「繼續。」樂天吩咐。

這個男人和陪酒妹說了幾句話,然後他就進入了包間,保安又將畫面調整到了包間,裡面坐著兩個人。

「這一段視頻拷貝出來,我要帶走。」樂天吩咐。

保安馬上照做,這個要不了多少時間。

「我說兄弟……你這到底是要做什麼?」鄧建輝奇怪的問。

「這傢伙涉及到了好幾起人命案子!」樂天回答。

鄧建輝點點頭,心裡可算是有了點數。

資料拷貝好了,樂天放進了口袋。

「行了,你可以出去忙你自己的了,誰問起你這件事,都說不知道。」樂天對陪酒女說道。

陪酒女連連點頭。

「老鄧你找個安靜的包間,我要和她說幾句話。」樂天看著鄧建輝。

「行!」

鄧建輝倒是蠻痛快的。

他這裡別的沒有,空的包間有的是,只是不知道樂天要說什麼? 一個空的包間,樂天和鄧建輝站在裡面,樂天也沒有客氣,反正他這也不是第一次和鄧建輝身體里的東西這樣聊天。

「啪!」

樂天一片柳葉拍在了鄧建輝的額頭,鄧建輝的身體軟軟的倒了下去。

可是下一刻他又自己站了起來。

「有事?」鄧建輝問道。

這由男人的聲音突然變成了女人,實在讓樂天有點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想問你一下北山現在是什麼情況?」樂天看著她。

「是你引來的高手暫時壓制了陰火熾局?」女子看著樂天。

「唔……算是吧,那個傢伙是暗部的。」樂天點點頭。

「暗部?」女子疑惑的問。

她的存在年代久遠,不知道也屬於正常。

「反正這是個超級高手,如果他對北山大墓起了心思,北山大墓估計就留不住了。」樂天提醒道。

「這樣啊……既然他有這個心思,為什麼他要壓制陰火熾局?陰火熾局的爆發對於進入北山大墓有很大的好處。」女子點點頭,又有點疑惑的問。

樂天攤了攤手,表示他也不知道。

「現在陰火熾局變得非常穩定,但是那些傢伙又回來了!而且有一次有一個傢伙居然走到了陰火熾局陣眼的周圍,不過他應該是活不了了。」女子慢慢的說道。

樂天想起了青香的父親,這傢伙怎麼會進去的呢?

難道是被巫門的人利用了?

「還有沒有別的?」樂天問。

「一個盜墓賊曾經小心的探查過古墓,他帶著一隻紅犼,不過他很聰明,並沒有太過深入。」女子繼續說道。

掘土?

這傢伙果然還是不死心,樂天眯了眯眼,如果這傢伙被巫門的人發現,那估計他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憑藉一隻紅犼根本不可能是巫門那些傢伙的對手。

「還有沒有別的?北山大墓的內部有沒有被破壞的痕迹?」樂天又確認了一遍。

「這個倒是沒有……」女子搖搖頭。

樂天鬆了口氣,看起來非常危險的北山大墓,其實並沒有那麼危險了,在羅剎介入之後,北山大墓居然變得穩固了許多。

「你呢?你們共處的還愉快嗎?」樂天看著她。

「還可以……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他的,只有和他在一起,我才能有喘息的機會……」女子說道。

「那就好!」樂天點點頭。

「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女子看著樂天。

戒愛 「沒有了。」樂天搖搖頭。

下一刻,鄧建輝額頭的柳葉突然黃了,鄧建輝雙眼一翻,再一次暈倒了。

可是他醒的非常快,屁股還沒落到沙發上,人已經醒了。

「沒事吧?」他看著樂天。

「沒事,非常好……行了,我走了。」樂天點點頭。

鄧建輝看著樂天很痛快的離開了,他則是一個人返回了包間。

「樂天呢?」李大利問道。

「走了。」鄧建輝看了一眼門外。

「這傢伙……居然連酒都沒功夫喝了,最近看起來真的是忙的不行啊。」孫浩南說道。

「可能是被那個警察女朋友看的緊吧。」李大利說道。

他們繼續聊天喝酒,樂天則是開著車回到了警局。

迎面碰到了蘇紫萱。

「你還沒回家?」樂天奇怪的問。

「樂天……不太對勁啊,那三個到現在還沒回來,電話也打不通。」蘇紫萱先是搖搖頭,然後馬上對樂天說道。

「哪三個?」樂天莫名其妙。

「就是韓妮妮、小呆、小冷啊。」蘇紫萱說道。

樂天愣住了。

他拿出電話打了出去,三個電話都打了,都顯示已關機。

「卧槽……不是吧,出事了?只是去調查一個車禍的案子而已……」樂天無語的看著蘇紫萱。

「我們去看看吧,這都九點多了。」蘇紫萱皺眉。

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馬上開車離開了,直奔那個死者的住址。

「我今天找到了一些比較有意思的東西,明天你拿到技術部去弄一下。」樂天將那U盤拿了出來。

蘇紫萱看了看,接了過來。

「裡面有什麼?」 帝少的寶貝 她問。

「裡面有那個和李晴晴接頭的人的相貌,我感覺這個人有點面熟。」樂天回答。

蘇紫萱點點頭。

「那三個女人到底想做什麼?」樂天疑惑的問。

「誰知道?這調查一個車禍的案子,居然深更半夜都沒消息,我也是服了。」蘇紫萱更是無語。

樂天想了想。

「那個案子可能真的有點什麼異常,我在解剖室的時候就聽到韓妮妮分析了一下那個死者的死因,好像是因為KLD服用過量而死,你說這裡面是不是會有點別的東西?」他說道。

「KLD?」蘇紫萱一愣。

她並沒有看到那份屍檢報告,所以對這個車禍案根本沒有多重視。

重生之億萬富翁 「沒錯!我感覺這裡面如果深挖肯定可以挖出一些東西來,小妮子的水平還是有的,小呆就不說了,加上一個顧小冷……你說會不會起到什麼特殊的作用,這三個女人真的挖出了一件殺人案?」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吸了口冷氣。

那個死者的信息蘇紫萱還是知道的,兩個人來到他的出租屋,看到周圍靜悄悄的。

「進去看看?」樂天問。

蘇紫萱想了想,點點頭,現在也顧不上什麼程序的問題了,萬一韓妮妮和小呆再加上顧小冷出了事,那可真的是要地震了。

她突然有點後悔了,真不該將這個案子交給她們。

房門很容易就被打開了,兩個人走了進去,樂天打開了燈,就看到房間裡面一片雜亂。

「外勤組沒有來查看過吧?」樂天問。

「沒有,到現在我還以為這只是一起交通肇事案!哪會來查這些。」蘇紫萱搖搖頭。

樂天看了看四周,微微皺眉。

「這裡感覺像是遭了賊。」蘇紫萱說道。

樂天點點頭。

「我感覺這個賊對這個家特別的熟悉……」他說道。

「家賊?」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看了蘇紫萱一眼,既沒有反駁也沒有附和,他在滿地的雜物里穿梭,時不時的蹲下身查看這什麼東西。

蘇紫萱也根據自己的經驗到處查看,那三個女人的蹤跡她沒找到,倒是找到了一個錢包,只是錢包裡面空空如也。 我們進入石室後,發現裏面是間石室,石室裏有個高高的石臺。石臺上擺着一個黑色大木盒,除此之外,便空無一物。

щщщ▪ тт kΛn▪ ¢ ○

可是我們進入這石室前,確確實實是聽到了裏面有人說話,這實在太邪門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