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敢相信,可事實就是這樣,而且據說,那位朝廷派來的人好像是一號的大秘!」

許天明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給了兄弟二人道。

「什麼?一號的大秘!」

哪怕是許明浩在聽到這則消息后也很是震驚。

一號的大秘,那是什麼樣的身份地位不言而喻。

「嗯!所以這一次,肯定是上面的意思了!」

許天明點點頭。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聽到這話,所有人的臉色更加凝重了。

若是以前,或許許家還能夠投機取巧,但是現在卻是一號的大秘親自過來了,這就讓這次的比賽顯得尤為的重要。

「大哥,咱們家的外援真的沒有什麼了嗎?」

許成德皺著眉頭,擔心地問道。

「真的沒有辦法了!」

許明浩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地說道。

「大哥,我這裡倒是有些人可以幫助我們,只不過這件事需要你來點頭!」

許成德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看著許明浩問道。

「什麼人?」

許明浩聽到許成德那邊有外援,頓時來了精神。

「國外的一群散修異能者,不過他們一個個實力都很厲害,只要咱們的錢到位,未嘗不可以將他們招攬過來!」

許成德的臉上露出了彼此心領神會的樣子。

「國外的異能者?這不太好吧?」

許天明有些猶豫地看著許成德和許明浩說道。

「三弟,你還在猶豫些什麼啊!都到了家族生死存亡的時候了!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要是咱們再不為自己爭取一下,難道就在這裡當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嗎?」

許成德有理有據地說道。

「話是這麼說,可是終究這群人都是國外的異能者,這樣不太好吧!」

許天明有些猶豫地說道。

「有什麼不好的!他們這群人裡面請的國外的異能者還少嗎?」

許成德不以為然道。

「好!既然你這裡有渠道,咱們就請!只要他們願意過來幫助我們許家度過眼前的難關,什麼代價都是值得的!」

許明浩猶豫了片刻后,終究是咬了咬牙說道。

「大哥,你這個決定就對了!只要咱們五年大比勝利了,保住了許家四大家族的位置,那麼就沒有人敢說我們!」

許成德很是堅定地說道。

「行!你現在就聯繫,如果可以,我們就在這裡等他們過來交流!」

許明浩看著許成德道。

「行!我現在就聯繫看看。」

許成德點點頭,當即便是拿出手機,開始撥打了電話出去。

許明浩和許天明兩人就這樣做在房間里,看著門外在打電話的許成德,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心中總有一些擔心。

可是,現在也是沒有辦法,只要保住了許家四大家族的位置,那麼許家的困境立刻就沒有了!

即便有些出格,可是事從輕重緩急,那就只能夠選擇這樣的了!

徐明浩和許天明彼此看了一眼,不知道該怎麼說。 李若曦素白的手掌越來越近,葉楓心中的不安也越來越重。

他想要掙扎,但是卻因爲和趙小川相持根本騰不出手來。

一旁化爲黃牛的牧童見狀,鼻中噴出兩道白氣向前衝去。

“葉楓,不要擔心!我來助你!”牧童大聲喝道,頭頂的兩隻犄角發出一道白光,好像兩柄利刃直直向前刺去。

伸出手地李若曦動作微微一頓,轉頭看了趙小川一眼。

趙小川眉心出的綠光驟然一閃,一枚指頭大小的印章從中飛出,並且迎風便漲,瞬間變得和人頭一般大小。

“鬼璽?”

牧童看着眼前的碧綠的印章,驟然停在了原地,驚聲叫道。

鬼璽“嗡”的一聲抖出一道光芒,上面的怪獸慢慢地蠕動起來,然後擡起頭望向牧童。

“該死的,趙小川身上的力量不是已經被封印了麼?不是動用不了輪迴之力和詛咒之力麼?爲什麼會這樣呢?”牧童暗暗驟然,但緊接着眼睛一凝,看到趙小川皮膚表面的黑色紋路似乎在不斷地蠕動着。

“原來如此!迫使趙小川催動鬼璽的並不是他本身的力量而是那鬼胎的力量!”牧童恍然大悟。

李若曦看到牧童停下,臉上原本就詭異的笑容帶上了一絲譏諷,似乎在嘲笑着牧童。

然而牧童並沒有生氣,而是冷笑道:“蠢貨!你以爲鬼璽是什麼?那可是可以號令萬鬼的鬼器,沒有得到鬼璽的認可你就想催動它?真是可笑!”

李若曦皺眉,似乎在思考着牧童的話是什麼意思。

不過還沒等她想明白,鬼璽上的怪獸猛然轉頭看向李若曦,發出一聲巨大的吼叫聲。

“吼~”

巨大的吼叫聲帶着一股迫人的氣勢壓向李若曦,李若曦烏黑的瞳孔中一絲清明一閃而過,但有即刻消失。

李若曦越發猙獰地望着牧童,一副想要將牧童撕成碎片的模樣,不過眼神中較之剛纔已經多了一絲恐懼。

鬼器會選擇自己的主人,鬼璽選擇了趙小川!

所以當鬼璽感覺到趙小川有危險的時候,會主動的保護他,而鬼璽感應的到導致自己主人變成這麼樣的罪魁禍首的眼前的女子。

於是鬼璽上的怪獸吼完後,化作一道光線直直的衝向了李若曦。

“轟!”

鬼璽不愧是鬼璽,威能無限!

被鬼胎附體的李若曦根本力連半點法抗的機會,狠狠地被鬼璽砸在了額頭上。

一個奇異的模糊的字跡出現在李若曦的額頭,李若曦被打倒在地。

緊接着,李若曦額頭的字符印章發出一陣金光,李若曦當即抱着腦袋在地上不斷地打起滾兒來!

與此同時,牧童還驚訝地發現李若曦身上漸漸浮現出一抹黑色的人影也在咆哮着。

“這是附在李若曦身上的鬼胎?居然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葉楓的餘光掃到地上的李若曦,心中暗暗心驚。

“若曦!”

正在這時,他的耳邊響起趙小川的爆喝聲,緊接着一股大力將他直直的推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趙小川什麼時候有這麼打的力氣了?”

葉楓落地後,突然的大力讓他的胸口有些氣悶,並且看着趙小川衝到了李若曦的面前將她抱在了懷中,眼中露出一絲震驚。

“趙小川,快點把李若曦放開!她現在被鬼胎附體,你這麼貿然的行動會被吞噬掉的!”

牧童看到李若曦身上的黑影向着趙小川的身上慢慢蔓延而去,大聲提醒道。

“滾~”

趙小川眼中閃過兩道亮光,一股浩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一閃而過,不由讓一旁的葉楓和牧童呼吸一滯,而原本想要蔓延進入的黑影瞬間停了下來。

“吼!”

趙小川身後的佛陀還沒有消散,衝着黑影大叫一聲。

隨着這聲吼叫聲,趙小川背後的脊柱瞬間亮起,然後星星點點的光點從他的身上融入到佛陀的身體中。

佛陀身體瞬間大了兩圈,臉上的表情越發的威嚴,而最奇特的是他的右胳膊上纏上了一條幼小的光龍。

“光龍是龍骨所化,佛陀是天眼石所化,趙小川手中現在還有鬼璽護體,這趙小川的實力遠比我想象中的要強大許多。”牧童嘆息道:“看起來擔心趙小川會受到傷害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多餘的!”

牧童想到這裏,有些傷感,也有些欣喜。

與他而言,趙小川越來越強大才好,因爲只有他強大了,當初的輪迴計劃纔有可能實現的了。

“吼~”

“吼~”

兩聲不同的吼叫聲幾乎同時響起,一道是鬼璽上的怪物,另一道則是纏繞在天眼石上的那條小龍。

“沒想到趙小川竟然已經找到了兩件九龍印?更沒想到九龍印的那個傳說是真的?”葉楓喃喃自語道:“九龍印乃是按照九龍之子所化的鬼器,鬼器數量未到九之口極數不能相見,否則除非宿主分外的強大,不然根本承受不了那麼強大的鬼器!”

牧童轉頭驚訝地望了葉楓一眼,沒有多說什麼,但是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牧童的眼睛每當掠過葉楓時,已經若有似無地帶上了一絲戒備。

怪獸和小龍相互對吼,李若曦恰好卡在中間,那團李若曦身上的黑影微微一顫,消散不見,而趙小川身上的黑色紋路也隨着黑影的消散而消失了。

“若曦,若曦,你醒醒啊!你不要嚇我!”趙小川搖晃着李若曦,焦急的喊道。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李若曦依然一副昏迷的模樣,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外界的一切。

片刻後,趙小川還在叫喊着,不過一旁的牧童和葉楓看不下去了。

“趙小川,不要在搖晃李若曦了!你難道看不出來她現在很虛弱麼?你這麼做會傷害到她的!”葉楓皺眉道。

“趙小川,還記得我們剛纔討論的事情麼?李若曦的時間不多了,你如果想要就李若曦必須抓緊時間,在也不要浪費時間了!”牧童說道。

趙小川聽到兩人的話,擡頭盯了兩人片刻,深吸一口氣,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說吧!你告訴我,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纔可以離開這個地方,找到夏雨青,找到七葉還魂草?”平靜後的趙小川身上帶着一股清冷的氣質,冷聲問道。

葉楓和牧童相互隨時一眼,彼此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顯然想不通趙小川爲什麼會這麼快便冷靜了下來。

不過兩人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太多時間,牧童即刻問道:“你感覺你現在身上的力量恢復了麼?”

趙小川愣了下,閉眼想要調動體內的力量,卻有根本調動不起來,緩緩地睜開眼衝着牧童搖搖頭。 許成德就這樣在外面打著電話,全程都操著一口流利的英文。

許明浩和許天明則是在房間里靜靜地看著他們。

大約過去了十幾分鐘,許成德拿著手機從外面走了進來,臉上卻是帶著喜色。

「大哥,好消息!他們願意幫忙,只不過價格比較高!」

許成德激動地說道。

「答應了?」

許明浩連忙站起身來,問道。

「是的!不過他們的價格卻是有些高!」

許成德看著許明浩,說道。

「多少錢?」

許天明問道。

「五千萬一個人!」

許成德說道。

「什麼?五千萬!怎麼不去搶!」

許天明聽到這個報價,頓時驚訝地喊了出來。

「沒辦法,這群狗東西太會講價了,知道我們比較急在,直接坐地起價!」

許成德有些無奈地說道。

「他們有幾人,實力如何?」

許明浩比較關心這個,忍不住問道。

「有三人,勢力堪比宗師,大哥,要不現在讓他們過來,你見見?」

許成德看著許明浩問道。

「現在讓他們過來吧!」

許明浩點點頭。

「好!」

說著,許成德便是拿出手機撥打了電話出去。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突然,許家的門外傳來一聲異響,下一刻,許家的大門如同被炮彈擊中了一般,直接爆射了出去。

「怎麼回事?」

巨大的聲響驚動了許家三人,他們連忙趕了出去想要看看發生了事情。

「大哥,是他們來了…..」

許成德看到那三道逐漸從黑影中顯現的身影,激動地說道。

「他們…..」

許明浩順著許成德指的地方看去,卻是正好看到了來到這裡的三名金髮碧眼的男子。

他們三人都穿著黑色的袍子,但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讓人有些懼怕。

一人身材魁梧,在黑夜之中就好似蠻熊一般,這得虧了之前知道是他們過來,要不然的話,大晚上的見到這種魁梧的不像話的人,還不得嚇得半死,以為是黑瞎子下山了呢。

另外一人則是身材相對較為瘦小一點,但是卻千萬不要因為他的身材瘦小就忽略了他。他身上散發出的那股狂暴的氣勢,換成任何一個人都心有餘悸。

剩下的一人,站在他們兩人的中間,身高卻是呈階梯,看起來與正常人無異樣,只是他的手指甲卻是那般的修長,上面凸起的青筋更是令人膽寒。

這三個人光是往那裡一站,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

「布魯斯,路易斯,安格列斯!」

許成德看到三人,喊道。

布魯斯就是那魁偉的男子,路易斯則是那身材矮小之人,安格列斯則在他們之間。

「許,就是你要我們過來幫忙的?」

安格列斯看到許成德,問道。

「是的!你們要的價格,我大哥已經同意了,但是明天晚上的地下拳賽,希望你們能夠幫我們贏!」

許成德看著安格列斯,直接說道。

「我們出手,就一定沒什麼問題,這一點,許,你大可放心!」

安格列斯信心滿滿地說道。

「來,安格列斯,我來給你介紹下!」

許成德笑了笑,便是引著安格列斯來到了許明浩和許天明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